2020 年 10 月 1 日

恐怖怪病——水手的噩夢

15世紀到17世紀,是人類歷史上最為激動人心的歷史時期之一,史稱大航海時代。這段時期,中世紀海圖上被標註為海怪與深淵的未知世界,終於逐漸有了清晰的輪廓。

下一次再有真正意義上的探險家這個職業,估計就是發明星際旅行以後了。而在可預見的未來內,這超越了我們的物理學極限。

叔在小時候很想穿越回幾百年前,當一名遠洋水手。不過現實很殘酷。在那個時代,如果家裡窮的話,從軍、務農,都比當水手強。

1497年,達·伽馬繞過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開闢了到印度的航線。當初帶了160個水手,掛了三分之二。

1519年,麥哲倫開啟首次環球航行,200多名船員和水手最後活下來18人。

哪怕到了18世紀,喬治·安森領導的環球航行中,水手也死掉了四分之三。

這麼說吧,跟這幫人出去航海,真不如多坐幾趟泰坦尼克號,條件好不說,還更有可能活下來。

那麼為什麼呢?為什麼這一時期的水手死亡率這麼高?

海上風浪大嗎?那不應該整艘船一起拍飛嗎?

小島上的原住民太野蠻嗎?別傻了,他們更怕歐洲人。

海上有巨怪?想啥呢。

遠洋航行真正的噩夢,是壞血病

不論是達·伽馬還是麥哲倫,或者18世紀的喬治·安森,他們的船員大部分都死於長期遠離大陸後,出現的莫名其妙的身體不適。船員們渾身無力、無心幹活、牙齒鬆動、嘴角潰爛。

人們覺得這可能是遠離陸地太久了,因為如果經常靠岸的話,船上的水手就沒這毛病。

很多人還需要長期臥床,並伴隨高燒不退、食慾不振、渾身酸痛。

還有人覺得,是他們喝的水有問題。

遠洋水手喝的水是這樣的。首先是淡水,出海後很快就會在潮濕的環境下發臭,發臭後就得倒了。

然後是啤酒。啤酒容易變質,水手們能在出海頭一個月每天快樂喝啤酒。

最後是朗姆酒,保質期3年起步。

於是懷疑臭水有毒的水手們更愛喝酒了。

也有人覺得這是一種專屬海洋的傳染病,讓血液都壞掉了那種……所以壞血病到底是個啥呢?我們繼續看下水手的飲食就知道了。

水手們吃的飯是這樣的。主糧是硬到可以砸斷敵人鼻梁的麵包,這種食物很適合在乾燥的環境下保存。吃的時候就用水或者朗姆酒泡泡,不然肯定硌牙。

副食是醃肉。就是豬肉、魚肉拿大量鹽醃製的肉,可保存的時間特特特特特別長。曾有水手反映,他吃的醃豬肉好像在上帝創世的時候就開始醃了,與其說是在吃豬肉,不如說是在啃木乃伊。

當然肉沒有那麼多,船廚一般是拿肉煮雜碎湯。除了這些,可能還會帶一些乳酪,船長等高級船員還有葡萄酒。

他們的飲食有什麼問題呢?除了很難吃外,任何一個擁有中國胃的人可能都會看出來:沒有蔬菜。

壞血病,其實就是維生素C缺乏症。維生素C有個別名,就叫抗壞血酸。也就是說,人類對維生素C這種極其重要的營養物質的認識,其實就是直接來源於大航海時代的經驗。

如果遠洋航行的人沒有發現這種疾病,那麼今天的營養學上,我們就很可能不會如此強調維C。

人類無法靠自己合成維生素C,其實大多數動物都能,只不過人類和部分猴子的祖先變異了。反正森林裡滿地是水果不是?

治療壞血病的曙光來自詹姆斯· 林德,他是個偉大的人物。年紀輕輕的時候他就加入了英國皇家海軍,後來成長為皇家海軍醫院的首席醫師。

他非常關心船員的生活,鼓勵他們努力保持潔淨的生活習慣,並建議蒸餾海水以獲得淡水、讓船艙多通風等等。但面對真正的遠洋噩夢壞血病,他也一籌莫展。

1747年,終於,他下定決心做個實驗。他的舉動在當時可謂驚世駭俗。

林德的手中有12名患病水手,他將他們分為6組,每組2個人,然後除了正餐外,他給每組成員不同的「加餐」。加餐每天吃一份。

組1:1夸脫蘋果酒

組2:25滴稀硫酸

組3:6勺醋

組4:半品脫海水

組5:兩個橘子一個檸檬

組6:一杯加辣大麥水

這都是當時治壞血病的偏方。雖然有人質疑林德的做法,但他想要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5天後,組5的兩名水手已經恢復了健康,而其他5組的水手們仍然未見好轉。

於是以林德為起點,醫學上的臨床試驗走上了歷史的舞台。

林德向海軍上層大力推薦柑橘科植物,不過沒有被重視。直到另一位青史留名的人物,庫克船長的實踐,柑橘才終於在海軍中流行開來。他強迫自家船員喝檸檬水與橙汁,結果水手存活率大大提高。

中國互聯網上流傳著這麼一種說法:1405-1433年間,鄭和下西洋的船隊中,水手很少得壞血病,這是得益於中國喜歡到處種菜的種族天賦。

還有就是中華飲食博大精深,鄭和帶了泡菜、綠茶,還會在船上自己發豆芽,這些都可以補充維生素C。此外鄭和船隊的伙食也不錯,還有金華火腿呢。

這種說法其實經不起推敲。泡菜的發明源自一種貯藏的需要,而這是全人類共通的。

比如下面這個圖,這是一款德國酸菜。

至於發豆芽則需要淡水,而船上的淡水是很緊缺的。西方的水手會在下暴雨的時候在甲板上擺滿水桶接雨水。

到底為什麼鄭和的船隊不得壞血病?原因跟為什麼地中海的水手不得壞血病一樣(從古希臘算起,都航行幾千年了)——因為他們都是靠著海岸航行,可以在沿途得到新鮮蔬菜瓜果的補給。

哥倫布VS鄭和。壞血病是遠洋航行的夢魘,而不是剛點出航海一級科技,溜邊兒探地圖時候的困擾。

不過,中國人的確從古至今都對蔬菜很有執念,不吃肉可以,不吃菜就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所以如果鄭和的船隊要開展真正的遠洋航行,比如橫渡太平洋,那說不定真沒壞血病啥事。

資料參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mes_Lind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7/01/scurvy-disease-discovery-jonathan-lamb/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