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聯起手來,抵抗西方偽史 1.0

文:陳大漓

如今,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證據,能證明中國教科書在極度貶低中國古人,盲目抬高西方人的文明程度

我們能展示的證據,絕對能令有識者瞠目結舌。

目前,我們能知道的有詳細造偽信息的偽作主要如下:

一、修昔底德《波羅奔尼撒戰爭史》,造偽者:意大利人洛倫佐·瓦拉,成書時間:1452年;

二、希羅多德《歷史》,偽造者:意大利人洛倫佐·瓦拉,成書時間:1452-1457年;

三、托勒密《天文學大成》,造偽者:東法蘭克人約翰內斯·哈曼,成書時間:1496年;

四、亞里士多德《傑作》,造偽者:英國人約翰·霍(JohnHow),成書時間:1684年;

五、亞里士多德《雅典政制》,造偽者:英國人凱尼恩,成書時間:1893年。

偽史的時間上限一直在提高,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教科書彙編的是第幾版的偽史「騙人指南錄」。在《牛頓年表》中,所有偽史的上限本來僅是公元前1125年,要知道,《牛頓年表》中,是沒有蘇美爾文明的;要知道,沒有人敢說比牛頓更懂科學;要知道,《牛頓年表》已經包含了瓦拉《希羅多德歷史》的全部事件,如泰勒斯預言日食、馬拉松戰役等等。但如今,中國「洋」教授和西方偽史炮製者顯然是找到了比牛頓更為先進的「科學」辦法,偽史的時間上限終於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目前,偽史的時間上限公元前4383年正在生產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幸進入中國中學課堂,讓即將上中學的國人領到更為光鮮的歐洲白種人名片。

要知道,伏爾泰寫的歷史中,也是沒有蘇美爾文明的(見《風俗論》),但現在,中國教科書有了蘇美爾文明,而且蘇美爾文明出現於約公元前3500年。

今天的中國教科書真可謂是新版《聖經》,上回是上帝造了人,這回是偽古希臘人創造了科學,偽西亞人創造了人類文明。偽古希臘人不但對中國宋元科技了如指掌,對15世紀以後的西方科技也是了如指掌。我說得有錯嗎?亞里士多德可是對婦產科了如指掌的偉大醫學家。

其實,西亞只有兩個文明,一個是基督教文明,一個是伊斯蘭教文明,前者告訴我們上帝創造了人,後者很喜歡借鑑《聖經》,告訴我們,不,不是上帝創造了人,而是真主安拉創造了人。這兩個文明可真真是人類文明的典範之作,不得不甘拜下風!

看來除了少部分西方學者,大部分西方人是永遠不會放棄成為偉大小說家的念頭。

如果西方人偽造歷史,只是騙自己,騙本民族,騙本國家的人,本和中國毫不相干。但如今,全世界只有一個受害群體,那就是中國人。

如今,全世界,只有中國人在盲目崇拜西方人,而偽史則成了西方人最大的,最有說服力的一張名片。長年累月的騙自騙他的過程中,無數的中國人早已迷失其中而無法自拔。

其影響之惡劣,實乃亘古未見。

因為偽史的關係,中國人成了無科學的民族。大量的財富流往歐美,換來的只是一張騙子代言人的名片而已。但頗為可笑的是,許多人在領到這張騙子代言人名片後,卻喜不自勝。

因為偽史的關係,中國教育界自上而下,根早已爛透。你讓他們改正,無異於讓他們回到中小學課堂重新補課。你讓他們承認中國13世紀以前,科學成就世界第一,全世界的天文學、數學起源於中國,無異於讓他們放棄榮華富貴。中國的教育「精英」們就是充當了偽史的代言人,才能宣揚歐美的普世價值,難不成讓他們告訴國人,歐洲人沒有歷史,幾乎沒有積澱,13世紀以前,拿得出手的只有一部《聖經》,可那是宗教讀物,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是拿不出手的哪!13世紀以後,仰賴於中國積澱,他們有了科學,第一次知道人原來不是上帝創造的,第一次知道人類活動史竟比上帝造人史還悠久!那這樣的話,「精英」們如何向你兜售他們翻譯的作品,如何向你宣揚「偉大」的西方人的普世價值,又如何扮演他們的代言人角色?你讓他們放棄這些,無異於讓他們去擁抱死亡。

因為偽史的關係,我們要向西方送去無以數計的服務費,美名其曰接受西方先進性教育。誰讓科學源自西方,而西方自古希臘時代以來,就是世界科學的中心呢?

然而,要令某些人感到不快的是,14世紀以前,中國一直是全球科學、技術的中心,14世紀以前,中國在科學、技術上取得的成就,只能用領先歐洲數個世紀來形容。其實,在那時候,全世界,只有日本能稍微跟上中國的步伐。也就是說,日本的文明程度,在14世紀以前,都遠高於歐洲。要知道,這僅僅是科學、技術部分,尚不包括文、史、哲部分。

現在,我們已經能完全證明偽古希臘人、西方人、中國「洋」教授津津樂道的地球概念,並非西方原產貨,地球概念是中國元朝的重要天文學成果,是中國元朝人告訴了西方,西方才知道這個科學知識。

利瑪竇、湯若望等人向明朝人、清朝人介紹地球概念,不過是讓中國元代天文學知識過了西方人一手,重新介紹回中國人手上而已。

是的,利瑪竇、湯若望來華確實是事實,但我們的教育部不知是蓄意為之,還是不讀中國歷史的結果,把元朝的所有科學成就都給抹去了。

現在你知道某些人的歷史學造詣如何了吧?高曉松先生的歷史學造詣在這些人眼裡,至多是小字輩。

今天的中國人確實需要信心,解決這個信心的關鍵就在於解答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科學,古希臘人是不是真實存在的,西方的天文學是不是主要起源於元朝,在這三個問題上,是沒有人可以騎牆的。一旦騎牆,甚或放棄辯論,便可宣布中國是沒有科學的,只有古希臘人和古希臘人的後代才是有科學的,科學已經融到了西方人的基因裡。這就是為什麼西方辨偽者堅決不承認偽古希臘史的原因所在,這不是虛構那麼簡單,這是一個性質極為惡劣的謊言,無異於宣稱上帝創造了人。如果上帝創造了人,我們只能信奉上帝,同樣的道理,如果古希臘人發明了科學,中國人只能去吻古希臘人的腳趾。

可悲的是,很多國人既不想吻偽古希臘人的腳趾,又要宣揚偽古希臘人的偉大,這就像一個人承認上帝創造了人,卻又說自己不信基督教,這不是行掩耳盜鈴之事嗎?

如今,中國人的信心早已被晚清以來的梁啟超之流的精英之輩抹除殆盡,還哪來的信心呢?

梁啟超之流真可謂是舉著愛國的旗號來賣國,沒有人比梁啟超之流的迷惑性更大了。自梁啟超以後,柏楊、易燁卿、郭敬明、高曉松、楊舒平等等,將中國或者中國人貶得一無是處的是無以數計,畢竟科學的中心是在歐美,而不是在中國,中國挨罵也在情理之中。

其實,他們最大的底牌就是偽古希臘,就是中國教育部,只要這個根在,貶損中國者就會被源源不斷生產出來。

這件事的根本解決辦法就是國務院成立調查小組,而且小組裡面一定要有大量的辨偽學人才,如果偽史之說成立,所有和偽史關聯的教科書內容全部刪改,所有和偽史有關的書籍,全部在顯要位置註明偽古希臘。但要想做到這一步,千難萬難,當年康熙禁了火器,所以中國沒有了火器;當年明太祖禁了天文學,所以中國沒有天文學、數學;當年元世祖設置了回回司天台,所以,天文學流向了西方,西方人獲得了大量中國天文學知識,反而是中國人對自家成就一無所知。大量的歷史證明,執政機關邁出一小步,的確能讓事情解決,但你讓執政機關邁出這一步,卻是比登天還難。明朝歷史就是告訴我們一個血淋淋的事實,明政府是寧可自己倒下,也不願向朱氏子孫徵稅。難怪說,鳳凰只有死去,才能獲得重生。

你讓造偽者自覺承認自己偽造了歷史嗎?僅埃及,就要面臨15%(旅遊業占比)的GDP損失,這意味著埃及全國有15%的埃及人要失業,你讓埃及人怎麼承受這場損失?而這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我們每年向歐美支出的服務費數不勝數。

這些服務費買到了什麼呢?買到了歐美代理人權限,總得有人介紹斯威夫特、笛福、傑克·倫敦、漫威漫畫等等,等等歐美產品;總得有人用漢語把這些歐美產品吹得如何如何偉大,好像我們沒見到這些,就從沒見過陽光似的;總得有人去把斯威夫特、笛福、傑克·倫敦、漫威漫畫等等的辱華事實給抹得一乾二淨,否則的話,國人怎麼捨得掏腰包去買辱華人士的作品呢?我舉的例子,都是明擺著的辱華案例,很多藏在陰影深處的中國「洋」教授和西方人是數不過來的。

其實,中國教科書就是最大的辱華案例,因為它不僅把中國古人斥為不懂「地球是圓的」,而且沒有告訴我們全世界的天文學都是來自中國。教科書編委親自上陣,仗著手中權力貶損中國古人,你讓身為中國古人的後人——當代中國人如何提振信心?

告訴國人,歷史發生了什麼,難道這不是教科書編委、編撰者分內的事情?!似乎這是根本不可得的事情。

假若質量監督局和制假者沆瀣一氣,我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是安全的,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吃的了。人類社會是合作才能取得今天的文明成就,但合作者要懷疑每個被合作者,這樣的人類社會是舉步維艱的。學習歷史的,本不應先學習辨偽,對世上的每一本歷史著作都產生懷疑。但現今的局面確實是這麼危險,教育部和偽史製造者沆瀣一氣,或許教育部的人不是故意的,他們也是受害者,但這能成為毒害國人的理由嗎?有個偉人曾說,只有外國書是可以讀的,可現在的事實恰恰相反,我只能告訴你,只有中國古代學者寫的歷史是可以信的,餘下的要嗎是半真半假的歷史,要嗎乾脆是偽史,要嗎是打著歐洲中心論的烙印。

美國學者約瑟芬·奎因(Josephine Quinn)便說:

「當今我們了解的歷史,均為現代民族主義所塑造:我們在校園、家庭所學、所讀、所知,都是脫胎於民族國家的形式與規範。由於民族主義致力於文化、有組織的專業化教育以及後民主化,現代民族主義從富有的業餘歷史愛好者手中奪得了發言權。作為回報,歷史只好為民族主義本身以及特定民族國家存在的正當性背書。正如艾瑞克·霍布斯鮑姆(Eric Hobsbawm)所說:『歷史之於民族主義,猶如罌粟之於癮君子。』所有這些,都賦予現代民族主義一種魔力,用以塑造和扭曲對現代歷史和古代歷史的體驗和理解。」

如果你看不懂文言文,就合上「歷史書」吧。無知誠然是一種罪過,但總比被騙好。

我們能做的,恐怕只能是讓民間的力量崛起,每個中國人從我做起,抵抗偽史。如果你家有小孩,讓他在課堂上學完科學、技術,就走,不要聽信偽古希臘的片言隻語;如果你家有正在上學的親戚,那就告訴他不要聽信偽古希臘的片言隻語;如果你已身陷偽史的謊言而不能自拔,那就多讀揭穿偽史謊言的文章,讓自己變成一個反偽史的鬥士。

誰如果說,「做好自己,不要管別人」,這真無異於被人賣了,還去幫人數錢,別人已經在騙你了,你哪來的機會「做好自己,不要管別人」?學會忍耐嗎?那當年簽訂《辛丑條約》的時候,召開巴黎和會的時候,有什麼可抗爭的,挨揍不就是了?

當自己號召人起來反抗的時候,說「奇恥大辱」,說「亡國滅種」,而當別人號召人起來反抗的時候,非但冷眼旁觀,而且起來鎮壓,請問這和清廷、北洋軍閥有何區別?

自然,和清廷、北洋軍閥是沒有道理可說的,因為他們奉行強權即真理。但你也準備去當強權的幫凶嗎?

只要騙子的謊言一天沒被戳穿,騙子就永遠是受益者,被騙的,就永遠是受害者。

《辛丑條約》的賠償款約合34,202,000千克白銀,折合70,988,201.5盎司黃金,折合1065億美元(以1盎司黃金=1500美元計)。但偽古希臘對中國產生實質性影響,如果從1978年算起,就是42年,可怕的是,《辛丑條約》的債早已償清,而欠偽史的債,2020年並不是結束,而是達到了鼎盛,僅辱華機構漫威在電影利潤上,就累計斬獲100.82億元(這僅是大陸部分數據,不含港澳台),這還不包括辱華機構漫威在廣告代言、出版物、周邊產品等方面獲取的利潤,後面的才是漫威產業真正的大頭。

如果你此前從未聽說漫威,那我現在告訴你,漫威是傅滿洲的代言人,如果你不知道傅滿洲是誰,就請百度搜索一下。

(傅滿洲,歐美人為了辱華而虛擬出來的形象)

辱華機構漫威在這場舉國造偽體制中賺取的還是小數,麥克米倫、朗文等許許多多公司拿到的才是大頭。這些數目,只要稍微加幾下,就把《辛丑條約》的賠款超過去了。

錢沒了還是小事,問題是有多少人傾其一生,在那裡「研究」、宣傳偽史,自以為已經領略了文史哲的真諦。又有多少人當科學家的不老實,總是懷著「憂國憂民」的心情為中國總結失敗經驗。這些人的歷史研究方法是什麼?打個形象的比喻吧,他們研究偽古希臘史的方法無異於從《封神演義》中發現周朝歷史,看見《封神演義》中有人作律詩了,便非常興奮地宣布,人類在周朝便會作律詩了。難道不是這樣麼?在《希羅多德歷史》中,15世紀的鐵匠鋪開到古希臘時代,古希臘時代當然早就進入鐵器時代了。鐵器時代也是分等級的,《希羅多德歷史》的鐵器時代恐怕不是簡單的鐵器時代,而是煉鋼時代。

(圖片來源:觀視頻,儘管視頻製作者沒有備註,但你能清楚看到偽古埃及或者偽西亞文明取得了多少驚人的成就。)

(自從中國在1368年科學衰退後,全世界的知名人士都在幫中國尋找科學衰弱的原因。其實,所有學科裡面,最偉大的學科不是自然科學,而是政治學和軍事學,君不見拉瓦錫就被送上斷頭台了嗎?自從歐美科學取得成果之後,全世界知名人士都在為歐美崛起作解釋,總之一句話,一切因來自古希臘。可不幸的是,古希臘是偽史,真正的因是中國天文學西傳了。)

(右為拉瓦錫,法蘭西皇家科學院院士,化學之父,1794年被送上斷頭台,時年52歲。問:為什麼法國科學衰退了?答:法國人只有具體的科學知識,沒有科學方法論,所以,法國科學在今天就衰退了。而今天的中國之所以能在科學上取得矚目的成績,是因為學了法國人的科學方法論……哦,不對,法國人是沒有科學方法論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中國就領先法國了。這是我從袁嵐峰先生那裡參悟到的,不要多問,記得背下來,指不定高考就考了。)

結果那麼多東西,只能丟進故紙堆中,至多是被後世人贈一句「吉言」:「偽書取試!」

如今,因為偽史,我們現在的人才鑑定中心在美國。

因為偽史,我們現在的審美標準成了歐美化的。

因為偽史,我們現在的文學評判標準在美國。

因為偽史,我們現在的史學評判標準在英國。

因為偽史,我們成了沒有哲學的文明。

因為偽史,我們成了沒有科學的文明。

因為偽史,我們的國家寧可買西方的產品,也不肯自己投入生產。

因為偽史而給我們種下的悲劇還有很多很多,只是我們沒有深入其中,不知道而已。在這場舉國造偽體制中,絕對可以說,沒有一個中國人能倖免。不要再說你可以置身事外了,這可是中國教育部和西方造偽體系強強聯手而創造出的舉國偽造體系哪!

站起來吧,國人,向偽史發出攻擊的時刻到了!

目前已知的偽史有:

一、偽古希臘

二、偽古巴比倫

三、偽古埃及

四、偽亞述

五、偽蘇美爾

六、偽迦勒底

七、偽西亞史,含13世紀以後的西亞史

八、偽前羅馬(只有極少部分是真實的,所有現存的署名前羅馬人的著作全部是歐洲人偽造的)

(一)教科書說得錯不錯?

我們現在認為中國古人不知道「地球是圓的」,完全只是歐洲人和中國「洋」教授的一面之詞。中國是有史可考的,有大量物證佐證的,第一個知道緯度和經度的國家,且是第一個造出地球儀的國家,且是第一個明確論證「地球是圓的」的國家,這些事蹟全部都發生在1368年之前,早於哥倫布(1492)、麥哲倫(1519)發現新大陸的時間。而且,大量的證據表明,是中國元朝人教會了西方認識經緯度、地球等等天文學概念。

七年級地理教科書說:「古代人由於活動範圍狹小,往往憑自己的直覺認識世界,看到眼前的地面是平的,就以為整個大地是平的,並且把天空看作是倒扣著的一口巨大的鍋。我國古代有『天圓如張蓋,地方如棋局』的說法。」

這顯然是謬論。

(左為中學教科書;右為中華書局《元史》,倒數第二段即是地球儀說明。)

據《新唐書、舊唐書·天文志》記載,唐·一行奉命製作《大衍曆》時,主持觀測了中國13個點的極星高度,最南端為林邑(今越南境內)測量出北極星角度約為17.07°,最北端為鐵勒(今俄羅斯境內),測量出北極星角度為52°,發現了緯度。

接著,元·郭守敬奉命製作《授時歷》時,主持四海測驗,觀測了中國27個點的極星高度,最南端為南海,測量出北極星角度為15°,最北端為北海,測量出北極星角度為65°,再次確認了緯度差別,這些事在《元史》有明文記載。

1220年左右,元·耶律楚材為了製作《西征庚午元歷》,組織人員測量了尋斯干城和開封城的月食,發現尋斯干城的月食比開封食甚時刻早了約1更半,就此發現了經度。這些事在《元史》有明文記載。

1267年,北司天監製作了地球儀,《元史·卷四十八·天文一》記載:「其制以木為圓球,七分為水,其色綠,三分為土地,其色白。畫江河湖海,脈絡貫串於其中。畫作小方井,以計幅圓之廣袤、道裡之遠近。」

「地球是圓的」的論證方法首見於元·趙友欽著作,《革像新書·卷三·(趙氏元末弟子)注》說:

「案:地體雖渾圓,百里數十里不見其圓,人目直注,不能環曲。試泛舟江湖,但見舟所到之處隆起,而水之來不見其首,水之去不見其尾。洞庭之廣,日月若出沒其中,遠山悉在環曲下,不為障也。測北極出地高下(註:緯度差異),及東西各方月食之時刻早晚(註:經度差異),皆地體渾圓,地度上應天度之證。」

這段話正好說明偽古希臘人「桅杆證地圓說」不成立,毫無疑問,「桅杆證地圓說」是西方人在知道地球概念後,炮製的一個謊言。然而吳國盛先生卻對此深信不疑。要知道,吳國盛先生可是清華大學著名教授,他帶出來的學生可是要向無以數計的祖國花朵灌輸偽古希臘人的偉大。

《革像新書》雖然罕見,很少人聽說它,但由於有宋濂為其作序及相對完整的流傳史,已能充分證明這本書確實出自元人趙友欽之手。

以上歷史,已能完全證明中國古人早在元代就有方法完全論證「地球是圓的」,毫無疑問,教科書的說法荒謬至極,難道元朝人不是古人了?

這才叫歷史,有相對完整的傳承史,有相對可靠的人編輯歷史,有相對可靠的動機來編寫歷史。西方則是動輒失傳千餘年,動輒有來歷不明的人去編輯歷史,動輒不知為何去編寫歷史了。

很多人必然會舉楊光先、王夫之等人言論,來證明中國古人根本不知道地球概念,這可真是本末倒置,莫非《元史》不是中國史了,莫非《舊唐書》《新唐書》《元史》的《天文志》不是中國古代科學了?楊光先、王夫之等人怎麼認為與元朝天文學家有何干係?莫非簽訂《辛丑條約》的是中國教育部,莫非簽訂《辛丑條約》的恥辱要讓中國教育部來承擔?

(二)托勒密《天文學大成》是一本來歷不明的書籍

歐洲的天文學有賴於托勒密《天文學大成》,才能迅速發展成今天的局面,可以說,沒有托勒密《天文學大成》,歐洲就沒有天文學。但這本書的來歷頗為神祕。這本書的真正問世時間為1496年,使用語言為拉丁語,自稱翻譯自古希臘文,由雷格蒙塔努斯為其作注。目前,國家圖書館有幸保存一本1496年托勒密《天文學大成》。

這本書最早出自書商約翰內斯·哈曼之手,這本書的傳說,主要來自偽托勒密本人在《天文學大成》中的自述。

這本究竟起源於什麼時候呢?詳細考證托勒密《天文學大成》,就會發現《天文學大成》的《正弦表》優於雷格蒙塔努斯的《正弦表》。

《天文學大成·正弦表》分別為:

Sin2°≈0.034,898,148

Sin3°≈0.052,335,648

Sin4°≈0.069,756,944

Sin20°≈0.342,020,83

Sin35°≈0.573,576,39

而《雷格蒙塔努斯正弦表》分別為:

Sin2°=0.0349

Sin3°≈0.052,333,333

Sin4°=0.06975

Sin20°≈0.342,066,667

Sin35°≈0.573,583,333

到這一步,你還不能看出是孰先孰後嗎?

托勒密自稱觀測了公元139年,秋分日的角宿一,但利用星圖軟件倒查,從托勒密出生到托勒密死亡,角宿一在秋分日,都在太陽附近,是不可被觀測的。

《天文學大成》名稱譯自Almagest,Almagest在希臘語中的意思是天文學論集,然而,現今留存的古希臘文獻中,並沒有和《天文學大成》相關的天文學著作或者論文。其實整個偽古希臘,只有一本天文學著作,那就是《天文學大成》,畢竟《天文學大成》確實是科學著作,不是可以隨便胡編的小說。倒是中國有和《天文學大成》內容基本相同的大量著作。可你知道中國「洋」教授在看到如此清楚的事實後,說了什麼嗎?他們說,古希臘影響了中國。現在你知道了吧,這就是偽史的魅力!

《天文學大成》從恆星月、近點月、交點月、朔望月四個方面分析月球運動規律,但事實是,歐洲人並沒有觀測月球的傳統。由羅馬人或者基督教制定的曆法中,可以了解到,歐洲人確實沒有詳細觀測月球的傳統。而能從恆星月、近點月、交點月、朔望月等方面分析月球運動規律的,在13世紀以前,只有一個文明,那就是中國。

《天文學大成》還記載了元朝上都司天監的天文儀器,這已經能完全說明《天文學大成》是來自中國,而非來自偽古希臘。不知道有多少中國「洋」教授說,中國天文學成就來自偽古希臘,好好看看最開始的證據吧,雷格蒙塔努斯相當於明朝人,而偽托勒密又抄了雷格蒙塔努斯的作品,試問,能見到雷格蒙塔努斯作品的人,元朝人怎麼見他?什麼時候歷史成了穿越小說了?

歲差周期,五大行星運行周期,經緯度,地球自轉周期24小時等等,等等,還需要繼續羅列嗎?所謂的《天文學大成》,實際就是中國累計至元代的天文學成就集成加上歐洲學者雷格蒙塔努斯等人的最新研究成果而已。

《天文學大成》就是中國古代天文學史即全球天文學史的最好詮釋。古希臘史必為偽史,已有鐵證可證明,執迷不悟的某些國人,請不要再做了西方造偽者的幫凶了。

(哥白尼書房剪影,桌上為渾儀,來自中國,這才是真實的歷史。)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