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夫燒死的拉姆:別讓殺夫成為她們唯一的選擇

文:人間觀察員  

那個被前夫澆汽油的姑娘拉姆去世了。

9月14號晚上,拉姆在直播時,被前夫縱火重度燒傷。據穀雨報導,拉姆全身90%以上燒傷,除此之外,她的身上還有六七處刀傷,其中一處深可見骨。

經過16天治療,拉姆還是不幸離開了這個世界。

被前夫燒死的拉姆:別讓殺夫成為她們唯一的選擇

▲前夫行凶當天,拉姆發布的最後一條視頻。

早在悲劇發生之前,拉姆就已經承受了前夫十多年的家暴,她曾多次報警並選擇了離婚。她似乎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但最終還是沒能逃脫厄運。

但在拉姆的短視頻裡,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對生活滿懷希望,愛笑的藏族姑娘。

在山上挖藥的日子很苦,拉姆卻總能從中發現點滴樂趣。

被前夫燒死的拉姆:別讓殺夫成為她們唯一的選擇

▲在山上採藥的拉姆

她努力干活,連雨天都在挖藥。她眼神明亮,手指粗糙,她自嘲,「是掙錢的手」。她不太識字,卻喜歡音樂,挖藥之餘,她常在高山上跳舞,甚至唱歌給犛牛聽。

被前夫燒死的拉姆:別讓殺夫成為她們唯一的選擇

手機的另一頭,有幾十萬人關注她。

直到不幸發生前的兩天,拉姆仍在山上挖藥,在她下山前的最後一條視頻裡,她一邊吃著醬油老乾媽拌的面,一邊面帶笑容地說:明天就要下山咯。

被前夫燒死的拉姆:別讓殺夫成為她們唯一的選擇

▲事發之後,人們只能在她的視頻下留言:不要下山。

這個笑容燦爛的藏族姑娘,成了家暴兇殺的又一個受害者。

只要上網一搜,就能發現,針對女性的家庭暴力兇殺事件有多頻繁。

為了了解經受常年家暴的女性,最後會走向何種命運,我們找到了若干案例。

比起個案的悲劇,更讓人絕望的是,我們都知道,拉姆不會是最後一個。

🙀     一、從被挖雙眼到舉斧殺夫

男女力量的懸殊,以及女性相對溫柔順從的性格,讓女人更容易成為男友/丈夫暴力兇殺案件的受害者。然而,一旦被逼上絕路,身為弱者的女人,有時也會舉起刀斧。

數據顯示,女性殺人犯中,已婚女性佔90%左右,被害人多是成年男性,家庭暴力和婚外情糾紛,尤其家暴,是大多數女性走上殺夫之路的重要原因。

楊希17歲時,就和曹洪平訂了婚。

兩年後,她還不想那麼早就結婚,因此和未婚夫發生口角。吵了幾句後,曹洪平撲過去騎在楊希身上,掐她的脖子,把她的眼珠摳了出來。

曹洪平被判死刑,附帶民事賠償20萬元。楊希卻從未拿到一分錢。

後來,楊希嫁給了趙永德。趙永德娶她,只是把她當生育工具,經常打罵她。

一天晚上,趙永德在楊希床頭放了一把斧頭和一根繩子,讓她選一種自殺。

楊希知道,趙永德醒來後,遲早會殺掉自己,她想了半小時,決定殺死趙永德。

她拿起斧頭,尋著呼嚕聲過去就砍。趙永德伸手抓她,她慌了,一通亂砍,直到再也感覺不到趙永德動彈。

她一共砍了16下。被判了12年,她卻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

2005年,柴靜曾做過一期節目《沉默在尖叫:女子監區調查》,採訪了石家莊女子監獄裡12名女犯人。她們在進監獄之前都曾遭受嚴重家暴,最後忍無可忍,採取以暴制暴的方式,殺死了丈夫。

在記者手記裡,柴靜寫道,做這期調查節目是受一份報告的啟發。

我看過法學會的一份報告,各地監獄女性暴力重犯中,殺死丈夫的比例很高,有的地方達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每一個數字背後都是人——男人,死了;女人,活著的都是重罪:死緩、死緩、無期、無期、無期……

這期節目的開頭和結尾,用了同一組鏡頭,鏡頭搖過每個女犯,她們說自己的刑期:「無期,死緩,十五年,十三年,十二年……」

柴靜在片子裡問這些女犯:「你們在法庭陳述的時候,有沒有談到你們承受的家庭暴力?」

每個人都說:「沒有。」

沒有人問她們。

有女犯接受檢察官訊問的時候,想要說說「這十幾年的咋過的」,檢察官打斷她:「聽你拉家常呢?就說你殺人這一段!」

🙀     二、被家暴逼上殺夫之路的女人引發社會同情

來女士被殺後,不少媒體報導了這樣一條新聞:

蕪湖的案件最終判定結果為「本案系家庭內部犯罪,社會危害程度有別於發生在社會上的暴力殺人案,判處死刑同時,可緩期兩年執行」。

同樣是殺害配偶並拋尸,同樣被判死刑,四川一女子殺夫卻引發了社會上廣泛的同情。

2010年,李彥和丈夫譚某因瑣事發生糾紛,李彥持火藥槍槍管擊打譚某後腦部,致其顱腦損傷死亡,後又進行了分屍拋尸等處理。

2011年8月24日,資陽中院對李彥故意殺人案作出一審判決,以李彥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但不少人認為,判重了。

人們同情李彥,是因為她一直生活在家暴陰影之下。她曾被丈夫用煙頭燙臉和下身,還被他砍掉手指頭,每月都要挨打2-3次。她有明顯的「受害婦女綜合徵」,有完整的家庭暴力證據鏈,可供從輕判決,但都未被法院認定。

後來,四百多名律師和學界、NGO組織、社會各界人士為李彥呼籲。最終,二審改判李彥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2009年10月19日,北京女孩董珊珊因家庭暴力死亡。可以說,她是被丈夫活活打死的。

生前,丈夫王光宇對她最後一次毆打發生在2009年8月5日,董珊珊於8月11日逃出,8月14日住院治療,兩個月後去世,屍檢認定死亡原因為「被他人打傷後繼發感染,致多髒器功能衰竭死亡」。

▲醫院重症監護室裡的董珊珊

次年7月2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對此案一審宣判,王光宇僅以虐待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

法官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講述自己為什麼定虐待罪而不是故意傷害罪。

「在犯罪對像上,虐待罪指的家庭成員之間,故意殺人罪可以發生於任何人之間。」

「在主觀方面,虐待罪主觀上是對被害人進行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和摧殘,並不想直接造成被害人傷亡的後果;故意傷人罪則是有意識地造成被害人傷亡。」

對這一判決結果,很多人都憤憤不平。有人甚至調侃說,殺老婆,是虐待;殺路人,是故意傷害。這等於鼓勵罪犯們:如果你想謀殺一個女人,很簡單,娶了她。

聯合國藥物和犯罪問題辦公室( UNODC )曾發過一個報告,在被伴侶殺害的人中,被(前)丈夫/男朋友/同居者殺害的女性高達82%,被(前)妻子/女朋友/同居者殺害的男性僅有18%。

在男性殺害伴侶的案件中,判定結果多因「鑑於本案系家庭矛盾激化引發」、「鑑於本案系情感糾紛引發」而「可不立即執行」、「酌情從寬處理」。

但讓人欣慰的是,近些年,在一些學者、機構的努力下,「受虐婦女綜合症」已經被很多法院接受,成了殺夫案中婦女量刑輕緩化的重要原因。

▲2013—2019年受虐婦女殺夫案件的量刑趨勢

🙀      三、「死了丈夫好出門」

除了殺死丈夫,遭受家暴的女性為尋求解脫,有時會選擇自殺。

2020年7月23日,河南商丘劉女士和丈夫是高中同學,2017年結婚後丈夫因打牌輸錢多次對她家暴,這次她為了逃生從2樓跳下去,導致全身多處骨折,雙下肢截癱。

▲「我不是自殺,我是在逃生」

2020年3月9日凌晨4點03分,42歲的李某某發出最後一條微信朋友圈:「總覺得家暴離自己很遙遠,今天對我來說就是一場噩夢,恐懼、無助讓我窒息,我的精神已經徹底崩潰!」

兩小時後,她從十一樓墜亡。 3月12日,山西省靈石縣公安局通報稱其死亡原因係自殺,死前曾遭受丈夫家暴。

清末民國時期,惠安女集體自殺現象十分嚴重,當時法律雖然明確規定婦女可離婚改嫁, 但不少地區女性仍然難以擁有這種自由。

早婚、「長住娘家」與離婚和改嫁之難、嚴格的性禁忌等多重疊壓,導致惠安女集體走上自殺之路。她們經常三五成群、結伴而行,投水自殺。

而中國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女性自殺率超過男性的國家,我國每年有15.7萬婦女自殺,其中60%是因為家庭暴力。

除了殺夫和自殺,另一個擺脫家暴的方法可能就是盼望丈夫早死了。

土家族有一首民歌《死了丈夫好出門》,歌詞非常直白,「死人就死我丈夫,死了丈夫好出門」。

調查發現,英國女性最高幸福感的年齡是在 85 歲以後,就是當她們熬死了她們的丈夫以後幸福感就爆棚了;相反,85 歲以上的男性,在妻子去世之後,經常會陷入抑鬱。

去年,講述女人殺夫的美劇《致命女人》在國內引熱議,這部劇的英文名「Why Women Kill」(女人為何殺夫)顯然比中譯名更為大膽直接。不少人調侃「時代變了,談戀愛哪有殺老公好看?」

百老匯音樂劇《芝加哥》裡,有一個經典唱段《監獄探戈》,2018年國內一個音樂劇團隊根據《監獄探戈》重新填詞,翻唱製作成《天朝渣男圖鑑》,六起「渣男謀殺案」 ,內容直指中國當下最敏感的性別議題——男孩偏好、家庭暴力、性騷擾等等。

 

▲《天朝渣男圖鑑》截圖

視頻只存活了一天,就因為「教唆女性犯罪、挑起性別仇恨」被全網刪除。

《致命女人》被稱為爽劇,《天朝渣男圖鑑》被指「教唆犯罪」,但裡面的妻子殺夫更多是一種極端的個體復仇的故事,並非對全體女性共同處境的反抗。

個體復仇的方式只能給人提供一時的「爽」,卻解決不了問題的根源。

也許,柴靜多年前說的這句話更具有啟迪意義:
沒有任何婚姻制度可以承諾給人幸福,但應該有製度可以讓人避免極端的不幸。

家庭是最小的社會單元,它本該成為男女雙方共同的最後避風港,而不是修羅場。當家門關上之後,門後的人們如何相待,多少決定了一個社會的基本面目。

柴靜在那次採訪後的手記裡寫道:在對家庭暴力的預防或懲戒更為成熟的國家,經驗顯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暴只要第一次發生時干預得當,之後都不再發生。

僅僅大喊「拉姆,不要下山」,並不能拯救下一個拉姆。

一個能讓拉姆放心下山的世界,才是好的世界。

參考資料

1.穀雨實驗室.被前夫燒毀的拉姆.2020.

2.南方人物周刊.特寫 | 盲女殺夫.2016.

3.每日人物.盲女殺人事件:仇恨從挖眼開始,以殺夫終結.2016.

4.南方周末.四川農婦殺夫烹屍案改判死緩.2015.

5.浙江在線.懷疑丈夫外遇兩次剪斷他命根 妻子被判有期徒刑5年.2014.

6.南方周末.疫情中的家暴受害者:被削弱的自救系統.2020.

7.柴靜.看見.2013.

8.澎湃新聞.中國家庭|那些因疫情而生的家暴.2020.

9.劉立霞,劉蕊.家庭暴力下受虐婦女殺夫案的量刑研究[J].燕山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21(02):43-50+2.

10.楊齊福,汪煒煒.民國時期惠安女集體自殺現象之探究[J].福建論壇(人文社會科學版),2009(07):90-96.

11.Phycology Today.Why Do (Some) Men Murder the Wives They Love.2014.

12.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GLOBAL STUDY ON HOMICIDE -Gender-related killing of women and girls.2018.

來源        局部觀察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