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騰的醬油!下一個茅台?

醬油

文:雷彥鵬

過去這幾個月,醬油股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一瓶醬油」的總市值將「 一桶油」甩在了身後。

9月1日,醬油巨頭海天味業總市值已上沖到6114億元,比中國石化的市值高1455億元,同時還超過美的集團、恆瑞醫藥、順豐控股等一眾名企,風光至極。

另外一家醬油企業——位於四川的千禾味業,也出盡了風頭,甚至蓋過了「 老大哥」海天味業的光芒。

從2月份開始,到9月1日收盤,千禾味業的股價漲幅達259%,最新市值為306億元。同期,海天味業漲幅為137%,千禾味業漲幅幾乎是海天味業的兩倍。

這個蜷縮在西南地區的「 醬油小弟」,從未如此風光。於是,有人將這個醬油新貴稱為「 下一個醬油界的茅台」。

不過,這個結論可能下得太早,至少海天味業不會答應。

一、誰是「 醬油界茅台」?

醬油是調味品行業最大的子品類,海天味業既是醬油這一細分市場的龍頭,又是調味品行業的龍頭。因此,海天味業常常被稱為「 調味品界的茅台」或者「 醬油界的茅台」。

醬油

不過,隨著這幾個月來千禾味業在資本市場的風騷走勢,以及2020年半年報的發布,風向發生了變化。

上半年,千禾味業實現營業收入7.99億元,同比增長34.53%;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57億元,同比增長79.85 %;扣非淨利潤增長更是達91.91%,為1.54億元。

同期,「 老大哥」海天味業營業收入為115.95億元,同比增長14.12%;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2.53億元,同比增長18.27%;扣非淨利潤為31.66億元,同比增長21.75%。

對比規模來看,大哥還是大哥,二者不在一個量級。但從成長性上來看,千禾味業優勢明顯。

海天味業就像個老人,歷經滄桑,成熟穩重,社會名望高,而千禾味業更像個年輕莽撞的小伙子,衝勁足,而且起點高,搶先進入了高端市場。

在巨頭統治下的醬油市場,小弟是如何實現高增長的呢?千禾味業稱,主要係報告期內公司調味品產品銷量提升、產品結構優化,盈利能力提升。

產品銷量跟銷售渠道有一定關係,產品結構跟千禾味業的差異化策略有關。這一切,得從千禾味業這家公司說起。

相較於已經擁有三百多年曆史的海天,千禾味業進入醬油行業尚不足二十年。

千禾味業起家於四川省眉山縣。 1996年,伍學明、伍超群兄弟倆共同創建了恆泰實業,利用西南獨特的地理環境做焦糖色生意。 2001年,他們開始涉足下游調味品行業。 2007年,提出「 零添加」醬油的概念,並於次年推出相應產品。

「 零添加」屬於消費升級中的健康概念,當時,同行們大多還在中低端市場競爭,千禾味業在行業內最早提出了這個概念,憑藉差異化競爭策略搶先進入了高端市場,並且發展迅速。

2015年,醬油業務的銷售收入超過了焦糖色業務,千禾味業的核心業務完成了更替。到2019年,醬油的收入已經達到了8.35億元,營收佔比上升到了61.63%。

在銷售渠道方面,基於產品結構和市場定位,海天味業在餐飲渠道和零售渠道較為均衡,其中,餐飲渠道2019年銷售佔比50%~60%,而千禾味業以商超等零售渠道為主,餐飲渠道2019年銷售佔比僅7%左右。

依賴於單一渠道並非好事,不過,在2020年上半年這個特殊時期,餐飲渠道受到巨大衝擊,但零售渠道銷售旺盛。在一定程度上,這也是千禾味業業績高增長的原因之一。

近幾年,千禾味業的毛利率逐漸提升,在2019年超過了海天味業。


不過,千禾味業的銷售淨利率與海天味業有較大差距。

這主要是因為千禾味業的銷售費用率較高。

2019年,千禾味業的銷售費用高達3.09億元,同比增加42.73%,主要是因為促銷搞活動,廠家讓利給渠道,加大促銷。這說明,雖然千禾味業的產品定位於高端,且價格高於其他品牌同類產品,但是,市場很難打開,廠家只能讓利促銷,使得銷售費用不斷增長。

不管是線下商超還是電商平台,千禾味業都在長期打折促銷。

在北京某大型商超,千禾味業一款1.8L裝的零添加醬油,原價49.9元/瓶,促銷價為32.9元/瓶,此外,還有贈品。在某電商平台,同款產品的售價為45.8元/瓶,第二瓶0元,促銷力度更大。

「 相較於其他品牌,千禾的折扣力度更大。」一位商超工作人員表示。

如果按照市場定位和毛利率來比,似乎千禾味業更貼近貴州茅台的特徵。不過,表面的「 名」與「 利」都是虛的,最終還得犧牲淨利潤,通過讓利於渠道去增加銷量。

從這方面來講,千禾是沒法跟海天相比的,更沒法跟茅台相提並論。

二、依賴川渝人民

如果說,白酒分為茅台和其他酒,那麼,醬油也分為海天和其他。

千禾味業,自然歸於其他。從在全國市場的佈局和表現來看,更是如此。

這個從四川半路出家的醬油「 新貴」,不甘於蜷縮在西南地區,早就開始了全國化。

2013年,千禾味業邁出了西南地區,與華東地區最大的經銷商合作,授權其作為華東地區KA系統、連鎖超市等渠道的獨家經銷商。期間,千禾味業還推出了高鮮醬油「 鼎鼎鮮」,與競品「 欣和六月鮮」搶占華東市場。

華東市場是千禾味業走出大本營市場的第一步。 2015年,千禾味業正式啟動了全國化戰略。

不過,分地區來看,千禾味業的市場重心依然在西南地區。到2018年,西南地區的營收佔比為53.44%,超過了其他所有地區的收入之和。

雖然在西南地區,特別是在四川、重慶兩地,千禾味業知名度較高,擁有廣泛的消費者基礎,不過,這家川渝地區的醬油小巨頭,在西南大本營市場的增長速度已經放緩。

2016年,西南地區收入增長23.35%,2017年增長32.24%,2018年驟降至10.47%。

從2019年開始,千禾味業改變了按地區統計方式,原來按照西南地區、華東地區、華南地區等七大區域市場的方式,變成了西部地區、南部地區、中部地區等五個區域市場的方式。不過,2019年,核心市場西部地區的增速也只有13.78%。

從營收來看,西部地區作為千禾味業最主要的市場,2019年的收入為7.07億元。同期,海天味業在西部地區的收入達21.30億元,是千禾味業的3倍,呈碾壓之勢。

自己的大本營守得艱難,更尷尬的是,千禾味業始終攻不進海天味業的大本營。

海天味業位於廣東佛山,牢牢霸占著華南市場。 2016年,千禾味業華南地區收入下降2.61%,2018年下降28.30%,營收佔比也僅有7.70%,可謂節節敗退。況且,千禾味業在華南地區的營收中,有很大一部分還得歸功於焦糖色業務。

焦糖色是一種食品添加劑,由白砂糖、葡萄糖等在高溫下進行焦糖化或美拉德反應而形成的物質,廣泛用於醬油、糖果、食醋、飲料等食品及部分藥品的天然色素。千禾味業曾是國內最大的焦糖色生產商,海天、李錦記、美味鮮都曾是千禾味業此業務的前五大客戶。

近幾年,以海天為代表的競爭對手不想再給千禾味業貢獻收入了,開始自己生產焦糖色,這直接導致千禾味業焦糖色業務收入持續下滑。 2013年,千禾味業的焦糖色業務收入3.20億元,到2019年只有1.67億元。

此外,在第二大市場華東地區,千禾味業的收入增長也不穩定,2018年增長僅7.83%。

作為後起之秀,千禾味業的崛起利用了差異化和高端化的策略,可是,在發展壯大階段,始終逃不出幾家老牌巨頭的圍獵。

 

在千禾味業準備走出西南地區的2013年,海天味業已經當了二十來年的行業龍頭,經銷商超過2100家,覆蓋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域。

截至2019年年末,海天味業擁有全國經銷商5806家,100%覆蓋了中國地級及以上城市,90%的省份銷售過億,而千禾味業的經銷商數量僅為1140家,其中,西部地區就達499家。

屯重兵「 保衛」大本營市場,因為千禾味業依賴於川渝人們;想實現全國化,但並不順利,始終活在巨頭的陰影之下。

三、一邊擴產,一邊減持

面對巨頭們的競爭,小弟千禾味業還在進一步擴大產能。

在1月17日投資者調研報告中,千禾味業提到,公司現有醬油產能22萬噸,食醋產能8萬噸……可轉換債券募投項目「 年產25萬噸釀造醬油、食醋生產線擴建項目」正在建設。 2019年10月,公司決策投資擴建「 年產36萬噸調味品生產線項目」,其中醬油30萬噸。

千禾味業稱,公司目前總規劃調味品產能86.5萬噸。

此外,2019年8月,千禾味業還斥資1.50億元收購了鎮江恆康醬醋有限公司100%股權,繼續擴大食醋業務。其實,食醋業務早已佈局,但是一直不溫不火。 2019年完成此項收購後,食醋業務的收入已經超過了焦糖色業務,成為千禾味業的第二大業務。

整個2019年,千禾味業的醬油和食醋的總生產量也不過22萬噸,30多萬噸的現有產能尚未充分利用,總規劃產能達86.5萬噸,步子跨得似乎有點大。

擴產項目還沒有落地,套現卻已經開始了。

今年上半年,調味品板塊集體飆升,海天味業、中炬高新、千禾味業等均迎來了上市以來最高光的時刻。於是,減持大戲頻繁上演。

7月21日,千禾味業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兼總裁伍超群因個人資金需求,計劃減持不超過3%(即不超過 1997.44萬股)。

近期,千禾味業的股價頻頻創下歷史新高。截至8月28日,伍超群已減持2%左右,套現金額達5.35億元。

這不是伍超群第一次減持。千禾味業是2016年3月上市的,控股股東伍超群2019年3月限售期滿,當年12月就計劃減持,並於2020年上半年減持1.72%,套現2.44億元。

也就是說,今年以來,伍超群已經套現7.79億元,而且,減持計劃尚未完成。

其實,非控股股東於2017年3月解禁後,就開啟了拋售模式,包括千禾味業的董監高。

從2017年5月至2020年7月,千禾味業的董事、財務總監何天奎、董事會秘書兼總裁辦主任呂科霖、董事兼子公司總經理胡高宏等人,均「 因個人資金需求」,多次減持。

此外,千禾味業上市時的第三大股東——高盛集團旗下的北京寬街博華投資中心,也早已經減持退出了持股5%以上股東行列。

實際控制人、董監高、大股東紛紛減持套現,這也引來了市場的擔憂。

千禾味業醬醋罈晾曬場

值得一提的是,千禾味業還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

伍超群、伍學明兄弟倆從四川眉山起家,一直以來,千禾味業也帶有明顯的家族屬性。

伍學明是伍超群的哥哥,伍學明出生於1953年,伍超群出生於1969年。伍學明年紀漸長,逐漸淡出了公司,隨之,他的兒子伍建勇進入了公司。

截至2019年年末,千禾味業的前十名股東中,伍超群為第一大股東,伍建勇為第二大股東,伍學明為第四大股東,伍超群的姐夫潘華軍為第九大股東。同時,伍超群為公司董事長兼總裁,伍學明、伍建勇為董事。

千禾味業的崛起,得益於「 零添加」的差異化競爭策略。不過,近幾年,這個細分市場也迎來了巨頭們的搶食,海天、李錦記、廚邦等大品牌都推出了「 零添加」產品,千禾味業面臨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

醬油行業已經告別了量的增長,未來的市場集中度將會進一步提高,這意味著中小企業的日子會越來越難過。而且,一些大型糧油企業也闖進了這個行業,比如金龍魚、魯花,它們攜著資本和渠道的優勢,給慘烈的「 戰場」又澆了把油。

來源     市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