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7 日

老乾媽的蘿蔔章坑死鵝廠,魔鬼就在細節裡

文: 令狐不敗 

2020年上半年行將結束,酷熱難當之際,鵝廠和老乾媽的官司給業界吹來一股清新之風。三個小傢伙刻的蘿蔔章,害得鵝廠白白損失了1000萬的廣告位,還鬧成了笑話。

這麼多年來,弄個假蘿蔔章行騙成功的,大有人在。

可要說靠著假章騙了一向嚴謹的鵝廠,倒是頗為令人意外。這裡面,有啥貓膩,也許會公佈,也許鵝廠內部處理,總之是不同尋常。

這個引子,有點長,我要說的是《水滸》裡梁山總公司的一個蘿蔔章是如何被識破的。

這段故事的梗概,大家都比較清楚,我先三言兩語講一下:

宋江題反詩被抓,蔡九知府派戴宗給父親蔡京送信請功,並請示如何發落。神行太保經過梁山地界時,進了朱貴的酒店喝了藥酒暈倒,朱貴看到信,知道宋江命在旦夕,迅速報與晁天王等人。

軍師吳用想出一計,回封假書信,蓋個蔡京的假蘿蔔章,騙得蔡知府把宋江解到東京,路上正好截住,救出宋江。

為了造假,吳用可謂煞費苦心,連他的朋友都出賣了。

當時大宋蘇、黃、米、蔡四種字體,號稱四絕,吳用的一個朋友叫聖手書生蕭讓,善於臨摹各種字體,足可以假亂真;還有一個朋友叫玉臂匠金大堅,會刻各種碑文印章,名聲在外。

按理說,找朋友悄悄幫個忙,給足夠的銀子,這事兒也就成了。可吳用這廝行事一貫很辣,竟然騙得二人上山,順手接了二人的家眷,讓人有家難回,只好入夥。

這等做派,和逼迫良家少女當娼妓,無甚區別。這倆人上山,純屬無辜,加之有技術在身,所以招安後留在朝廷辦事,也算是得了善果。

從這件事不僅可以看出吳用的狠毒,還可以看出他們這次造假,可是費了大力氣,可不是街頭找個小混混刻個章那麼簡單。

出來混早晚都要還的,造假早晚都會被識破的。

魔鬼都在細節裡。

細節一,不該有印章。很簡單,這是蔡九知府給老爹蔡京的私人信件,回復也是私人信件。私信,就不會蓋章。蓋了章,那就不對了。

哪裡有父親寫信蓋章某某部長或某某董事長打印的,那可太見外了。

細節二,用錯了印金大堅畢竟是地位不高,在野之人,雖然刻章做印的水平高,太師大印他沒見過,所以也刻不出來。退而求其次,刻了一個翰林圖書的章。

這就相當於,都當部長了,還蓋了一個當縣委書記時的章,不合常理,嚴重不合常理。

看出這兩個細節的,是那個看出宋江反詩的無為軍通判黃文炳。不得不說,此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這種人才,大公司應該多儲備幾個,放在法務部,說不定可以挽回重大經濟損失呢。

現在,很多地方凡事講究流程,但一個細節的忽略,可能導致滿盤皆輸,因為魔鬼都在細節裡。所有流程的最後,總要有一個老練的人憑他的經驗,來做最後的把關人。

就連奔馳的車子,在全自動鏈條造成後,最後一關就是一個老師傅敲敲打打,四處看看,他如果說不合格,就不合格,回爐銷毀。

所以,無論是多麼完備的流程,多麼細緻的規定,最後都是人在起作用,騙人的不是章,而是審核章的人。

這兩個細節,只是猜想,還需要另外的細節去驗證。

於是,蔡九知府喊來戴宗,問你不是去我家了嗎,見到我爹了嗎,從哪個門進的啊,接待你的門衛年紀多大啊,有沒有鬍子啊。

這些細節,稍有出入,就露餡,靠編是編不出來的。這就像一個人可以刻某個公司的蘿蔔章,可以查到公司地址,但你問他我們公司前台小姑娘臉上的痔在左邊啊還是右邊啊,我們公司董事長的書架裡,是放著資治通鑑啊還是莎士比亞啊,這,假冒偽劣就答不上來了。

細節確實重要。

軍閥張作霖手下有個大帥,不識字,每次簽字的時候,就用毛筆劃個小圓圈。手下一個軍官看著簡單,就模仿了一個,結果被迅速識破。大帥咔嚓一下把毛筆插在了桌子上說,“小子,看著,我這毛筆中間是帶尖的。”

再舉個例子。

二戰時候,一夥德國間諜扮成上級指揮官,進入一座蘇聯軍營,前前後後查了個遍,最後臨走還要軍營負責人交出花名冊、布防圖,拿到這些,得意地瞧著桌子,哼了句小曲。

正是這句小曲,送了他們的命,破壞了整個計劃——他哼的是德國歌曲,不是蘇聯的。

所以,打仗不僅是打仗,懂點藝術很重要;學外語不止是學外語,外國歌你得會唱。不會幾句雪花飄飄、北風瀟瀟,誰好意思說自己懂中文?

魔鬼在細節裡這個道理之外,還有更深層次的道理。

造假,總是要付出代價;謊言,早晚會被戳穿。因為你一個謊言、一句假話,要靠無數的謊言來圓,總會有漏洞。即便今天沒有,明天沒有,後天也會有。今年沒有,明年沒有,早晚都會有漏洞。

這是規律。

你可以造個蘿蔔章,騙人一時,但不能騙人一世;你可以造個蘿蔔章,騙幾個人,騙一批人,但不能騙所有人。

有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晁蓋、吳用等一幫山野之人,偽造太師大人的信函和印章,成功的概率本來就低。官府的那套說辭,如果沒有十年以上的歷練,是學不來的。

有時候,造假的成本不高,但為患卻大。現在,做生意也好,外出辦事也好,大家都提心吊膽,首要的擔心就是被騙。一個蘿蔔章可以騙人,身份證被盜用也可以整得一地雞毛,麻煩不斷。

所以,建設一個有信用的國家,培養講真話、辦真事兒的國民,是多麼重要。這讓我想起當年的朱總給上海會計學院的題詞,就四個字:不做假賬。

同樣,我們不要蓋假章,不要說假話,這樣,才能提高整個社會的幸福指數。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