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卿救我!

蔡少芬

文:少年怒馬

接前文:大事件往往是小人物捅出來的

第五回

開生面夢演紅樓夢

立新場情傳幻境情

目前紅學界主流觀點,第五回是全書總綱,極其重要。尤其對於一部爛尾書,結尾的人物命運,都在這第五回裡了。

可這一回裡,曹公寫的相當隱晦,到處是中國傳統文學的密碼,暗語。只這一回,詩、詞、曲賦、對聯,還有神話與傳奇,密密縫織,相互交叉,全用上了。讀起來格外累。

我之前想過,要不要跳過前五回,從第六回開始寫?想來想去,行不通。

從我們讀者角度,第五回主要昭示人物後來的命運。其實還有個重要作用,就是對寶玉的警示。

紅樓一直在講一個「悟」字,寶玉從錦衣玉食的公子哥,到懸崖撒手沿街乞食,是個開悟的過程。這個過程的起點,就在第五回。

借用紅樓寫作的一個術語,這叫「橫雲斷嶺」。我們才剛進入這片崇山峻嶺,遇到一團迷霧,不能退縮,穿過這片迷霧,才能看到真正的風景。

這一回裡警幻對寶玉有句話:「若非個中人,不知其中之妙。」

我甚至懷疑這是曹公對讀者的篩選。不然,前面有冷子興和賈雨邨聊八卦,接著寶黛初見,雨邨亂判葫蘆案,都通俗易懂。偏偏到這一回,大布迷魂陣,這是要嚇退一批「非個中人」。

不過大家也不用害怕,把這些密碼弄懂了,這回的故事其實很簡單,就兩個字,「做夢」。

咱們開始。

01

上回寫到薛家三口來到榮國府,安頓下來。原本寶玉和黛玉之間的親密關系被打破。誰說三角關系代表穩定了,有時候還意味著相互牽扯。

賈母是疼愛黛玉的,吃穿用度,跟寶玉一樣,超過迎探惜三姊妹。寶、黛「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息同止」,青梅竹馬,親密無間。

可是寶姐姐來了。

薛寶釵是「品格端方」、「行為豁達,隨分從時」。這種品質在女孩身上尤其難得,好相處。

反觀黛玉,是「孤高自許,目下無塵」,在旁人眼裡,這就是高冷,不好伺候。所以包括下人們在內,都喜歡跟寶釵玩。

釵黛之爭,由此開始,挺釵派和保黛派爭論了兩百多年。

據說清末有兩個紅迷,就為了力挺自家愛豆而大打出手,也算真愛粉了。

寶姐姐搶了風頭,林妹妹當然很不忿,怎麼辦呢?只能拿寶玉撒氣,動不動就哭:

「這日不知為何,他二人言語有些不合起來,黛玉又氣的獨在房中垂淚。寶玉又自悔言語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漸漸的回轉來。」

「不知為何」——寫的太好了。需要理由嗎?不需要。青春期男孩女孩之間那點小情緒,就是這麼莫名其妙。

這句話寫出寶黛的日常,一個愛哭,一個愛哄。一個有病,一個有藥。打打鬧鬧,特別好玩。

請大家記住,這個場景在寶黛之間一再上演,倆人無數次的矛盾,基本都是這個糢式。黛玉說,你親近寶姐姐,我就哭給你看。寶玉說,你哭我就認錯服軟表真心。

02

這天寧國府梅花盛開,賈珍之妻尤氏置辦酒席,邀請賈母、邢夫人和王夫人過去賞梅花。

先茶後酒。到了中午,寶玉倦了,想睡午覺,賈母趕緊安排人伺候。

「賈蓉之妻秦氏便忙笑道:』我們這裡有給寶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與我就是了。』」

賈蓉之妻秦氏,就是秦可卿。這是她第一次出場。書裡秦可卿的筆墨並不多,但這個人物非常重要,也足夠獵奇,劉心武老師甚至還讀出一門「秦學」。

秦可卿說完,書上寫道:

「賈母素知秦氏是個極妥當之人,生的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和平,乃重孫媳中第一個得意之人。」

可見秦可卿是個好女人。記住這點,有助於我們理解後面的大醜聞。

關於「重孫媳婦」有必要解釋一下。

古人對年齡的感受和我們現在不一樣。杜甫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古人壽命都短,七十歲都算長壽,所以結婚也早,十三四歲談婚論嫁。

前面薛姨媽出場,「年方四十上下年紀」,我們按她四十上好了,也就四十出頭。可是見了王夫人,書上寫道:「姊妹們暮年相見」悲喜交集。

四十歲就說是暮年,可能有誇大的成分,但至少說明四十歲已經是下坡路。

寧榮兩府,寧國府是長房,現在的長子是賈敬,出家做了道士,留下獨子賈珍當家。

賈珍跟賈璉、寶玉是同輩人,是賈母的孫子輩。賈蓉是賈珍的兒子,是重孫輩,那賈蓉媳婦就是重孫媳婦。

寧國府一直是賈珍當家,年齡又比同輩人大,所以我們看紅樓經常會有種錯覺,以為賈珍和賈政是同輩。

寶玉跟著秦可卿,先來到上房內間。寶玉抬頭一看,牆上有幅畫,叫《燃藜圖》。

這幅畫有典故,意思是教人苦讀學習的。畫旁邊還有一副對聯: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畫和字,都是勸學的,讓貴族子弟懂得人情世故。可是,這正是寶玉最厭惡的,忙說,「快出去!快出去!」屋內裝修得再奢華,也不在這裡睡了。秦可卿說,那要不到我屋裡睡吧。寶玉點頭微笑。

旁邊一個老嬤嬤說,「哪裡有個叔叔往姪兒的房裡睡覺的禮?」秦可卿說,他才多大呀,忌諱這個幹嘛。他還沒我那兄弟高呢。

禮教的bug出來了。

如果按照輩分,寶玉是叔叔,賈蓉是姪子,確實不該去姪子臥房睡覺。

可如果按照年齡,賈蓉和秦可卿已經結婚,是成人,而寶玉是個孩子,去姪兒房裡睡個午覺也沒啥問題。

大家說著就來到秦可卿房內。

「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了人來。寶玉便愈覺得眼餳骨軟,連說,好香!」

這是一種暗示,一股甜香,喚醒了寶玉的荷爾蒙。

「眼餳骨軟」,是進入迷離朦朧的狀態。接下來,書上對秦可卿的房間,有一通調侃般的描寫,卻充滿情欲。

牆上掛的是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圖》。風流才子的美人春睡圖,意思很明確。

兩邊的對聯,是秦太虛的對聯: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也是春睡,花香酒香。

秦太虛就是秦觀,那個寫「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家夥。

桌案上是武則天用過的鏡子,趙飛燕立過的金盤,盤子裡是安祿山擲過、弄傷了楊玉環咪咪的木瓜。牀榻是南朝壽陽公主睡過的,連珠帳是唐朝同昌公主親手打造的。

寶玉看了,連說「這裡好!」

秦可卿說,我這屋裡,神仙也可以住了,還有更好的,「說著親自展開了西子浣過的紗衾,移了紅娘抱過的鴛枕。」

這些東西都是假的,但历史人物的風流軼事人所共知。這是強烈的暗示,跟情色有關。

想了解更多的,點這裡看一篇老文

03

秦可卿安排好寶玉,「便吩咐小丫鬟們,好生在廊簷下看著貓兒狗兒打架。」

請留意這句話,後面會用到。

然後寶玉就睡著了。

「那寶玉剛合上眼,便惚惚睡去,猶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蕩蕩,隨了秦氏至一所在。」

寶玉已經進入夢境。

在夢裡,他跟著秦可卿來到一個仙境。先聽到有人唱歌: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

寄言眾兒女,何必覓閑愁。

美夢終究會散,飛花也會隨水流走,天下眾兒女呀,何必自尋煩惱呢。這是警幻仙姑對寶玉的第一次提醒。

寶玉當然不吃這套,警幻仙姑就現身了。

這段是一篇短賦,對警幻仙姑的容貌一通描寫,熟悉曹植的人馬上就能看出來,這是在向曹植的《洛神賦》致敬。很多句子是直接化用的,「回風舞雪」,「若飛若揚」等等,總之一句話,警幻仙姑是一位美豔至極的仙女。

寶玉可高興了,喜的忙上來作揖,笑問道:

「神仙姐姐,不知從哪裡來,如今要往哪裡去?我也不知這裡是何處,望乞攜帶攜帶。」

曹雪芹向曹植致敬,金庸向曹雪芹致敬。

《天龍八部》裡,段譽就是對照著賈寶玉寫的。第二回,段譽無意中闖入「琅嬛福地」,見到神仙姐姐彫像,各種寶玉附體:

「神仙姐姐,你若能活過來跟我說一句話,我便為你死一千遍、一萬遍,也如身登極樂,歡喜無限。」

「我段譽是個臭男子,倘若死在此處,不免唐突佳人,該當死在門外湖邊才是。」

「琴猶在,局未終,而佳人已邈。段譽悄立室中,忍不住悲從中來,頰上流下兩行清淚。」

段譽在琅嬛福地得到的神功,「淩波微步」,也出自《洛神賦》。整本書裡,段譽的煩惱不是皇位繼承,不是武林揚名,更不是富貴榮華,而是一堆姐姐妹妹的臉色。

扯遠了,言歸正傳。

寶玉問完,警幻仙姑開始自我介紹,她說,我居住在離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是放春山遣香洞太虛幻境的掌門人。掌管人間的風情月債,女怨男癡。今天我正好來察訪,遇見你,緣分啊。我那裡也不遠,有好茶美酒,有美女歌姬,又恰好剛給《紅樓夢》十二支曲子填了詞,你要不要過來坐坐?

「寶玉聽了,喜躍非常」,也不管秦可卿了,跟著警幻仙姑就走。來到一個石牌坊,看到門頭四個大字:太虛幻境。兩邊一副對聯: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第一回裡,甄士隱進入夢境,跟著一僧一道也來過太虛幻境,只是剛走到門口,看到這幅對聯就醒了,沒進去。這回寶玉進去了。

同一對聯出現兩次,這在全書裡絕無僅有,說明它很重要,事關全書主旨。我在第一回裡說過了,這裡補充一下。

在我看來,這句話是太虛幻境的slogan。

太虛幻境和現實世界是兩個平行宇宙,用《盜夢空間》的概念理解,太虛幻境裡的一切都是一場夢。這座牌坊是兩個世界互通的坐標,入口,這幅對聯就有了兩層含義。

一是對書中人說的,一切都是夢境,這些人前有甄士隱,後有賈寶玉,如果80回後文字尚在,還會有人再次進入這裡。

太虛幻境是夢開始的地方,也是夢終結的地方。這回裡寶玉進入,是想警示他,你所享受的溫柔富貴、錦衣玉食、佳麗名姝都是一場夢。

另一層是對讀者說的,你要是把虛構的內容當真,那真實的历史你就看不見了。

虛構部分,主要是賈家。真實部分,主要江南甄家和甄士隱家。當然,在全書裡,真與假不是對立的,而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紅學兩百年,說到底就幹了一件事——辨別真假。

寶玉看到這幅對聯,並沒有開悟,反而很興奮,繼續往裡走。

「轉過牌坊,便是一座宮門,也橫書四個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對聯,大書雲:厚地高天,堪嘆古今情不盡;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償。」

寶玉只盯著「古今之情」,「風月之債」看,不知道甚麼意思,然後轉向兩邊的配殿,都掛著招牌,有的是「癡情司」,有的是「結怨司」,還有「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

從名字就能看出來,都是男女那點事。不愧是掌管天下風情月債的總部,各部門各司其職,清清楚楚。

寶玉說,麻煩仙姑帶我去各司中去看看。仙姑說那不行,我這各單位裡都是機密檔案,全天下女子的過去和未來都記錄在案,你是凡人,不能把天機洩露給你。

寶玉不依,軟磨硬泡。仙姑說,好吧,來都來了,帶你稍微轉一下。

倆人來到又一個偏殿,門頭上掛著「薄命司」,兩邊也有一副對聯: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為誰妍?

風情月債,都是你情我願。所謂薄命,無非是承受了愛的代價。

寶玉走進薄命司,看到十幾個大檔案櫃,都貼著封條,上面寫著各省各市。

寶玉當然先看金陵的,看到一個櫃子,寫著「金陵十二釵正冊」。

寶玉問,這是啥意思。仙姑說,就是你們省內十二個絕佳女子的檔案,所以叫「正冊」。寶玉不解,說金陵這麼大,怎麼就十二個女子?光我家就有幾百個女孩了。

仙姑說,金陵女孩雖多,也不能全部入檔啊,只存主要的。喏,你看下面那個抽屜,是次一等的。普通女子的檔案,我們就不存了。

寶玉一看,果然,下方抽屜上寫著「金陵十二釵副冊」,再往下,是「金陵十二釵又副冊。」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古代哪怕是仙界,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04

寶玉隨手拉開「又副冊」,拿出一本冊子,打開,先看到一幅畫。畫上山水不像山水,人物不像人物,黑乎乎一團,旁邊有幾行字跡:

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誹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

讀紅樓一定要讀這回裡的判詞,重要人物的命運都藏在其中。但因為是詩詞形式,又有讖語的意味,不太好理解。很多人讀紅樓之所以在這一回擱置,就是被這些詩詞繞暈了。

不要怕,我在這裡不展開,只簡單的把每個人物的命運交代一下,判詞的詳細解讀,我們在後文根據情節再說。

先說這首,是晴雯的判詞。晴雯是寶玉身邊的大丫鬟,風流靈巧,愛恨鮮明,卻遭受誹謗被趕出大觀園,悲痛難當,死了。「壽夭」是長壽或短命,對晴雯來說,都是因誹謗而起。

寶玉繼續翻又副冊,還是一幅畫加幾句詞。畫是一簇鮮花,一牀破席,詞如下:

枉自溫柔和順,空雲似桂如蘭。

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

這是襲人的判詞。盡管很多讀者討厭她,但在曹公眼裡,悲憫更多。

襲人溫柔和順,識大體,知禮儀。前80回沒有交代她的結局,按照推測,襲人最後沒有做成寶玉的妾,離開賈府,嫁給戲子蔣玉菡。優伶在古代就是唱戲的。所以叫優伶有福,公子賈寶玉無緣。

寶玉看不懂這「又副冊」,翻看兩頁就丟下了,又在「副冊」櫃子裡拿出一冊,翻開看,還是一幅畫一首詩。

畫上是一株桂花,下面是一個池塘。池塘幹涸,荷花枯敗。詩如下:

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

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這是香菱的判詞。香菱,就是被拐子賣給薛蟠的甄英蓮。她原本生在甄士隱這個仕宦之家,是蓮花的命,後來卻成為卑微的菱花。

這首判詞是說,菱花和蓮花根莖相連,但菱花的遭遇著實令人悲傷。「兩地生孤木」是拆字法,「兩地」是兩個「土」字,「孤木」是一個「木」,合在一起是「桂」字,指薛蟠後來娶的正妻夏金桂。香菱被夏金桂百般折磨而死。在原著結尾,她的魂魄應該會回到小說開頭的甄家。

這是個極度悲傷的故事,可惜我們看不到了。現在通行本裡的後四十回,說香菱是難產而死,顯然不符合曹公原意。

寶玉看了香菱判詞,還是雲裡霧裡,丟在一旁,再去拿「正冊」。

「正冊」正好十二人,這就是大家熟悉的「金陵十二釵」。也就是說,包含香菱在內的「副冊」,和包括晴雯、襲人在內的「又副冊」,我們只知道有這三個姑娘,其他人一概不知。

先不管了,先看正冊。

寶玉翻開正冊,第一個,畫的內容是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根玉帶,下面是一堆雪,雪下一根金簪。

詩的內容是: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停機德」有典故:漢代樂羊子外出求學,一年就回家了。妻子正在織布,停下織布機,拿起剪刀咔嚓一下,絹布斷為兩段。她對樂羊子說,你現在回家,如同剪斷這絹布,半途而廢。

樂羊子趕緊收拾行囊,又離家求學去了。「停機德」,是女子鼓勵督促丈夫求學上進的品德。這裡指薛寶釵。

「詠絮才」是晉代才女謝道韞的故事。叔叔謝安對雪吟詩,「白雪紛紛何所似?」謝道韞的哥哥接下句,「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說,俗了,看我的,「未若柳絮因風起」。

把大雪比作柳絮,就叫「詠絮才」,指林黛玉。

這首判詞,同時寫了寶釵和黛玉。是說不管寶釵多麼有品德,黛玉多麼有才華,她們都令人悲嘆,令人憐惜。因為「玉帶(黛玉)」年華早逝,「金簪(寶釵)」獨守空房。

曹公的文字游戲已臻化境。這兩句历來有各種解釋,處處玄機。比如「玉帶林」反過來是林黛玉,「金簪雪」就是薛寶釵。

黛玉的死因,也有了上吊自殺一說。「雪裡埋」可以理解成有才有德的人被埋沒,也可以理解成寶釵獨守著冰冷的空房。

蔡義江老師有個解釋,說「玉帶」也可能象徵著男人的官爵和功名,高高掛起來,是束之高閣,象徵寶玉在黛玉死後萬念俱灰,無意功名,遁入空門。

05

接下來,寶玉繼續翻看「正冊」,金陵十二釵的命運,也一一有了大概。

元春的結局:

畫上是一張弓,諧音「宮」,弓上掛著一香櫞[yuán],諧音「元」。身在皇宮的元妃被高高掛起,是在冷落中病逝,還是被人為吊死?目前有爭論,總之元春是早逝了,賈府的靠山崩塌。

判詞如下:

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出照宮闈。

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元春是個才貌雙全的女人,明辨是非,二十多歲的光彩曾照亮宮闈。「爭及」意思是「怎及」,初春就是元春。迎、探、惜三春的風採都不及元春,可惜在虎兔相逢時大夢破碎。

「虎兔」在這裡是時間還是生肖?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與朝堂政變有關,皇權,政治鬥爭,元春做了犧牲品,賈府也跟著倒霉。

妻妾之間的鬥爭,只有西門大官人家裡才是拈酸吃醋爭男人。宮廷嬪妃的鬥爭段位更高,事關家族利益,興衰存亡,賭註大得嚇人,且沒有退出機制。

探春的結局:

畫上是兩個人放風箏,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上有個女人在哭。

判詞是: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

清明涕送江邊望,千裡東風一夢遙。

探春最後遠嫁他方,學界主流觀點是嫁到了外邦。判詞大意是,探春有才華,有志氣,可惜生於末世,命運不濟,終究辜負一身才能。清明時節她遠嫁他國,從此遠洋阻隔,夢鄉遙遠。

史湘雲的結局:

畫上是幾縷飛雲,一灣逝水。

判詞是:

富貴又何為?繈褓之間父母違。

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違」是死去,「吊」是憑吊。

大意是說,史湘雲生在公侯富貴之家又怎麼樣呢?尚在繈褓,父母就沒了,婚後又遇夫妻分離。她只能獨坐黃昏,空對著斜輝,遙望著江水。

花間派祖師溫庭筠,寫過一首小令。一個獨守空房的少婦,從早到晚坐在水邊樓上,等待外出的丈夫。

是這麼寫的: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腸斷白蘋洲。

《望江南》

這首小令,完全可以作為史湘雲的寫照。

十二釵裡,史湘雲和妙玉的命運在前80回交代很少,現在大家都是根據蛛絲馬跡猜測。書裡對人物的命運從不簡單描寫,而通過判詞、歌曲、人物對話和行為等等,層層渲染,所以咱們先不急著一股腦交代,根據情節,慢慢來。

妙玉的結局:

畫上是一塊美玉,落在泥垢之中。

判詞是: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

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汪曾祺有名篇《受戒》,小男孩明海跟著當方丈的舅舅入了寺廟,做和尚,在廟裡兢兢業業,準備日後在佛門有所作為,後來又去受戒。

所謂受戒,就是在光頭上燒十二個戒疤,以表皈依決心,日後也有做方丈的資格。

受戒第二天,小英子劃船來接他。

小英子說,你不要當方丈。

明海說,好,不當。

也不要當沙彌尾。

好,不當。

小英子又說,我給你當老婆,你要不要?

明海說,要。

寶相莊嚴,佛法無邊,都抵不過湧動的荷爾蒙。

妙玉也一樣,這是人性。

她原本也是個官宦家的小姐,卻到大觀園做了道姑。判詞是說,她想潔身,卻未能自潔。嘴上念著色即是空,心裡裝著空即是色。這金玉一般的人兒,終究還是陷入污濁。

這應該又是個令人捶胸的故事,可惜80回丟失,再也看不到了。可以肯定的是,妙玉最終既不能潔也不能空,很可能流落到煙花巷了。

很多時候,最悲的悲劇不是死亡,而是把你視若珍寶的東西,以最殘忍的方式毀掉。

迎春的結局。

畫上是一匹惡狼,在追撲一個美女,準備吃掉她。

判詞是: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中山狼」是我們熟悉的東郭先生和狼的典故。「子系」還是拆字法,分開是「他是」,合並在一起是繁體的「孫」字。這裡指迎春嫁的夫婿孫紹祖,是個恩將仇報的中山狼。小人得志,猖狂得不行,將迎春這個花柳之質的弱女子折磨而死。

這是字面意思,如果再探究一層,或許還有更深的隱喻。

東郭先生愛心有餘,智商不足,他之所以救狼,是他死守著墨家的兼愛思想,認為眾生平等。

這個出發點是好的,但書生往往迂腐,死讀書,不切實際。原文結尾,說東郭先生是「仁陷於愚」,就是仁慈得很愚蠢。

這個寓言是明朝人馬中錫寫的,當時政治混亂,宦官篡權,社會矛盾一大堆,僅靠老祖宗的道統已經解決不了了。

曹雪芹所處的清後期也一樣。我覺得曹公是在質疑,在諷刺,也在迷茫。封建制度已病入膏肓,走向末路,上帝都救不了。

賈府幫助過的人當中,劉姥姥是知恩圖報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保持善良,不落井下石都算好的。孫紹祖,賈雨邨,都是賈府幫助過的中山狼,是回過頭咬賈府最兇的人。賈迎春小姐,是這大時代下的一個犧牲品。

再看惜春。

畫上是一座古廟,一個美人在裡面誦經。

判詞是: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裝。

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旁。

脂批說,惜春後來「緇衣乞食」。緇[zī]衣是深色衣服,引申為僧尼服。

惜春從三個姐姐的遭遇,和家族紛爭中漸悟,看破紅塵,出家為尼。原本的侯府大小姐,只能在青燈古佛旁了此殘生。

87版紅樓沒有按續書拍是英明的,交代了賈惜春身穿緇衣,沿街化緣。

王熙鳳結局:

畫上是一片冰山,冰山上有一只雌鳳。

判詞是: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

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畫上的雌鳳,代表王熙鳳。「凡」字加個「鳥」,也是繁體的「鳳」。

冰山在古代文學裡的意象,是看似高大雄偉,其實不長久,會很快消融。雌鳳立在冰山上,比喻鳳姐最後將無處立足。這座冰山,就是她娘家和夫家兩座靠山。

判詞中「一從二令三人木」的確切意思,目前沒有定論。主流觀點是,鳳姐嫁給賈璉,一開始「順從」,後來是發號「施令」,結果被休了,「人」和「木」,是個「休」字,只能哭著回金陵娘家。

按我們現代人理解,離婚就離婚唄,憑鳳姐的美貌和智慧,到哪不能再找個男人?怎麼就會「更哀」呢?

所以曹公才說那是「末世」,是戕害人性的時代。鳳姐被休時,娘家和夫家都出事了。罪臣之妻,喪家之女,哪個男人敢接盤啊!

巧姐的結局:

畫上是「一座荒邨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績」。

判詞是: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

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

賈家敗落,樹倒猢猻散。巧姐的「狠舅姦兄」撕掉面具,露出獠牙,把巧姐賣到妓院。劉姥姥之前受過賈府接濟,知恩圖報,把巧姐救出火坑,後來嫁給劉姥姥的外孫板兒,成為一名邨婦,紡織勞作。

權勢沒了,就不要還以貴族自居。家族敗落,就不要到處攀親。

曹公錐心之悟。

李紈的結局:

畫上是一盆茂蘭,旁邊一個鳳冠霞帔的美人。

判詞是: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桃李結子,指李紈生了孩子,青春就到頭了。幸運的是,他的兒子賈蘭不負眾望,登科做官。

第三句含義有點糢糊。我採用蔡義江老師的觀點,是說李紈冰清玉潔,為亡夫守節一輩子,終於苦盡甘來。

但是世人也用不著羨慕忌妒。因為她付出的代價,是她的青春,她全部的生命。好日子來了,她卻「昏慘慘,黃泉路近」,只能成為世人茶餘飯後的笑料。

我覺得曹公對李紈的態度,包括對賈蘭科舉中第的態度,是不屑的。他更認可寶玉的叛逆精神。讀書,做官,按社會道統要求的那樣過完一生,符合時代潮流,但不符合人性。

紅樓一書,與朱熹理學相反,是「滅天理,存人欲」,它把人性的美好和齷齪都擺在臺面上,希望找到一二知己,甚至主流階層的認可。

但曹公顯然是孤獨的,他不抱任何希望。所以他想贊美寶玉,卻處處給寶玉扣帽子,可勁抹黑。想贊美黛玉晴雯史湘雲這些「不正派」的女兒們,又處處讓她們不得善終。

不這樣不行啊,一桌子上全是左撇子,唯一用右手的那個人就很尷尬。世人皆醉我獨醒,不說點醉話怎麼行!

最後是秦可卿。

畫上是高樓大廈,有一美人懸梁自縊。

判詞是: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全書裡作者主動刪除的最大一個章節,就是《秦可卿淫喪天香樓》,大約兩千多字。

兩千多字在紅樓夢裡,資訊量是非常大的,足以說清楚秦可卿的死因和死亡方式。目前人們只能靠蛛絲馬跡來推測。

這首判詞有脂批:「判中終是秦可卿真正死法,真正實事。書中掩卻真面,卻從此處透逗。」

由此可知,畫面上體現的是死亡方式:高樓是天香樓,秦可卿在樓上自縊。

判詞是死因:情天情海,幻化出秦可卿這幅情身。只要多情,必走向淫。不要說賈家的不肖子孫都在榮國府,根本原因其實在寧國府。

從故事開始,寧國府大家長賈敬就不在家,外出做了道士,修仙煉丹求長壽,導致寧國府烏煙瘴氣沒人管。兒子賈珍成為寧國府的小皇帝,胡作非為,竟把鹹豬手伸向自己的兒媳婦。

後文賈珍、賈蓉這對父子,還會做出更齷齪的事,我們以後再說。

總之,這首判詞雖然寫的是秦可卿,卻可以看做賈府衰敗的原因,寧國府是罪魁禍首。秦可卿是禍水,也是受害者。

十二釵的命運交代完了。寶玉還想再看下去,警幻仙姑怕洩露天機,說別看了,我帶你去個地方。

05

警幻仙姑帶著寶玉,來到後面院落。姑娘們,快出來迎接貴客了。

「一語未了,只見房中又走出幾個仙子來,皆是荷袂蹁躚,羽翼飄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

幾個仙女見到寶玉,紛紛埋怨,對警幻仙姑說:「姐姐曾說今日今時必有絳珠仙子的生魂前來游玩,故我等久待。何故反引這濁物來污染這清淨女兒之境。」

這句話有重要資訊。

第一回裡,絳珠仙子是林黛玉的前世。也就是說,不止寶玉一人進過太虛幻境,林黛玉也會進去。

由此推斷,十二釵,甚至包括副冊、又副冊中的女孩,天下癡男怨女,都有可能獲得太虛幻境一日游門票。

太虛幻境是「感情」監管機構,她們已經在這裡註冊了,都能享受「警示」服務。

警幻仙姑回答,我原本是要去請絳珠的,誰知從寧國府門口過,碰到寧國公和榮國公的靈魂,兩位對我說,我們家已經富貴百年了,氣數已盡,不可挽回了。子孫雖然多,都不靠譜。只有寶玉一人,還算「聰明靈慧」,可是又沒人指點引導。「萬望(仙姑)先以情欲聲色等事警其癡頑,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後入於正路。」

我有幾次讀到這裡只想笑。這寧榮二公的腦回路太感人了。

倆人的邏輯是,孫子寶玉不是性格乖張嘛,不是「色鬼無疑」嘛,好,就讓他先享受一番「情欲聲色」,等他發現這事沒啥意思,就專心讀書走正道了。這叫以毒攻毒。

怪不得大家都要祭祖呢。

警幻仙姑也相當配合。她說我先用他家裡的上中下三等女子的命運暗示他,看來這貨還沒醒悟。這不,咱們讓他「再历飲饌聲色之幻」,說不定他哪天就頓悟了。

甚麼「飲饌聲色」呢?

第一個是香,主攻嗅覺。

寶玉「但聞一縷幽香,竟不知所焚何物。」警幻告訴他,這種香是遍採名山中「異卉之精」,又加入各種寶樹之油所制,名叫「群芳髓」。

第二個是茶,主攻味覺。

「寶玉自覺清香味異,純美非常。」警幻說,這茶產地在放春山遣香洞,泡茶用的水,是仙花靈葉上的露水。茶名叫「千紅一窟」。

第三個是酒,也是味覺。

這酒是,「瓊漿滿泛玻璃盞,玉液濃斟琥珀杯」,「清香甘冽,異乎尋常」。

警幻接著說,這個酒是以「百花之蕊,萬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鳳乳之麯」釀造而成,名叫「萬豔同杯」。

脂批有註解,「千紅一窟」是千紅一哭,「萬豔同杯」是萬豔同悲。千紅,萬豔,這麼多漂亮有才情的姑娘,終究還是哭,還是悲。

第四個項目,是視覺和聽覺。

警幻仙姑叫來十二個舞女,開始演奏《紅樓夢》十二曲。警幻說,這曲子跟你們凡間不一樣,是以詞為重。「若不先閱其稿,後聽其歌,反成嚼蠟矣。」

然後讓丫鬟拿來原稿,寶玉一面聽歌,一面看詞。

如果按照行文順序,現在就該解讀紅樓十二曲了。但我想來想去,決定暫時不展開,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書裡看原文。

原因是我自己的閱讀經历。最開始讀紅樓,知道這第五回很重要,並且苦於80回後偏離原著,就特別想把紅樓十二曲弄明白。結果越看越糊塗,都是捕風捉影。

前面人物的判詞,已經把每個女孩的命運透露一些了,紅樓十二曲是判詞的補充和延伸,但是遠遠不夠。

就好比一則新聞短訊:某某因蓄意傷罪被捕,判十年有期徒刑。如果做一條新聞看,資訊夠了。如果做小說看,這只算個開頭。他為甚麼傷人?跟被害人甚麼關系?整個過程是怎樣的?作案前有甚麼心裡活動?一概不知。

沒有細節,小說就失去了意義。

所以我想把紅樓十二曲留在後面,穿插在中間,或者寫完80回後,回過頭再細說人物結局。

這組曲子其實總共十四支,中間十二支對應金陵十二釵的命運。

這回,我們只展開第一支和最後一支。

第一支是引子。

開辟鴻蒙,誰為情種?都只為風月情濃。

趁著這奈何天,傷懷日,寂寥時,試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意思很好理解。太虛幻境掌管著天下怨女癡男的命運,說到底都是風月故事。趁著這個機會,傷世感懷,排遣寂寥,演出這出紅樓夢。

請註意「懷金悼玉」四個字,我看很多資料說,「金」是寶釵,「玉」是黛玉,一出紅樓悲歌,就是懷念悼亡這倆姑娘的。

這沒錯,但我覺得局限了。

金和玉在紅樓裡,很多時候確實是特指。但此時此景,我倒覺得是泛指。書裡寫到的女兒們,從侯門千金到底層丫鬟,都在悼念之中。

要知道,書裡面帶金帶玉的女孩可不止寶釵黛玉,「金」也可以是跳井的金釧,被賈赦盯上的金鴛鴦,甚至還有張金哥(不熟悉紅樓的可能都不記得這個姑娘)。

「玉」也可以是玉釧,妙玉,紅玉。在寶玉眼裡,女孩是不分高低貴賤的,都是水做的骨肉,都是鐘靈毓秀天地造化。

紅樓之所以偉大,經得起時間考驗,也正在於此。

最後一支是收尾,曲名叫「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

有恩的,死裡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

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

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幹淨!

這首詞沒有具體的指向性,但可以肯定不止是賈府,還包括薛、王、史家,以及跟賈府有牽連的豪門權貴。

历史中,曹家在宋代的祖先曾抱過秦檜的大腿,遭世人唾棄,被罵「樹倒猢猻散」——(秦)檜樹倒了,攀附其上的猢猻們都會四散,跟食盡鳥投林一個意思。

我看過好些對紅樓過度解讀的,書,網路,視頻都有,還挺開腦洞。不過紅迷看看就行,不要太當真。僅僅現有的文本,就已經夠我們研究了,別舍本逐末。

不信的話,我可以用」樹倒猢猻散「也敷衍出一篇「探軼」來。與寶玉有感情瓜葛的人當中,都是正常男女關系。只有兩個人驚世駭俗,秦可卿與秦鐘,姐弟倆,都姓秦。前者違背人倫,後者違背天道。

可卿與寶玉雲雨之會的地方,又恰恰冠以「太虛」之名,這是秦觀的字。

而曹家在兩宋之交,因秦檜而再起,又因秦檜而遺臭萬年。那麼,曹公是不是對秦氏有某種成見呢?就像施耐庵對潘姓的執著。這很好掰扯,也足夠獵奇,不過也只能作為八卦看看。

曹公是上帝視角,故事結尾沒有褒貶,沒有笑罵,只有無聲悲憫。為官做宰的,恩將仇報的,負心絕情的,一片癡心的,全都沒了,命運才是主宰。它創造億萬蒼生,你方唱罷我登場,大家輪番表演,最後收回一切,幹幹淨淨。這是大徹悟,大悲劇。

紅樓十二曲唱完,書上有句話:

「歌畢,還又歌副曲。警幻見寶玉甚無趣味,因嘆:癡兒竟尚未悟。」

說明不止黛玉寶釵這十二個女主,副冊、又副冊裡的那些小妾、丫鬟們,每人都有一支命運曲。可惜寶玉聽得「甚無趣味」,聽不懂啊。

怎麼辦呢?警幻仙姑都接下寧榮二公的委托了。她必須放大招。

歌舞停掉,酒席撤掉,帶著寶玉走進一豪華包房,包房內有一個美女。

請留意這位美女的長相:

「其鮮豔嫵媚,有似乎寶釵;風流裊娜,則又如黛玉。」

辦好事之前,警幻還說了一大段很玄乎的話。用她的話說,「惟心會而不可口傳,可神通而不能語達」,就是讓讀者自己品。

所以我不確定我理解的是不是對,簡單說下,供大家參考。

首先,警幻說「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搞得我一直在捉摸啥叫「淫」。「淫」字有兩層意思,一是沉迷放縱,二是男女關系,合在一起是沉迷於男女那點事。但這似乎又不太準確。

我的理解是,當時的社會,男女之大防,男女關系破防了,社會秩序就會亂套,所以統治階層當做禮教拼命灌輸,情與色都不是好東西。可是沒有男女關系,人類不是就絕種了嘛?根本不用等三體人到來。

怎麼辦呢,方法就在一個度上。不管是情,還是色,只要沉迷其中,統統叫做「淫」。

警幻仙姑又把「淫」分作兩類,「恨不能盡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時之趣興」,這叫「皮膚濫淫」;「天分中生成一段癡情」的,叫做「意淫」。

西門慶,賈珍、賈蓉、孫紹祖這種,屬於「皮膚濫淫」;賈寶玉屬於「意淫」。這個「意」,更多是指情意。

警幻說寶玉,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就是這個意思,寶玉最癡情。

如果還不太理解,可以參考《天龍八部》的段譽。

段譽是癡情的,灑向美女都是愛,但他絕不濫淫,他是憐惜,是博愛,真正男女之愛的只有王語嫣。

金庸厲害之處,是善於活用典型人物。我大膽猜測一下,寫段譽是參考了賈寶玉,這是毋庸置疑的。

其實段正淳和虛竹,也有賈寶玉的影子。

段正淳是身兼「皮膚濫淫」和「意淫」兩種特質的,一堆情人,一堆私生女,關鍵是他還特別癡情,個個都是真愛。

這貨上半身是賈寶玉,下半身是西門慶。

再看虛竹,他是倒置的賈寶玉。

身為國公府公子,寶玉是帶著「色鬼」標簽長大的,所謂「天生一段癡情」,可是偏偏他身邊全是漂亮女孩,淫是戒不掉了。

必須等到大廈傾倒,自己頓悟,才會「懸崖撒手」,皈依佛門。

賈寶玉受困於「戒淫」,虛竹正好倒置過來,受困於「淫戒」。

他一出場就是佛門弟子,謹遵教規,不吃酒肉,不近女色,可偏偏在西夏皇宮遇到「夢姑」,做了」夢郎「,「享盡人間豔福。」

金老爺子似乎覺得這還不夠,最後再爆大料,連虛竹的出身,都是一樁罪孽——和尚和女賊私通的孽種。這可真是命啊。

虛竹也頓悟了。做了靈鷲宮掌門,懷抱公主,女婢如雲。

陳世驤評價《天龍八部》用了八個字:「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甚麼叫「有情皆孽」呢?

警幻仙姑說了,「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情」與「淫」,是風月寶鑒的正反兩面,也都是孽。黛玉剛進賈府,王夫人就對她說:「我有一個孽根禍胎」。

這樣看寶玉和虛竹,一樣的獃傻憨癡,一個是靈鷲宮主,一個是絳洞花王,都在女人堆裡生活過。一個被世俗世界強行「戒淫」,一個是為自己破了「淫戒」惶惶不安。

可是,情,或者說淫,都是人與生俱來的,總要經历,無非是先後問題。

06

回到紅樓夢。

警幻仙姑談完理論,該讓寶玉實踐了。她說,薄命司你也看了,美酒仙茶也喝了,紅樓十二曲也聽了。

現在——

「再將我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許配於汝。今夕良時,即可成姻。」

是讓你知道,仙女也不過這個滋味,何況凡間女子。你啊好好消受吧,完事了趕緊用功讀書,「置身於經濟之道」。

說完,在寶玉耳邊「祕授以雲雨之事,推寶玉入賬」。

看到這裡,我們就知道跟寶玉在夢中雲雨的女孩是誰了。

她嫵媚如寶釵,裊娜如黛玉,名字又叫秦可卿。

甚麼意思呢?

薛寶釵,林黛玉,秦可卿,都是賈寶玉的「意淫」對象。所以這個女孩名叫「兼美」——兼有寶釵黛玉秦可卿之美。

寶釵和黛玉,文中寫的明白,秦可卿因為刪掉2000多字,導致讀者看不出她和寶玉的關系。

不過別擔心,蛛絲馬跡還是有的。只要記住這個情節,後面很多內容就好理解了。我們到時再說。

一番雲雨之後,寶玉和可卿「軟語溫存」,數天來,「難分難舍」。

這一天,警幻仙子帶著寶玉、可卿閑逛,來到一片荒涼之地。前面一條大河阻隔,也沒有橋。

警幻說,寶玉別走了,趕快回頭。寶玉問,這是哪裡?警幻說,這裡是「迷津」,深萬丈,寬千裡,不通橋不通船,只有一個木居士掌舵的木筏子。但他們不收金銀,只載有緣者渡過。你要掉進去,我一片心血就白費了。

寶玉聽了剛要說話,

「只聽迷津內水嚮如雷,竟有一夜叉般怪物躥出,直撲而來,唬得寶玉汗下如雨,一面失聲喊叫:可卿救我!可卿救我!」

佛說,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之前的美酒仙茶,聲色歌舞,是警幻給寶玉制造的一場幻象,現在的恐怖夜叉,是給寶玉的警示——你要是執迷不悟,就會深陷迷津。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一警一幻,就是警幻仙姑的作用。

寶玉在夢裡喊「可卿」救命,襲人、媚人兩個丫鬟趕緊上來扶起,拉著手安撫,說別怕別怕,我們在這呢?

到這裡,寶玉在太虛幻境的一場大夢行將結束,夢要醒了,本回也即將結束。

我敢說,如果是一個現代作家寫到這裡,很可能會用長篇大論來歸束,因為謎團太多。寶玉夢游太虛幻境,見到各色人物,各色事情,且與現實都有聯繫,那麼從夢境切換到現實,總要有所交代,不然讀者看不明白,就會棄書。

但是紅樓夢沒這麼做,總是能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我們看本回的結尾:

「卻說秦氏正在房外囑咐小丫頭們好生看著貓兒狗兒打架,忽聽寶玉在夢中喚她的小名,因納悶道:』我的小名這裡從沒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夢裡叫出來?』」

考驗大家記憶力的時候到了。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本回前文,寶玉入睡前書裡最後一句話是:

「秦氏便吩咐小丫鬟們,好生在廊簷下看著貓兒狗兒打架。」

這是個古代貴婦的日常行為。寶玉是客,要午睡,秦可卿是一個體貼的主人,自然要處處周到,怕貓兒狗兒打架吵到寶玉睡覺。

可是寶玉此時已經在夢中好幾天了——「數日來柔情繾綣」,為甚麼一夢醒來,秦可卿還在交代小丫鬟看著貓狗打架?只過了一句話的時間。

這是曹公的厲害處。我一再重申,紅樓夢是中國古典文化的一場總結,包括文化符號,也包括創作技巧。

第一,這個結尾,是借用了黃粱一夢和南柯一夢。

黃粱一夢出自唐朝人寫的寓言故事,說有個姓盧的窮書生,在邯鄲一個旅店睡覺,入睡前店家正在做黃粱(小米)飯。

盧生睡著了,在夢裡娶了個千金小姐,中了進士,然後入朝為官,出將入相,最後又屢遭陷害,逢兇化吉。

八十歲時,盧生過完跌宕起伏的一生,壽終正寢。夢中他死了,在現實中醒來,發現店家的黃粱飯還沒熟。

南柯一夢也是類似故事。

黃粱夢的作者沈既濟,和南柯一夢的作者李公佐都生活在中唐,都在朝為官,也都历經波折。

彼時安史之亂剛剛過去,盛世不再,大唐江河日下,身兼官員身份的文人最能體會這種落差,別說個人的功名富貴,即便是如日中天的李唐王朝,也會如一場大夢,回到一地雞毛的現實。

曹雪芹也生於末世,历經家族敗落,樹倒猢猻散,自然有大夢之嘆。

在黃粱夢的故事裡,神仙呂道士對盧生說:「人生之適,亦如是矣!」——人生功名富貴,也不過如此。

在太虛一夢裡,警幻仙姑對寶玉說:「不過令汝領略此仙閨幻境之風光尚然如此,何況塵境之情景哉?」

警幻仙姑就是神仙呂道士,寶玉就是盧生。

第二,秦可卿納悶,我的名字這裡沒人知道,寶玉是怎麼知道的?還在夢裡叫出來?

有點懸疑片的味道了。

這句有脂批:

「作者瞞人處,亦是作者不瞞人處。妙妙妙妙!」

如果我們細想,就能理解脂硯齋為甚麼連用四個「妙」。

前面說了,進入過太虛幻境的人,前80回明確寫出來的只有一個半人,寶玉是一個,甄士隱算半個,因為他走到門口就醒了。但根據全書推測,甄士隱後來還是進去了。

那一群仙女又對警幻仙姑說,本來絳珠仙子的生魂那天要來的。說明林黛玉也會進去。

沒錯,在警幻仙姑案前掛過號的人,都會進入太虛幻境,當然也包括秦可卿。這就是脂批說的「不瞞人處」。

那麼「瞞人處」是甚麼呢?

就是賈寶玉和秦可卿的隱情。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