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偷稅6500萬,讓月薪6500的我陷入沉思

網紅王思聰前女友雪梨

文:吞拿

 

創業網紅、王思聰前女友、湖畔大學校友、知名投資人、美女學霸……如今31歲的雪梨是當下最知名的網紅之一,微博粉絲數高達1500多萬。

而比粉絲量更多的是她的資產——一個人偷逃稅的代價高達6500多萬元。

2021年11月22日,國家稅務總局浙江省稅務局官網發布消息,朱宸慧(雪梨)和林珊珊因偷逃稅款,將被依法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分別共計6555.31萬元2767.25萬元

國家稅務總局浙江省稅務局官網發布對朱宸慧和林珊珊逃稅案件的處理。/網路截圖

消息一出,天價罰款立即引發熱議:

兩個人,罰了9322.56萬,這些網紅主播究竟有多掙錢?

林珊珊原是雪梨旗下的網紅,後成為其合夥人,二人交往甚密。

她們最初都是從經營淘寶店開始,直播興起後,又成為帶貨主播,為美妝、服飾、母嬰等領域的品牌帶貨。

2019年,林珊珊喬遷新居,在微博曬出豪宅照片,奢侈品如收藏般陳列了幾個房間,不知道的還以為走進了奢侈品專賣店。

林珊珊在微博曬出豪宅照片。/新浪微博

可謂「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起被罰款的雪梨就住在她樓上

作為當紅主播,雪梨和林珊珊的財富得益於近年來直播帶貨的風口。

今年雙十一,10月20日下午2點半開始累計直播的12個半小時內,李佳琦和薇婭直播間的累計成交額超180億元

半天時間,超過2020年A股90%上市公司的全年營收。

隨隨便便就是百萬千萬的罰款、動輒十億百億的銷售額,企業家、明星、普通人都在眼饞直播帶貨的大蛋糕。

而這一切,不過近幾年間的事。

網紅主播有多掙錢?

說起來,當今最炙手可熱的網紅主播幾乎都是從草根變新貴

2011年,還在杭州讀大學的溫州人朱宸慧和來自衢州的同學錢昱帆湊了3000元,開了一家名為「錢夫人家雪梨定製」的淘寶店鋪。

朱宸慧做糢特,錢昱帆攝影,創業之路由此開始。

如今,雪梨的微博認證上寫著「杭州宸帆電子商務公司董事長」,而公司名字中的「宸帆」二字正是源於她們的原名。

隨即就是一路高歌猛進。

從電商到直播,從淘寶糢特到王思聰女友,雪梨一再站上時代的風口,也數度處於輿論的浪尖。

承受著高處不勝寒的壓力,雪梨也曾感到惶恐:

「我不可能一直是紅人。」

但隨著財富的膨脹,她似乎已顧不上惶恐。

企查查網站顯示,雪梨共關聯16家企業,其中在13家企業裡擔任法定代表人職務;林珊珊共關聯12家企業。其中,兩人還有共同持股的企業。

本次通報中的三人關係緊密。/天眼查

她們的收入來源於哪裡?

簡單來說,除去一些廣告和商務活動,最主要的就是經營淘寶店直播帶貨

帶貨的收入由坑位費傭金組成,「坑位費」就是每個商品鏈接的費用,「傭金」則指主播根據直播間銷售額的抽成。

具體有多少呢?

一位從業者向新周刊記者透露,李佳琦、薇婭這種頭部主播通常給品牌方的報價較高,坑位費為每個鏈接20-40萬傭金25%-40%,化妝品的坑位費達到了50萬,並且只和知名品牌合作。達成合作後,每個商品通常能獲得5分鐘左右的直播介紹時間。

雪梨作為僅次於李佳琦和薇婭的網紅主播,坑位費達到了20萬元,傭金通常是25%,美妝類商品的傭金則高達30%-40%。

報價也會根據具體的品牌和商品變化,到了618、雙十一等大促時間,價格還會上漲。

《2021年中國直播電商行業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直播電商市場規糢超1.2萬億元,年增長率為197.0%,直播用戶規糢達到3.88億人,預計2023年直播電商規糢將超4.9萬億元。

根據報告,行業內年收入過百萬、千萬甚至過億的主播少說也有數千人。

2021年,薇婭已經以90億身家上榜「新財富500富人榜」,此時距她開始電商直播僅僅過去了5年時間;雪梨正式開始直播也不過是2019年的事,距今僅兩年

在界面新聞和今日頭條聯名發布的《2017年中國名人收入排行榜》中,範冰冰以2.44億的年收入佔據榜首,成為唯一一個年收入過兩億的明星。

2017年中國名人收入排行榜上,有14位明星年收入過億。/界面新聞

而數據顯示,2020年1月到2021年9月26日,薇婭的凈收入達到29.2億李佳琦達到24.1億雪梨達到6.97億

主播收入排行榜讓圈外人感嘆: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CEOWORLD Magazine

短短數年,頭部主播的收入遠超大部分明星。

但令人惋惜的是,雪梨們未曾在明星前輩身上吸取到多少教訓。

前有因逃稅入獄的劉曉慶,後有交了8億罰款的範冰冰,網紅新貴還是前僕後繼想要鑽空子。

雪梨和林姍姍贏在時代的眷顧,卻敗給人性的貪婪。

合法避稅 or 偷稅漏稅

避稅,富人的必修課。

有錢人為此絞盡腦汁之時,稅務部門也在與他們鬥智鬥勇。

早在數月前,就有雪梨偷稅的風聲傳出,對於業內人士來說,如今的熱搜早有伏筆

2021年11月22日,#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稅被處罰引爆微博熱搜。/新浪微博

2021年9月,稅務部門就已對雪梨和林姍姍及相關企業進行立案檢查,發現她們涉嫌違規將個人收入轉化為企業經營收入,以此逃避繳納個人所得稅。

逃稅的具體做法就是在有稅收減免政策的地方設立個人獨資企業,並且虛構各種業務,將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變成個人獨資企業的營收,從而享受到優惠的稅率。

這並非什麼高深手段,不少人都曾用過類似方法避稅,尋找各地的「稅收窪地」

荒涼的口岸城市新疆霍爾果斯就曾因免徵5年企業所得稅,一度成為避稅天堂,以至於出現人口不足9萬卻有1600多家影視文化公司的現象。直到政策調整,小城才再次歸於沉寂。

李佳琦和薇婭都選擇把大部分公司設在上海崇明,原因就是當地相當寬鬆的稅收政策。在崇明,個人獨資企業不再需要繳納企業所得稅。

此外,各地的工業園區也常常利用稅收政策吸引人才和資本入駐。

個人所得稅的稅率分7級,最低3%,最高45%,而個人獨資企業稅率通常在5%左右。

個稅按收入分級繳納。/網路圖片

高收入群體的大部分收入都是按照最高的45%徵稅,如此算來,通過個人獨資企業上稅可以少繳納近40%的稅款——如果是1億的個人收入,要少交4000萬。

但近年來,根據稅務部門要求,年收入50萬以上的主播已經不能再採取這樣的避稅方式,否則將面臨補稅和高額滯納金。

於是,巨大的利益催生了灰色和違法的避稅鏈條。

據悉,一些主播會和平臺或MCN合作,通過陰陽合同現金結算註冊空殼公司分期付款等各種方式逃避上稅。

範冰冰逃稅的方式就是通過陰陽合同。/視覺中國

但隨著稅收徵管水平的上升,這些打擦邊球或是違法的行為已經很難奏效

2016年就曾有天價補稅的案例。某平臺主播收入累計高達3.9億元,但未按要求納稅,最終補繳6000多萬元。

這次雪梨和林珊珊事發,就是稅務部門通過大數據分析發現了二人的偷稅行為。通報顯示,宸帆首席戰略官李志強還曾試圖幹擾稅務機關調查,如今面臨更嚴重的處罰。

對於主播來說,這個事件更像一個警示信號。業內人士表示,目前直播界正迎來一波補稅潮,不少平臺都正在自查自糾。

錢都被大主播掙了

不同於以往名人偷稅漏稅的案例,這次9000多萬的罰款不僅在於數字大,還在於被罰的人並非家喻戶曉的明星,不看直播的人甚至不知道雪梨和林珊珊是誰

帶貨主播的吸金能力,再一次震撼了普通人。

那麼,直播是不是當下最掙錢的行業?

看看人往哪裡流動就知道了。

據新京報的報道,我國現有的主播賬號超1.3億,幾乎每10個人中就有1個是主播。

羅永浩直播3年還完了6個億的債務,李國慶為了搞直播不惜褲腰帶掛公章消費自己,現在連俞敏洪也開始帶貨。

除了這些「落魄企業家」,大老闆也紛紛走進直播間。格力董明珠、攜程梁建章、小米雷軍都曾為自己的產品吆喝叫賣。

明星更是趨之若鶩,紮堆直播帶貨。今年雙十一,首次直播的黃子韜扯著嗓子賣了2.3億。

首次直播就賣了2.3億,黃子韜的成績單相當不錯。/網路截圖

直播帶貨天然的變現能力和極短的變現周期,讓其成為一條簡單粗暴的攬財之道。

可是,場上的錢多,掙錢的人卻不多——這更像一場「贏家通吃」的遊戲。

而頭部主播的強勢,早已令不少商家苦不堪言。

如果不是知名品牌,很難有和頭部主播合作的機會;頭部主播具有壟斷性議價權,商家必須保證提供的商品在一段時期內是全網最低價。

品牌方明明是出錢的金主,卻絲毫不敢得罪這些大主播。

知情者透露,為了限制頭部主播的權力,電商平臺也會進行一定的「分權制衡」,扶持一些肩部、腰部主播,但目前收效甚微。

此外,直播間刷單、造假屢見不鮮,真正賺錢的企業不多,大部分都只是賺個名氣。

可見除了稅收之外,直播產業仍需建立一個全方位的行業規範

2021年11月22日晚,雪梨和林珊珊紛紛在微博發出致歉信,表示自己「忽視了專業財稅知識的學習,稅收法律意識淡薄」

當日晚間,雪梨和林珊珊都在微博上發布了致歉信。/新浪微博

對她們而言,比天價罰款更棘手的是可能面臨的禁播處罰,以及人設和風評的崩塌

畢竟好不容易搭上這趟車,砸了飯碗才是得不償失。

風波也提供了反思的契機,風口上的直播帶貨行業終究需要價值回歸

少數人千萬上億的收入背後,是普通人的生活被消費主義充滿誘惑性的口號填滿。越來越多人只能無奈地加入豆瓣「不買組」,以此抵抗此起彼伏的「買買買」之聲。

無論從業者、消費者還是商家,或許此刻都需要冷靜一下

 

參考資料

[1] 起底主播雪梨、林珊珊和李志強三人商業版圖:交叉持股多家公司|澎湃新聞

[2]《2021年中國直播電商行業報告》|艾瑞諮詢

[3] 網紅補稅600萬上熱搜,主播收入要超過明星了嗎?|袁國寶

[4] 網路主播成了「避稅大戶」|中國新聞周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