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直播網紅的野蠻生長時代,結束了

雪梨林珊珊

2021 年 11 月 22 日,是杭州直播電商历史上註定被銘記的一天。杭州淘寶直播的第三和第九大帶貨主播,雪梨和林珊珊,成了全國首批被點名偷逃稅款,公開處罰的網紅主播。

算上追繳稅款和罰金,倆人的涉案金額分別為 6555.31 萬元和 2767.25 萬元。如此算來,在 2019 年和 2020 年兩年時間裡,雪梨和林珊珊偷稅分別為:

大約 3300 萬和 1400 萬。

兩人同屬宸帆電商,雪梨為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而林珊珊是該公司自主孵化的首名紅人,根據宸帆官網的資訊,林珊珊也是該公司的 CMO。

雪梨的女裝品牌,是淘系電商類女裝品類的領頭羊。今年 618,雪梨總銷售額破 20 億,一度超過李佳琦,僅次於薇婭。雙十一期間,雪梨和林珊珊也同樣躋身帶貨榜單前十,分別位列第三和第九。

雪梨也從網紅轉型,她上湖畔大學,和馬東、王小川是同學,入選福布斯中國 30 位 30 歲以下精英榜,公司在兩個月內融資上億人民幣。

在兩周年的粉絲節上,她是這麼介紹自己的:

百億身價女老板。

杭州稅務部門是通過大數據發現倆人逃稅的,他們通過在上海、廣西、江西等地的個人獨資企業,虛構業務,將個人工薪資金和勞務報酬所得,轉換為經營所得。

這也是專業人士眼裡個人避稅最簡單也是最常用的糢式。

社長了解到了倆人逃稅的具體路徑。為了一場直播,宸帆可以單獨設立一個公司,與主播雪梨簽經紀約,這樣就能將直播帶貨的傭金,變成該公司支付給雪梨出鏡的廣告費用。

同時,還會設立一個廣告策劃公司,給雪梨的直播策劃案合同簽在該公司名下,本該團隊負責的內容變成簽給外包公司,再帶走一波帶貨的銷售利潤。

這樣一來,這些個人獨資企業拿到了收入,而本該是納稅主體的雪梨則因為帶貨傭金變少避免了繳納高額稅務,反而可以享受提供給小微企業的稅收減免。

而雪梨之所以要在各地註冊十幾家個人獨資企業,是因為這樣的企業每年小規糢納稅人標準為 500 萬。一家公司顯然沒辦法滿足大主播避稅的額度。

社長查了查,雪梨名下有 12 家公司,旗下主播的林珊珊自己有 6 家公司。和普通人比起來,直播行業中複雜的業務形態、盈利糢式和勞務關系讓網紅們的收入形式更多元,同樣也意味著納稅方式也無法像普通人一樣固定透明。

杭州一家 MCN 機構的創始人溫先生告訴社長,只要是以單獨個人為盈利的公司,都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尤其是網紅這個行業更加突出。

處罰公開後,雪梨和林珊珊先後發了道歉信,表示自己過去忙於一線業務,忽視了專業財稅知識的學習,稅收法律意識淡薄。

但稅務部門的調查結果,證明這是經過精心策劃的。策劃者正是宸帆的首席戰略官李志強。

李志強出身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安永,本身就是註冊會計師,曾擔任過上市公司有棵樹的首席財務官,兩年前,他加入杭州宸帆。從公開資訊來看,他擁有宸帆 4% 的股份。

宸帆招攬李志強,顯然是為了自身的合規和長遠服務,但沒想到,卻成了公司的滑鐵盧。

社長發現,今年的 8 月份,宸帆還在招聘會計,來負責單位的賬務核算以及報稅,要求有兩年以上的工作經驗,薪資 6-8k,現在看來:

這個崗位真的風險不低。

國家稅務總局提到,此次兩位網路主播偷逃稅款的行為是在稅務部門 「雙隨機、一公開」 抽查中,通過稅收大數據分析發現的。

「雙隨機」 的意思,是指各級稅務局建立的兩份名單,顯然,直播電商和 MCN 公司已經被列入名單上。

今年 9 月份,國家稅務總局就點名了兩位主播通過隱匿個人收入和改變收入性質的方式偷逃稅款,並統籌協調浙江、廣西等地的稅務部門以及相關企業進行了立案調查,引發了一大批主播們的補稅潮。

杭州稅務部門這次將兩人的資訊公開,顯然意味著,網紅群體已經被正式納入國家專業監管,對於主播們的行業整頓已經開始。行業的野蠻生長,正式結束了。

來源:鐵頭功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