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罰6500萬,「偷稅人」雪梨還能直播嗎?

雪梨林珊珊

文:金璵璠 吳嬌穎  

11月22日,僅次於薇婭和李佳琦、在淘寶直播排名第三的主播雪梨,沒有如約現身直播間,而是與另一位千萬粉絲的主播林珊珊一起出現在了偷逃稅款案件的處罰通報中,還因此上榜了多個熱搜話題:「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稅被處罰」「雪梨林珊珊李志強三人商業關係」「雪梨道歉」……

雪梨林珊珊

當天,國家稅務總局浙江省杭州市稅務局發布通報,杭州市稅務部門依法對網絡主播朱宸慧(微博ID:雪梨Cherie)、林珊珊(微博ID:林珊珊_Sunny)偷逃稅款案件進行處理,兩人被依法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分別計6555.31萬元和2767.25萬元。

有業內人士告訴開菠蘿財經,罰款對於兩位主播和其背後的MCN機構宸帆而言不是最大的打擊,最沉重的代價還在後面——雪梨和林珊珊輕則三個月之內無法復出,重則會被「封號」,宸帆電商不但一時間「失去」了兩大主播,其帶貨和營銷生意是否能繼續被消費者和行業認可,也充滿未知。

11月22日傍晚,雪梨和林珊珊通過各自的微博賬號發布《致歉信》稱,將暫停直播間直播,進行規範和整頓;將更加合規經營,依法繳納稅款。

「身為創業者及主播,我幾乎所有時間都忙於業務,自己忽視了專業財稅知識的學習,稅收法律意識淡薄……」兩位均在道歉信中提及。

實際上,偷逃稅案件中還有第三個關鍵人物李志強,也隨著通報一同浮出水面。他在宸帆任「首席戰略官」一職,據通報描述,涉嫌策劃、實施和幫助二人偷逃稅,並幹擾稅務機關調查。

與10月上旬「鄭州追徵一網紅600多萬稅款」的報導不同,此次是實名通報、且涉案金額達到十倍之多,多位行業人士表示,陸續還會有大主播主動補稅,主播界勢必會掀起一場自查自糾的風暴。

被罰近億,
當紅主播是怎麼偷逃稅的?

11月22日,兩位主播被處罰的消息迅速登上熱搜,網友「吃瓜」的同時也心生疑惑,行業的頭部主播是通過什麼方式偷逃稅的?

杭州市稅務部門對此進行了解答:兩人主要通過設立多家個人獨資企業,虛構業務將從有關企業取得的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轉換為個人獨資企業的經營所得,偷逃個人所得稅,屬於稅收徵管法規定的偷稅行為。

其中,朱宸慧(下稱雪梨)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通過設立多家個人獨資企業,虛構業務把從有關企業取得的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所得8445.61萬元,轉換為個人獨資企業的經營所得,偷逃個人所得稅3036.95萬元;

林珊珊通過同樣方式將從有關企業取得的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所得4199.5萬元,轉換為個人獨資企業的經營所得,偷逃個人所得稅1311.94萬元。

處罰通報 來源 / 浙江省稅務局官網

據開菠蘿財經此前了解,網紅主播按收入類型分,有靠帶貨賺取坑位費和傭金收入的帶貨主播,有拿打賞收入的秀場主播,還有賺軟性廣告植入的內容型主播。但不管是靠什麼方式賺錢的主播,如果按照個人工資薪金、勞動報酬所得繳稅,收入超過96萬元以後的部分,將適用45%最高邊際稅率,也就是100塊錢收入就意味著要交45塊錢的稅。

北京至普律師事務所李聖表示,主播以個人名義接單,按法律規定自然應繳納個人所得稅,稅率按個人月工資、薪金應稅所得額劃分級距,最高一級為45%,最低一級為3%,共7級。為了避稅,高收入主播主播在稅收優惠地成立個人獨資企業,享受核定徵收。核定徵收是稅務機關針對一部分小型企業或賬簿混亂的企業施行的一種財務制度。企業賬本混亂,不能明確的核算利潤,這部分企業直接按固定的應稅所得稅來繳納,稅率通常在5%左右。

高達45%、低至5%,高收入主播很難抵禦得了40%的稅差誘惑。

財政學博士、河北金融學院講師臧建文律師提到,個人獨資企業虛構業務,往往涉及發票乃至增值稅專票虛開、虛假交易合同、虛增成本費用,隨著稅收徵管水平加強,隱蔽性並不高。

考慮到普通人涉及避稅金額等問題,可能並不會引起稅務部門註意,「但年商品交易額過億元的雪梨、林珊珊也在用這種方式,就過於惹人註目了」,李聖表示。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當前雪梨和林珊珊更廣為人知的身份是淘寶帶貨主播,但此次兩人涉案的收入主體不僅僅是帶貨直接所得。

根據稅務部門就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稅案件答記者問中,「兩人通過設立北海宸汐營銷策劃中心、北海瑞宸營銷策劃中心、上海豆梓麻營銷策劃中心、上海皇桑營銷策劃中心、宜春市宜陽新區豆梓麻營銷服務中心、宜春市宜陽新區黃桑營銷服務中心等」,某電商平臺負責人陳橋分析,兩人取得的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所得合計1.2644億元(分別為8445.61萬元、4199.5萬元),是打包的營銷費用。

「因為常規的淘寶直播費用,都是走V任務+淘客傭金系統的,很難逃稅。」直播電商行業人士劉佳同樣表示,這可能也是通報列出兩人微博ID而非直播ID的原因。

案件中的第三個關鍵人物也隨著通報浮出水面,就是「涉嫌策劃、實施和幫助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稅,並幹擾稅務機關調查」的李志強,其在宸帆任「首席戰略官」一職。

截至發稿,稅務部門對三人的處理結果是,雪梨、林珊珊被罰款,李志強被立案檢查。

根據通報,雪梨、林珊珊因「在稅務稽查立案後較為配合,在案情查實前主動補繳部分稅款」,被處以偷稅金額1倍的罰款:雪梨被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擬處1倍罰款共計6555.31萬元;林珊珊被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擬處1倍罰款共計2767.25萬元;稅務部門已依法對李志強進行立案檢查,將依法另行處理。

「主播若再逃稅,則可能會承擔刑事責任。」北京市中銀(南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曹偉表示。

11月22日晚,雪梨、林珊珊分別通過個人微博發布致歉信稱,身為創業者及主播,幾乎所有時間都忙於一線業務,忽視了專業財稅知識的學習,稅收法律意識淡薄,導致違法。

兩人表示,接受稅務部門的行政處罰決定,並將及時補繳稅款、繳納罰款和滯納金。同時,將暫停直播,進行規範和整頓。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目前淘寶小二已通知商家,雪梨、林珊珊將暫時禁播15天,「目前商品標題含有兩人名字的,都要修改。」

雪梨、林珊珊和李志強的利益鏈

單是兩年偷逃稅金額就有4000多萬元,宸帆旗下的兩名當家主播到底有多賺?

從雪梨這兩年的直播勢頭來看,其個人的直播帶貨抽傭所得,就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從2019年8月開始直播帶貨,雪梨僅用兩年,就坐穩了淘系主播第三名的位置。今年以來,她曾五次在GMV周榜上超越李佳琦、直逼薇婭,今年雙11首場直播,以9.3億的GMV位列第三。

「以國產食品類目為例,雪梨的坑位費是5萬,傭金與其他主播基本一致,為20%。」劉佳透露,但雪梨很少與品牌商家就單個商品直播坑位達成合作,而是常採取「直播坑位+廣告營銷」的「全案」銷售方式。

開菠蘿財經從業內人士處獲取的一份今年年初的刊例顯示,以單次合作為例,「固定坑位1個+雪梨微博定製圖文1條+雪梨切片和肖像授權3個月」的價格為50萬元;而半年期的合作有兩種形式,「固定坑位6個(含1次大促)+雪梨微博定製圖文1條+雪梨切片和肖像授權3個月」的價格為100萬元,若再加上雪梨小紅書種草、短視頻植入以及宸帆旗下其他紅人廣告等營銷,價格則達到200萬元。

一位曾找雪梨帶過貨的商家表示,「雪梨是唯一一位直播開口要商家保量的主播。」

林珊珊,是宸帆僅次於雪梨的第二大主播。除了直播帶貨,林珊珊還擁有自主女裝品牌「sunny33」。宸帆電商官網顯示,2019年,林珊珊旗下服飾、零食、美妝等品類的多個自主品牌GMV破8億元。

「在淘系主播裡,薇婭李佳琦算第一梯隊,雪梨和烈兒寶貝、陳潔kiki算第二梯隊,而林珊珊最多算第五梯隊,中間還有林依輪、吉傑等明星主播。」劉佳告訴開菠蘿財經。

「雪梨和林珊珊兩人的個人收入不好判斷,但主播團隊、供應鏈體系加起來,一年的利潤將近10個億。」陳橋對開菠蘿財經分析,如果與謙尋、美ONE相比,宸帆的收入排第三名,大概是前兩家的1/10。但宸帆與它們的差異點在於,這是一家紅人種草、帶貨加供應鏈的整合營銷公司,雪梨、林珊珊收入來源的核心是捆綁微博、小紅書的宣傳。

不過,雪梨和林珊珊的事業版圖,不止是直播帶貨和紅人營銷這麼簡單。

除了當家主播的身份,雪梨和林珊珊,一位是宸帆老闆娘、董事長兼CEO(首席執行官),一位是宸帆CMO(首席營銷官)。

雪梨和林珊珊分任宸帆CEO和CMO
來源 / 宸帆電商官網

天眼查APP顯示,宸帆的第三大股東、持有宸帆約14%股份的舟山蘊予投資合夥企業,就是雪梨和林珊珊合開的,兩人分別持股71.6%和28.4%。同時,雪梨本人直接持有宸帆15%的股份,並通過舟山雪梨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持有宸帆30%的股份。

而此次通報中「涉嫌策劃、實施和幫助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稅」的李志強,據公開報導顯示,是宸帆的CSO(首席戰略官)。同時,他也是宸帆股東,擁有宸帆約4%的股權。

朱宸慧、林珊珊、李志強三人商業關係
來源 / 天眼查

宸帆電商官網顯示,公司旗下擁有15個自營時尚品牌、超350位紅人,2018年GMV超20億元,2019年GMV超33億元,2020年僅雙十一期間總GMV就超31億元。今年上半年,宸帆電商連續獲得兩輪千萬美元級別的融資。

此外,宸帆電商還全資控股杭州凡周文化傳媒、杭州宸思文化傳媒、舟山宸帆服飾等6家子公司,另外還擁有杭州自娛自樂文化傳媒等3家公司的股權。

除了宸帆外,雪梨還擔任十幾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中就包括此次被通報用來偷逃稅的北海宸汐營銷策劃中心、北海瑞宸營銷策劃中心、上海豆梓麻營銷策劃中心、上海皇桑營銷策劃中心等個人獨資企業。

除了間接控股宸帆,林珊珊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也有8家,包括宸帆娛樂傳媒以及此次被通報的北海靈珊營銷策劃中心、北海珊妮營銷策劃中心等個人獨資企業。

CEO、CMO、CSO深陷偷稅漏稅,宸帆面臨的危機或許還不止於此。

此前,雪梨團隊就被曝出管理危機。一張落款為杭州盛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廉政監察部的通報截圖顯示,公司員工孫某利用其負責滋補品類職務上的便利,收受合作方巨大利益,中飽私囊,給公司造成巨大經濟損失與名譽損害,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職務侵占罪。

多位業內人士稱,盛珩文化負責雪梨團隊的招商,涉事員工孫某即雪梨團隊的商務,其朋友圈也自稱是「雪梨品牌直屬招商」。據通報稱,該員工已被刑事拘留,公司對其做出開除處理。

雪梨、林珊珊,還能繼續直播嗎?

網紅主播涉嫌偷逃稅違法行為,還能繼續直播嗎?

「雪梨Cherie」和「林珊珊Sunny」的淘寶直播界面,11月22日上午還顯示今晚開播預告,到了下午,界面就變成了「下場直播暫時還沒定」。目前,兩人的微博賬號也處於禁言狀態。

雪梨和林珊珊微博均已被禁言 來源 / 微博

陳橋表示,自今年9月開始,稅務機關發出通知讓存在涉稅風險的明星藝人、網絡主播自查自糾。

9月18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近期要結合2020年度個人所得稅彙算清繳辦理情況,對存在涉稅風險的明星藝人、網絡主播進行一對一風險提示和督促整改。 9月28日,國家稅務總局表示,稅務部門抽查發現,有兩名帶貨主播涉嫌違規將個人收入轉變為企業經營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少繳個人所得稅,涉稅金額較大,已被立案偵查。

「雪梨和林珊珊沒有自覺補稅,現在被查出來了。」陳橋表示,代價之一是,二人偷逃稅款行為被通報,同時被處以偷稅金額1倍的罰款,但更沉重的代價還在後面——網絡主播屬於公眾人物,據他分析,雪梨、林珊珊偷逃稅案件後,輕則三個月之內無法復出,重則會被「封號」。

「至於已經交了坑位費的商家是否會被賠償,目前沒法判定,大概率是以延期為主。」陳橋分析。李聖也表示,就主播(公司)和商家的合同關係來看,商家主張賠償的難度大。

一位與雪梨團隊有合作的商家處提供的消息截圖顯示,雪梨、林珊珊近期將停播,相關直播合作都將暫停,後續平臺政策和措施還在討論中。

陳橋預測,如果將偷逃稅主播劃為「劣跡藝人」,那下場就是被封號,短時間內很難再有翻身機會,至少不會再出現在主流媒體上,也不會再與平臺有官方合作,只能私下參加一些線下活動。

雪梨、林珊珊今日淘寶直播預告已取消 來源 / 淘寶

如果說,今年10月上旬「鄭州追徵一網紅600多萬稅款」,還是網紅補稅的個例,那麼,如今行業第三名的主播雪梨因偷逃稅款被罰超6500萬,主播界勢必會掀起一場自查自糾的風暴。

通報中提到,「稅務部門通過稅收大數據分析,還發現其他個別網絡主播在文娛領域稅收綜合治理中自查自糾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稅行為,正由屬地稅務機關依法進行稽查。」

多位行業人士表示,陸續會有大主播主動補稅。 「2017年時秀場主播大規糢補稅的場面會再次上演。」陳橋表示。一位與多個主播團隊合作過的品牌負責人則提到,「很多主播的坑位費都是不含稅的,含稅的話再加6%」。

「為何網絡主播群體偷逃稅款如此嚴重?」這也是雪梨偷逃稅案件公佈後,網友關心的問題。

歸根結底,還是利益所致。李聖稱,頭部主播本身就是高收入群體,在繳納稅款時,很難不考慮高達40%的稅差。

眼下,主播群體和背後的MCN再也不能忽視這場「補稅風暴」,有從業者表示,放眼行業,直播帶貨流量紅利已趨尾期,拐點已至,隨著近期直播的負面事件曝出,直播行業的規範整頓也將大大提速,頭部主播強勢渠道的角色將會被弱化。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陳橋、劉佳為化名。

 

來源 開菠蘿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