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為了混口飯吃,鬼真是拼了

文: 余少鐳 

話說乾隆年間,北京有一個在宮里當侍衛的哥們儿,複姓慕容,平時喜歡打獵。一次,他在東直門縱馬追野兔,路邊一老頭蹲在井邊打水,馬一個勒不住,直接就把老頭撞下井。只聽得撲通一聲,慕容當時就懵了,看看周圍沒人,心一橫,竟掉轉馬頭溜回家。

當天晚上,慕容在家裡正準備睡覺,突然看到白天被撞的老頭穿牆而入,指著他鼻子就罵:「 你這龜孫也特麼太黑了!撞我落井,要是趕緊喊人來救我,我還有得救,居然就這麼忍心逃回家,你還我命來!」

慕容渾身發抖,半晌說不了話。

鬼見他不說話,開始乒乒乓乓砸東西,又咋咋唬唬現鬼形嚇人。慕容全家都嚇壞了,齊刷刷跪下去求他說,大爺別發怒,給您做場法事超度行不行?

鬼說:「 做雞毛法事。要我饒了你們,就去整一張神主牌,把我名兒給寫上,每天用豬腳拜我,把我當祖宗一樣供奉。」

這個不難做到,慕容就問了鬼的名姓,做了張神主牌擺上供桌,天天用豬腳拜他。

果然,豬腳一擺,起作用了,那鬼不再來作祟。

只是,此事過後,慕容還是有心理陰影,每次經過東直門都繞道走,不敢經過那口井。

有一次,乾隆皇帝有事出城,路線經過東直門,慕容當天當差,還是準備繞道走。他的頂頭上司大內總管就怒了:「 見過慫的,沒見過你這麼慫的,青天白日,千軍萬馬,你還怕個鬼?我跟你說,半路離職可是死罪!」

不得已,只好跟著隊伍往前走。

真是怕啥來啥,經過那口井時,慕容一抬頭,赫然發現,那老頭又站在那裡!

看到慕容,老頭衝上前來,扯住他衣襟就罵:「 今兒個總算逮著你了!前年你縱馬把我撞下井,你見死不救,看你有頭有臉的,沒想到這麼沒人性!」邊罵邊打。

慕容嚇尿了,一個勁兒哀求:「 是是,我該死,我該死,但我們家已拜了您兩年,您曾答應過,我們拜了您就不搞事情,怎麼又反悔了?」

老頭一聽更怒了:「 我又沒死,我當時被馬撞下井,後來有過路的聽到我呼救,找人合力把我救上來,你憑什麼咒我是鬼?」

這是什麼神反轉,慕容當時就驚呆了,拉著老頭一起到他家。老頭一看那神主牌,哭笑不得:「 我叫王老山,可這上面明明寫的是余少鐳,什麼鬼玩意兒!」說著把神主牌扔地上踩爛,又把供桌上的東西全掃掉。

慕容目瞪口呆,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得空中一陣坏笑,漸去漸遠。

這個故事,出自袁枚的《子不語》卷二,名字叫《鬼冒名索祭》,我看一次笑一次。

笑後冷靜下來想,慕容畢竟做了虧心事,給一個冒名的鬼貢獻了兩年豬腳,倒是一點兒也不冤。

人都是這樣,心裡有鬼,才會被鬼乘虛而入。

所以,那喜歡吃豬腳的鬼,不但沒讓人覺得可惡,甚至還有點萌萌噠。

關鍵是,一個高智商的鬼,為了能吃上豬腳,竟搞了一出這樣的惡作劇,這說明什麼?

說明陰間經濟完全不行了,豬肉價格飛漲,陽匯貶值【傳送門】,鬼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無獨有偶,《子不語》中還有另一個案例,更加能說明問題。

無錫張塘橋有一個叫華協權的,很喜歡扶乩,請神問鬼。有一次,華協權跟幾個朋友在家裡設壇,請到的乩仙自稱王仲山。

王是明朝著名詩人、書法家,也是無錫人。華協權的朋友都是讀書人,一聽說請到王詩人,很高興,就通過乩盤跟他一起吟詩作對。

但幾次過後,眾人都起疑了:這位自稱王仲山的乩仙,出句總是磕磕巴巴的,既不押韻也不合平仄。只有一好處,就是每請必到。

有一次,華協權裝修好一座小樓,想請乩仙題個匾,於是扶乩請仙。乩仙來了,說:「 無錫秦園有一匾,上面寫著‘聊逍遙兮容與’,給你用吧。」

眾人一听就懵了:這句不是出自屈原的《九歌·湘夫人》嗎,怎麼偏說是秦園,王仲山不至於這麼水吧。

又有一次,乩仙跟眾人聊得正嗨,忽然在沙盤上寫道:「 我要走了。」問:「 為甚要走?」答:「 錢汝霖家請我吃飯。」然後乩盤就不動了。

錢汝霖是附近的人,大家都認識,距離也就兩三里遠,好事的就去查訪,原來錢家有人生病,正設壇求神消災。

第二天再扶乩,乩仙又降臨,華協權就問:「 昨天去錢家吃大餐了?」答:「 嗯。」問:「 吃得咋樣?」答:「 老好了,全是硬菜。」

眾人就埋汰他說:「 錢家求神,所請的都是城隍爺、土地爺等,你不是詩人嗎,怎麼也去湊和?」

乩仙不動,半晌才答:「 你們贏了。其實俺不是王仲山,是山東人李百年。」

大家都很詫異:「 李百年又是什麼鬼?」答:「 康熙年間俺在這一帶做棉花生意,病死在這裡,回不去,魂魄一直滯留在某座庵里。那裡面連俺在內有十三個無主孤魂,都是生前沒作惡,也不受啥束縛的。你們鄉人來庵里求神拜佛的祭品,都是俺們吃的。」

華協權就說:「 大家去求拜的,都是有名有姓的神佛,你們又不在編,怎麼也有份享用?」

答:「 這你們就不懂了。在編的神佛,怎麼會看上你們那點小祭品。他們不屑吃,俺們才有得吃。」

華協權說:「 那你們就是冒牌天神了,玉皇大帝知道了,還不整死你們。」

答:「 你以為上天真聽得到你們的禱告啊,不過是你們自己個騙自己個罷了。俺們冒名頂替混飯吃,畢竟是小概率事件,不至於上升到生死大事。再說了,俺們又沒有逼捐,是你們自己個擺在那兒,不吃白不吃,玉皇大帝才懶得管這些屁事。」

華協權被他逗樂了,說:「 既然這樣,幹嘛要蹭大V的IP呢?」

答:「 你設壇,是你家屋簷神領著符來請俺的。他不敢去請真正的大V,就請俺們來。庵里十三個孤魂,只有俺識幾個字,就來湊合了。當時要是俺直接寫李百年,你們會鳥俺嗎?俺是看你們這一帶很多人家的匾額落款都是王仲山,才蹭他的名來的。」

華協權又問:「 既然行動沒受限制,幹嘛不回山東?」答:「 一路上所有關口、橋樑,都有神靈在把守,不賄賂是過不去的。」問:「 我現在給你一百文紙錢,讓你回家去咋樣?」答:「 那敢情好,先謝過了。您好事做到底,再燒一百文給守橋神,否則我還是拿不到您送來的錢。」

於是,華協權燒了很多紙錢送走了李百年,然後毀了乩盤,從此不再扶乩。

在編的神仙,對祭品不屑一顧;不在編的孤魂野鬼,沒有買路錢回不了家,還得為了混口飯吃而去冒名頂替。現在你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死也要求個編制吧。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