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你死了,也逃不過陰間的貨幣政策

文: 余少鐳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清朝初年,浙江台州有一姓朱的女子,出嫁沒多久,丈夫就出門做生意去了,她獨守空房,有一天晚上,突然被一個色鬼趁虛而入。

十天半月過去,朱小姐形銷骨蝕,她父母也知道了她被鬼「 上了身」 ,無計可施,只好把她藏到她姐夫家裡去。

姐夫練過武術,陽氣極盛,岳父岳母希望他給小姨子當護花使者,也是無奈之舉。

沒想到,幾天后那色鬼又跟過來,姐夫刀槍劍戟,十八般武藝使盡,還是沒辦法鎮住鬼,沒轍,只好走法律途徑,跟朱小姐的父親一起,跑到城隍廟,燒了狀紙,求主持公道。

普通老百姓就這樣,怕見官,怕惹官非,所謂「 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 ,能不走法律途徑盡量不走,有時候走了不但白走,還搭上錢財性命,前後車之鑑都有。

陰間的法官受理案子速度還是挺快的,當天晚上,朱小姐就夢見倆官差拿著令牌來傳喚她,說城隍爺今晚開審你的案子。

朱小姐剛要跟著走,其中一官差說:「 慢著,你這案子,雖然是那色鬼性侵你,但你第一時間沒尋求法律保護,你姐夫還使用管製刀具進行私人復仇,恐怕審理過程中會有變數。想百分百打贏這官司,燒兩千個錫錁(kè)給我就行。你還別嫌多,這兩千錫錁,在陰間只能兌換九七銀二十兩,我還得替你上下打點。」

現在你知道,老百姓為什麼怕打官司了吧?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不管人間還是陰間,都沒什麼差別。

到這一步了,錢不能不給,朱小姐就答應了,立馬買了兩千錫錁燒給了他。

這兩千錫錁一燒,色鬼終於被判了極刑,魂飛魄散。

可見,有錢不但能使鬼推磨,還能讓鬼主持公道。

現在問題來了,錫錁是什麼,有多值錢?

錫錁,用錫箔製作的紙元寶,有一定的錫含量,容易燒化,是陰間唯一承認的硬通貨。 (至於後來那些面值越印越大的冥幣,只是陽人玩的數字遊戲,不獲陰間官方承認。)

陰間錫錁的最重要來源,就是陽間的人為了讓先過世的親人免於飢餓而匯過來給他們花的,只是,鬼差說了,兩千個錫錁,在陰間只能兌換九七銀二十兩。

九七銀又是什麼鬼?別誤會,不是港幣,而是含銀量97%的銀錠,純度很高。

那麼,朱小姐買兩千錫錁,得花多少錢?很遺憾,找不到關於清朝初年紙錢的價格史料,只能說個大概:現在潮汕民間給先人匯錢,錫錁還是主流,買兩千個錫錁,大概要花人民幣一百塊,按糧價、金價綜合考量,在清朝初年,差不多兩錢銀子。

不難算出,陽間的錢跟陰間的錢的匯率,約等於人民幣兌韓元

這還是清朝初年的事。到了乾隆年間,陰陽匯率又變了。

同樣還是在《子不語》裡,卷十八,袁枚又講了一個秀才在陰間的遭遇,可給研究政治經濟學的專家參考。

乾隆年間,杭州有一叫龔薇垣的秀才生病了,迷迷糊糊中,發現自己到了陰間。

怎麼發現的,不知道,應該就是感覺周圍一點生氣都沒有,霧霾、沙塵暴瀰漫,一丈開外就啥都看不到。

奇怪的是,就在這暗無天日的環境中,龔秀才走動之處,街市、店鋪錯落有致。看來,陰間至少在表面上也是有發展市場經濟的。

龔秀才走著走著,看到一店鋪掌櫃好像是個老熟人,就過去問路。掌櫃一見秀才,面無表情地說:「 你都到這兒來了,還想到哪兒去。向我問路?我還想向你問路呢,你看我這店,這麼久了,來買東西的,一個鬼都沒有,你說我的路該怎麼走?」

龔秀才愣了一下,還想再問,他已像一尊蠟像一樣不動了。

沒轍,只好繼續尋路。

沒多久,前面一抬四人大轎,鳴鑼開道,呼喝著過來。龔秀才趕緊讓到一邊。轎子近前,他定睛一看,轎裡坐的的人,竟然是他岳父!忙跑到前面攔住轎子說:「 岳父大人,您這是要去哪兒?我想回家,敢問路在何方?」

岳父沒想到在這兒遇到女婿,臉色慘然,說:「 這裡不是人呆的地方,你還這麼年輕怎麼就來了,我女兒怎麼辦?」

龔秀才一聽,才意識到自己死了,就將得病的情況告訴了岳父,最後又問,岳父大人那您知道我父母的壽命嗎?

岳父說:「 這事不歸我管。但你叔龔鑑現在閻王府當老師,你去問他他肯定知道。不過,閻王府門衛都很貪心,沒有大包他們不會給你轉達的。 」

龔秀才問啥叫大包,岳父說:「 唉,你讀書讀到腦子漿糊了,連沒有大包不幫轉也不懂。告訴你,大包就是大門包,給官府門衛的賄賂,其實就是陽間的錫錁。不過你要知道,現在陰間匯率也變了,陽間給死人燒一錠錫錁,到了陰間只能兌換三分,如果是破的爛的,只能換到二分甚至一分。」

龔秀才搞不清楚什麼三分兩分的,心想我就不信了,我叔在府里當老師,他們敢不讓我進?問清楚了路該怎麼走,別了岳父,直奔閻王府。

閻王府高大輝煌,門口一排侍衛,看到龔秀才近前,很多雙手伸過來說,大包呢?

龔秀才一拱手說:「 慚愧,沒帶錢,無法發包,我叔父龔鑑先生在府裡教書,麻煩轉告一聲。」

侍衛一聽怒了,說:「 原來是他,有一個不識時務的老腐儒已經很煩了,再來一個那還受得了,滾!」 抄起傢伙就打。

龔秀才拔腿就跑,卻被石子絆了一跤,跌醒過來,瞬時穿回陽間,看到家里人正圍著他哭,以為他就這麼掛了。

在《子不語》裡,這故事就叫《錫錁一錠陰間準三分用》,標題直指匯率。那麼,什麼叫「 準三分用」 ?說白了,就是匯率只有原來的30%,也就是說,前一個故事發生在清朝初年,兩千個錫錁在陰間能兌二十兩,到了乾隆年間,同樣兩千個錫錁,就兌不到七兩。

稍為了解一點清朝歷史的朋友,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清朝初年,剛經過改朝換代的折騰,經濟凋敝,民生多艱;而到了乾隆年間,已是所謂的康乾盛世的顛峰,GDP世界第一,為什麼陽間的錢反而貶值得這麼厲害?

袁枚沒能提供更多資料,我們只能猜:從龔秀才在陰間看到情況,特別是他問路時,那個掌櫃那一番話來推測,陰間的經濟應該是不行了。還有,他岳父只告訴他匯率變了,陽間錫錁在貶值,我們從種種跡象來看,陰間應該是要發行新貨幣了。

這種新貨幣叫什麼,是什麼樣的形式,不好說,但它肯定是一次重大的幣制改革,目的是禁止錫錁流通,並將錫錁收歸閻王府所有。

總之,鬼日子將越來越難過了。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