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學校長辦公室竟供奉法器辟邪,這到底是信馬列還是信鬼神啊?

文:武興

近日,@湖北大學 發布情況說明,表示關於網友反映該校文學院教師梁豔萍在其個人社交平台發布有關不當言論一事,學校高度重視,已經成立了調查組,正在進行深入調查,將視調查情況依紀依規進行嚴肅處理。

那麼,梁豔萍到底發布了什麼不當言論呢?湖北大學並沒有列出,可能與其公開支持方方有關。

不久前,梁豔萍在自己社交平台發布了《直面對沖,迎頭相撞是方方》的文章,大約2000來字,現摘抄兩段:

方方的寫作是以人為中心的,是為人的寫作,也是人道主義與人文精神的寫作。

估計上面言論突出了個體而批評了家國,又罵了口誅筆伐方方的人,這樣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適。顯然這是和集體主義、英雄主義相衝突的。湖北大學也因此事上了熱搜。

不過有眼尖的網友發現湖北大學校長的辦公室裡竟然供奉著兩件「法器」,一件是開光護身符吊牌,一件是風水羅盤。

法器又稱為佛器、道器、佛具、法具或道具,一般用來祈福保佑之類用的。比如開光吊墜、吊牌,往往用來護身辟邪之用,或用來乞求發財,佛教徒往往會把它們掛在家裡或車上。

風水羅盤,又名羅盤、羅經、羅庚、羅經盤等,是風水師在堪輿風水時用來立極定向的測量工具,風水羅盤還有擋煞開運的作用。一些迷信之人如果發現自己不順,就認為自己風水有問題,就會改變一些東西來擋煞開運,比如改變門的朝向,在辦公室埋佛像,在皮帶裡鑲護身符等等。

在一些法器店都有羅盤賣,還負責教你看風水,賣家往往自賣自誇:超准!不過好複雜,一般人看不懂。什麼東南西北,還有什么子午丑,其周圍配上八卦、陰陽、五行,還有多個指針,刻有大量的陰陽兩界的數據,功能主要是勘測、化煞、鎮宅、招財:

不過看了這些說明有點頭皮發麻,什麼「陰氣太重」、「有人見鬼」、「小孩無故大喊」、「天斬煞」……夠嚇人的!真沒想到一個堂堂著名大學校長還懂這些。

百度上謝校長的介紹是這樣寫的:謝紅星,男,漢族,湖北漢川人, 19663月出生,經濟學碩士,博士。1987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76月參加工作。現任湖北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多次榮獲優秀教育工作者優秀黨政幹部稱號。

這就有點怪了,黨員領導幹部不是信馬列嗎?而馬列不是堅持無神論的唯物主義嗎?對於普通老百姓有各種信仰自由,信佛是挺好的,但黨員信佛,就不是真正的黨員,這不是口是心非搞多面派嗎?希望謝校長出來解釋一下,比如那個吊牌不是開光的,那個像羅盤的東西不是測風水的。

縱觀以前的貪官,搞封建迷信的還真的挺多。原鐵道部長劉志軍曾耗費巨資,長期燒香拜佛;一些鐵道部重點項目的開工竣工,他都會請「大師」擇黃道吉日、吉時;還是氣功大師王林的鐵桿粉絲,聽信王林建議在辦公室布置了「靠山石」,以保官運亨通,一生不倒。

解放軍原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也迷信風水。媒體報道,谷俊山買地置業、搬遷修墓等都要請風水先生。在河南濮陽老家修建「將軍府」,當地村民說,谷氏家族開辦企業,也是專門請人算過的,企業名中多用「容」字,因為「容」字是寶蓋頭,保護著「谷」。谷家門前的路,也被命名為「容府大道」,並立了路牌。

谷俊山的將軍府

原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修建成都市新天府廣場時,棄用全球招標法國設計師形成的專業方案,反而選用一個所謂「遙遠大師」的太極圖方案。李春城曾還將其祖墳從東北遷至成都的都江堰,請風水先生做道場等,耗資約千萬元。這兩次勞師動眾,都是因為李春城相信,如此「風水」有利於他。

還有很多,舉不勝舉。比如原江西省政協副主席宋晨光任宜春市委書記時請來大師在市委大院做法事,江西省原副省長鬍長清每進山門必求一簽,河北省原常務副省長叢福奎枕頭下面有五道道符,黑龍江省原政協主席韓桂芝每天呆在家裡燒香拜佛,重慶市委宣傳部原部長張宗海曾花費40萬元巨資於大年初一前往名寺古剎「爭」燒第一炷香,廣東省清遠市原公安局局長周偉煌花大錢請風水先生重修公安局大門……

這些人都顯示出虛偽的本性,一邊信馬列一邊信鬼神。這樣一比較,雖然方方、梁豔萍等人說的話很多人不愛聽,但至少有人文情懷,不做作。

做人呀,真的不要太虛偽,一邊喊為人民服,一邊忙著發家致富,一邊喊著抵抗美國,一邊又把老婆孩子送往美國,總有一天老百姓會看穿的。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