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才子」高曉松的混亂情史

高曉松

談及高曉松這個人,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想起他說過的一句話:「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為人津津樂道。

像這樣一個追求浪漫主義的人,他的生活會有怎樣的樂趣呢?不僅僅是他的音樂生涯豐富多彩,高曉松的感情生活也令人感到驚嘆。

1969年出生的高曉松來自一個書香門第,從祖輩開始就人才輩出。

外公張維是深圳大學的首任校長、也是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院士、 瑞典皇家工程科學院外籍院士。

而他外婆更為優秀,名叫陸士嘉,是北京航空學院最開始的籌建者之一,也是世界流體力學權威普朗特教授唯一的中國籍博士學生。

祖父高景德,曾是清華大學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電機工程專家。母親張克群 ,清華大學畢業,師從梁思成,中國著名建築學家和建築教育家;父親高立人是清華大學教授。

在高曉松的家族裡,清華大學這個身份比比皆是,似乎是一個最簡單的門檻,他也是輕輕松松考入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

高曉松說:「隨便踹開一家的門,進去聊會天就很長知識,梁思成林徽因就住我家前面的院子。」

這,我是信的。

不過,在高曉松的大半人生裡,他的身份似乎和自己的家族扯不上半點關系。

雖是個理科男,但心懷文青夢,毅然決然從清華退學,報名參加北京電影學院的預備班,逐步邁向文人雅士的領域。

在上大學時,高曉松就蠢蠢欲動,想要組建樂隊,唱民謠、玩搖滾,和隔壁學校的老狼一拍即合,成為最佳拍檔,以一首《同桌的你》紅遍大江南北,後人生一路順風。

他不但開設了獨屬自己的個人脫口秀,還被馬雲以六百萬的年薪邀請進入阿裡巴巴,成為文娛部的高管。可以說是人人豔羨。

除了高曉松的身世背景和文學才華街談巷議,他身邊的女人也一直都是個熱議的話題。

大概是才子風流,高曉松的人生裡出現了不少佳人,記得他和妻子19歲的年齡差被廣泛討論。

藝術需要金錢的支持,高曉松在遇見老狼後,組成了青銅樂隊,而經費不足,他想到了自己的母親。

但是,高曉松的母親,一位致力於學術研究的學家,怎麼可能忍受得了兒子的「不務正業」。

「我培養你是要你做科學家的,不是讓你去玩音樂的!」母親的一句話便把高曉松給打發了。

成名的道路是艱難的,遠比高曉松想象中的要難。可是,他好歹是個有骨氣的男人,咬了咬牙堅持下來,甚至最後提交了退學申請。

後來,高曉松和老狼接到了一個在海南的商業演出,兩人二話不說就奔赴了過去。他們只買了單程的車票,看著有種義無反顧的決心。

演出並不順利。

臨近開學,老狼買票回去了,高曉松則開始了一段流浪,跑去廈門大學的女生宿舍門口,用流浪歌手的身份得到了收留。

也就在這段經历裡,高曉松的生活裡出現了粉色。一個女孩被他的歌聲打動,決定和他戀愛。兩人開始了一段沒羞沒臊的日子。

在往後的回憶裡,高曉松這樣寫道:「和她手拉著手,在夜涼如水的東邊幽深小巷裡,接了10分鐘41攝氏度的吻。」

正是這段奇妙的經历,讓高曉松寫下了《同桌的你》,這首歌由老狼主唱,瞬間成為爆款。僅用一年時間,他們便收獲了各大音樂獎項。

高曉松火了,他決定回到北京,和廈門女孩的故事戛然而止。

愛情是個有魔力的東西,高曉松變得十分高產,《麥克》《白衣飄飄的年代》《青春無悔》一首首民謠歌曲誕生了。此時,少年意氣風發。

很快,瀟灑的高曉松就被另一個颯爽的女孩俘獲了芳心。

她也是個歌手,叫筠子

一次偶然的機會,高曉松聽到了筠子的歌《一起做吧》,一下子就被深深地吸引了。

當他和筠子見面時,高曉松頓時陷入了愛情的漩渦裡。長發飄飄的女孩,她的一顰一笑,扣人心弦。

「我要追求她!」

這個想法立刻就出現在了高曉松的腦海裡。

為了把筠子追到手,高曉松可是費了大功夫。他說要為筠子出一張專輯,從好友那裡搜羅來了不少好歌,獻給了筠子。

高曉松是個有才華的人,又不拘泥於平凡生活,他的風趣浪漫讓筠子眼前一亮。

兩人的甜蜜生活開始了,熱戀中的人們總是會對未來充滿期待。筠子帶著高曉松去見了自己的母親,聊起了結婚事宜。母親並不看好高曉松。

高曉松是個驕傲的人,面對筠子的母親,他沒有表示出自己對長輩的尊敬,對於自己的過往,他毫不謙卑。

再加之,高知家庭的背景拉開了高曉松和筠子的距離,筠子的母親很別扭。然而,此時的女兒滿眼都是眼前的才子高曉松,做母親的又怎麼忍心去潑冷水呢?

母親默認了兩人的關系。筠子滿心歡喜地回到了兩人的小屋裡,開始籌備起夢中的那個婚禮。

殊不知,高曉松開始漸漸地消減了對筠子的愛。

1999年的7月3日,高曉松遇見了風華正茂的沈歡,對她一見鐘情,瞬間忘卻了家中那個滿心滿眼都是他的筠子。

高曉松決定結婚,不過新娘不是筠子。

在他和沈歡認識的第三天,高曉松向沈歡求了婚。這種發展速度放在如今也會令人覺得荒唐,而沈歡答應了。

沈歡,赴北京學習法律,父母都是商人,家境優渥,可以說是和高曉松門當戶對。

她面容姣好,氣質出眾,站在高曉松身旁,可謂是郎才女貌。

當時的高曉松對沈歡的癡迷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為了追求沈歡,高曉松不惜採取自虐的方式。在沈歡答應他的求婚時,高曉松驕傲地擼起袖子給好友們展示自己手臂上的煙疤,「這是我追求沈歡的時候燙的,她不同意我就燙一個,燙到第三個她就答應了!」

此外,高曉松正好在拍攝電影《那時花開》,女主角的名字叫琛子,遇見沈歡後,他立刻將其改成了「歡子」。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向沈歡示愛。

高曉松已經興奮到忘乎所以,徹底拋棄了還在家中癡癡等待的筠子。

筠子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高曉松簽到了京文音像公司,獲得了簽約金十五萬,一切都是那麼猝不及防,高曉松甚至都沒有向她解釋。

生活還得繼續,筠子咬牙堅持著。她的人生裡出現了另一個重要的男人—汪峰。

汪峰和女友齊丹相隔異地,愛情沒有保障。

兩個失魂落魄的人看見了獨自撫慰自己的對方,瞬間互相擁抱在一塊取暖。

當活得很累時,我們還是放自己一馬吧。

筠子重新展開的戀情並不幸福,生活讓她喘不過氣,她任性了一回,離開了這個讓她傷心過的世界。

這是高曉松沒有想到的。

筠子的母親寫信控訴這個男人,然而高曉松只是媒體對高曉松站出來對媒體說:「我們兩個正常戀愛,正常分手,我沒有責任!」

真是個果決的男人。

高曉松無辜嗎?我想並不是,他的骨子裡還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

他和沈歡的婚姻在第三年時戛然而止,問題還是出現在了高曉松的身上。

他的生活裡出現了另一個讓他怦然心動的人——阿朵,此刻他還沒有和沈歡離婚。

事情在重蹈覆轍。

高曉松拋棄沈歡,開始追求阿朵,支持她的事業,維護她的生活。

作為正室的沈歡怎麼可能忍受住高曉松這般胡作非為,當即選擇離婚,運用自己的法律知識讓他淨身出戶。

高曉松回憶說:「那個冬天很冷,我甚麼都沒有,自己穿著單褲坐在車裡,我不敢下車,外面太冷,只能坐在車裡哭。」

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成名後的阿朵並沒有把高曉松多放在心上,沒過多久兩人便分崩離析。

高曉松終於也遇到了自己的情傷。

隨著年齡的增長,高曉松對異性的審美倒是沒發生甚麼變化。

他曾提到過,自己不喜歡太有文化的女人「我這輩子就沒有找過女知識分子,因為我自己沒文化,所以我一看到女知識分子頭就大。」

也不知是自謙,還是戲謔。

在幾任戀人中,接下來這一位算是陪伴高曉松最長久的,也是輿論爭議最大的一位。

姑娘叫做徐珊珊,來自河南,家庭富庶,初中沒上完就北漂至北京,做起了糢特,在十七歲時出來參加選秀比賽,恰巧比賽的評委裡就有高曉松。

徐珊珊的眼睛五官和長發,無一例外,都長在了他的審美上。

兩人相差十九歲,但36歲的高曉松毅然決然地向徐珊珊發起追求進攻。

涉世未深的女孩總會陷入成熟男人的陷阱裡。

一段「老少戀」就此展開,所有人都不看好這一對。然而,令大家都沒想到的是,他們從相戀到婚姻的殿堂都很順利,他們給了所有人一個驚嘆。

從高曉松前幾段的戀愛中,我們可以看出他對愛情的狂熱。

遇到徐珊珊之後,高曉松為了讓兩人更加相配,不惜將其改名為徐粲金,並送她去美國留學。

兩人在國外展開了一段祕密的戀情,很快就進行了簡單的婚禮,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這次的戀情似乎很是穩定。高曉松的好友笑稱說:每次高曉松接到徐珊珊的電話時,第一句總是:「老婆我愛你!」

對她很是癡情

高曉松也曾在多個場合贊美妻子,「我老婆和我在一起時很年輕,沒有進入社會,她的基本世界觀都是我塑造的,我老婆對這個世界的看法,甚至聽甚麼音樂,看甚麼電影,都是受我影嚮的,所以我們大部分的想法都很一致,我覺得這樣很幸福。」

放在現在,這一份幸福令人嗤之以鼻,有些可笑。

然而,對於20歲左右的徐粲金,擁有著豐富閱历、滿腹才華的成熟男人高曉松無疑是令人心神蕩漾的。

一個把你捧在手心裡,輕輕彈唱《同桌的你》,陪著妻子和女兒去海邊玩耍,在微博發些浪漫詩意的句子……生活的美好不過如此。

即便是後來,高曉松因醉駕被拘捕,在網上掀起了軒轅大波,後被法院判六個月拘留教育。徐粲金也沒有拋棄他,帶著孩子多次去探望他。

可,高曉松的愛情是有保質期的。兩人七年的婚姻被他親手掐斷,原因僅僅是生活方式以及對未來規劃的分歧,他想要更多的自由和創作空間。一切,猝不及防。

婚姻的失敗並沒有給高曉松帶來多大的影嚮。在他五十歲的生日上,高曉松依舊坦言道:「依舊相信愛情,也感謝愛情。」

他,浪漫至死。

而這段婚姻對徐粲金造成很大打擊,好在,她擁有著新時代女性的思想,將粲字拆成夕又米,在好友的幫助下,徐粲金的註意力轉移到了設計上,成立了自己的獨立品牌DEAMON。

漸漸地,跟隨著她的標簽從「高曉松的小嬌妻」轉變為「獨立設計師」「獨立女性」。這是對女性的莫大肯定。

女人就該如此活下去。獨立,無論男女,都需要。

如今高曉松年過半百,回顧往生,他的生活和瀟灑緊密相連,尋找愛情,追求自由,到頭來,也沒有給自己找到最終的歸宿。

或許,他的一生都熱衷於跌宕。

「如果我的錢只夠做一件事,在旅行和買房子之間,我會選擇旅行。」一句簡單的話,道出了高曉松的人生態度。

激情、浪漫、瀟灑貫穿了他的生活,有人會為此向他折腰,可能他會向你拋出欖枝,但結局會是如何,誰都不知道。

高曉松對於愛情的最終歸宿,應該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