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高曉松的阿裡往事

高曉松

文:魏曉

日前,根據Tech星球報道稱,原阿裡音樂董事長、著名音樂人高曉松,已於近日從阿裡離職。

不僅如此,高曉松的個人微博簡介也更改為「靜思」,近期動態被刪除,還設定半年可見。

曾經,高曉松說,他不會離開阿裡,未來也不會離開。

並且一年前的7月15日,十餘位阿裡在京M5/ P10以上高管聚在一起,共同慶祝高曉松入職阿裡五周年。彼時的高曉松非常感慨:「年輕時獨行萬裡,中年時找到組織。真好。」

但也正是在這一年乃至現在,無論是高曉松本人,還是阿裡,一定程度上都出現了較大的輿論爭議。

最終,分道揚鑣。

AI藍媒匯曾在去年7月發布《高曉松:我在阿裡這5年》一文,記錄了高曉松此前五年在阿裡的高光與沉浮。

以下為全文。

2020年7月15日,夜,北京。

十餘位身家千萬的阿裡在京權力最高層人物,在此聚會。本場主角,只有一人,正是高曉松。

這一天,高曉松入職阿裡五周年。這一夜,觥籌交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畢竟,這一桌的入席人物,皆為阿裡在京M5/ P10以上高管。

自然,其中也包括高曉松本人。

這或是高曉松首次對外側面公開,他在阿裡的權重級別:至少M5以上。

根據市場傳聞中的阿裡級別體系,M5相當於高級總監,再往上便就是集團副總裁、總裁,乃至逍遙子、馬雲了。

在這場阿裡在京M5/ P10以上高管聚在一起,共慶「矮大緊」(高曉松在阿裡的花名)入職阿裡五周年主題活動結束後,深深感受到組織溫暖的高曉松非常感慨:

「年輕時獨行萬裡,中年時找到組織。真好。」

此情此景,很好理解。

就在半月前,一場由權威媒體發起組織的網路直播活動中,作為邀請嘉賓的高曉松在鏡頭前正在侃侃而談向直播間網友分享讀名著心得時,出乎主辦方以及高曉松本人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沒有了昔日的眾星捧月,反倒是滿屏謾罵;不再是青年人生導師,而成為了「垃圾東西」;也沒人願意再聽高曉松抖摟自己的滿腹經綸,取而代之的則是,將他的「黑历史」、「歪言論」扒出來一一示眾。

再然後,這場直播就在高曉松大寫的尷尬中被迫中斷。

可以說,這是高曉松以清華高材生、音樂才子、知識分子等身份出道以來,在人氣上的重大滑鐵盧。且致命的是,不同於此前的酒駕等事件,這一次,短時間看來,是不可逆轉的。

既然在外面受了莫大委屈,自持身份的高曉松難免要回應些甚麼。他自報家門亮出自己在阿裡的工號以及級別,廣而告之組織對他豐厚的溫暖與情誼。

價值、地位、權重,高曉松仍然是那個高曉松。但此時的他心裡應該明白,或許以前還能以個人身份Solo,但以後一段時間,就只會有阿裡的高曉松了。

甚至就連阿裡的高曉松,可能也要跟以往的大不同了。

二    不合格的管理者

即便高曉松沒在繼續高談闊論輸出他的所謂知識所謂科普所謂三觀,只是曬出了自己的阿裡工號,感恩了組織溫暖,人們還是沒能放過他。

不少網友評論中,多認為高曉松要為阿裡大文娛發展不利,尤其是天天動聽產品的消失背很大責任。

是的,雖然高曉松在阿裡的級別是歸於管理者崗位,但實際上他確實不是一名稱職的管理者。

2015年7月15日,阿裡巴巴集團宣布成立阿裡音樂集團。高曉松作為外部引進人才加盟阿裡音樂出任董事長。與他一同加入的還有宋柯。

彼時的高曉松雄心勃勃,要成為真正的企業家,而不是wannabe(想成為的)企業家。他也躊躇滿志,在微博感謝阿裡信任,堅信阿裡音樂一定會成為一家世界級的音樂機構。

阿裡也對高曉松寄予厚望,認為在國內音樂、文化領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並深受用戶喜愛的高曉松、宋柯二人,將能夠運用阿裡在互聯網、大數據的基礎能力,結合自身在行業的多年積累,為阿裡音樂帶來一個寬廣的想象空間。

可惜結果證明,一切都成空。

僅一年後,高曉松便從阿裡音樂的職務上退了下來。

原因一方面是阿裡大文娛戰略布局的整合調整,另一方面也是高曉松在阿裡音樂上沒能拿出太好的成績,甚至一定程度上耗損了阿裡音樂的競爭力,導致阿裡音樂錯失了最好的發展時機窗口。

以至於直到目前阿裡音樂都未能躋身一線陣營。

當然高曉松也進行過自我反思,認為他在阿裡音樂做了一個錯誤的決策,就是把天天動聽改造成一個被用戶認為「四不像」的阿裡星球。

顯然在與阿裡初遇的第一年,阿裡音樂沒能打開想象空間,高曉松也沒能成為企業家。

雙方的首次結合,權當交了學費,只是代價慘重了點。

不過好在,高曉松認清了他自己。

對公司的戰略管理缺乏經驗,高曉松不是一個擅長經營管理、戰略決策的職業經理人,更適合「翩然一只雲中鶴,飛來飛去宰相衙」的掛職身份來牽線搭橋,撮合資源,獻言獻策。

阿裡,也意識到應該怎麼用高曉松。

離開阿裡音樂後,不同於宋柯的逐步退出,阿裡給了高曉松一個阿裡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的虛銜。

相比較一般意義上的阿裡高管,掛著阿裡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頭銜的高曉松更像是阿裡的門客,走的是門客似的文人路線,用自己在圈內的地位,幫助阿裡大文娛整合資源服務國際化戰略的同時,化身成為互聯網公司的流量標簽。

一定程度上,在充當阿裡門客這一角色時,過去多年高曉松與阿裡是相得益彰。

三   阿裡首席門客

2019年第91屆奧斯卡大獎公布,《綠皮書》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最佳男配角等三個獎項。

這部電影,正是阿裡影業投資。在業內看來,這是中資首次「加冕」奧斯卡的榮光、參與全球電影工業的高光時刻。

在背後,自然少不了高曉松的功勞。其掛職阿裡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後,負責的正是阿裡大文娛的國際化戰略推進。

在前臺,高曉松也是那個出席奧斯卡典禮、劇組慶功酒會等好萊塢名流匯聚場合的阿裡最合適人選,沒有之一。

這是業務層面之於阿裡大文娛。身為門客,自然亦要為主公出謀劃策。

馬雲想演電影了,高曉松量身制作了主題曲《功守道》,還找來王菲跟老板合唱主題曲。等到完成後,一個勁兒的猛誇馬雲「我覺得差不多了,他還覺得不行。」

馬雲一直有教師情結愛搞一些鄉邨教師的公益活動,且活動上想送給教師們一首歌,高曉松就作了個曲,歌名叫《桃李》,讓馬雲演唱。

以及還在各個節目中,花式商業吹捧阿裡,吹捧馬雲,比如「去了阿裡才知道,馬雲有多了不起」等等。

這是錦上添花之於馬雲。

同時也利用自己的IP流量為阿裡產品代言。

起「矮大緊」的花名、曬支付寶賬單、時不時在微博上調侃下老板馬雲,都是高曉松有意義的為阿裡產品帶貨。

2017年釘釘「酷公司」發布會上,高曉松手搖折扇現身,吐槽加入阿裡巴巴兩年最大的感受是,作為管理層根本就不需要管理,反倒是員工經常管著他。在釘釘上,員工常常通過DING消息追著他討論工作。

對了,還有著書《阿裡傳》。這也是高曉松的使命,用他的說法,是通過阿裡這一群人,記錄這個波瀾壯闊的時代。不過原計劃該書應該在阿裡成立20周年時出版,但截止目前仍未上市。

這是站臺背書之於阿裡。

頂著4500萬微博粉絲,同時在音樂圈、影視圈乃至國際上都有著豐厚資源、運作經驗以及名望地位的高曉松,在擔任阿裡門客這一角色上是如魚得水。

四    個人危機之後

這段時間如果你在刷微博、抖音、今日頭條等時,突然高曉松那張碩大的臉映入眼簾,然後敲了敲你的屏幕,又或者突然他打開扇子給你講一些三國知識,然後喊你趕緊去玩《三國志戰略版》時,千萬別驚訝。

2019年9月,高曉松任職《三國志戰略版》「首席戰略家」。該款游戲正是由阿裡發行。

雖然高曉松那個敲屏幕的游戲代言廣告實在是惹人厭煩,基本上不少直男社區都有相關帖子吐槽,但不可否認,這款「高曉松力薦」的游戲在市場上大獲成功。

即便玩家不感興趣,但可能也能背上兩句高曉松推薦《三國志戰略版》的臺詞,還有他那張大大的「俊臉」,都快等同於「渣渣輝」了。

不僅給《三國志戰略版》刷臉代言,高曉松亦在今年疫情期間組織了一場在線義演。

4月20日下午,配合大麥網、蝦米音樂等,高曉松發布一則「關於發起《相信未來》在線義演的倡議」,並擔任總策劃,呼籲音樂圈的朋友轉發報名,為國內各行各業的普通人歌唱,鼓勵大家複工複產、重新迎向未來。

這些都是高曉松利用個人勢能,在阿裡體系內外都能持續發光發熱。

不過日前的直播翻車事故,對於高曉松而言或是一個分水嶺。

畢竟他的個人IP一定程度上出現了較大爭議,目前來看,高曉松很難在以過往形象獲得公眾場合的追捧,這意味著他的個人身份對外Solo,或許已經不切實際。

同時過去多年高曉松為阿裡產品站臺背書的情形,也可能會進行調整。高曉松當前的形象危機,阿裡內部或會有一輪新評估。要知道,目前的阿裡已經很難再承受高管層面出現個人爭議了。

高曉松是個聰明人。

他自然知道,阿裡之所以願意給他至少M5以上的級別,願意吸納中年的他進入阿裡這個大組織,不是單純就為了給一個知名的知識分子體面生活,也不僅僅是看重了他的資源、能力,亦重在其號召力、影嚮力。

一旦後者下滑,甚至說起到了負作用,對加入阿裡五年後的高曉松來說,他也就需要再次找到自己的位置。

 

來源  AI藍媒匯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