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老外做中國80年代寫真集,勾起一代人的回憶!

荷蘭攝影師魯小本,

中央美院畢業后,

就留在北京生活,至今已經14年。

身高有2米的他,

一來中國就格外引人注目,

無論去到哪裡,總是有人求著合照,

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大明星的待遇…….

魯小本有一個興趣愛好:

收集中國的老照片、攝影畫冊。

80、90年代港台明星的寫真集,

男女明星們都穿得豐富、豔麗;

大量跟食物有關的相冊,非常好玩,

一些原本很便宜的火腿罐頭,

都被拍出了高級食物的質感,

勾起一代人滿滿的回憶。

同時,魯小本還是一名網購重度依賴患者,

喜歡收集各種奇葩的商品圖:

雞翅花束、搞笑寵物……

在他看來,賣家們的想像力絲毫不輸大牌攝影師。

2015年,他與英國著名攝影師馬丁·帕爾

一起做了一本百年中國攝影集,

包含1959年慶祝新中國成立10周年的盛典、

幾十年前的幼兒園、動物園……

不少難得又珍貴的畫面都被收錄在內。

建國10周年 上海慶典

魯小本說:「這幾年,我不停地在

荷蘭、中國之間舉辦攝影展覽,

歐洲觀眾非常渴望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但他們的認識還停留在小時候的教育。

希望我能把這個空缺填補。 ”

自述 | 魯小本

我叫魯小本,是荷蘭人民日報的一名

記者。 2005年,是我第一次來中國。 當時本科快畢業,想做一個跟中國有關的專案,就去了上海走走看看,發現自己很喜歡。

2007年,我就到了中央美術學院念碩士,畢業之後一直待在北京,至今已經14年了。

  收集80、90年代的食物、明星照,

勾起一代人的回憶

我很喜歡收集老相冊。

老相冊跟攝影畫冊不同,畫冊通常會印至少上萬本,比較普遍。 但相冊是人們把喜歡的照片印出來,然後放進一個相冊本裡,更加親密、私密。

我沒有找到展示中國風貌的寫真集,所以希望自己收集照片,製作一本寫真,上面有我發現的關於中國食物、文化、人物、產品的各種內容。 目前階段,我先從食物部分入手。

我一直在中國生活,我發現中國人很關注食物,人們可以和朋友和家人談論幾個小時,它真的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

我收集了大量跟食物有關的相冊,這些照片非常好玩。

在上世紀80年代,會有一些美食的比賽,大廚來自不同的省份。 他們會預先把要比賽的菜式準備好,然後用閃光燈、強曝光的方式,將這些食物拍下,放進一個相冊里,在比賽的時候拿出來。

我稱它們是”有用的照片”,你看這個名字,就知道這道菜是什麼,非常實用,它們從來都不是為藝術的目的而製作。

這些照片呈現的質感都非常光滑,能夠代表那個時代食物拍攝的方式,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人這樣拍攝食物了。

我在收集的這些食物相冊里的照片中,抽取了一部分,做了《菜譜 MeNu》這本書。

主要選取的是一些造型比較奇特的食物,像烤野鴨、野鵝、兔肉。

一些火腿罐頭應該是市面上最便宜的,但是它們呈現得就像名牌火腿罐頭一樣豪華,很適合在上面打牌。

還有兩盤看起來像鳳凰鳥的菜式,找了兩張冰箱女郎的照片跟它們搭配。

整本書非常有意思,跟之前的專案相比,少了一些厚重的歷史感,更加輕鬆好玩。 我同時發現,有些人能辨認出這些照片里的食物,勾起他們小時候的回憶,這非常有意義。

再也沒有人會這樣拍了,但我認為這些照片本身有一種創造力,我感興趣的是攝影本身。

除此之外,我還喜歡收集一些80、90年代的港臺明星的寫真集、明信片。

如果你想寫一段關於 1980 年代的歷史,一定繞不開追星。 那些明星的寫真,它很輕,很好地反映了那個時代。

我其實不太認識名人,我只認識姚明。 但他們的穿衣打扮,完全反應了當時的流行文化。

像男明星身上的衣服顏色非常豐富、豔麗。 而女演員、女明星總是打扮得很性感。

看著這些明星的照片,有時會忍不住覺得很好笑,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人會這麼打扮了。

但想想,這就是流行文化吧,或許現在的時尚、明星的穿著打扮,過了二、三十年,看到照片也會變得很可笑吧。

身高兩米,大家都求和我合影

我剛來中國的時候,非常害羞,走在大街上總是遮遮掩掩,不敢和任何人有眼神交流。

因為我身高有2米,無論走到哪,大家總是會盯著我看說:”哇塞,好高呀! “還有人會跑過來,要求跟我合影。 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自己又不是什麼大明星。

大約2、3個月之後,知道情況不會改變,我只能接受、適應它。 於是就想到,不如就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明星,利用自己身高的優勢,多與人接觸,來適應新的環境、語言、文化。

我用自己的名字”魯小本”做了一個專案。 當時中央美院的導師繆曉春建議我做一件衣服,並且在衣服上寫上身高比例——1米5、1米6、1米7,到頭頂剛好就2米。 然後穿著這件衣服,去大街上跟普通人比身高,把照片拍下。

一開始,我覺得非常尷尬。 但我知道拍出來的照片,效果一定會很好。 於是就求助了同學劉鋼,讓他一起跟我去完成這件事情。

那天早上,我們去了學校附近的一個集市。 集市10點開始,我們9點就到那兒了。 每個看到我的人,都笑著走過來求合影,是一次很好玩的經歷。

之後,我把這些合影都放在了《魯小本》這個專案里,作為我在中央美院的畢業作品。

在做這個項目的過程中,我的同學説明了我非常多,包括中文學習、告訴我去哪裡上課。

同時,我也幫助他們學習英文,並且告訴他們一些關於荷蘭攝影的東西,我們之間互相分享,很快我就適應了中國這邊的日常生活。

收集上千淘寶奇葩照:這些店主應該出名

以前,我幾乎每周去潘家園買老畫冊、照片,大約從2008、2009年開始,大部分的素材都是從網上直接購買。

動物2.0 貼紙相冊

我喜歡用淘寶,是一名重度依賴患者。 它對我來說,是一個充滿罪惡,卻讓人快樂的地方。

我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時間,不斷地刷店主們自己拍的產品圖,有時看到有趣的照片會忍不住分享給朋友,因為他們實在是太有才了!

他們的這些拍攝,通常都沒有什麼預算,只有一個手機,並且常常會動用自己或者身邊的人展示商品。

像一些店主,會把自己或者小孩掛在衣架上;好幾個大漢會躺在櫃子上,證明是非常堅固的壁櫥;鮮花簇里放了炸雞翅。

還有一位老闆非常有趣,他會站在所有的食品旁邊。 如果沒有他,一碗麵看起來只是普通的面,他站在旁邊,尺寸的大小就一目了然了。

淘寶店主

這些賣家的照片誇張、幽默、怪誕。 但在網路世界,想把商品賣出去,就必須一下子抓住人的眼球,並且了解這個產品的特性。

在這方面,店主們的創造力不能忽視,雖然他們都不是什麼大牌的攝影師,但卻拍出了很好的產品,實用主義的照片,我覺得,他們應該要出名的。

魯小本與馬丁·帕爾

與攝影大師合作,

一起收集百年中國攝影畫冊

2011年至2015年期間,我和英國紀實攝影大師、馬格南圖片社前主席馬丁·帕爾一起做了《中國攝影集》的專案,項目裡面收納了近百本、跨度整整一個世紀的中國攝影畫冊。

馬丁·帕爾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有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他曾做了一本全球攝影畫冊的書,讓他一舉成名。 但那本書裡面,中國部分的內容並不多。

2008年,他聯繫到了我,表示對中國的攝影畫冊很感興趣。 於是,他來北京的時候,我帶了他去潘家園,買了很多老的畫冊。

《中國攝影集》這本書是通過展示攝影畫冊的出版來講述中國歷史,跟一般中國史的編年會有些不同。 不全是跟攝影、歷史有關,而是跟出版史有關。

裡面分為了好幾個章節。 例如,我們把1900年至1949年淘回來的書作為一個章節;1950年代至1960年的書作為一個章節;1980年之後,中國當代攝影部分作為一個章節。

攝影畫冊《中國》1959年出版

畫冊《中國》內頁

其中,1950年至1960部分裡面,最有名的一本畫冊的是《中國》,是為了慶祝新中國成立10周年出版的,展示了建國之後,完成的社會基礎建設與成就,涵蓋了農業、城市生活、文藝、藝術,資訊量巨大。

照片里,記錄了上海當時舉行的隆重慶典,還有當時的人民大會堂、北京站。

北京站在當年有一個幼稚園,裝潢看起來就像一個頭等艙的等候室。 這些等候室很棒,現在去北京站,結構還是原來的樣子,但幼兒園已經沒有了。

這本畫冊在當年是相當重要的,那個時候還沒有電視、網路,人們只能通過這樣的畫冊,瞭解整個國家的發展。

畫冊在製作上是相當精美的,也是花費了很多人力財力才得以出版。

過去的6年裡,我以記者的身份,去了中國很多不同的地方,拍了很多與科技相關的照片。

像之前去阿裡巴巴杭州的總部,我看到了一個會調雞尾酒的機器人,它可以從架子上拿下酒杯,然後滋滋滋地開始調酒,再端到你的桌上,非常酷。

中國科技發展非常迅速,幾乎每天都會有新的建設完成,共用單車、手機支付隨處可見,科技影響了人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除了科技,我也會為報紙拍一些新聞照片。

之前,荷蘭國王訪問的時候,有很多記者同僚在等待國王達到的那一刻,我覺得這個畫面很有趣就拍下來了。

義烏 染髮膏試用直播

有一次,我被報社派去了義烏,發現原來有很多去義烏從商的人,都設想自己能賺一大筆錢,但3個月之後,才發覺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其實,荷蘭、歐洲的觀眾非常渴望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但這中間一直有一個誤區,歐洲人對於中國的想像,很多還是停留在紅磚瓦牆的時代。

前不久,我與一個荷蘭的朋友在三裡屯通電話,他驚奇地發現,我身後的建築這麼現代化。 因為他從來沒有來過中國,他對於中國的認識還停留在小時候的教育。

《想像中國》荷蘭展覽現場

這幾年,我不停地在荷蘭、中國之間舉辦攝影展覽,希望通過我的攝影項目與展覽,能把這個誤區的空缺填補。

我在中國生活已經14年了,在這邊有一群非常穩定、固定的朋友,社交圈子。 經常會有人問我:「家在哪裡? ”

我會告訴他們,我的家就在北京。 如果未來有一天,要搬到別的地方,離開這裡,我會感到很難過的。

部分圖片由攝影師魯小本提供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