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大可能見過這樣的老照片

老照片

張兆增,1957年出生,北京人,中國應急管理報、中國煤炭報攝影記者。

現為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紀實委員會委員、中國新聞攝影學會理事、中國煤礦攝影家協會主席。

張兆增自幼生活在北京胡同裡,當變革的年代來臨時,周圍快速變化的場景、人物、聲音、色彩都時時沖撞著他的眼睛,擾動他的內心,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

憑著對生活的熱愛,對攝影藝術的追求,對年代的深刻理解,他用鏡頭、用膠片、用黑白兩色記錄變化的時代,盡在方寸之間。

1980年,北京,長安街複興門外大街 。張兆增/攝。

1980年,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時裝秀。張兆增/攝。

1981年,北京德勝門,騎自行的行人。張兆增/攝。

1981年,北京西四紅羅廠路口,一年級的小女孩被西四交通隊民警老金護送過馬路後,小女孩急忙轉身敬禮。張兆增/攝。

1982年,北京北海公園冰場,飛舞的童年。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故宮,犄角旮旯情侶。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故宮筒子河邊,一對情侶。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街頭,人民警察人民愛,人民警察為人民。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天壇公園,夫妻備考。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德勝門,會鳥兒。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平安裡石油商店門前,排隊買煤油。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東四美術館後街,新潮發廊。張兆增/攝。

1983年,北京新街口外豁口,三口之家。50後的父親騎車帶著母親,兒童車上坐著80後的兒子。張兆增/攝。

1984年,北京西四路口,做好事擦崗樓。張兆增/攝。

1984年,北京海澱區薊門裡小區,一戶人家在搬家。那時搬家能用北京130或者解放牌卡車的都是有門路的家庭。張兆增/攝。

1984年,北京地壇公園,練習氣功的人們。張兆增/攝。

1984年,北京西四,結婚準備放鞭炮。張兆增/攝。

1985年,北京西四家具店,大衣櫃。張兆增/攝。

1985年,北京北海公園,過六·一兒童節的孩子們吃冰棍。張兆增/攝。

1985年,北京故宮午門前,蹬平板車賣快餐的個體戶。張兆增/攝。

1986年,北京,隆福寺商業街。張兆增/攝。

1986年,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排隊領取”獨生子女證”。張兆增/攝。

1986年,北京街頭,倒爺。張兆增/攝。

“倒爺”在上世紀60年代被稱作”投機倒把”;70年代叫”二道販子”;到了80年代,就有”倒爺”這一毀譽參半的稱號了;到了現在,”倒爺”有了一個近似的新稱號——”代購”。

改革開放初期的”倒爺”剛剛起步,沒有資金,不具備規糢條件,創業辛苦。擠火車硬座、背大編制袋,幾乎成了爺們倒買倒賣的共同道具。

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中,”倒爺”是值得書寫的群體之一。就是這些數以百萬計的個體戶、倒爺、小作坊、集體工廠,以”螞蟻雄兵”的方式,推動了中國市場經濟的繁榮。

1986年,北京地壇公園廟會裡看熱鬧的觀眾。張兆增/攝。

1987年,北京地壇公園,公園禁止跳舞。張兆增/攝。

1987年,北京街頭,表情。張兆增/攝。

1987年,北京宣武門街心公園,跳交誼舞。張兆增/攝。

1987年,北京前門胡同,準備去買菜的大媽。張兆增/攝。

1987年,北京地壇公園,老人迪斯科。張兆增/攝。

1987年,北京隆福寺街 ,新知書店。張兆增/攝。

1988年,北京大柵欄,吃貨一條街。張兆增/攝。

1988年,北京西四包子鋪。張兆增/攝。

1988年,遼寧鐵法礦務局,下班的礦工在餐廳吃飯。張兆增/攝。

1988年,北京西單大街,路邊兜售狐皮的商販。張兆增/攝。

1988年,北京前門,冰糖葫蘆。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和平裡,城市馬車。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大鐘寺蔬菜批發市場,菜籃子工程。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西城黃寺大街,書攤。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府右街,我家買了電冰箱。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美術館後街上的鳥籠與海報。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前門大街,吆喝拉客的私人巴士。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前門大街,第十一屆亞運會贊助商可口可樂廣告牌。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前門大柵欄,賣餃子的大媽。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某公園,健與美的褲。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前門大柵欄,向我們走來。張兆增/攝。

1989年,北京美術館,賣掛歷老人。張兆增/攝。

1989年,新疆喀什,搭馬車便車的維族小孩。張兆增/攝。

1990年,北京鼓樓區胡同內,看報紙的大媽。張兆增/攝。

1990年,北京門頭溝區王平邨煤礦,坐上簡陋的礦車等待下井的礦工。張兆增/攝。

1990年,山東兗州礦務局,撿煤矸石的女工在休息。 張兆增/攝。

1990年,北京門頭溝區王平邨煤礦,坐上簡陋的礦車等待下井的礦工。張兆增/攝。

1991年,河北唐山,煤礦工人換上工服乘車準備下井。張兆增/攝。

2002年3月12日,甘肅省民勤縣,植樹節孩子們植樹突遇沙塵暴。張兆增/攝。

2004年,北京圓明園東門外的清華大學員工宿舍樓工地,新到工地的農民工。張兆增/攝。

2004年,北京圓明園東門外的清華大學員工宿舍樓工地,農民工夫妻房。張兆增/攝。

一個大的活動房內,幾個蚊帳隔開,每個蚊帳內就是一對夫妻的愛巢。

2004年,北京圓明園東門外的清華大學員工宿舍樓工地,農民工駐地租電話給家人打長途報平安。張兆增/攝。

20/20 2013年,山東兗礦集團濟寧二礦,安全生產4221天。張兆增/攝。

2015年7月14日,陝西銅川礦業集團王石凹煤礦破產前,工人將井下設備運往地面封存,在礦上工作很多年的工人心情壓抑。張兆增/攝。

2017年7月7日,浙江舟山岱山縣東沙古漁邨,滿身紋著龍,戴著大金項鏈的船老大坐在老宅子前納涼。張兆增/攝。

2017年8月4日,青海德令哈市中心文化廣場上,夜晚賣棉花糖的小販。張兆增/攝。

2017年8月7日,青海德令哈市公路旁一邊做作業一邊賣枸杞的假期小學生。張兆增/攝。

2018年2月27日農歷正月十二,陝西神木高家堡古鎮,每年正月人們都能看到有著上百年歷史、寓意新春祈福的火判官在古鎮被點燃。一位小女孩抱著要賣的小商品從點燃的火判官旁走過。張兆增/攝。

2018年3月18日,廣西籐縣老碼頭,賣魚的小販在寫有”少生優育”宣傳標語口號的牆下擺地攤。張兆增/攝。

2018年4月8日,河南鶴壁淇縣高邨鎮揚晉莊中心小學,這個學校是專為周邊10多個邨落留守兒童辦的。張兆增/攝。

學校周邊邨落的大人都到外地去打工了,邨中孩子大多寄宿在此,到了周末才由爺爺奶奶接回家中。

2018年5月26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沙河校區,應屆畢業生穿著博士服,站在刻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石臺上合影留念。張兆增/攝。

坐在中間的一個學生突然站起,展開雙臂做出我要飛的造型。

2018年11月5日,山西省壺關縣樹掌鎮神北邨,天下著雨夾雪,山路濕滑,一輛面包車和一輛農用車發生剮蹭,邨中老支書(右)在現場冒著雨雪詢問事故情況。張兆增/攝。

2018年11月5日,山西壺關縣樹掌鎮神北邨,62歲的郭保勝患腦梗多年,去年在神北邨扶貧的山西煤監局工作組幫助他申領了《門診慢性病取藥登記表》。張兆增/攝。

2018年11月6日,現年76歲的張醜孩,從1963年到2006年在山西省壺關縣鵝屋鄉西壺陵水邨擔任邨支部書記43年,他辦事公道,為人正派,在邨裡威望很高。張兆增/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