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影瑣憶 攻克柏林的正確姿勢

舊影瑣憶 攻克柏林的正確姿勢

如果要為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徹底失敗尋找一個標志性畫面,許多人想到的一定是「蘇聯國旗插上德國國會大廈」這張充滿象徵意義的照片。

落成於1894年的德國國會大廈是一座巍峨雄偉的建築,在德國近代史上有著重要而獨特的地位,因而被蘇聯紅軍視為敵國的象徵,占領國會大廈也象徵著柏林的徹底淪陷。

蘇聯攝影師葉夫根尼·哈爾傑伊拍下的紅旗插上國會大廈這張照片,在二戰影像中的重要性,也許僅次於喬·羅森塔爾拍攝那張美軍在硫磺島上樹起星條旗的照片,而這兩張照片在後世因擺拍嫌疑引起的爭議也同樣不少。

哈爾傑伊這張照片的靈感,直接來自羅森塔爾那張硫磺島的照片。蘇聯官員註意到了那張美國照片的巨大影嚮力,於是在蘇維埃高層(也許就是斯大林本人)的直接命令下,哈爾傑伊從莫斯科飛往柏林,他的任務是拍下一張類似的照片,記錄蘇聯對德國的最終勝利。哈爾傑伊帶上飛機的行李中,有一面巨大的蘇聯國旗,那是他當裁縫的叔叔用三張桌布縫制而成的。

哈爾傑伊抵達柏林後,開始構思他的照片,他曾經考慮在勃蘭登堡門或滕珀爾霍夫機場拍攝這張照片,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國會大廈。其實幾天前蘇軍就占領了國會大廈,並在上面插上了蘇聯國旗,哈爾傑伊找到幾名士兵,在1945年5月2日對幾天前的情景進行了重現。

這面蘇聯國旗是哈爾傑伊從莫斯科帶到柏林的。(點擊可看大圖)
哈爾傑伊拍好照片回到莫斯科,檢查照片的審查員註意到,照片中有一名士兵兩只手腕上都戴著手表,有趁戰亂打劫的嫌疑。這當然會有損蘇軍乃至整個國家的形象,於是審查員要求哈爾傑伊把其中一塊手表移除掉。哈爾傑伊不僅遵命移除了手表,還把背景中的硝煙處理得更濃。經過修改的照片發表在《星火》雜志上,很快就引起了全世界的關註和贊譽。


照片的原始版本中,站在插旗戰士下方的士兵雙手手腕各戴一塊手表,趁火打劫的嫌疑很大,幸虧審查員眼尖看了出來。

後來有一些蘇聯媒體稱,多出來那塊手表其實是一塊阿德裡阿諾夫指南針,之所以把它後期處理掉只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議。阿德裡阿諾夫指南針是帝俄陸軍地理專家弗拉基米爾·阿德裡阿諾夫在1907年設計的一種腕式軍用指南針,在蘇聯紅軍中得到了廣泛的使用。


原圖(左)和修改後的版本(右),士兵右腕上的表盤不見了。(點擊可看大圖)

此後,這張照片還有一些微調,蘇聯國旗在風中飄揚的幅度被調整得更大,還出現了著色版本。終其一生,哈爾傑伊對這張照片的擺拍和後期調整都避而不談,被問到相關的問題時,他的回答千篇一律:「這是一張很好的照片,在歷史上有重要的地位。下一個問題。」

德國《明鏡》周刊曾刊登過一篇關於哈爾傑伊的報道,裡面寫道:「哈爾傑伊把自己視為正義事業的宣傳者,這項事業就是抗擊入侵他祖國的希特勒和德軍。在1997年10月去世的前幾年,哈爾傑伊常說:『我原諒德國人,但不會忘記他們的所作所為。』哈爾傑伊的父親和四個姐妹中的三個,都是被德軍殺死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