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50年後仍震撼人心的獲獎照片——「生命之吻」

一張50年後仍震撼人心的獲獎照片——「生命之吻」

1967年7月17日,記者羅科·莫拉比托Rocco Morabito拍攝了這張驚動了幾個世紀的照片:「生命之吻 The Kiss of Life」。

當時工人吉米·D·湯姆森Jimmy.D.Thompson在電線桿上為另一位工人蘭德爾·G·查姆皮昂Randall G.Champion人工呼吸,這張照片獲得了1968年普利策現場新聞攝影獎(Pulitzer Prize for Spot News Photography),並在世界各地的報紙上發表。

「生命之吻 The Kiss of Life」 攝影師羅科·莫拉比托Rocco Morabito

當時的情況

當時工人們正在對電線桿進行例行維護,其中Randall不小心碰到了電線桿最頂部的一根低壓電線,然後陷入了昏迷。幸運的是,他有穩穩地系緊安全帶,所以沒有跌落,只是懸掛在了那裡。

「當時他用四根手指握住了電線,估計電流通過了他並從左腳釋出,因為他左腳上的鞋穿了一個洞。」Jimmy回憶道。

Jimmy當時在100多米外工作,得知Randall——那個4年前跟他同一天被錄用的同事——出了點問題時,他沖向了出事的桿子,Randall在那兒倒掛著,在距離地面約6米的高度陷入了昏迷。

當時情況有點危急。

網路圖片

另一名工人喬·比斯利Joe Beasley在離Randall比較近另一條電線桿上工作,但是他沖向Randall時,因滑落太快而摔倒在地上。

Jimmy及時到達,並爬上了出事的電線桿,並在其他人到達幫忙之前給他進行了口對口複蘇,當時的情況讓他無法立即進行CPR心肺複蘇術,只能持續向Randall的肺部呼吸著。

在那個時候,幾乎沒有人像現在那樣隨身攜帶相機或行動電話,碰巧的是,報紙攝影師Rocco當時就在那附近。當時佛羅裡達州東海岸鐵路正在罷工,他當時就是在那裡拍照。

可是當他開車經過的時候,只看到這些工人正在工作。

網路圖片

「我開車經過這些工人,便去到我要拍攝的地點,」Rocco事後回憶說道,「我在罷工那裡拍了8張照片,覺得足夠了,便回程了。但是當我回到工人工作的地方附近時,聽到有尖叫聲。」

當時Rocco看到Randall懸掛在了電線桿上,不知道要怎麼辦,於是Rocco叫了救護車並且拿上相機進行拍攝。他目擊了全程,後來還聽到Jimmy大叫:「他有呼吸了!」

左圖:Randall倒掛在電線桿上;右圖:生命之吻

「當我朝他嘴裡呼吸了4次之後,他開始喘著粗氣,似乎恢複了一點意識,」Jimmy說,「實際上,你必須要有呼有吸,急救才能有作用,不然只會讓肚子脹起來,肺部也沒有空氣。」

而這些工人都是有經過系統訓練,在遇到甚麼突發情況時需要怎麼處理。

Jimmy的努力及時地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這讓他感到非常欣慰。

「我盡我所能地對他進行人工呼吸,而且還試圖伸手繞過他的身體來拍打他的胸部。」

當被問到Jimmy當時是否有信心救回他的同事,他表示:「沒有,當時他整個人都是藍色的。我是說——灰藍色的。」

其他工人趕上來把Randall放下到地面

幸好Jimmy沒有放棄,當Randall恢複了微弱的呼吸和脈搏時,Jimmy和其他趕來的工人們打開了他的安全帶,並把他降落到地上。在地上工人們持續對Randall進行心肺複蘇,當救護人員到達時,Randall已得以適度恢複。

在地面上工人們為Randall進行心肺複蘇。

Randall後來被送到了醫院,他的手部和腳部燒傷,需要進行植皮和數月的治療,但是若沒有被及時急救,他可能早已逝世。

而那位從電線桿上滑落想要救Randall結果自己摔倒了的Joe Beasely也被送到了同一家醫院治療,他的背部受傷了。

獲獎攝影師

這位「幸運」的攝影師Rocco,1920年11月2日在紐約出生,5歲時搬到了佛羅裡達州,10歲時是傑克遜維爾報紙Jacksonville Journal的賣報童。他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陸軍航空兵中擔任B-17的炮塔炮手。

戰爭過後,他回到了傑克遜維爾報社並開始了他的攝影生涯,一開始是體育攝影師。他在報社工作了42年,其中的33年是攝影師,直到1982年退休。

Rocco Morabito與「生命之吻」

Rocco人生的高光時刻必須是他在48歲的時候憑借這張「生命之吻 The Kiss of Life」獲得1968年普利策現場新聞攝影獎(Pulitzer Prize for Spot News Photography)。

2009年4月5日Rocco Morabito於醫院逝世,享年89歲。

幸運兒

蘭德爾·查姆皮昂Randall Champion被幸運地救治並康複過後,又回到了電線桿上工作。

在事情發生的20年後,他遭受第二次電擊,這一次電擊使他部分癱瘓,但他一直活到2002年,當時他因心力衰竭去世,享年64歲。

這張照片是1988年第二次事故後,Rocco和Jimmy去探望他。

英雄

「很多人都從這類的意外中活了下來。」Jimmy說, 「這僅取決於你在那裡掛了多長時間,但也有很多人被當場電死。」

Jimmy對他的英雄行為輕描淡寫地解釋道:「如果不是因為Rocco的照片,那一次的急救便與其他多次的急救沒甚麼不一樣。」

但是,他確確實實地拯救了一條性命,而且因為那張照片,那一次的拯救被賦予了永恆的意義。

Jimmy有一張該照片的副本。

在小愛所能查到的Jimmy的動態,他在去年仍然健康地到處活動著,並受邀參與了一些「生命之吻 The Kiss of Life」展覽的活動。

安全第一

·出事的電線是低壓(50-1000伏),不是高壓(HV),當時Randall正在變壓器上工作。

·若是在高壓HV部分工作需要許可證,該文件將會有嚴格的工作步驟,第一個要求則是關閉電源。高壓電會導致大範圍灼傷,甚至會放出大火球,衣服和頭髮都會被燒光。

·在行業中,沒有用於高壓電擊的救援程序,因為在關閉電源的時間裡,患者已經不行了。這種情況下最好的機會反而是,從爆炸中被炸飛離電線桿,立即進行治療。

·幸運的是在場的工人們都被系統地培訓過,腦子裡都有正確的急救步驟和方法,而且能正確地實施。

網路圖片

結語

對攝影師的工作,到現在都還存有一定的爭議性。

應該是先拍照?還是先救人?——這仿佛是永遠不會褪色的話題。

然而若非攝影師們抓住那個時刻,拍下一張又一張震撼人心的照片,對於許多本來不知道的事情、或者並非親眼所見的事情,可能我們並不會這麼放在心上,可能不會變得開始去在意。

在現在人人都能隨手捕捉畫面的時代,會有多少走進人心裡面的照片產生呢?

留住真善惡美醜,不偏不倚地定格一個瞬間,說不定會成為一個历史。

感謝Rocco Morabito捕捉了「生命之吻」這一瞬,讓世人看到這一個可能時時刻刻都在世界各地發生著的的「平凡的」救人事件,讓大家記得:每一個「平凡英雄」都值得被歌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