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狐外傳》與《雪山飛狐》:為何那麼特別

飛狐外傳
文:張佳瑋

1

1956-1959 年夏,金庸在《香港商報》連載了《碧血劍》與《射雕英雄傳》。

同時 1959 年 2 月,他在《新晚報》開了新坑,《雪山飛狐》。

《射雕》1959 年 5 月 19 日結束,《雪山》1959 年 6 月 18 日結束。

所以他是寫一會兒射雕,寫一會兒雪山。

一會兒寫成吉思汗歸天,一會兒寫胡斐和苗若蘭同牀。

1959 年 5 月 20 日《射雕》結束,《神雕》開始在《明報》連載。

他一會兒寫郭靖大戰歐陽鋒,一會兒寫胡斐大戰苗人鳳。

此後就是《白馬嘯西風》和《倚天屠龍記》,一直連到 1963 年。

而在此期間,就是神、白和倚的間隙,金庸又在《武俠與歷史》上,連完了《飛狐外傳》。

即:

金庸寫著射雕的同時,寫完了《雪山飛狐》。

金庸寫著神白倚的同時,寫完了《飛狐外傳》。

飛與雪,都屬於副連載。

大概類似於井上雄彥連載《浪客行》時,順便畫著的《Real》。

類似於吉永史連載《大奧》時,順便畫著的《昨日的美食》。

寫過東西的諸位都知道,一般開大坑的同時順便開小坑,往往帶緩解和休息的意味。

所以飛和雪的風格,也和金庸當時風格大大不同。

《雪山飛狐》的格調,其實很接近大仲馬的小說,故事講法很西式:

故事中的現實時間,其實也就在一天之內。

與故事有關的人物,集中到玉筆山莊,依靠各人的敘述往事,補完了一整段恩怨史。

只論敘述技法,大概是金庸小說裡最西化的了。

故事其實是靠眾人的回憶推動的,只有最後,胡斐推動了一點情節。

後來三聯版後記裡,金庸也承認:

「原書十分之六七的句子都已改寫過了。原書的脫漏粗疏之處,大致已作了一些改正。只是書中人物寶樹、平阿四、陶百歲、劉元鶴等都是粗人,講述故事時語氣仍嫌太文,如改得符合各人身分,滿紙他媽的又未免太過不雅。限於才力,那是無可如何了。」

我個人認為,《雪山飛狐》的真主角,實在是書中這些勾心鬥角、卻又各自敘述往事的庸人。天龍門飲馬川劉元鶴寶樹之流,為了寶藏的蠅營狗苟彼此算計、臥底偷聽各種盤算,寫得出彩之極。

後來在《連城訣》裡也有類似的影子:狄雲在小說後半部分,其實也更多是個武功絕高、看惡人們彼此爭奪的旁觀者。

胡斐、胡一刀和苗人鳳是正面角色,是《雪山飛狐》故事運轉的核心,但其實並非真主角。所以許多讀者大概會覺得:

胡斐存在感著實不強,還不如胡一刀在回憶中顯得威風凜凜。

且《雪山飛狐》裡,寫到李自成與李岩的段落,多有《碧血劍》的影子;後來《鹿鼎記》裡也有李自成與吳三桂段落。大概他對描寫李自成的興趣,從此中生發而出。

至於風格不同,我覺得,金庸也是寫《射雕》,寫郭靖一個視角三年下來,寫累了,想寫這麼個風格,調換一下手感。

「那邊郭靖的史詩徵途寫好累,這裡就寫一個一天之內結束的故事吧。」

《飛狐外傳》是補完《雪山飛狐》和《書劍恩仇錄》的。在金庸長篇裡,算是情節線簡單的。

說來無非是胡斐個人行俠仗義追殺鳳天南、救助苗人鳳的冒險,與程靈素、袁紫衣的情感糾葛。

考慮到金庸同時在寫楊過和張無忌的大篇章,中間寫寫胡斐,也可以理解了。

金庸的原話:

在報上連載的小說,每段約一千字至一千四百字。《飛狐外傳》則是每八千字成一個段落,所以寫作的方式略有不同。
我每十天寫一段,一個通宵寫完,一般是半夜十二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晨七八點鐘工作結束。

所以《飛狐外傳》的單獨篇章,大多很好看;但整體情節,又稍微有點單一。一以貫之的,其實是情,是求不得。

《雪山飛狐》的敘述方法很大仲馬,《飛狐外傳》也有類似意味,金庸自己說:

「這部小說的文字風格,比較遠離中國舊小說的傳統,現在並沒有改回來,但有兩種情形是改了的:

第一,對話中刪除了含有現代氣息的字眼和觀念,人物的內心語言也是如此。第二,改寫了太新文藝腔的、類似外國語文法的句子。」

舉個例子,程靈素死後,有大段抒情旁白。

熟悉的諸位自然看得出,這與金庸之前的句法不太一樣。更抒情,也更惻然。

「她甚麼都料到了,只是,她有一件事沒料到。胡斐還是沒遵照她的約法三章,在她危急之際,仍是出手和敵人動武,終致身中劇毒。

又或許,這也是在她意料之中。她知道胡斐並沒愛她,更沒有像自己愛他一般深切的愛著自己,不如就是這樣了結。用情郎身上的毒血,毒死了自己,救了情郎的性命。

很悽涼,很傷心,可是幹淨利落,一了百了,那正不愧為毒手藥王的弟子,不愧為天下第一毒物七心海棠的主人。

少女的心事本來是極難捉摸的,像程靈素那樣的少女,更加永遠沒人能猜得透到底她心中在想些甚麼。」

大概可以說,金庸在《商報》和《明報》連的,都是相對跌宕起伏宏偉熱鬧適合改編電視劇的大長篇:

郭靖、楊過、張無忌們的傳奇冒險,以至於《天龍八部》。

而在連載大長篇期間,寫的副連載,就技法更多樣,風格更有實驗性:一天之內講完故事的《雪山飛狐》、更抒情的《飛狐外傳》。

就在金庸後來連《天龍八部》時,他還順便連了《連城訣》;連《鹿鼎記》時,一個月寫完了《越女劍》。

《連城訣》和《越女劍》,也屬於風格相對特異的了 —— 相比於大長篇們 —— 調子也更低沉些。

不妨將射雕三部曲和鹿笑天這樣,大交嚮樂大歌劇大調作品,當做金庸的商業片 3A 大作。

將飛雪連越這樣相對低調、也更抒情的室內樂般的小調作品,當做金庸的文藝片獨立游戲。

是不是有感覺啦?

來源: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微信號:zhangjiawei_1983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