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怒懟凶神都沒事,卻栽在當權者手裡

文:余少鐳  

鬼神可怕還是人可怕,不用爭,再來看一篇。

《耳食錄》卷三,有一篇《鄒忠介公》,讓人細思極恐。

江西樂安大華山上有一座廟,主神是誰不得而知,左右兩元帥卻赫赫有名:分別是趙元壇、王靈官。這兩尊都屬於「 五路神」團隊:東方溫元帥、南方關元帥、中央王靈官、西方馬元帥、北方趙元壇。

大神一般都住天上,人間廟宇只是派出機構。大華山上的廟也一樣,主神只是掛名立像,王靈官和趙元壇是真正辦事的常務副神。據說都很盡職盡責,全心全意為信眾服務,所以香火極盛,周圍幾個州縣前來消災祈福的人,每天都摩肩接踵。

但也有一些人對該廟望而卻步。

因為,廟裡的神不但會賜福,也會降災。前來求神辦事的,如果心不誠,或人品有問題,有可能把命都搭上。

在這問題上,兩尊神的風格也不一樣,一寬一嚴。

趙元壇在崗,來求神的就算幹過偷雞摸狗的事,他一般不會追究。要是王靈官值班,那可就一個都不放過了。你看過不該看的,比如偷窺女廁所什麼的,會生目針(眼睛麥粒腫);說過不該說的,喜歡嚼人舌根的,舌根會爛掉;手腳不干淨的,會摔斷手腳;也有的當場就瘋了,見人就自曝隱私;更嚴重的,則當場被劈死。

可是,兩尊神是怎麼輪班的,凡人不可能知道,只能碰運氣。很多心裡有鬼的人就是想到這個,不敢賭一把,轉而去求一些給錢就辦事、不問人品的神。

其實這也是一種控制人流量的措施,不然,每天那麼多人,神也會累死。

也有不信邪的。

有一次,一哥們儿前來求神,走到山下見一女的,三寸金蓮超sexy,戀足癖發作,色膽包天,居然伸出手去,「 以二指遙度其長短」——就是伸出大拇指和食指,遠距離丈量美女的腳,以此意淫。

沒想到,手指剛一伸出,當場就硬化了,​​動彈不得。直到上了山,跪在神像前真誠懺悔,手指才恢復活動。

還有一次更邪:原本不認識的一男一女,在前來求神的路上相遇,互相對上眼,半夜就停車坐愛楓林晚起來。不料,剛完事就發現,兩人再也無法分開了——不是愛到無法分開,而是「 兩體連牽不能脫」(原文),即物理學意義上的不能自拔。

最後,這對野鴛鴦就那樣抱著,「 遂羞痛俱死,死猶相粘」,直到下葬,還得找一口特別定制的棺材。

就這麼神奇。

講到這裡,男主該上場了。

鄒忠介公,歷史上真有其人。他是江西吉水人,原名鄒元標,以神童的身份C位出道,萬曆五年中進士,後來官至左都御史(約等於最高檢察長),也算是一代名臣。 「 忠介」不是他的職業,而是死後的諡號。

鄒元標還沒中舉時,聽說大華山廟神很靈,也想去求神指條明路。沒想到,他爬了三次山,三次都上不去:第一次爬不到一里路,腳就崴了;第二次碰到大雪封山;第三次都爬了一半了,卻因為山上發生了一男一女兩屍相連奇案,捕快封路不讓過。

事不過三,鄒元標就納了悶了。對人品,他還是有自信的,神憑什麼為難他?

回到山下,找了個本地人問,我是不是犯了你們本地什麼禁忌,怎麼我誠心誠意想上山求神,三次都上不去?

那人看了看他,笑了,說你沒犯什麼禁忌,但運氣不好,碰到王靈官值班。你腳上穿的是皮靴,王靈官最討厭人穿皮草,趕緊換掉吧。

果然神,鄒元標服了,當場把皮靴脫下,跟那人換了一雙布靴,再次上山。

果然,這一次再無阻礙,順利爬到山頂。

進了廟,鄒元標正要跪拜,突然看到神像旁一大鼓,鼓面竟然是皮的。這下他也怒了,直愣愣站著,指著王靈官的像就懟:「 我穿皮靴你就不讓我上山,你廟裡卻用這麼大的一個皮鼓,你也好意思裝環保主義者!」

沒想到,話音剛落,那個大鼓突然從鼓架上滾下來,一路滾下山,皮開面裂。

大華山周圍的民眾得知此事,震驚了,趕緊集資換了一個布鼓裝上。

鄒元標扳回一局,但他也知道,王靈官可不是好惹的,以後不能有任何行差踏錯,否則會死得很慘。

果然,被懟之後,王靈官就把廟甩給趙元壇打理,暗中跟著鄒元標,手中鞭時刻高舉,等著鄒元標出一點道德紕漏就立刻吊打。

但鄒元標從沒給過他機會。就算是孤身處暗室,鄒元標也完全做到「 慎獨慎微,始終心存敬畏、手握戒尺,增強政治定力、紀律定力、道德定力、抵腐定力,始終不放縱、不越軌、不踰矩」。

最典型的一次,他在野外趕路走得急,渴了,見一口井,井旁有一缽,裝滿清冽的井水,顯然是有人剛打上來的。周圍沒人,鄒雙手從缽裡捧起水就想喝——這時他突然發現,水里有王靈官的鞭影!悚然一驚,趕緊掏出幾文銅錢扔到缽裡。

錢一扔,鞭影立馬消失。

這一次之後,王靈官徹底相信,鄒元標確實是個正直君子,再貼身監控也沒必要了,於是再沒出現。

鄒元標這人,據《明史》載,確實因性格耿直而吃過虧,很大的虧——被明朝的改開總設張居正公開打過屁股。

不是比喻,真打。

簡單來說,就是張居正死了父親,按規定應該丁憂(停職守孝三年),但這時候改革已進入深水區,萬曆皇帝正需要他,於是想一折中辦法:奪情。

奪情是丁憂制度的變通,也叫奪情起復,意思是朝廷特別需要你,先奪去你孝親之情,不必去職,但辦公不穿官服,朝廷的一些慶典、吉禮也不能參加。

其實就是找個藉口讓張居正留在朝廷繼續為皇帝服務。

擁有最高權力者誰不戀棧,張居正自然也就同意了。

皇帝的決定一出,招來很多大臣反對,說這是破壞制度。但反對者都被皇帝和張居正廷杖,即在朝廷上公開打屁股,也有的被革職。

鄒元標不管不顧,頂風上疏,堅決反對破壞制度。張居正一點面子也不給,當場把鄒元標打了八十棍,然後流放到貴州都勻。

也許是因為鄒元標剛正不阿,後人才編排這麼一個故事來給他加分。

不過,王靈官這位神人,值得再扒幾句。

有一說,王靈官是道教的雷神,但手裡拿的是鞭而不是錘子(四川人會說,這有差別嗎)。更讓人尷尬的是,千百年來流通的王靈官像或雕塑,都是右手執鞭,左手「 豎中指」,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都大跌眼鏡,怎麼會有這麼不雅的神?

其實,這手勢叫靈官印,他使出來,能驅邪伏魔,約等於「 我代表人民滅了你」,比西方類似手勢的含義純潔、高尚、有威懾力,完全可以替代詞語貧乏的謾罵,還有國學含量。

所以,在道教神仙系統裡,王靈官也叫糾察靈官,顧名思義,他在天上負責的是紀委,官不大,但諸神都怕。

比如《西遊記》裡,豬八戒調戲嫦娥事發,向玉帝揭發的,是糾察靈官;孫悟空大鬧蟠桃宴,玉帝得知,第一道旨就是命糾察靈官去追查反賊下落。

當然,除了左手厲害,這位糾察靈官右手的鞭也不是充氣的。第七回,孫悟空在八卦爐裡開掛,跳出來後,「 使鐵棒東打西敵,更無一神可擋」。但是,當他打到靈霄殿外的時候,正好是王靈官當殿值班:

他看大聖縱橫,掣金鞭近前擋住道:「 潑猴何往!有吾在此,切莫猖狂!」這大聖不由分說,舉棒就打,那靈官鞭起相迎。兩個在靈霄殿前廝渾一處。好殺……他兩個斗在一處,勝敗未分。

你看,當九曜星、四大天王都聞風而逃時,只有王靈官敢站出來擋孫悟空一陣,而且還打得「 勝敗未分」。

關於孫悟空大鬧天宮的真相,不少人分析過,天庭有陰謀,不是真打不過他。這陰謀不管來自玉帝或太上老君,目的都是為了見識西天的實力。所以,真能打的天將,早就接到招呼,意思意思一下就行。只有這位王靈官,像個愣頭青,真打。

這性格倒是跟《鄒忠介公》故事裡的王靈官很統一。

鄒元標跟王靈官,看起來是對立雙方,其實都一樣有道德潔癖,相愛相殺。這樣的性格,在天庭或人間官場都會神憎鬼厭。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裡面說過,著名的清官海瑞,也因為過潔世同嫌,大明朝廷自上至下都對他敬而遠之。

王靈官對鄒元標的7×24小時貼身監督,看起來睚眥必報,實際還是有底線的。這底線就是尊重事實,非得等到鄒元標有污跡,鞭子才打下來。

可見,只要立身正,得罪神明也不怕,那無處不在的鞭影,何嘗不是一種善意的鞭策。但如果得罪了當權者,連法律程序都不用走,你就等著屁股被摁到塵埃里再開出花來吧。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