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的第一課,是多讀書

文: 少年怒馬


01

紅樓夢》到第十五回,揭開了王熙鳳的另一面。

這之前,她壓軸出場,穿牆一笑百媚生,寧榮兩府無顏色。接著是滅賈瑞,協理寧國府,有顏值,有手段,有才能。

明媚果敢,名媛圈一股清流。

第十五回叫「王熙鳳弄權鐵檻寺」。

給秦可卿送殯的那晚,鳳姐夜宿鐵檻寺附近的水月庵。

老尼姑受人之託,請鳳姐幫忙,解決一樁高官階層的婚姻糾葛。

起初鳳姐沒有答應,老尼姑就用了激將法,對鳳姐說,我當然知道你不稀罕那點謝禮,但委託人不知道,倒像是你們府上——

「連這點手段也沒有」。

這句話刺激了鳳姐,當即應承下來,還報了價:

「你是素日知道我的……憑是什麼事,我說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兩銀子來,我就替他出這口氣。」

身為一個正宗名媛,鳳姐也在乎吃相。

又補充說,我不稀罕這個錢,一分也不要,都留給小廝當辛苦費,「便是三萬兩,我此刻還拿得出來。」

炫過手眼通天、家財萬貫,鳳姐還不過癮,又說:

「你瞧瞧我忙的,哪一處少了我?」

老尼姑也是人精,深諳人情世故,見鳳姐上套,立馬獻上一串彩虹屁,是是是,賈府這麼大家業,全靠你一人打理了。

「一路話奉承的鳳姐越發受用了,也不顧疲勞,更攀談起來。」

隨即,鳳姐以老公賈璉的名義,偽造書信,用官大一級的權力拆散了一樁婚姻,導致那一對鴛鴦雙雙殉情。

鳳姐呢,「坐享了三千兩」,並且自此「膽識愈壯」。

 

02

說實話,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對這個橋段耿耿於懷。

我太喜歡鳳姐了,可以接受她潑辣,刻薄,甚至是狠毒,就是不願接受她的庸俗。

因為我一直想不通,一個「金陵王」家的千金小姐,賈家的當紅兒媳,出門車轎結隊,回家奴婢成群,說一不二,呼風喚雨。

她什麼奉承話沒聽過!什麼場面沒見過!什麼世故參不透!

為什麼區區一個老尼姑,就能拿鳳姐當槍使?

現在明白了。

原因很多,但至少有一條,是鳳姐沒讀過書。

她那些令「男人萬不及一」的才能和氣場,一半來自天分,一半來自原生家庭的耳濡目染。

但這些都無法彌補靈魂上的黑洞,除了炫耀權力、聚斂金錢,她再沒有更高的追求。

濫用職權,拿賈府工資款去放高利貸;

逼迫丫頭彩霞,嫁給下人的賭博酗酒的兒子;

為了弄死小三尤二姐,不惜動用王、賈兩家的政治資源。

第七十二回,乾脆懟賈璉:

「把我王家的地縫掃一掃,就夠你們過一輩子了」。

鳳姐精神追求的上限,頂破天去,無非是用權力斂財,或用錢租權力,再無其他。

這一點,對比一下寶釵和黛玉就更清楚。

 

03

薛家是皇商,林家襲過列侯,林如海是巡鹽御史,都是如假包換的名門。

寶姐姐和林妹妹,都是家中獨女,掌上明珠。

但這兩位的品味、追求,可比鳳姐高級多了。

寶釵的房間是:

「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

「吊著半舊的紅綢軟簾」;

穿的是樸素的「蜜合色棉襖」;

身上最值錢的,就是那個金項圈。

寶釵怎麼說呢?若不是上面有兩句吉利話,讓天天帶著,她才不帶呢。

「沉甸甸的,有什麼趣兒。」

得了十二支宮花,皇家用的,都是高檔貨,寶釵也很無感,都讓送人。

用薛姨媽的話說,「她從來不愛這些花兒粉兒的。」

這就是名媛。名牌包包,珠寶首飾,別人用來證明身分的東西,她都不稀罕。

黛玉也是,靠精神活著,物質嘛身外之物。

剛發工資,正好碰到來跑腿的小丫頭佳蕙,順手就給錢。

「見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兩把給我,也不知道多少。」

她跟寶玉一樣,壓根就沒有金錢概念。

沒有金錢概念,是對炫富的降維打擊。

鳳姐完全相反。在賈府的女人圈裡,她行事永遠最高調。

第一次出場,就是前呼後擁。

書上寫道:「這個人打扮與眾姑娘不同,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

然後噼裡啪啦一頓描寫:

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掛珠釵」;

脖子上是「赤金」項鍊;

上身是「縷金」大紅襖,下身是翡翠撒花裙,配著宮絛玉佩。

穿金戴銀,翡翠白玉,珠光寶氣。

如果沒記錯的話,書裡只出現過三次潑婦罵街,一個是趙姨娘,一個是春燕他娘,另一個就是名媛王熙鳳。

不是說性格不能張揚,不能豪華,而是說不能只有這些。只有這些,人就不可能高貴得起來,真正高雅的東西,享受不到。

紅樓夢裡真正高貴高雅的是什麼呢?

不是彩繡輝煌寶馬香車,是寶釵的冷香丸,妙玉的陳年雪水茶,黛玉、湘雲的月夜笛聲寒塘鶴。

這些場合,鳳姐一次都沒參加過,連拼團的機會都沒有。

為什麼薛名媛和林名媛,能碾壓王名媛?說到底,還是讀書多。

寶釵自小讀過很多書,禁書都讀,長大後三觀正確品位高雅,藏愚守拙。

鳳姐會藏嗎?鳳姐的藏,是讓天下人都知道我很低調。

黛玉更不用說了,屋子裡「案上設著筆硯,又見書架上磊著滿滿的書」,以至於劉姥姥誤以為是哪位公子的書房。

所以你看整部書裡,寶姐姐和林妹妹輕輕扔一個知識點,就甩別人幾條寧榮街。

而鳳姐的世界,大不過一條寧榮街。

04

這些,鳳姐用她那雙文盲丹鳳眼,是看不見的。

她的天賦異稟,只能變成小聰明,成不了大智慧,權力、金錢塞到她手裡,只能給自己挖坑。

這是她的致命弱點。

哪怕她「有一萬個心眼子」,老尼姑也能找到她缺的那個心眼。

十二釵的結局都是悲劇,但鳳姐的悲,與別人不一樣。

其他釵是深陷命運旋渦,無力抗爭。

鳳姐的悲劇,至少有一半是她自己造成的,她貪婪追逐的那些東西,最終都加速她的消亡。

三觀一旦傾斜,機關算盡再聰明,都免不了潦草收場。

曹雪芹對暴發戶下手一點不留情,筆下的孫紹祖、賈雨村,還有夏金桂家,都是一朝得志便猖狂。

沒有幾代人的詩禮簪纓,怎麼養得出公子名媛。

唯獨對王熙鳳,他愛恨交加。愛其才,愛其辣,恨其貪,恨其毒。

分明一個名媛,愣是塗一層厚粉,只見浮光,不見涵養。

王崑崙老前輩有言:「恨鳳姐,罵鳳姐,不見鳳姐想鳳姐」。

作為文學人物的鳳姐,令人難忘。作為真實人物的鳳姐,往往到頭一空。「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

所以說,彆強行做名媛,要做至少也多讀幾本書。

不然,紅樓鳳姐沒做成,不小心還弄成網紅鳳姐。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