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筆下的秋天,寫盡人生百味

秋天

一花一人一世界,一樹一葉一知秋。日子總是在不經意中悄然離去,季節的變換,白晝的交替,都無聲無息的成為過去。

春去秋又來。秋是成熟的,它不像春天那麼害羞,也不像夏天如此的暴露,也不似冬天如此的內向。

秋——在王勃的筆下,是「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

在徐再思的筆下,是「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後」;

在張繼的筆下是「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在李煜的筆下是「 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

蘇東坡筆下的秋,寫盡了人生百味。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達觀的

點絳唇·庚午重九再用前韻

不用悲秋,今年身健還高宴。

江邨海甸。總作空花觀。

尚想橫汾,蘭菊紛相半。

樓船遠。白雪飛亂。空有年年雁。

東坡就是東坡,即使在蕭瑟的秋日 ,他依然高昂,你看他怎麼說:不用悲愁,我身強體健,能吃能喝。發那悲秋的哀嘆作甚。

生命有太多種可能,有時候出發的角度變了一毫一厘,都會讓我們的結局變得不同。

但終其一生,我們只能選擇,當下看起來最合適的選項。所以,請不必悲秋,也無需介懷。擁有從來都是僥幸,無常才是人生常態。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孤獨的

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

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

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無奈啊!天涯同一月,相思兩地情。在這熱鬧的中秋月明之時,蘇軾渴望著與兄弟一訴衷腸,無奈遠貶黃州的他只能在北望中借明月遙寄相思。

現實中太多的痛苦與無奈,他也因此而陷入更為深沉的悲涼之中。

每個人都有太多的無奈和身不由己,我們要學會舍棄無謂的執著,懂得自己不能掌握所有世間事,才能安然接受生命中的來來去去。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苦悶的

行香子·秋與

昨夜霜風。先入梧桐。

渾無處、回避衰容。

問公何事,不語書空。

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來庭下,光陰如箭,

似無言、有意傷儂。

都將萬事,付與千鐘。

任酒花白,眼花亂,燭花紅。

東坡一生多舛,幾遭貶謫。晚年的他褪去了才子的傲然, 回望這一生漂泊,秋風中過往的淡然、堅定、灑脫似一一看穿。於是寫下了 這首悲秋之作。

使人成熟的不是歲月,而是經历。汲汲營營,走過半生,才發現——人生不過只是一陣風,一場雨,一次經历!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愁思的

菩薩蠻·西湖

秋風湖上蕭蕭雨,使君欲去還留住。

今日漫留君,明朝愁殺人。

佳人千點淚,灑向長河水。

不用斂雙蛾,路人啼更多。

年紀越大越發現,人生就是一場又一場的告別,沒有人能陪我們從起點走到終點。

我們不斷開始,又不斷告別;不斷銘記卻又不斷忘卻。那麼我們該為此悲傷嗎?

記得作家張潔有一段話:富有而善良的鄰人,感嘆我收獲的微少,我卻瘋了一樣地大笑。在這笑聲裡,我知道我已成熟。 

我已有了一種特別的量具,它不量穀物只量感受。我的鄰人不知和穀物同時收獲的還有人生。我已經愛過,恨過,笑過,哭過,體味過,徹悟過……

經历就是最好的紀念。如果離別不可避免,請讓我們互道珍重。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矛盾的

蝶戀花·昨夜秋風來萬裡

昨夜秋風來萬裡。

月上屏幃,冷透人衣袂。

有客抱衾愁不寐。那堪玉漏長如歲。

羈舍留連歸計未。

夢斷魂銷,一枕相思淚。

衣帶漸寬無別意,新書報我添憔悴。

能自由選擇的人,是幸福的,這種幸福往往與生俱來,也往往最容易失去;能適當放棄的人,是灑脫的,這種灑脫往往是一種心境,也往往最令人糾結;

能選擇又能放棄的人,是沉靜的,這種沉靜往往讓人嘆服,也往往最難以把握。但這些是人生的意義—— 一邊失去,一邊擁有,一邊得到,一邊放棄。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懷念的

南鄉子·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

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

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

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

明日黃花蝶也愁。

「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這與蘇軾別的詞中所發出的「人間如夢」、「世事一場大夢」、「未轉頭時皆夢」、「古今如夢,何曾夢覺」等慨嘆異曲同工,表現了蘇軾後半生的生活態度。

在他看來,世間萬事,皆是夢境,轉眼成空;榮辱得失、富貴貧賤,都是過眼雲煙;世事的紛紛擾擾,不必耿耿於懷。

很多事先天註定,那是「命」;但你可以決定怎麼面對,那是「運」。

所有悲傷,總會留下一絲歡樂的線索。所有的遺憾,總會留下一處完美的角落。喜歡花的人是會去摘花,然而愛花的人則會去澆水。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遺憾的

木蘭花令·梧桐葉上三更雨

梧桐葉上三更雨,驚破夢魂無覓處。

夜涼枕簟已知秋,更聽寒蛩促機杼。

夢中历历來時路。猶在江亭醉歌舞。

尊前必有問君人,為道別來心與緒。

這一夜,東坡又在夢中與弟弟蘇澈重逢,並且一同「在江亭醉歌舞」,十分愜意。

可是好夢不長,三更時分,雨打梧桐,那淅淅瀝瀝的雨聲驚醒了他的好夢。現實中的他,依然與親人天各一方。懷著無限惆悵想再找夢境,已經「無覓處」了。

人生短暫,緣分未必時時可見,人海茫茫,相伴未必可以久長, 要感謝生命中的緣分,要珍惜你身邊的陪伴。緣在,人便在;人在,情便在。

■ 蘇軾筆下的秋天,是綿長的

浣溪沙·山色橫侵蘸暈霞

山色橫侵蘸暈霞,湘川風靜吐寒花。

遠林屋散尚啼鴉,夢到故園多少路,

酒醒南望隔天涯,月明千裡照平沙。

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年)十一月,蘇軾從故鄉四川眉山沿長江返回朝堂,行舟至荊州之前,見長江兩岸深秋季節的景色寫下該詞。

心裡放不下別人,是沒有慈悲;心裡放不下自己,是沒有智慧。請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是你的,遲早會散,是你的,永遠都在。

讀蘇軾的詩詞後,

很難不愛他。

他的詞裡,有生活的美,

更有人生的豁達。

當我們想起蘇軾,

嘴角總會露出微笑,

你會覺得,生活美好,

人生可期。正如那句:

人生緣何少快樂,

只因未讀蘇東坡。

今天放不下的煩惱,

明天終會放下。

說到底,人間萬事,

不過如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