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詩人蘇東坡

月光詩人蘇東坡

文: 物道君

蘇東坡,是天上的月,人間的白月光

《蘇東坡傳》序裡有一句話:「 蘇東坡是月下的漫步者。」 《蘇軾全詩》2700餘首,詠月詩就有300多首。

月光詩人蘇東坡

圖|草木君 ©

這些詩裡有故鄉眉山的月,汴京的月,杭州的月,常州的月,被貶地黃州惠州儋州的月……中秋月是最濃墨重彩的一筆,蘇東坡那些大而難的時刻,幾乎都發生在中秋。

月光詩人蘇東坡

▲ 《蘇東坡赤壁夜遊圖》楊明義-馬伯樂-江南霞

1077年到徐州上任,那一年中秋他在洪水將至中度過。

1079年的中秋在被捕路上,中秋後三天入獄,那是「 烏台詩案」 。陪伴他二十餘年,共同經歷貶謫歲月的妻子,也在一個八月離世。中秋,是蘇東坡的劫。

毛姆說:「 滿地都是六便士,他卻抬頭看見了月亮。」 那人就是蘇東坡,滿地都是艱難苦澀,他卻抬頭看見了月光,看得比別人多,比別人美,比別人圓。

林語堂說他是「 月光詩人」 。他是天上的月,人間的白月光。

又一年中秋,今天跟著東坡先生的幾首中秋詩,抬頭望月,望見明亮與溫柔。

圖|飛機 ©

一、月的圓缺,是人生的離合

《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1076年,蘇東坡在密州過中秋。

在這之前,他本來在汴京當官當得好好的,因與王安石們政見不同,為保全自請外放,輾轉外地就任。官途不暢,但他沒太在意,因為弟弟子由也在外地當官,相隔不遠。

東坡常找機會去弟弟家小住,酒飯相聚,甚至一起過中秋。但現在離得越發遠了,與弟弟多年不見,這一夜他喝了好多酒,還「 歡飲達旦,大醉」 。

圖|武夷山不知春齋 ©

此時的蘇東坡就像剛上大學的大學生,或者是剛到外地工作的成年人,離開家人,過著沒有家人的中秋,品嚐到了人生的離別。驚覺月光的陰晴圓缺,竟對應著人生的悲歡離合。

這一夜,凌晨兩三點他還沒睡,不是睡不著,而是捨不得。於是沒事他便抬頭看看月亮,彷彿看到了子由,想起彼此相聚的時光。

想起蔣勳說:「 蘇東坡,他很溫暖。」 總能給人美好的願望,不會因為無常而太傷心。

所以他飽含熱情地說:「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只要家人在心上,是否真的共賞一輪月就顯得不再那麼重要。

圖|武夷山不知春齋 ©

二、人生難重逢,圓月最珍惜

《中秋月》

 

暮雲收盡溢清寒,銀漢無聲轉玉盤;
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1077年中秋,蘇東坡如願了。這一年,他在徐州,子由也在徐州,兄弟倆又住到了一起,還過了一個中秋,這是兩個人相別七年之後的重逢。

然而好景不長,中秋節第二天,子由要離開了,「 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這一夜過得像鐘錶上的針,以秒計算的,「 滴答滴答」 每一聲都重重扣在他們的心上。那月光好似知音,過了很長時間才升至中天,圓圓亮亮,卻不敢發出絲絲聲響,生怕驚擾了誰。

圖|擬見 ©

清光撥開烏雲,從樹上篩下來,光影綽綽,兩個人對坐夜談,誰也沒說要去睡覺。因為不知下一次的明月高懸,你我又在哪裡?

離別後的重逢,總是格外珍惜。時光如月,看見過它的陰晴,經歷過它的圓缺,一年一次的中秋就顯得萬分難得。

年輕時候總是不懂一期一會的珍重,經歷離別才明白月圓的珍貴。

月光詩人蘇東坡

圖|清涼地兒-了琹 ©

三、月光之下,總有光明

《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淒然北望。

1079年中秋,蘇東坡在被捕路上,1080被貶到了黃州。

有人說:「 未曾痛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 死裡逃生的他,也對著烏雲與明月,開始思索人生。

這是他在黃州度過的第一個中秋,心中悲涼可見一斑,頭髮霜白,黃葉蕭蕭也響了起來,偏遠之地,總是有酒無客,月明又總是被烏雲阻擋。

圖|清涼地兒-了琹 ©

人人都說,蘇東坡是豁達的,但這時的他很脆弱,苦痛、悲傷。從廟堂之高到江湖之遠,所有苦和難好像說不出,開口就說:「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

這年的中秋,沒有親友在旁,宛如一顆孤獨的星球。他望瞭望月,烏云總算開了。是的,明月總歸是明月,烏雲怎麼遮得住它。

孤獨一人有何懼,但有明月相伴。這月是希望,有它在,內心就能安定下來,抹去黑夜的恐懼,好好生活也有了可能。

月光詩人蘇東坡

圖|喵嗚不停 ©

四、天上月是心中月

《念奴嬌》

憑高眺遠,見長空萬里,云無留跡。桂魄飛來光射處,冷浸一天秋碧。

玉宇瓊樓,乘鸞來去,人在清涼國。江山如畫,望中煙樹歷歷。

我醉拍手狂歌,舉懷邀月,對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風露下,今夕不知何夕。

便欲乘風,翻然歸去,何用騎鵬翼。水晶宮裡,一聲吹斷橫笛。

這是蘇東坡在黃州的第三個中秋。

雖然仍是一個人,但這夜的月比以往任何時候的都要圓、都要亮,透透地,像極了東坡先生此時的心境。他把曾經的苦難悲涼已經丟到九霄雲外,翩然天地間。

他又喝醉了,但很開心。邊打拍子邊狂歌,涼風裡還跳起了舞,舉起酒杯,抬頭看著月亮,醉成了一灘月光。

到這裡,我們無需再替他擔心,這先生可快活了,翻然飛去了明淨的月宮,成了天上的月光。

月光詩人蘇東坡

圖|清涼地兒-了琹 ©

曾經糾結矛盾的詩人,從此笑傲江湖,「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後人稱他為「 坡仙」 ,曠達間便有安慰和喜樂。

這仙,明朗、灑脫、飄逸,盈盈如月光,照在人間,也照在每一個普普通通人的心扉。每當困惑難當,便會想起他,想起他的月,他的詩。

蘇東坡是天上的月,人間的月光。

五、明月在心,光照萬里

《汲江煎茶》

活水還須活火烹,自臨釣石取深清。
大瓢貯月歸春甕,小杓(sháo)分江入夜瓶。

在儋州,蘇東坡有沒有寫過中秋的月,我沒有找到,但是他必然看過,不然不會說「 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

是夜,月光很亮很亮,照得整個江岸都滿了,隨著流水似要溢出來。看到這樣的景象,蘇東坡心裡很驚喜,他已經不在乎那是不是圓月,是不是中秋了。

提著甕來到江邊,大瓢大瓢地舀水,月在水中,彷彿在舀明月,再用小勺裝入瓶中。何止是月歸春甕,心裡也有了月亮,一派清亮,雖不如陽光耀眼,從頭到腳尖都能感受到月柔和的光芒。

這一年蘇東坡63歲,平靜如月。

記得在他離開儋州那日,夜裡乘船北歸,一輪明月,光照萬里。

月光詩人蘇東坡

圖|子上青黛 ©

回望蘇東坡的一生,每每抬起頭,彷彿看到的總是這樣的月光,好像一種親切的生命,時時為你照耀。照得蘇東坡成了一個月光詩人,成了我們心中的月光。

思念家人時,想起他的「 明月幾時有?」

鬱悶困惑時,想起他的「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忙得慌亂時,想起他的「 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

蘇東坡,是我們心裡的一片月。

月光詩人蘇東坡

但我更希望我們像那東坡:滿地都是艱難苦澀時,還能抬頭看看月光,拾起心中的溫暖。

就像兒時,中秋夜出門「 走月光」 。

我們在路上,月在路上;

我們在山頂,月在山頂;

我們在江邊,月在江中;

我們回到家裡,月正好出現在屋前。

月光詩人蘇東坡

月光是明燈,只為你照耀。

來源       物道精緻生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