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星人「 強暴 」 的人們,還生下了混血寶寶…

許多人聲稱見過外星人,並被外星人綁架。這樣外星人就可以帶走他們的精子和卵子,創造一個新的種族,以獲取特定基因物質。 《太陽報》採訪了多個聲稱被外星人綁架過的人。

雖然被外星人綁架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可能聽起來難以置信,但還是有很多人認為他們被外星人綁架過。最近專家們一直在探索外星人確實存在的新理論。

據《泰晤士報》報導,科學家們正在考慮外星人保持沉默的可能性——因為與他們相比,我們太原始了。

75歲的戴維·哈金斯住在美國佐治亞州父母的農場裡。

大衛說:「 有一次,當我穿過樹林時,一個大胸外星女人引誘了我。自那以後,我與外星人有過多次性接觸。我認為我已經有數百個外星人寶寶。 」 儘管沒有證據,大衛還是為他的外星人愛人「 新月 」 畫了肖像,以紀念他們在一起的時光。

68歲的計算機工程師米里亞姆·貝爾梅爾也相信外星人的存在。她表示,她第一次被綁架還是一個小女孩。

她說:「 我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我經常在床上看到灰矮人。他們就像長著黑杏仁眼睛的小精靈。我從來不知道它們是什麼,不知道它們為什麼在我的房間裡,也不知道它們對我做了什麼。 」

然而,這位住在法國西南部的兩個孩子的母親直到2012年被催眠後才意識到這意味著什麼。她繼續說道:「 我意識到我經常被外星人綁架了。我的身上留下了無法解釋的痕跡。

有一次,我大腿上有三個硬幣形狀的瘀傷,還有一次,我的右側靠近腎臟的地方出現了悸動的疼痛。多虧了催眠,我才意識到疼痛是因為外星人在我體內使用的探針造成的。外星人正在利用我們的精子和卵子來創造一個新的文明。 」

之後,米里亞姆成為了CeroFrance的負責人。 CeroFrance成立於2014年,專門為那些聲稱被外星人綁架的人定期舉行聚會。

她說:「 我們中的許多人都被所發生的事情嚇壞了,有些人失去了工作和婚姻。他們對所發生的事感到非常不安。但我們可以一起安全地談論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 」

這個組織的成員有很多共同點,許多人說他們的卵子或精子被外星人獲取,一些人還說他們從小就被綁架。

米里亞姆說:「 我們為什麼被抓走了?這是個大問題。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被選中。我們中的一些人認為,對他們來說,在我們身上執行他們的程序和操作可能更容易。我的父母也被綁架了。我的孩子們在他們的童年也被帶走了。

每次我被綁架時,都會有一個探針進入我的身體,然後我的卵子被取出來。我無力阻止。當我在接受治療時,我發現外星人把人類看作是一個殘忍的、破壞性的、自殺性的種族。我們正在毀滅我們的星球。所以他們正在創造一個擁有不同文明的新物種。 」

雖然他們經常被嘲笑,但所有受害者都表示,這種事情發生過不止一次。米里亞姆說:「 最嚴重的綁架發生在我身上,當時我住在我雇主位於法國阿爾卑斯山的公寓裡。在六樓,我躺在床上,透過天花板的窗戶欣賞星星。

我開始打瞌睡,所以我關了燈。就在這時,我聽到咔噠一聲。房間突然亮了起來,我看到窗戶開著,一根纜繩垂下來。我不能移動。我在床上失去了意識。 」

「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正坐在一張金屬桌子上。我身上裹著一塊柔軟的布,呼吸困難。我能聽到手術器械和機器的運動。然後電纜進入了我的身體。我試著與它抗爭,但我做不到。

我周圍到處都是灰色的小外星人,還有一隻巨大的昆蟲外星人。最後我睜開眼睛,回到臥室,天很黑,窗戶也關著——沒有人在那裡,但房間裡有一種沉重的氣氛。我再也不能睡在公寓裡了,於是我在剩下的時間裡住進了一家酒店。後來我的下腹疼得厲害。 」

她補充說:「 外星人不想讓我們記住我們被綁架時發生了什麼,所以他們試圖掩蓋我們的記憶。當我明白髮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之後——我平靜多了。我沒有發瘋。這是人們不願談論的話題,因為他們害怕別人認為他們瘋了。 」

和米里亞姆一樣,來自科·利默里克的格里·沃斯特說,在被一個外星人綁架上船之前,他也被強光弄得頭暈目眩。這個外星人有一個「 大錐頭 」 和「 美麗的、巨大的眼睛 」 ,在2001年12月通過心靈感應與他交流。

格里相信,他被送回地球是為了傳遞一個信息——800多年後,一顆愛爾蘭明斯特省大小的巨型小行星將毀滅地球。

71歲的希拉里·波特說,她第一次被綁架是在50年代,當時她只有5歲。她同意外星人想要創造一個混血種族的理論。她在一次誘拐事件後留下了三角形吸血痕跡。

經過多年的研究,她認為外星人的目標是某些基因構成更有趣的人類「 部落 」 。綁架案發生後,希拉里患有偏頭痛,醒來時衣服或床單上有血跡,或者身上有瘀傷。

心理學家尼古拉斯·杜蒙花了7年時間,在法國採訪了100名「 被綁架者 」 。

他說:「 我見過各種各樣的人聲稱見過外星人。不管什麼階層的人都有,有專業人士、農場工人、科學家等等範圍很廣。他們對外星人的經歷持開放的態度。 」
他補充道:「 如果你持懷疑態度,就更容易將這些經歷視為精神問題或睡眠癱瘓。我對此持開放態度。我傾聽他們的經歷。他們身上有記號,並且他們看到了很多東西。我們發現,他們常有精神異象,甚至發展出精神力量。 」

「 有一個女人的癌症莫名其妙地被治癒了。她的腦瘤像蜘蛛網一樣覆蓋了大腦的顳葉。在一次外展後,腫瘤完全消失了。通過掃描,但我們沒有發現任何痕跡。對此我們沒有科學的解釋。 」

尼古拉斯說:「 雖然我看到被綁架的女性比男性多,但這在所有的心理諮詢中都是正常的。女性更容易與人接觸,也更願意與人交談。男人把它藏在裡面。他們擔心人們會認為他們瘋了或偏執。 」

小時候很喜歡看DISCOVERY關於外星人的紀錄片,有次睡醒發現小腿內側有個很標準的「 J 」 傷口,興奮很久,覺得自己一定是給外星人綁架又銷毀記憶了。只是後來什麼沒發生,傷口結痂又脫落,連個疤都沒有。現在想起來,還莫名的有點悲傷。

來源       神秘檔案研究所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