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姻緣

文:徐敏  

1936年4月25日,三對新人在杭州六和塔下舉行集體婚禮,在當時曾轟動全國。他們是趙丹與葉露茜、唐納與藍蘋、顧而已與杜小娟。沉鈞儒是證婚人,鄭君裡主持婚禮。結婚當天,葉露茜摔碎了一個盤子,趙丹認為這是一個不祥之兆,三對伉儷後來沒有一對白頭偕老。

趙丹的婚姻是金山促成的。當時,金山在上海商業學校業餘劇團擔任教師。有一天,金山邀請趙丹來學校觀看學生排練話劇,趙丹有點不太情願。金山說,你別瞧不起他們的表演,這群學生中有個叫葉露茜的,不但戲演得好,人也長得漂亮,兩只眼睛會說話呢。說到這兒,金山還特別強調了一句,葉露茜是商業學校的校花。

趙丹去了一看,可不是麼。再一聊,情投意合,兩人就好上了,很快陷入熱戀。趙丹曾當眾驕傲地說:「我成了快樂王子,因為我擁有一個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女人。」

葉露茜懷著女兒趙青時,趙丹正忙於拍攝《十字街頭》和《馬路天使》。女兒出生後,長得酷似趙丹,幾十年後成了著名舞蹈家。


趙丹、葉露茜與女兒趙青

不久抗戰爆發,趙丹和葉露茜離開了上海的家,離開了女兒,參加到話劇宣傳隊中,投身於火熱的抗日救亡運動。

1939年,趙丹在重慶看到杜重遠寫的一本《盛世才與新疆》,贊揚盛世才是開明紳士,深受鼓舞,以為新疆王盛世才真的求賢若渴,於是約集好友徐韜、王為一、朱今明、易烈等人,帶著妻兒一同前往新疆,準備在那兒開辟新的戲劇局面。

趙丹在新疆排演了抗日題材的話劇《故鄉》等新戲。盛世才起初對趙丹等人還算客氣,有時也來劇團看望慰問。但盛世才並非如杜重遠說的是開明紳士,而是心狠手辣的獨裁者和投機分子。他對趙丹這些進步文化人不受自己約束心懷不滿,只是未找到機會下手。

1940年,他終於撕下偽裝,借所謂「杜重遠陰謀暴動案」逮捕了趙丹、徐韜、王為一等人,將他們祕密關押在監獄中,不準葉露茜等家屬探監,也不許她們離開新疆。葉露茜和徐韜、王為一的妻子心急如焚,四處奔波,卻得不到丈夫的消息,每天淚流不止。

葉露茜毫不放棄,到處托人打聽丈夫的情況,甚至攔截過到新疆訪問的宋美齡專車,呈訴冤情。宋美齡走後,盛世才決定將葉露茜等人趕出新疆,他欺騙葉露茜說,趙丹等人已經獲釋,讓她與其他女眷離開新疆去蘭州與親人團聚,並派士兵「護送」她們離開新疆。

到了蘭州,葉露茜她們並沒有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親人。葉露茜,俞佩珊等人被困在了蘭州,日子久了,甚至連生計也發生了困難。在絕境中,葉露茜被迫賣掉了結婚戒指。幾經波折,才在好心人幫助下,帶著兒子回到了重慶。 1943年,有消息說趙丹、徐韜、王為一、易烈已被盛世才槍殺,連重慶的報紙都刊登了趙丹等人被槍斃的消息!

重慶方面為趙丹、徐韜、王為一,易烈等召開了追悼大會,金山在報上發表了悼念文章。悲痛欲絕的葉露茜本想以身殉夫,但想到兩個年幼的孩子無人照顧,只好放棄輕生的念頭,堅強地生活下去。

烽火連天,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也是萬般艱難,金山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仿佛也是天意,身心俱痛的葉露茜,遇到了杜宣。

杜宣是劇作家,原名桂蒼淩,性格溫柔厚道。他在金山那兒知道了葉露茜母子的遭遇後,內心非常同情,一有空閑就主動去葉露茜那兒幫忙。一來二去,兩人有了感情,在金山的撮合下,走到了一起。婚後,葉露茜隨杜宣去了昆明。

誰也沒有想到,1945年春天,坐了五年大牢的趙丹,居然死裡逃生,從新疆來到了重慶,站在了老朋友金山的面前。他問金山:葉露茜和孩子去哪了?

金山一臉尷尬,向趙丹解釋說:「阿丹,你聽我說,我們都以為你死了,報上都登了,追悼會也開過了,露茜……露茜她,她… …」

趙丹都急得快瘋了:「她怎麼了?說呀!」

金山雙手緊緊抓住趙丹的兩肩,真誠的說:「阿丹,真的,你不要難過,不要生氣…露茜她已經改嫁了!」

這真是晴天霹靂,趙丹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不僅是他的妻子,就連徐韜、王為一等人的妻子也都改嫁了。

趙丹無法平靜,在獄中,哪怕經歷了種種非人的折磨,妻子都是支撐他活下去的希望。趙丹決定去雲南找回自己的妻子。

當他終於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妻子卻並未如他想象的那樣,激動地過來擁抱他,而是悽惶地轉過身去。趙丹悲哀地發現,葉露茜已經身懷有孕。趙丹心如刀割,葉露茜則淚流不止。

趙丹雙膝跪下,懇求葉露茜跟他回去:「茜,我們回家吧?」面臨選擇的葉露茜左右為難,她知道,無論她怎樣選擇,她都會傷害一個男人。她只能對趙丹說:「不,一個家庭已經破壞了,我不能再破壞第二個家庭。」

趙丹一聲長嘆:「一句謠傳,害得我妻離子散。」心碎的他心情悽涼地離開了雲南。

1947年,趙丹與導演陳鯉庭籌拍新片《幸福狂想曲》,需要物色一位女演員,遲遲沒有尋著。這天,兩人在朋友的書桌玻璃下,看到了黃宗英的照片,不約而同地說:我們找的就是這雙眼睛。

電影開拍,趙丹與黃宗英飾演一對戀人。黃宗英來上海,趙丹親自去車站迎接,黃宗英問:上海有那麼多大明星,為甚麼偏偏是我?

趙丹說:這叫千鳥易得,一鳳難求。

趙丹給黃宗英的印象是沒人管的大孩子,不修邊幅,衣服經常扣錯扣子,腳上的襪子一只一個顏色,後跟還是破的,一穿上腳後跟就露出來了。

影片拍完後,黃宗英出演舞臺劇《賣火柴的小女孩》,請趙丹為她導演,演出非常成功。那天,兩人走出劇院時,天已經很晚了,好不容易等到出租車,擠了好幾個人。黃宗英只好坐在趙丹的腿上,趙丹緊緊地抱住她,她全身都酥軟了。


趙丹與黃宗英

這只酥軟的鳳凰後來嫁給了趙丹,兩人恩恩愛愛共度一生。趙丹和前妻有兩個孩子趙青和趙矛,與黃宗英有三個兒女趙佐、趙橘、趙勁,還收養了周旋的兩個兒子。在這個大家庭中,黃宗英既當親媽又當繼母、養母,與孩子和睦相處,一視同仁。

葉露茜與杜宣白頭偕老,不離不棄,共同養育了八個子女。

1980年趙丹去世,12年後葉露茜也長眠於地下。時光荏苒,一切都化為了過眼浮雲……

資料來源:
天童老僧《趙丹情史》
網文《趙丹與葉露茜》
百度百科《趙丹》

來源  漢嘉女1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