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嘉譯「 改名幕後」

張嘉益

文:張一心 

電視劇《白鹿原》開機那天,起頭就是陰天,直到馬上要開拍時,太陽突然破雲而出,一片燦爛,一隻公雞高聲打鳴三下,編劇申捷激動地大喊:「 吉祥!」

其實開機時間,11月17日11點17分,日期取自出品人生日,時辰,則是製片人李小飚專門去藍田的六朝古剎水陸庵燒了香,請人算好的「 吉時」。

關注影視的都知道,電影、電視劇開拍前都要選吉時,拜土地,按張嘉譯的話說,「 我們這行就是要就江湖的規矩。

除此之外,影視界還有一個見怪不怪的江湖傳統,那就是:改名。

張嘉譯今年50歲了,竟然也要、又要改名。

其實他第一個名字叫「 張小童」,第二個名字才是「 張嘉譯」,而現在,他又有了第三個名字,「 張嘉益」。

不就是個名字嘛,已經改了一次,現在都50歲了,為毛還要折騰?

1971年,人們學會了一個新名詞「 計劃生育工作」,但這對1歲的張嘉譯(那時他的名字還叫張小童)影響不大,他是老張家第五個男孩。

也許爸媽真誠地想要一個女兒,張嘉譯後來終於有了一個妹妹。

兄妹六人和爸媽一起住在一套七十多平米的房子裡,用張嘉譯的話說:「 每天都是烏泱烏泱的生活。」晚飯出去買饅頭都是20個起步。

這樣的生活習慣一直被張嘉譯帶到劇組。拍《白鹿原》時,他一叫烤串就是幾千串,在現場架火,邊喝酒邊吃肉。

陳道明曾評價張嘉譯:「 作為演員,你條件並不太好。」

說起來,在兄妹幾人裡,張嘉譯絕對算沒有文藝細胞的那一個,偏偏是老天爺硬把飯碗擺在他面前。

讀高二時,張嘉譯在西安電影製片廠工作的舅舅看見《西安晚報》上的一則電影學院招生廣告,回家就慫恿張嘉譯去試試:「 去玩吧,特別好玩兒。」

俗話說,聽人勸,吃飽飯。

張嘉譯還真就去了。面試時,他不會跳舞,就做了一段廣播體操。高中一直在體校練摔跤也算幫上了形體面試的忙,折騰一通下來,還真的就被錄取了。

17歲的張嘉譯可沒想過要當演員,更沒想過要當喜劇演員。他當時的想法是成為職業摔跤選手。

運動員叫「 張小童」挺好聽,也不用麻煩改名了。

張嘉譯可不是老師眼裡的乖學生。他下棋、做彈弓、玩煙盒,上課也不聽課,就喜歡盯著同桌的胳膊看,但凡同桌越過了三八線,就拿筆扎他。

誰能想到,這個嗓門大,唱歌還跑調,合唱隊老師都不准參加的人,搖身一變成為「 預備演員」。

「 此人以後要演電影!」走在學校裡,同學們都很羨慕他。

1987年,張嘉譯一共收到了兩張錄取通知書:北影和上戲,至今被記錄在西安八十六中的宣傳冊上。

揣著錄取通知書,張嘉譯第一次離開家,他感覺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那時,他對電影學院的同班同學一無所知,更不知道「 對手」中央戲劇學院在這一年錄取了幾個漂亮姑娘和帥小伙:徐帆、陳小藝、胡軍、何冰。

張嘉譯的腦袋還想不了這麼多,他才開始探索北京,他喜歡北京的夏天,光膀子比西安舒服,不會曬得人通紅。

雖然張嘉譯是87級北影班裡年齡最小的,但當年,在學校打架、惹事的人裡,可都沒少了他。

有趣的是,班級里三個最有名的男演員張嘉譯(張小童)、劉奕君(劉岷)、張子健(張建新)都是後來改過名字的。而且,班上還有一個有故事的男同學,就是後來張雨綺的前夫王全安。

他不僅是同班同學孔琳的初戀,還和蔣雯麗談了一場全校見證的戀愛。

比起王全安,張嘉譯就害羞多了。第一學期排小品,他從來都不敢跟女同學合作。

「 不好意思,臉紅。」

為了扳他,老師非讓他抱著女同學上台,演一段激情戲,不喊停不能停。結果抱上來,往床上一放,張嘉譯就停了,老師無奈,狠狠瞪他。

那天北京的風很大,張嘉譯有些氣餒:「 要是和女生演戲,能像摔跤這麼簡單就好了!」

還記得剛入學那幾天,趙德龍老師來摸底,偏不巧點到張嘉譯做陪練,張嘉譯一邊假裝不會摔跤,一邊上去幾個回合就把老師給摔到懷疑人生。

這可把全班同學逗樂了,張嘉譯也覺得,沒準,自己以後真能成一個喜劇表演藝術家。

33年前,17歲的張嘉譯是作為「喜劇演員」被北京電影學院錄取的,老師希望他能成為下一個葛優,這也不知是誇他,還是貶他。

可是,做喜劇,長得醜沒關係,就怕不夠醜。

讀大學的張嘉譯正是發育期,眼看著他從精瘦的張小童慢慢壯實起來,連單眼皮有時候也能變成雙眼皮,尤其是把頭髮留長後,看起來還有一點痞帥。

說的更直白一些,就是帥不夠帥、醜不夠醜。

因為不夠有特點,張嘉譯接到的第一部戲,還沒去演就被通知「 換人」。

為了這部戲,張嘉譯可是把頭髮都剃了。

好在他心夠大,也不怕丟面兒,回學校就跟人說:「 去不了了,讓人給我換了。」在學校操場溜達一圈,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當初看他長得端正,招他進來的老師也很負責任地跟他說:

「 你的形像很受局限,可能畢業以後不會演主角,可能更多只是演配角,但是你要堅持。」

20歲的張嘉譯過於天真,他以為老師的意思是能把配角演好也不錯。一直到30歲,他才真正知道什麼叫做「 堅持」:一部戲200塊,還有可能沒戲拍,啃老9年……

臨畢業,張嘉譯才拍了自己的第一部戲,是個兒童劇,演主角。

別說,單眼皮,瞪大眼睛模仿稚態的張嘉譯,一眼看上去,還有點像林更新和王思聰的結合體。

不過,那一年林更新才2歲,距離張嘉譯、林更新和同一個女人被狗仔之王卓偉盯上還有26年。

 

初露頭角的張嘉譯以為自己拍了一部電影,就算出道了,怎麼著都能留在北京。

臨畢業,他讓家里人托關係,替他向北京的劇團寫了封推薦信,由父親專程帶來北京,還領著他去面試。

「 進去以後,那個人對我父親的態度一下讓我就受不了了,很傲慢,很不耐煩。我父​​親跟他賠著笑臉。我當時話都沒說完,拉著我父親就出來了。 」

21歲的張嘉譯太倔,完全沒有意識到回到西安電影製片廠會遭遇怎樣的厄運。

1990年代的大學生,畢業後都要下基層鍛煉,張嘉譯回電影厂已經是最基層了。沒別的辦法,不讓演戲,先去團委坐一年班。

泡茶、看報,越看越想當演員。

為了離劇組近點兒,張嘉譯就去劇務、當副導演,20歲就開始演孩子他爸。

你這個年齡段,暫時還沒適合的角色,你一定要忍,耐住。」那個年代不流行偶像劇,重要一點的角色都要找30多歲的男演員。

「 我們大學畢業的時候,一說小,演不上戲,那會兒天天盼著自己趕快三十多歲,這樣就能演戲了。」

本以為年齡小,出道早是優勢,上個學出來怎麼變天了。

張嘉譯不甘心,喜劇演員他也不想當了,「 張小童」這個名字他也不想要了。

25歲那年,認識的一個大姐幫他改了三個名字,他本來選了另外一個,但大姐說你還是要這個吧。

聽人勸,吃飽飯,張小童想都沒想,就從了大姐的,改名張嘉譯。

2010年,他給女兒起名張譯心,看得出來他對這個名字確實很滿意。

娛樂圈,想通過改名算命改運的明星有很多。比如:「 天涯四美」之一嚴寬改名嚴屹寬,諧音「 演藝寬」,此外還跟他同樣改過名的老婆杜若溪呼應,有山有水,吉祥。

不過,張嘉譯沒想這麼多,他就是想讓自己聽起來老一點,成熟一點。

沒想到,改名還真有點用,張嘉譯在西影認識的導演劉惠寧還真想起了他。

1995年,劉惠寧拍電視劇《道北人》帶上了張嘉譯。很多人可能沒聽說過這部劇,但在當時它的地位,就相當於今天的《小歡喜》。

張嘉譯演了一個利欲熏心的角色,又壞又有魅力,可惜沒火起來,連他自己都說:

「 我覺得我 20 歲出道的話,她們就該喜歡 20 歲的我了。我當年也是很鮮的,那個時候就是晃蕩去了。」

《道北人》劇照

2年後,劉惠寧拍《老房子》還找張嘉譯。

張嘉譯也算報恩,給劉惠寧和劇組送來了名氣不小的陳小藝。

於是,就有了影視圈「 最具犧牲精神」的三大青衣:蔣雯麗、徐帆和陳小藝,因為她們無一例外都嫁給了「 醜男」導演。不過,現在看來,也算三個美人愛才子的好故事了。

就這樣,張嘉譯在西安電影製片廠一呆就是9年。不喜歡的戲他也拍,打戲也不用替身,親自上。

他的道理就是:拍戲就跟摔跤一樣,直接往水泥地上,整就對了。

後來,他愈發嚴重的強直性脊柱炎就是那時候落下的。 22歲開始,他每半個月都要去打一次針。

每次背一痛起來,張嘉譯就覺得不甘心。圈里人也總說,要想演戲,還得去北京。

30歲,張嘉譯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北漂」。

可誰能想到,剛從「 啃老族」脫身,張嘉譯又背上了「 鳳凰男」的名號。

「 張嘉譯能走上演員這條路,我父親幫的忙可不小。」張嘉譯的前妻杜珺直言不諱。

北漂的張嘉譯,比當初在劇團辦公室還要低三下四,但是,能得到的機會依舊不多。

就在快要絕望時,他認識了一個編劇……

2001年,張嘉譯主演的電視劇《帕米爾醫生》播出。還有一個好消息:劇裡的另一個演員杜珺已經變成了張嘉譯的女朋友。

大家也是輾轉才知道,杜珺就是那個編劇的女兒。

這部電視劇只有8集,豆瓣評分9.2,張嘉譯已然聳肩、瞇眼,」一副公務員的模樣」。

這個名號不是我給的,是《蝸居》導演說的。導演說,當初找他演,就是因為他長了「一張公務員的臉」。

顯然,張嘉譯的前妻沒能等到這張臉火起來。

2001年,張嘉譯和杜珺結婚,很快離婚:杜珺在節目中大談自家對張嘉譯的恩情。

要是你看過《白鹿原》,一定會記得書中有一個情節:黑娃將白嘉軒的腰板打斷,說自己最討厭白嘉軒的腰桿子太硬太直。

此人可是張嘉譯,像白嘉軒一樣「 生冷蹭倔」,腰桿子更硬更直,怎受得了「 鳳凰男」的稱號?這段婚姻,他不願再提起。

離婚後的張嘉譯演戲更瘋了,有人統計過,在《蝸居》火起來前,他一共演了17部電影和超過1000集的電視劇。

模樣也發生了大變化:顴骨不見,兩道法令紋和雙眼皮一樣深,更加一臉偉光正,完全符合央視首播電視劇的人物形象。

2004年,《國家使命》找到張嘉譯。

34歲的張嘉譯已經從聽人勸變成絮絮叨叨勸別人,第一場戲還沒拍,他上來就跟導演建議該刪哪些台詞。

「 這個男人也太討厭了!」

張嘉譯不知道王海燕為了演好這段戲,前一晚背了一晚上台詞。他幾句話,功夫全白費。

確實,在王海燕面前,張嘉譯不應該多說話。

論資歷,人家可是第23屆飛天獎「 視後」;論財富,王海燕同名者前夫是袁金華,三一重工副總裁,兩人離婚後,袁將自己股權中的3%轉予海燕。

王海燕身家上億。 2012年中國富豪榜前500,她赫然在列。而演員王海燕,也不缺錢。

可演著演著戲,王海燕就怎麼也討厭不起來了,還對這個男人生出些好感。

張嘉譯搖搖晃晃的慢性子能接得住王海燕的暴脾氣,前20年學到的浪漫技巧,也全都用給王海​​燕了。

2007年,37歲的張嘉譯,與38歲的王海燕結婚。

這次又有人要說張嘉譯是鳳凰男了,但各位有所不知,這位大叔沒這麼簡單。因為投資有道,前些年砸下去的錢,已經聽到了迴響。

2009年,張嘉譯火了,火到失控,成為「國民大叔」、新一代「師奶殺手」。

「 宋思明、宋思明。」一到機場就有女粉絲追著他喊,不時還會加上幾句愛慕的話。

張嘉譯《蝸居》劇照

其實,3年前,從柏林電影節回來,張嘉譯就算有了點名氣,但距離人盡皆知還差點兒。有時候走在街上,會有人指著他說:「 那個誰那個誰,他是那個誰……」

「 我叫張嘉譯。」但別人總也記不住,2006年,他還被網友評為「最被忽視的男演員」。

說得多了、煩了,他就開始胡謅:「 我是胡軍。」

這一回,全國人民都記住了,他叫宋思明。

王小帥電影《左右》 建議大家去看

張嘉譯一下子成了電視劇的收視保障,《借槍》、《懸崖》、《心術》、《營盤鎮警事》輪番霸屏,直接造成了觀眾臉盲。

換哪個台都是張嘉譯,以至於有孩子問:「 他是不是演了一個一年都還沒播完的電視劇?」

2014年金鷹節,張嘉譯壓過喬振宇,拿下「 最具人氣男演員」。問題不是他配不配,而是票數在短時間內反超,當晚,喬振宇粉絲就在網上拉開戰幕。

張嘉譯哪見過這架勢,他一直以為自己的粉絲都是些大媽,第一次見識這麼多小姑娘為她衝鋒破陣,只說:「 我很意外。」

張嘉譯不知道,更意外的還在後面呢。

郭德綱有一句名言:「 把別人都熬死了,你就是藝術家。」

相聲界是這樣,沒想到「 叔圈 」 也是。

和張嘉譯同時期火起來的「 大叔」吳秀波、黃海波都因為人設崩了沒能再出現在電視上。

黃海波無奈去抖音直播,吳秀波更是沒了消息,只有張嘉譯依舊堅挺:「 我耗都要耗成表演藝術家。

可是4年前,他還真差點栽在「 狗仔之王」卓偉的手上。

那是卓偉最風光的日子,每天有上萬人定時定點去直播間等著看卓偉爆料。他也不負眾望,光2016年11月,就曝出月光劇本和林丹出軌兩個大料。

吃瓜群眾還沒消化完呢,就看到林更新和一女子被拍,還直接牽扯出「 白鹿原換角」、「 張嘉譯家訪」等一系列事件。

這個女孩叫孫銥,別的沒有實錘,但白鹿原換角確有其事。

白靈一角本來應由李夢出演,開機兩個月後,李夢被通知換人,和張嘉譯第一部電影的遭遇一樣。

也許李夢也是心大,也許不得已吃了啞巴虧。好在今年,李夢終於熬出了頭,在《隱秘的角落》飾演朱朝陽的後媽,幾場哭戲證實了演技。

最終,這件事以張嘉譯工作室一紙聲明結束。

經歷了這場風波,張嘉譯不再瞎操心,也不再瞎管閒事,把心思都放在戲和掙錢上。

瘋狂拍戲、瘋狂投資。

《白鹿原》《急診科醫生》《我的!體育老師》《獵場》《生逢燦爛的日子》,5部戲下來,片酬7000萬,雖然不比楊穎一部戲8000萬片酬,但在量上取勝。

不僅妻子是隱形富豪,他自己也不差。十幾家企業股東和高管,光藝術品就砸進去上千萬:收藏了50多件漆雕作品。

這些藏品有的翻了十幾倍,有的翻了上百倍。

但因為身體不好,這幾年,張嘉譯越來越力不從心。搖搖晃晃,眉頭緊蹙,背也是越來越彎:

「 隱隱作痛的那種感覺始終牽制著你,有的時候背就跟一塊鐵板一樣。」

不久前,50歲的張嘉譯,因為再次改名「 張嘉益」上了熱搜。網友們的評論是:

「 他竟然50歲了。」
「 頭髮都花白了,心疼。」

從「 張小童」到「 張嘉譯」再到「 張嘉益」,沒有人知道他改名時,是怎麼想的,但是:

都這把年紀了,還敢於放棄好不容易火起來的「 張嘉譯」,改以新人般的「 張嘉益」一名行走江湖,這種「 大不了從頭來過」的空杯心態,令人欽佩。

來源      萬小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