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的朱仙鎮大捷,到底是不是真的?

文: 齙牙趙

幾乎所有喜歡宋代歷史的人,都知道這麼一個典故:

紹興十年,岳飛率領岳家軍北伐,進攻至距離開封只有四十五里的朱仙鎮,以五百人的精銳部隊擊退了完顏宗弼(金兀朮)的十萬大軍。七月二十一日,在即將光復北宋故都開封之際,被趙構和秦檜聯手一十二道金牌召回,北伐大計功敗垂成。

後世無數人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無不搥胸頓足扼腕嘆息,一邊感慨岳飛的英武,一邊痛罵趙構的昏庸以及秦檜的奸惡。

直到今天,朱仙鎮還有一座明代修建的岳飛廟,用來紀念這場大捷。

這一戰有史料支撐嗎?有的,出自《宋史·岳飛傳》,幾乎所有的細節都跟我們在小說和演義裡面看到的情況差不多。岳飛撤軍的時候,百姓攔住他的馬痛哭:「 相公去,吾輩無噍類矣。 」 甚至還借用完顏宗弼的口說:「 岳少保以五百騎破吾十萬。 」

說句題外話,這些描述還跟我們現在做新聞的一樣,做到了「 三方採訪 」 ,可以說非常紮實了。

但是,非常神奇的是,除了《宋史·岳飛傳》之外,宋代的所有官方史料裡面都沒有記載這一場戰鬥。 (注:《宋史紀事本末》裡面記載了這一場戰鬥,但是這套書是明代陳邦瞻在《宋史》基礎上撰寫的,不算是宋代的史料。)

岳飛撤軍的事情有記載嗎?有的,而且其他的史料都對得上。

《宋史·高宗本紀》記載:「 七月壬戌,(岳)飛以累詔班師,遂自郾城還。 」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記載:「 七月壬戌,湖北京西宣撫使岳飛自郾城班師。 」

《三朝北盟會編》記載:「 七月二十一日壬戌,岳飛在郾城,一日奉詔十二道令回軍。 」

需要給大家介紹一下的是,《三朝北盟會編》和《建炎以來系年要錄》這兩本書,都是兩宋之交、尤其是高宗朝非常權威的歷史資料,很多時間精確到天。

現在可以確定的問題是:七月二十一日,岳飛的確是接到了來自朝廷的很多道命令回軍,但是回軍的地點,都不是朱仙鎮,而是郾城。

郾城在哪裡呢?在距離朱仙鎮250多里以外的漯河。

岳飛明明是在距離開封四五十里的朱仙鎮取得了大捷,然後準備收復開封、強渡黃河、直搗黃龍,為什麼又突然向南跑回250多里以外的漯河去撤軍呢?

很有意思的是,《三朝北盟會編》和《建炎以來系年要錄》這兩本書裡,都非常佐證地記載了岳飛這一段時間的行軍路線:

七月八日,岳飛在郾城和完顏宗弼進行了一場大戰,取得大捷,完顏宗弼北退至開封;

七月十日,岳飛在郾城縣再敗前來進攻的金兵,殺金將阿李朵孛堇;

七月十四日,金兵進攻潁昌,負責守禦潁昌的岳飛部將王貴守不住撤軍,楊再興就是在這場戰役中陣亡於的兩地交界處的小商橋;

二十一日,岳飛接到命令從郾城班師。

從這些史料大家可以看出,岳飛及其司令部最遠也就駐紮到了郾城,再向北的潁昌、洛陽等地,都是他手下的將領在作戰。

而且,不管是岳飛本人還是他的手下,在紹興十年七月,都沒有在朱仙鎮作戰的歷史記錄,連零星作戰的記錄都沒有。

整部《三朝北盟會編》裡記載的朱仙鎮戰鬥只有一次,七年半之前的紹興三年正月:「 牛皋、李橫、董先及金人戰於朱仙鎮。劉豫請援於金人,兀術以兵援豫,王師相遇於朱仙鎮,王師敗績。 」

現在問題來了,《宋史·岳飛傳》裡這場朱仙鎮大捷的史料是從哪裡來的呢?答案非常明確——岳飛的孫子岳珂編撰的《鄂國金佗續編》。

岳珂進獻這套書的時候,正是寧宗嘉定年間跟金兵作戰的時候,此時岳飛早已平反並被追封為鄂王。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岳飛的功績越被誇大,就越能夠刺激主戰派的鬥志、打擊主和派的氣焰。

請容許我稍微假設一下。

收復開封、渡過黃河這樣的重大軍事勝利是肯定不能瞎寫的,因為這種事情影響力太大找不到其他的史料支撐,但是在距離開封城四五十里的朱仙鎮寫一場以少勝多的大捷,也沒那麼多人較真了。

這一場戰鬥,既不涉及重要城市的取捨,也不涉及重要將領的陣亡,反而因為距離開封城特別近,給人一種「 功虧一簣 」 的遺憾,順便讓主和派們看看——「 你們當年干出來的操蛋事情 」 !

所以,這麼一場並不存在的大捷,就這麼登上了史書——可惜《宋史·高宗本紀》裡面的記載,不知道是忘了改還是沒能力改,反正就留下來這麼一個自相矛盾的記載,讓後人去猜。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