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為什麼被害?

岳飛

文:吳鉤

南宋紹興十一年十二月廿九(1月27日),元旦前夕,岳飛及其長子岳雲、女婿張憲被執行死刑。據說岳飛死後,岳家後人立有家規:過年不吃餃子,不放鞭炮,不慶祝。但這一家規究竟始於何時,卻無從考證。

今天我們都知道,岳飛是受了陷害而冤死的。不過,對於岳飛為什麼會被冤殺,後世卻有諸多以訛傳訛的誤解。

一種說法認為,「岳飛的被害,是因為他經常叫喊『迎還二聖』的口號,深為趙構所忌之故」。最早提出類似看法的人,是明代的文徵明,他在《滿江紅》詞中說:「念徽欽若返,此身何屬?」暗示岳飛被殺的原因是:宋高宗不願意看到岳飛收復中原,迎回宋徽宗、宋欽宗二帝,危及自身皇位,因而藉故殺了岳飛。

然而,文徵明只是一名略有些文學才情、並無多少學識的文人,文人論史有一個毛病,就是想當然,好議論,缺乏乾貨。宋史大家鄧廣銘先生早已指出:「以為岳飛因主張迎還欽宗而遭趙構毒手之說,是完全昧於史實者的一種無稽之談」。

鄧廣銘高足王曾瑜先生亦有論證:首先,「『迎二聖』的口號是宋高宗率先提出來的」;其次,「紹興七年,宋徽宗死耗傳到南宋,金朝不斷揚言,要扶立宋欽宗或其兒子當傀儡」,「此後,岳飛絕口不提宋欽宗,只統稱「天眷」;而且,「即使宋欽宗回來,也未必威脅宋高宗的寶座」。因此,「迎二聖」並不構成岳飛被誅的肇因。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岳飛向宋高宗奏請建嗣,觸怒皇帝,這才惹來殺身之禍。奏請建嗣之事發生在紹興七年,岳飛在覲見高宗時面奏:「虜人欲立欽宗子來南京,欲以變換南人耳目。乞皇子出閣以定民心。」高宗說道:「卿將兵在外,此事非卿所當預。」

但岳飛請建的皇嗣,不是別人,正是被高宗收養於內廷作為皇子、「後來受趙構之禪而即帝位的宋孝宗」,宋高宗犯不著震怒,動了殺人的念頭。鄧廣銘先生便認為,「趙構對岳飛的這一奏請儘管很不高興,但那也只是因為他握重兵於外,不應干預國事之故。說岳飛因此而為趙構深惡痛絕,以招致後來的殺身之禍,那是遠遠不符合史實的」。

又有一種說法提出,宋廷殺岳飛,是受了金國指使,據傳紹興十年秋,金國的完顏兀朮曾致信秦檜:「爾朝夕以和請,而岳飛方為河北圖,且殺吾婿,不可以不報。必殺岳飛,而後和可成也。」岳飛孫子岳珂編輯《金佗稡編》時,便採信此說,但《金佗稡編》所錄多有不實之詞,已然是學界共識,不足為憑。所謂的完顏兀朮致秦檜之函,很可能是偽造的。

清代史家趙翼曾在《陔餘叢考》中考證說:所謂的「必殺岳飛,而後和可成」,其實是「《金陀粹編》等書附會之詞」,因為秦檜所私結的金人為完顏昌,與完顏兀朮則未有交往,若金國要致信秦檜,也應當由完顏昌出面,而不是完顏兀朮;岳飛曾殺死完顏兀朮之婿的說法,也於史無據。更何況,岳飛被冤殺的時間是在紹興十一年十二月,在此之前的十一月份,宋金《紹興和議》已經生效,不存在「必殺岳飛,而後和可成也」的情況。

流傳最廣的一種說法是「莫須有」之說。相傳岳飛冤案發生後,韓世忠替其鳴不平,找秦檜詰問,秦檜回答說:「飛子云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韓世忠說:「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韓、秦的這一對話,最早見之淳熙年間重修的韓世忠神道碑,據宋史學者李裕民先生的考據,這個故事也是人為編造的,因為以韓世忠當時的處境、其與岳飛的關係、對秦檜的畏懼,都不太可能詰問秦檜。

事實上,按大理寺審訊岳飛案的報告,岳飛、岳雲、張憲三人的罪名、證據都非常詳盡,岳飛被指控的罪名包括「指斥乘輿」、在紹興十年淮西之役中「前後親受札十三次,不即策應,為擁兵逗留」、被罷兵權後密令岳雲、張憲擁兵要挾朝廷,意圖謀反。按律,這三條罪行都可以判死刑。我們當然可以認為這些罪名是構陷的,但秦檜既然已經羅織如此詳盡的罪證,他便決不可能在回答詰問時含糊其事地回答「事體莫須有」。

那麼,岳飛為什麼會獲罪、被處死呢?老實地說,我也提不出什麼有說服力的看法。不過,我們卻有證據指出殺害岳飛的主謀為秦檜,而非宋高宗。

據《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的記載,大理寺在岳飛案審結後,上奏朝廷:「今奉聖旨根勘,合取旨裁斷。」高宗隨即下旨:「岳飛特賜死,張憲、岳雲並依軍法施行,令楊沂中監斬,仍多差兵將防護。」據此記載,岳飛是宋高宗親自下旨處死的。

然而,大理寺這一份奏請「取旨裁斷」的報告,落款時間為紹興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與岳飛被害同一日。這就出現了一個令人疑惑的問題:「依(宋代)正常的審判程序,刑部、大理寺的奏狀先進政事堂由宰相審議,再交高宗定奪,然後降旨於三省、樞密院,命楊沂中率兵監斬。其間手續繁多,頗費時日,從進奏狀到殺害岳飛,這諸多手續,一天之內有辦妥的可能嗎?」(參見戴建國《關於岳飛獄案問題的幾點看法》)

宋史學者戴建國先生最早發現了這一疑點。他的結論是:「我以為高宗的聖旨是在十二月二十九日岳飛遇害以後下達的。」也就是說,秦檜是在殺害岳飛之後才上奏高宗的,屬於先斬後奏;然後高宗才下旨追認了處死岳飛的判決。

問題是,秦檜其時有沒有先斬後奏的權力呢?鄧廣銘先生論證過,他引用了兩段文獻記述,其一,《宋宰輔編年錄》載:「法寺禁系公事,並不遵用法律,唯視檜一時之私意,死則死之,生則生之。」其二,《宋史·刑法志》載:「檜權愈熾,屢興大獄以中異己者。名曰詔獄,實非詔旨也。其後所謂詔獄,紛紛類此。」顯然,秦檜是有專殺的權力的。

鄧廣老得出的結論是:「岳飛父子和張憲的冤獄,完全是由秦檜矯詔所造成的」,「名為詔獄,非實詔旨」最能反映出秦檜製造岳飛父子及張憲這次冤案的真實情況。所以,只要我們能夠平心靜氣、實事求是地研討這一歷史事件,我們便無法否認,秦檜是殘害岳飛父子和張憲的元惡大憝。」

如此說來,讓秦檜塑像跪在岳王廟內,不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