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奇女俠1984》看,全球影業復甦到哪一步了?

神奇女俠1984

文:陳鑌

全球電影市場,仍然在疫情中不均衡地發展著。

2020年12月25日,《神奇女俠1984》在北美影院與流媒體HBO Max同步開畫。作為2020年最後一部大範圍公映的好萊塢電影,以及第一部採用大銀幕+網絡雙線策略的A級製作,《神奇女俠1984》的票房表現,成為丈量全球影業復甦情況的最佳標尺。

《神奇女俠1984》

在北美,《神奇女俠1984》成為華納流媒體戰略的一枚棋子。在其他地區,電影的救市效果並不盡如人意。好萊塢影片的接連撤檔,造成了全球性的電影內容供給不足,這將在更長的時間內,考驗著北美以外市場本土化的電影生產能力。

《神奇女俠1984》票房登頂,成流媒體戰略「棋子」

在北美市場,《神奇女俠1984》反映著流媒體和影院的渠道爭奪。

據IMDbPro統計,《神奇女俠1984》在北美2150家影院亮相,首週末預估票房為1670萬美元,擊敗《世界新聞》、《前程似錦的女孩》等新片問鼎榜首。

這一成績和開畫便破億的前作不可同日而語,但高於感恩節檔的環球影業動畫《瘋狂原始人2》(972萬美元);另外同屬華納兄弟出品的《信條》(2020萬美元)則包含點映票房在內,只計算首週末則不如《神奇女俠1984》。

根據The-Numbers的測算模型,《神奇女俠1984》的表現已超出預期:綜合近年專攻「聖誕檔」的《海王》、《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霍比特人》等片的開畫數字,輔以《神奇女俠1984》較小的公映範圍(2150家影院)和受制於「限聚令」的入場觀眾比例(23%),得出《神奇女俠1984》的首映預測值為1435萬美元。

這一數字與實際票房相差約16%,可視為《神奇女俠1984》高於預期的偏差值。

不過《神奇女俠1984》的口碑難言理想,在IMDb上近10萬名用戶僅打出5.6分,爛番茄新鮮度同樣掉到了61%,與前作《神奇女俠》(IMDb8.3分、爛番茄93%)相比退步明顯,這對《神奇女俠1984》的後市續航相當不利。

拋開內容不談,《神奇女俠1984》的成績和北美影院的恢復狀況直接相關。目前北美尚有接近60%的影院處於歇業狀態,因此《神奇女俠1984》的公映範圍小於前述兩部影片。

與此同時,《神奇女俠1984》同步上線流媒體成為影響票房收益的新因素。據華納兄弟發布的消息,《神奇女俠1984》在HBO Max的播映期為一個月,隨後將再度回歸影院獨家放映的模式,這與以往先大銀幕後流媒體的流程截然相反。

 

由於目前流媒體的相關統計並不完善,因而對票房的影響仍難以量化。不論是在以迪士尼+以29.99美元的附加價格收看的《花木蘭》,抑或縮短窗口期後開啟在線點播的《瘋狂原始人2》,各大流媒體平台從未公布單部影片的觀看或收益數據,僅在母公司的季度財報中披露整體的訂閱用戶數量。

從投資回報率的角度來考量,《神奇女俠1984》預算上漲至2億美元,遠高於《神奇女俠》的製作成本(1.49億美元),但後者的全球票房達到8.18億美元,為製片方帶來的豐厚利潤;即便考慮到流媒體的收益加成,《神奇女俠1984》的回報前景仍不容樂觀。

但在華納兄弟的流媒體戰略中,《神奇女俠1984》更多承擔「投石問路」的角色,一城一池的得失恐非考慮重點。

2020年5月27日,流媒體服務平台HBOMax正式上線。在12月初,華納宣布2021年拍攝的全部17部電影會第一時間進入剛剛起步的 HBO Max 。加上明年登陸HBO Max的《正義聯盟》導剪版劇集,DC超級英雄已然成為新平台引流的「主力軍」。

亞洲拉美加速回暖,全球票房蒸發逾70%

從《神奇女俠1984》前兩週的成績來看,全球影院的復甦態勢並不均衡。

通過與暑期檔重啟影院的《信條》對比,可以更清晰地看出這一脈絡。

 

從16號開始,《神奇女俠1984》便率先在32個市場開畫,全球票房報收於3820萬美元。

其中,《神奇女俠1984》在中國內地首週末拿下1837萬美元,約為三年前《神奇女俠》(3768萬美元)的一半;而在中國台灣,《神奇女俠1984》則拿下350萬美元(同樣低於前作的450萬美元),由此華語市場成為《神奇女俠1984》海外前兩大票倉。

另外泰國(200萬美元)、日本(160萬美元)、新加坡(140萬美元)和阿聯酋(110萬美元)也排名前列,優於同期的英國(110萬美元)和西班牙(110萬美元),顯示出亞洲院線面對衝擊後的韌性。

此前票房受到重創的拉美市場也呈現回暖態勢:《神奇女俠1984》在巴西(166萬美元)和墨西哥(138萬美元)都順利登頂,雖然與《神奇女俠》均接近8百萬美元差距明顯,但比《信條》的首映成績則分別高出逾6倍和2倍,釋放出較為強勁的復甦信號。

進入聖誕周,《神奇女俠1984》在澳大利亞(399萬美元)和韓國(179萬美元)等地也接連開畫,截至2020年12月27日累計票房達到8500萬美元。

總體來看,《神奇女俠1984》在全球的表現都不如前作。分地區而言,電影在亞洲和拉美的首映成績更為突出,但經歷二度「封鎖」再重啟的歐洲則頗顯疲軟。

此前曾有一種猜測,《神奇女俠1984》的內地遇冷與華納流媒體HBO Max有關。如果不是忠實粉絲的話,有可能會等盜版。但流媒體「盜版」現象對海外市場的負面作用,單從《神奇女俠1984》等個例尚無法得出精確的結論。

值得一提的是,《神奇女俠1984》的擴映計劃將延續至明年,包括菲律賓(1月8日)、俄羅斯(1月14日)、荷蘭(1月20日)、意大利(1月28日)和瑞典(2月3日),而法國、德國等重點市場尚未確定開畫日期。

自暑期檔影院大規模重啟以來,目前僅有《信條》、《瘋狂原始人2》和《神奇女俠1984》實現全球放映,《花木蘭》、《心靈奇旅》和《海綿寶寶:營救大冒險》在部分關鍵市場選擇跳過大銀幕,而《新變種人》、《精神錯亂》等影片的公映範圍則更為局限。

由於好萊塢影片在大多數國際市場都占據著穩定的份額,內容供給嚴重不足的情況為全球影業復甦蒙上了一層陰影。

具體而言,在正常年景便依靠本土電影工業支撐,與好萊塢巨製形成「五五開」格局的市場,更有可能在維持較小的下滑比例。譬如日本院線,由破300億的《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打頭,成功將年度同比跌幅控制在50%左右。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

反觀對引進片更為依賴的歐洲、拉美等市場,便受到好萊塢電影接連撤檔的極大影響,部分地區大盤縮水甚至超過80%。

據MPAA的年度報告,2019年全球票房達到422億美元,同比依舊實現小幅上漲。但2020年這一數字恐驟降至115億美元,跌幅預計超過70%。

即便《神奇女俠1984》堅守大銀幕放映的承諾,但在好萊塢競相下注流媒體的大背景下,全球影院的復甦前景依舊充滿不確定性。

來源:毒眸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