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1984》:如果人人都可以心想事成,這個世界會怎樣?

神奇女俠1984

文:齊亮

神奇女俠1984》是一個關於「心想事成」的故事。

神奇女俠和同事芭芭拉發現了一個神奇的法器——夢之石,它可以實現任何人的任何願望,可以讓平庸無趣的女孩變得性感動人,可以讓乾涸的油井再次噴發,可以讓死去的愛人復活。

每個對它許願的人都可以心想事成。

稀缺是人類面臨的基本約束,稀缺的本質是人無法心想事成。但在你對著夢之石許願的那一刻,稀缺不復存在。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命運之神在這一刻按需分配。

這是人類亙古以來的夢想。一個沒有稀缺的世界,比如天堂、天宮、西方極樂世界;或者退而求其次,一個沒有稀缺的神奇時刻,比如點亮阿拉丁神燈,比如安徒生童話裡的打火匣,普希金童話裡的金魚,以及《神奇女俠1984》裡的這塊夢之石。

我們以為沒有稀缺的時刻,心想事成的時刻,就是幸福的極致。

當年我讀書的時候,同學之間寫留言冊,寫生日賀卡。寫得最多的一句話是:「祝你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長大後學習經濟學,學到的第一課就是稀缺。知道慾望無窮,資源不夠;心想事成,永無可能。

美好的願望,被現實的真相打臉。

凡有稀缺,必有競爭;凡有競爭,必有失敗。求之不得,於是痛苦,於是焦慮,於是自卑,於是嫉妒,於是怨恨。

稀缺,簡直是人類痛苦的根源。

那麼,如果稀缺不復存在呢?如果人人都可以心想事成呢?

那會是一個美好的人間嗎?

神奇女俠1984》的回答卻是,那將是一個混亂、瘋狂並走向毀滅的世界。

人與人的願望並不兼容。同樣的一片草地,有人想用來蓋樓,有人想用來放羊;同樣的資源,有人想用來製造導彈超越對手,有人想毀滅自己的所有敵人。同樣的一座城市,有人想成為統治者奴役所有人,有人想穿越人海去見到自己家人。

神奇女俠在調查中發現,夢之石曾經出現過的那些地方,人們可以心想事成按需分配的地方,那裡的文明,都已滅亡。

神奇女俠看到,沒有稀缺、人人都可以心想事成的那一刻,世界陷入了戰爭、混亂、失序和瘋狂。

因為稀缺,才需要價格。價格這只看不見的手指引著我們行動,形成了市場秩序。

失去了秩序的世界,會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混亂。

我曾在課上問過學生們同樣的問題:

假設這個世界不存在稀缺,人人都可以心想事成,那會是怎樣?

有學生說,那將不再有戰爭和搶劫,人與人不再互相傷害,世界從此變成美好的人間。

也有學生說,人們可能會從此過上豬一樣的生活。什麼都不用乾,再也不用努力了。反正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如果讓邏輯和想像力再進一步,也許不止如此。如果每個人想要榮華富貴萬壽無疆妻妾成群唯我獨尊奴役他人逆我者亡。

那樣的世界,將是何其恐怖;那樣的世界,也只配毀滅。

稀缺使人痛苦,使人活在約束中,活在局限中,活在凡有所求必須付諸代價付諸努力的市場秩序中,活在付出了努力了也不會必然得到的不確定性中。

但稀缺,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對我們的一種保護。因為稀缺而展開的工作、競爭,使我們進步,使我們感受到生命的意義。

在現實中,人類從來沒有放棄過對一個沒有稀缺的世界的幻想與追求。

各種宗教、文學、藝術,很多都是對「稀缺」問題的回應,是一種「解決方案」。

壽命是稀缺的,但在神話故事、修仙小說裡,你可以隨便活千年萬年。

武力是稀缺的,但在超級英雄電影裡,你可以隨便擁有各種上天下地的超能力;在武俠小說裡,你可以施展輕功,以一敵眾。

財富、美女、愛情是稀缺的,但在那些幻想的文學作品、影視劇裡,你可以屌絲逆襲,左擁右抱,一擲千金。過著類似韋小寶或者霸道總裁的生活。

只要你把自己代入其中,就像擦亮了阿拉丁神燈。

面對稀缺的約束,人類並不只滿足於幻想。

還一次次的付諸行動,試圖建立一個沒有稀缺的世界。

早在500多年前,德國的極端宗教勢力就佔領了明斯特這座城市。他們的領袖聲稱要建立一個人人平等的世界,這個世界裡的每一個人都將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類似的實驗,在人類歷史上,絡繹不絕。

當然,這種嘗試一次次的失敗了,稀缺沒有解決,反倒是無數人付出了生命作為代價。

但這種幻想,永遠頑固的存留在人們的頭腦中。 《神奇女俠1984》裡,夢之石化身為點燃人們夢想的成功商人,他出現在每一塊電視屏幕上,用激動人心的語言號召每一個觀眾向他許願,承諾將實現這世間的每一個願望。

那一刻,整個世界,一片狂熱與期待。

來源     齊亮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