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為什麼下嫁?

王熙鳳

文:少年怒馬

這篇文章準確的標題,應該是《豪門千金下嫁的可行性分析》,看過《你好,李煥英》之後,我決定用現在的標題,不要問為什麼,看文章就是了。

起因是,前些天我在文章裡提到,賈璉是庶出。

很多人有疑問,如果是庶出,王熙鳳這個金陵王家的大小姐,怎麼會嫁給他?

這個問題讓我年都沒過好,今天分析一二。

這涉及到考證,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想查一些論文和專著,沒有找到,估計要麼大家都當做小問題,不值一提,要麼都忽視了。

我的讀者裡有些人相當專業,讀紅樓比我早很多。

我認個慫先:在下小小書童,不敢妄下定論,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好了,可以放心說了。

01

王熙鳳怎麼會嫁給庶出的賈璉?其實包含兩個問題:賈璉是不是庶出?如果是,鳳姐或者說王家為什麼願意下嫁?

小孩沒娘,說來話長,先說第一個。

紅樓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冷子興與賈雨村聊賈府的八卦,有兩句話:

「若問那赦公,也有二子,長名賈璉,今已二十來往了。」

「這位璉爺,身上現捐的是個同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爺家住著,幫著料理些家務。」

從這段話裡,我們先撿出兩條信息,一是賈璉是賈赦一房的長子,二是賈璉已不能從父親那裡繼承官位,所以才買了一個同知的官。

能不能繼承官位,跟嫡庶有關係嗎?

當然有,官爵只能是嫡子繼承。歷史上的曹家,曹雪芹的爺爺曹寅死後,兒子曹顒繼承他的江南織造,沒想到曹顒也早亡。

怎麼辦呢,把曹寅的侄子曹頫過繼過來,這才又繼承了江南織造。

當然,小說中賈璉不能承襲老爹的官爵,可能還有其他原因,這條我們僅作為參考。

再回到他的長子身分。

第一個矛盾出現了,既然是長子,為什麼叫璉二爺?

我們知道,古代男性的排名,只有兩種排法。

要麼按整個家族排名,堂兄弟都算,比如杜甫在家族排行第二,就叫杜二。

李白給杜甫寫詩,就是《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杜甫急了,敢說我二?接著,李白收到杜甫的回信,叫《寄李十二白》——李白在家族排行第十二。

白居易生好「紅泥小火爐」,問劉十九「能飲一杯無?」,詩名就叫《問劉十九》。

還有更誇張的,當我讀到李白的《送蕭三十一之魯中》,竟莫名替古人叫苦。

各位看到了,好像他們都是學數學的,這種排法的bug顯而易見,所以我們至今不知道這位劉兄和蕭兄是誰。

於是,還有第二種排法,只算同父兄弟。

賈府顯然是第二種,寶玉還有個哥哥叫賈珠,人稱珠大爺,寶玉叫寶二爺,賈環叫三爺。

這樣一來,賈璉的排行就有點亂,是大爺還是二爺?

雖然冷子興對賈府很了解,不會輕易說錯話。但相對來說,我更願意相信多數人公開的叫法,當全書裡每個人都叫他璉二爺,我傾向於他是老二。

也就是說,賈璉有且只有一個哥哥

但這個哥哥在書中從未出現,倒是出現過一個叫賈琮的人。

根據各種繁瑣的證據,這個賈琮雖然跟賈赦走的很近,但肯定不是他兒子,即便是,也比賈璉要小許多。

賈璉上頭的哥哥,應該是夭折了。

當然,這並不能說明賈璉是嫡出還是庶出,但至少可以得出第一個結論:

賈璉已成為賈赦的獨子。

這點非常重要,先記住,我們再來看其他線索。

02

因為沒有直接證據,以下只能根據蛛絲馬跡推測。

一,有個廣為流傳的證據,在第73回,邢夫人對迎春背後說賈璉夫婦的壞話,請認真看。

邢夫人說:

「璉二爺、鳳奶奶,這兩口子遮天蓋日,百事周到,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況且你又不是我養的,你雖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也該彼此瞻顧些……

「你是大老爺(賈赦)跟前人養的,這裡探丫頭也是二老爺跟前人養的,出身一樣,如今你娘死了,從前看來,你兩個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的趙姨娘強十倍,你該比探丫頭強才是。」

這段話說明,迎春是庶出,且跟賈璉同父異母。

值得玩味的是,邢夫人拿迎春和賈璉兩人的生母,來跟趙姨娘相比。

這有點說不過去。

古代的正妻和姨娘,可不是某些民國影視劇裡大太太和二太太的區別。

她們不是大與小的關係,而是主和奴的關係,壓根就不是一個階層。

嫡與庶,沒有任何可比性。

如果賈璉是嫡出,不可能拿他的生母與姨娘相比。

還有一條有力證據。如果賈璉是嫡出,他的生母就是賈赦的原配正妻,那麼娘家應該與賈家門當戶對才是,至少比邢夫人的門第高貴。

可是很奇怪,賈璉的姥姥一族,在書中隻字未提,存在感很低。

鳳姐過生日那回,提到「老娘那邊送了禮來」,不知道這個「老娘」是誰。

如果是賈璉的外祖母,派人來給鳳姐送壽禮,卻遭到賈府奴才們醉酒、冷遇,還「撒了一院子饅頭」,(這些饅頭是壽禮)。這就更不合理了,奴才敢這樣對待主子的娘家人?

只有一種可能,賈璉的生母出身卑微。

二、如果賈璉是嫡出,如今又是獨子,為什麼在賈母和邢夫人身上,看不到對待嫡子應有的態度?

第44回,賈璉和鮑二媳婦偷情,被王熙鳳捉姦在床,賈璉惱羞成怒,喊打喊殺。

還記得賈母是怎麼罵賈璉的嗎?

「這還了得!快拿了那下流種子來!」

「下流東西!灌了黃湯,不說安分守己的挺屍去,倒打起老婆來了。」

「成日家偷雞摸狗,髒的臭的,都拉了你屋裡去。」

我們現在讀這段,會覺得罵得一點都不重,甚至會覺得賈母在包庇賈璉。

這裡有個誤區,現代人的觀念,很難一下子適應當時的文化情景。

真相是,這在當時根本不算個事兒。

用賈母的話說:

「什麼要緊的事。從小世人都打這麼過的,(鳳姐)又吃起醋來。」

這樣一來,賈母罵賈璉,不是輕了,而是重了。至少是對他人品名聲的一次教訓,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很強。

再來看她是怎麼對寶玉的。

寶玉挨打那次,簡直要了賈母的命,連賈政這個兒子都不認了。

這個橋段,我們往往只看到賈政對寶玉的恨鐵不成鋼,和賈母對寶玉的寵愛,而忽略了一個反常現象。

寶玉為什麼挨打?原因是他「強姦母婢,導致金釧跳井自殺」,我們之所以能原諒寶玉,是我們知道那是賈環告的黑狀。

問題是賈母不知道啊。

她明明看到賈政往死裡打寶玉,這麼嚴重的事情,她難道就不問問原因?為什麼打孩子?

老太太愣是沒問,是不是很不合情理。

是沒問麼?我不相信。賈母一定是問過的,她知道被打的原因——儘管是黑狀但所有人都相信的原因。

反常就反常在這裡。

一個強姦母婢,鬧出人命的公子哥,為什麼不能結結實實揍一頓!

難道非要像賈政說的,等到他「弒君殺父」?

賈母對寶玉何止溺愛,簡直是縱容,是包庇!

跟賈璉一對比,我都想替璉二爺喊一聲不公平了。

璉二爺:嫡長孫,偷情,挨罵。

寶二爺:嫡次孫,強姦+人命,不讓打。

這解釋不通啊。

當然,賈母確實偏心,喜歡賈政一房勝過賈赦一房。但不要忘了,賈母的情商非常高。

如果賈璉是「嫡長孫」,賈母就算應付一下,面兒上也不至於對兩個孫子有這麼大差別。

如果我們接受」恨屋及烏「,賈母因為討厭賈赦而討厭賈璉。那也得接受愛屋及烏,為什麼不能因為喜歡鳳姐而喜歡賈璉?

合理的解釋,同樣導向一個事實,賈璉不是嫡出。

三、賈赦和賈政,怪異的兄弟關係。

我相信「事出反常必有妖」。

如果賈璉是嫡出,賈赦怎麼會同意他給賈政料理家務?

當然,會存在兄弟情分,賈母的壓力等因素,但不要忘了,賈璉可是他唯一的兒子。

用常識想想,大伯家就一個兒子,叔叔家兩個兒子一個孫子,大伯會同意讓兒子去幫叔叔管家?

就算大伯同意,作為叔叔,賈政會怎麼想?放心嗎?

可能有人會說,王熙鳳是王夫人的侄女,熟練掌握獅吼功,會促成這件事。

那看看冷子興的原話:

「這位璉爺……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爺家住著,幫著料理些家務。誰知自娶了他令夫人(鳳姐)之後,倒上下無一人不稱頌他夫人的,璉爺倒退了一射之地。」

可見結婚之前,賈璉就已經跟著賈政了。至少,賈璉搬到賈政家裡時,鳳姐還沒有大展身手,大女主地位尚未確立。

至此,梳理上面幾條,賈璉的身分會明朗許多:

1、他是獨子,卻無權繼承賈赦的官爵;

2、他是長孫,卻奶奶不疼、媽媽不愛;

3、他是獨子,卻幫叔叔管家。

4、他不是家中老大(通常是正妻先有孩子,妾後生)

5、他的生母出身卑微。

結論很明顯了,賈璉九成是庶出,剩下一成,全是曹公的過失。

03

但是在我看來,這個問題並不重要,我感興趣的其實是第二個問題:

如果是庶出,王家為什麼願意把鳳姐嫁給他?

況且就算他是嫡出,他生母家的門第,也不可能跟王家相提並論,鳳姐嫁賈璉,怎麼著都是下嫁。

有這個疑問的,是因為古裝影視劇看多了。

現在我們把腦子裡的古裝劇清空,切換到歷史書思維,疑問自然就解決了。

古代的觀念、道統是自上而下的,皇家先施行,然後是官僚階層,最後影響到大眾。

「嫡庶之分,長幼之序」是最堅固的一種秩序。從皇權的繼承,世家門第的繼承,到普通老百姓的兄弟分家,一般都按這種秩序。

一個完美的繼承人,應該既是嫡出,又是大哥,人品又好,才能又突出。

可問題是,這樣的人太稀缺,誰家祖墳上會一直冒青煙?

歷史上那麼多手足相殘的皇位之爭,不正好說明太多嫡長子不爭氣嗎?

好在古人並不死板,漫長的歷史教訓與經驗,到了後面,嫡庶長幼的秩序,正在一點點削弱。

比如,紅樓夢誕生的時代背景清朝。

順治的生母是側福晉,康熙也是庶出,後來唯一的嫡太子還被他廢掉,立了雍正,也是庶出。

有人會說,雍正上位有黑幕。咱不討論這個,當時的皇子全是庶出,總不能舉辦皇位大抽獎吧。

到了清後期,乾隆、嘉慶、咸豐還是庶出,同治最悲催,連庶出的兒子都沒有。

關於嫡庶觀念,乾隆爺早說了,讓誰做皇帝這個事嘛,不要太在乎「以長以貴之小節」,而應該「為天下萬民擇賢君而立之」

當然,這話有點唱高調,一大原因是皇后要麼無子,要麼有子卻早亡。

但我們不要忽略它對社會的影響,嫡庶之分重要不假,可它不是天條,在很多情況下可以打破。

04

回到紅樓夢,賈府也不完全遵守「嫡庶長幼」。

賈赦是老大,卻住著小偏院,弟弟賈政擁有賈府產業的大頭兒,長幼秩序已經打亂。

金陵王家也不會那麼古板,非門當戶對的嫡子不嫁。

讓我們站在王家的角度想一想。

首先,賈府是門當戶對的,在這個大前提下,必然會考慮擇婿的第二標準,男孩的品行和才幹。

我們不要誤解了賈璉,以為他除了好色啥也不會。

事實上,璉二爺是個不錯的當家人。送黛玉回老家料理林如海的後事,去平安州辦機密大事,都是賈璉。

大觀園工程開工,「賈政不慣俗務」、「賈赦只在家高臥」,抓全局工作的還是賈璉。

更難得的是,他做人做事還有自己的原則和底限。

賈府「一代不如一代」是籠統說法,在賈赦賈璉這對父子身上,兒子明顯比老爹靠譜。

不管我們情感上承不承認,賈璉都是賈府第四代青年中最優秀的一個。

不客氣的說,賈府交到賈璉手裡,比交給寶玉肯定強多了。

前面說了,所謂好色,不過是我們現代人的觀念差異,在當時這叫風流,根本不算個事。

其次,別管賈璉是嫡是庶,既然是獨子,還分什麼嫡庶!

賈赦的家產,將來都是賈璉的,沒人來分。

鳳姐當嫁之年,為什麼不嫁?皇帝都可以是庶出,王家女婿為什麼不能是庶出?

05

還有最重要一點,為女兒擇婿,講究知根知底。

男方的品性和他父母的為人,總得知道個大概。迎春的遭遇就是教訓。

對王家來說,沒有誰家比賈家更知根知底的了,這是姑媽家,姑媽大權在握,還有比這更合適的婆家嗎?

至於婆婆邢夫人,根本不用太在意。

你看薛姨媽就門清,寶玉顯然不是個傳統意義上好女婿,難成大事,薛姨媽難道不清楚?

她非常清楚。只是親上加親、知根知底更重要。

所以王家不僅願意嫁,還要風風光光的嫁。

第72回,鳳姐懟賈璉:

「把我王家的地縫掃一掃,就夠你們過一輩子了。」

「把太太(王夫人)和我的嫁妝細看看,比一比你們的,哪一樣配不上你們的!」

賈璉屁都不敢放一個,連連討好,他知道理虧,鳳姐說的是事實。

再舉兩個旁證。

紅學家根據脂批推測,80回後,鳳姐身上的人命案、貪污案和私放高利貸,數案暴雷。

賈璉一併清算,把鳳姐休掉為奴,扶正平兒做正妻,主僕身分大調換。賈璉怎麼不在乎平兒的出身呢?

甄世隱那個叫嬌杏的丫鬟,「偶因一著錯,便為人上人」,嫁給賈雨村做了富貴夫人,也沒見賈雨村廢掉重娶呀。

這一切都說明,王熙鳳下嫁給賈璉,並沒有什麼大驚小怪,很正常。

關於嫡庶觀念,鳳姐和平兒有一番對話,其實說的很明白了。

當時二人聊起探春:

鳳姐說:「好好好,好個三姑娘!我說她不錯。只可惜她命薄,沒托生在太太(王夫人)肚裡。」

平兒說:「奶奶也說糊塗話了。她便不是太太養的,難道誰敢小看她?」

鳳姐說:「你哪裡知道,雖然庶出一樣,女兒卻比不得男人。將來攀親時,如今有一種輕狂人,先要打聽姑娘是正出庶出,多有為庶出不要的……將來不知哪個沒造化的挑庶正誤了事呢,也不知哪個有造化的不挑庶正的得了去。」

「女兒卻比不得男人」,是說女人的出身更講究嫡庶,嫡出的男人通常不娶庶出的女人,但嫡出的女人可以嫁庶出的男人。

另外可以看出鳳姐的嫡庶觀,人最重要,出身其次。

如果以上證據還不夠說服力,我們能不能回到婚姻的另一個支點呢:

愛情。

賈珍邀請鳳姐主持秦可卿喪事那回,說:

「從小兒大妹妹(鳳姐)玩笑著就有殺伐決斷,如今出了閣……越發歷練老成了。」

說明鳳姐出閣之前,也像史湘雲、寶釵一樣,經常來姑媽家玩,她和賈璉從小就認識。

一個「好機變言談」,一個「言談極爽利」;

一個是風流年少,一個是「體格風騷」;

一個是情場老手,一個是風月女王。

賈璉和鳳姐,或許婚前早已陳倉暗度。

第七回賈璉戲熙鳳的戲碼,說不定早就開始了。

新婚之夜,鳳姐嬌嗔連連:

「死鬼,咋又改樣兒!」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