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舉報者去死

舉報

文:張豐 

北京語言大學在讀研究生高晗因為在豆瓣上批評韓燁翻譯的烏拉圭名著《休戰》,被韓燁的一位「 朋友 」 舉報到學校,高晗不得不道歉,此事引起軒然大波。

豆瓣上,西班牙語著作,評價翻譯不好——這可能是中國最小眾的業務討論了。此事最初並沒有引起多大注意。高晗是2020年才考入北京語言大學西班牙語語言文化專業讀碩士的,西班牙語是她的專業,其評論中所言譯者「 機翻痕跡嚴重 」,其實是當下很多翻譯著作的通病。

我外語不行,從來不敢指控一本書翻譯得很差,但是大概知道所謂「 機翻 」是怎麼一回事。現在有很好的翻譯軟件,把原文複製過去,一鍵翻譯,然後再在譯文的基礎上進行修正。

這樣的批評讓譯者感到不爽。韓燁在網上叫屈,認為這種評論涉嫌「 人身攻擊 」,但是韓也承認,自己並非專業譯者(或許是為翻譯得差找個理由)。韓燁的「 朋友 」、中山大學楊君寧「 致信 」給北京語言大學,指責高同學「 空口無憑,在豆瓣網上以毀謗和捏造事實的形式去攻擊《休戰》一書的譯者韓燁,無端指責他人一字一句辛苦譯成、修改長達幾個月的書稿’機翻痕跡嚴重’ 」。

在事情鬧大之後,楊天君又發出公開信,稱事先不認識北京語言大學人,寫信「 反映 」也沒和當事人韓燁商量。這多少有點「 此地無銀三百兩 」的意思,如果沒有交流,又怎麼知道人家「 一字一句苦譯 」呢。

值得注意的是楊天君的口氣和用詞,空口無憑,毀謗,捏造事實,無端指責……可以想見北京語言大學的相關老師看到信後的反應。儘管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一個985、211大學的老師指控本校研究生,肯定先批評教育一番。

此事引發的憤怒,多少有點超出預期,國內多家媒體都報導和評論過,論者大多把矛頭指向韓燁和參與舉報的朋友(楊天君),認為他們度量不夠,沒能容忍不同意見的批評,為圖書打差評是讀者的權利。

這些觀點都沒錯,但是並沒有抓住實質:為什麼對一個學生並不算嚴重的處理,能引起這麼大憤怒?很明顯,在韓燁等人和高晗之間,形成了一種霸凌的局面,人們痛恨的是這種仗勢欺人和舉報的文化。

說起來非常可悲,從事翻譯的人,哪怕是大學老師,在社會上大多也是弱勢群體的形象,但當他們面對讓自己不快的事,最順手的武器,竟然是「 舉報 」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這難道不是老師們在茶餘飯後最擔心、最怕的學生惡行嗎?

要反駁所謂「 機翻痕跡明顯 」,其實只需要貼出幾段原文和譯文,和高晗討論一下就行,如果再附帶一下谷歌翻譯,相信即便不懂西班牙語的人,也能體諒。但是,參與討論的幾位所謂學院派,沒有任何一個採用學院的辦法,卻掏出藏在褲兜里的地躺拳——舉報。其實,有寫舉報信(好幾百字)以及去實施舉報的功夫,也差不多夠寫篇學術商榷的短文了。

所謂學院派卻不願意進行學院討論,可能是因為他們認為這無效、也麻煩,又或者真的內心有鬼,害怕一比對反而露出更大的馬腳,他們知道有比這更好的辦法,那就是找學生的老師「 舉報 」,讓一個碩士研究生閉嘴還是容易的。

可惜的是,這個高晗比較幼稚,把道歉發在了網上。如果她真懂老師們的苦心,只需要把自己的差評刪除或者說自己學藝不精就行,而不能說「 經批評教育後……向韓燁女士及作家出版社道歉。 」現在,高晗的導師,可能氣得跳腳。

這有意無意的「 失誤 」,讓一個學閥圈子暴露了出來。包括中山大學楊君寧、西班牙語文學博士、《世界文學》編輯汪天艾等人都被捲入進來。在豆瓣上,氣憤的網友們發動一場「 起義 」,他們呼籲讀者到這幾位譯者的書後面打差評。韓燁另一本譯作《對話博爾赫斯》,豆瓣評分降到5.5分,92%的人給出了一星評價(很多網友推測,按照打一星的比例,評分本應該更低。)

短時間內有超過1300人去打了一星,這個人數在明星粉絲那裡不算什麼,但也足以把一本西班牙語譯作打入冷宮。豆瓣方面發現幾本書的評分出現異常後,發布官方聲明,對幾本書「 和內容無關的評論 」進行了處理。但是這樣處理,結果可能事與願違,只能把網友的怒火引向豆瓣本身。豆瓣存在的價值,就是因為差評的存在。道理很簡單,只有允許差評的地方,好評才更可信。

「 戰火 」已經蔓延。有一些網友到北京語言大學官方微博上留言,該校最新的一條微博,是3月28日發布的宣傳疫苗的消息,結果下面短時間內出現一千多條評論,全是質問「 貴校為什麼處理高晗? 」還有很多網友呼籲到中山大學去舉報楊天君。

網友們「 讓這事上一次熱搜 」的願望未必能實現,但是這次「 反抗學閥 」的力量不容忽視。它反映出人們基本的善惡觀念受到了侮辱,一個對知識有渴求的、認真的學生,不應該受到蠻橫的欺負。當然,如果最終兩造只能舉報來舉報去,終究是一種悲哀。

 

來源     默存格物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