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光明會?光明會真相合集

光明會

在當代世界,光明會(Illuminati)已經被當成權力精英的代名詞。他們是一群相對少數的,卻擁有共同統治世界權力的頂級富豪。

這個精英組織的確切人數、他們對全球事務的控制及影響力達到了怎樣的高度是很難確定的,但是這個統治階層本身的存在,是被廣泛接受的。這個已然超越階層的祕密組織總是為了他們的共同利益而努力,而這些「努力」對普通民眾來說是好是壞,他們並不在乎。

這個藏在黑暗中的祕密團體是所有現代陰謀論的核心,無論是它在像「占領華爾街運動」這樣看起來很草根的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還是時常通過撒旦崇拜、獻祭、外星生物或非人類統治等詭異的傳言,來把自己塑造為遙不可及的荒謬對象,都使得光明會一詞變得模糊不清,甚至自相矛盾,令人困惑。今天我們就圍繞光明會的一些最流行的陰謀論,通過探討它們的異同,以期能一窺它的真面目。

– 光明會的傳說 –

光明會是一個高度祕密的集團,一直在幕後策劃和指揮世界大事。著名的成員包括伊麗莎白女王、大多數的美國總統,如奧巴馬、大小布什、克林頓等,以及教皇和整個梵蒂岡,包括耶穌會總會長。

這其中羅斯柴爾德洛克菲勒兩個家族在光明會的陰謀論中總是占主導地位。他們兩家有時是直接的對手,但有時又會聯手,成為共同奴役人類的好夥伴。

光明會在影視圈,特別是音樂圈異常活躍。那些最受歡迎的歌手總是被貼上光明會的標籤:Jay-Z,坎耶·維斯特(Kanye West),蕾哈娜(Rihanna),碧昂絲(Beyoncé)Lady GagaJustin Bieber,Michael Jackson以及甲殼蟲樂隊等都曾被指控是光明會成員或是其傀儡。

這些名人經常被認定為通過出賣自己的靈魂給魔鬼而加入光明會,所以當有些名人去世時(例如,希思·萊傑、約翰列儂、邁克爾·傑克遜等),也總被認為與光明會有關。

在影視娛樂圈,光明會的流行度程度極高,光明會的符號不斷融入到他們的作品中,這讓更多不明真相的人們篤定他們與光明會有關。這些表象,到底是光明會有意為之,還是說僅僅是娛樂集團的營銷手段,很難定言。像蕾哈娜(Rihanna)那樣,她甚至直接在MV中放入光明會的謠言,這是嘲弄自己,還是嘲諷觀眾?

– 光明會的多面目分歧 –

關於光明會存在的動機、行動計劃、甚至到底是誰(或者是什麼)在領導這個祕密集團,在學術界和普通人眼中都沒有達成共識。但無論是哪個陰謀論派系,羅斯柴爾德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都始終是主力軍,唯一的區別是在不同的派系中,他們的控制權及對世界財富的分配權有很大差異。關於是誰在領導光明會,有以下幾個主要的派系,每個派系都有其擁躉者、領軍人物及揭發陰謀的告密者,請諸君自辨。

THIRTEEN BLOODLINES 十三條血脈說

撒旦在古代巴比倫時代就指定了阿斯特(Astor),邦迪(Bundy),柯林斯(Collins),杜邦(DuPont),弗里曼(Freeman),肯尼迪(Kennedy)Li(李),奧納西斯(Onassis),洛克菲勒(Rockefeller),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羅素(Russell),范杜恩(Van Duyn)和梅洛芬吉安(Merovingian)這些家族世代服務撒旦,撒旦在這些家族的血統中注入了自己的種子。直到今天,這些血統仍繼續統治著我們。他們中的高級成員會聚在一起召開祕密會議,以從撒旦本尊那裡得到命令。在會議中,總會進行血祭等儀式。這一理論在弗里茨·斯普林米爾(Fritz Springmeier)的《光明會的13條血統》(13 Bloodlines of the Illuminati)一書中,有非常翔實的記載和分析。


13條血脈示意圖,當你看到「李」這個姓也在其中時,你聯想到了什麼?

The Devil 惡魔 | 撒旦說

在以基督教原教旨為出發點的光明會陰謀中,撒旦是主要的敵基督力量。他們認為光明會的最終目的是服務撒旦。基於這個目的,他們通過在好萊塢電影、電視和音樂中插入光明會的象徵符號,來達到植入潛意識的目的。他們用這些流行作品來讓我們浸潤在暴力與性中,使人類逐漸失去感知世界的敏感性,為敵基督的到來鋪平道路。這一派系得到那些最歡迎的基督教作家的支持和論證,包括:邁倫·法根(Myron Fagan),他的作品成為後世基督教反光明會作家的原型模板;另外還有特克斯·馬爾斯(Texe Marrs)的《猶太教教堂的撒旦》(Synagogue of Satan)、《魔法法典》(Codex Magica);弗里茨·斯普林邁爾(Fritz Springmeier)、威廉·蓋·卡爾(William Guy Carr)以及馬克·迪斯(Mark Dice)所撰寫的《光明會:事實與虛構》、《光明會與好萊塢》等系列書籍。而這一派系的所曝光的內容則來自內部揭發者則包括斯瓦利(Svali)、約翰·托德(John Todd)和比爾·施諾貝爾( Bill Schnoebelen)


在美國有很多專職於研究和撰寫光明會書籍的研究人員

REPTILIAN OVERLORDS 爬行類霸主(蜥蜴人說)

這個理論的支持者聲稱光明會由來自天龍星的爬蟲類外星人組成。它們生活在地球上的另一個維度中,所以我們看不到它們。他們已經在地球上數千年了。在該理論中,伊麗莎白女王二世、奧巴馬、賈斯汀·比伯等人都是蜥蜴人。而他們要想維持人類形態,則必須靠食用新鮮的新生兒來維持。你可以在任何搜索引擎中搜索關鍵字,就會看到了眾多名人、政客和商業領袖的蜥蜴人特徵。這一理論的流行,在很大程度上由陰謀論作家中的超級明星大衛·伊克(David Icke)推廣開來的,他於1999年發現了光明會高級女祭司Arizona Wilder,隨後與媒體一起開始對這位女祭司進行了大量的調查採訪,「蜥蜴人」這一說法開始流行。據大衛·伊克提供的數據來看,「在美國有4%的選民相信』蜥蜴人』在通過獲得政治權力來控制我們的社會。」

ELDERS OF ZION 錫安長老會

在這個陰謀論版本中,光明會則是由猶太復國主義者組成的祕教,他們通過猶太復國主義職業政府(簡稱ZOG)接管了美國政府,成為實際的統治者。同時他們也被認為應該對諸如法國大革命、布爾什維克大革命等世界大事負責。但令人費解的是,他們甚至被指責策劃了猶太人大屠殺(有點矛盾……)。這個派系與前面的基督教原教旨理論有許多重疊之處。反猶太主義時常散布在整個光明會陰謀文學中。這個版本的支持者認定所有不願意承認或提及「猶太人陰謀」的有影響力的人,都是ZOG的傀儡。

THE BLACK POPE 黑教皇(黑主教)

自17世紀初以來,關於耶穌會士墮落的謠言就已經四處流傳。他們被指控是巴伐利亞光明會背後的真正力量。最核心的指控是他們深入參與了當今美國的外交政策,以及著名的泰坦尼克號沉沒事件。我們應該知道耶穌會是最大的天主教宗教團體,由耶穌會總會長(又稱作將軍)統領。又由於他們身著黑袍,所以稱作黑教皇(或黑主教)。

這一理論的代表人物有電台主持人亞歷克斯·瓊斯(Alex Jones),他被指控為耶穌會的臨時副主教;以及著有《梵蒂岡刺客》(Vatican Assassins)一書的埃里克·喬恩·菲爾普斯(Eric Jon Phelps)

值得注意的是,巴伐利亞光明會的創始人亞當·魏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本人接受過耶穌會的教育,在耶穌會短暫被停的那幾年他創建了巴伐利亞光明會來對抗耶穌會理念。這也是唯一一個牽扯到巴伐利亞光明會的現代光明會派系。


但你必須知道,一般的陰謀理論家都不太相信戴維·洛克菲勒是撒旦主義者,也不認為伊麗莎白女王會喝新生兒的血來掩飾自己的蜥蜴人本質。

事實上,當你在任何領域取得了巨大成就,並擁有很大的影響力時,你最終都有可能被指控為是光明會中的一員。其實無論這些被指控為光明會的名流,不管他被歸納到上述哪個派系,他們彼此之間,並沒有任何不同。他們都被指控為撒旦主義者,耶穌會士,猶太復國主義者,外星人或資本家。大多數人經常提到光明會都與銀行、石油、製藥公司等大型企業之間有密切關係,他們所指的其實就是統治著社會各個方面的富裕階級。他們通常並不認為光明會與路西法、猶太人或爬蟲類外星人之間有任何關聯。他們只是非常肯定的認識到:跨國企業以及其他泛國際機構很可能是光明會統治世界的主要工具。上述光明會是蜥蜴人、黑教皇、撒旦教徒和或猶太人這些信息,有時候會成為非常吸引人的最具迷惑性的煙霧彈,人們鑽進去便不願出來。所以,如果我們能真正拋開那些不可證偽的信息時,我們才有可能看到光明會的真面目。


– 光明會的真面目 –

有煙的地方就有火。它是無處不在的存在。

接下來我會將重點介紹光明會陰謀論的核心部分。下面闡述的元素可以在上面提到的所有光明會理論中找到。無論上述各派之間有何分歧,他們都同意光明會利用銀行、媒體、政府甚至糧食供應來控制我們並有效地統治我們。統治階級的存在並不為大眾所知,他們所擁有的真正力量和影響,常常被低估。我們必須意識到,很多事情都絕非偶然,它是非常系統的設計。現代光明會往往以家族形式出現,代表的是極少數人,它們形成了高度的組織化和集中化。他們使用公開和祕密的手段來達到目的。

他們是誰?

根據傑米·約翰遜的Born Rich《生為富人》一書揭露:他們97%是男性,80%是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簡稱 W.A.S.P),平均年齡超過60歲,99%受過大學教育(並且其中一半的人就讀於相同的12所大學)。他們彼此了解,並接受彼此在社會中的崇高地位。他們上同樣的學校,加入同樣的俱樂部。僅限於彼此家族的約會和通婚。他們擁有高度相似的意識形態。

他們是決策者、推動者和顛覆者。

他們並不是完全至高無上或無所匹敵,但他們也絕不會讓自己陷入孤立。他們做出的每個決定都會對整個社會以及同階層的其他個人產生影響。他們是高度整合的一個群體,定期做出影響數百萬人生活的日常決策。而且他們通常在許多行業中會成為競爭對手,但他們的終極利益卻往往是一致的。現實社會中,他們會遇到很多對他們共同利益產生威脅的問題,他們會齊心協力地解決,例如:

資本自由流動;
降低上層階級(個人或企業)的稅收;
減少福利和社會支出;
放鬆管制或撤銷政府的商業法規(即反壟斷法);
增加軍費;
打破工會的系統性努力(覺醒的普通人的反抗);

這些權力精英之間有很高的流動性,他們經常在公司董事會、顧問團、智囊團、基金會和教育機構等這些機構中輪值。他們可能是政治領導人、高級軍官、大型跨國企業的董事,他們在這些職位之間輪轉。他們也是所有這些機構機關的中間人,逐步地鞏固自己的權力。總之,他們是高度組織化的社會團體,擁有很大的權力集中度。

董事們可以獲取多家公司的內部信息,雖然這違反了《克萊頓法案》(Clayton Act)。他們逐漸不再考慮單個公司的利益,而是開始推動整個公司統治階級的利益。他們的影響遠遠超出了他們的財富。


– FAMILY DYNASTIES – – 家族王朝 –

在光明會這個精英階層裡的最高階層是兩個能夠行使巨大權力的家族。他們擁有領域極其廣泛的機構,如銀行、智囊團、跨國企業,基金會和其他機構網絡。他們直接控制或由其權力結構中的其他成員來控制這些機構。這兩個家族被賦予了極大的權力,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們所帶來的影響力甚至遠遠超越了其個人和家族財富的價值。

光明會中的多個成員都是這些家族的成員,其中三分之一以上與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或卡內基家族直接相關。

美國:洛克菲勒家族

洛克菲勒家族最初是在世紀之交通過持有標準石油公司而發家。後來標準石油變成了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這兩大石油巨頭。這個家族精明地投資了自己獲取的利潤,並能夠支配現在是摩根大通集團成員的強大的大通曼哈頓銀行。他們還建立了洛克菲勒基金會、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及洛克菲勒家族基金會。他們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來大規模塑造個人及機構形象。這個家族以真正的全球主義形式將曼哈頓的黃金地段捐贈給了聯合國(哈?贈予還是?自己想)。

歐洲:羅斯柴爾德王朝

羅斯柴爾德家族在19世紀一直是歐洲無與倫比的存在,直到現在,這個家庭在英國和法國仍然具有很大的影響力。現在,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的法國和英國銀行分支機構已經合併為一家。2012年5月,雅各布·羅斯柴爾德勳爵的RIT Capital Partners購買了洛克菲勒資產管理集團37%的股份。長期追蹤兩大家族的陰謀理論家認為此舉是兩個龐然大物的合併。羅斯柴爾德家族顯赫包括邁耶安舍爾·羅斯柴爾德,內森梅耶羅斯柴爾德,內森羅斯柴爾德(羅斯柴爾德勳爵),本傑明·羅斯柴爾德(目前最富有的羅斯柴爾德),雅各布·羅斯柴爾德(RIT Capital)和大衛·勒內·羅斯柴爾德。

權力工具

光明會真正的高級成員不會直接參與統治,而是使用各種機構和組織來體現其統治。


– 光明會目前狀態 –

在「自由」的資本主義體系中存在著大規模的國家干預。國家的目的是促進其主要選民的目標,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選區都是由一小部分金融精英組成的。國家實際上擴大了統治階級的權力和支配力。美國是目前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因此,它的統治階級占據了光明會金字塔的頂峰。

國家安全是保障其權力的重中之重。它使用酷刑和暴力來推進其目標,並具有優生學傾向。美國在全球的地位自二戰後達到了頂峰,它一直處於其會永久處於戰爭狀態,因為這樣才能保證這個國家永遠負債纍纍,而為戰爭付出的金錢(稅收)又會流入精英階層的金庫。

國家繼續對富人減稅,並推廣涓滴理論。在這個理論中,通過讓富人變得更富有,這樣他們就能更好地支付員工工資,並改善整個社會環境。而實際上,這些利潤被轉移到了海外。2010年至2012年間,超級富豪們設法在海外隱藏了至少21至32萬億美元。

像選舉團這樣的不公正的劃分選區,確保了美國總統只能按照光明會的要求產生。他們是擁立國王的人。美國從一開始就是為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而設計的。

第四任美國總統、「人權法案之父」詹姆斯·麥迪遜非常清楚自己在保護誰的權利,他說:

「擁有財富的人,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或馬車裡,無法判斷打工者的需求或感覺。我們打算建立的政府將持續多年。目前,到岸的利益很普遍;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當我們近似於歐洲各個王國時,當土地所有者的數量相對較小時,通過各種貿易和製造方式,土地權益在未來的選舉中可能失衡,除非明智地規定,您的政府將會如何?在今天的英國,如果選舉對所有階層的人開放,地主的財產將是不安全的。一項土地法將很快生效。如果這些觀點是公正的,我們的政府應確保國家的利益永遠不受創新之害。土地所有者應該在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以支持這些無價的利益,並平衡和制衡其他利益。他們應該保護少數富人不受多數人的侵害。因此,參議院應該是這個機構;為了達到這些目的,它們應該具有永久性和穩定性。」
-摘自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 1787年聯邦公約》祕密辯論的筆記


詹姆斯·麥迪遜 光明會掮客

這個世上很多的真相其實就擺在那裡,但絕大部分人都選擇放棄自己獲取信息的權力。例如這些史料,它們並非什麼了不起的絕密情報,透露出太多的訊息,但人們毫無興趣。我想那些光明會的統治階層也深深知道這個道理,就算他們把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這世上絕大部分的人都會充耳不聞。


– CORPORATIONS 企業-

19世紀初,在美國只有幾百家公司在運作。特許狀只由各州授予,它們被禁止參與政治進程。(那時並沒有說客的存在)

企業也很容易被馴服。美國總統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就曾拒絕更新美聯儲(fed)的前身美國第二銀行(Second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的公司章程。賓夕法尼亞州還撤銷過10家行為不端的銀行的營業執照,並通過了一些反托拉斯法(即反壟斷)。

內戰是這些企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大量的財富集中在利潤豐厚的政府戰爭合同上。在這一過程中,小企業變得極為富有,能夠有系統地收買法官,並逐漸開始侵蝕和修改公司法。

通過一系列的小的法律上的勝利,企業能夠獲得更多的權利和特權。不久之後,公司章程變得無法撤銷。1886年,聖克拉拉縣訴南太平洋鐵路公司案,公司獲得了與美國憲法規定的公民同等的權利。1980年,美國最高法院支持通用電氣公司為其實驗室創造的微生物申請專利。你看,連生命也可以被其擁有。

如今,大型企業已經是難以撼動的龐然大物。沃爾瑪,殼牌和埃克森美孚這些企業的年度經濟總量甚至超過了25個國家和地區!它們是超國家經濟體。

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147家組織嚴密的公司組成了一個超級實體,控制著全球經濟的40%。該集團主要包括巴克萊(Barclays)、摩根大通(JPMorgan)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金融機構。

企業對其股東負責,這些股東主要集中在少數幾家對沖基金和家族地產管理公司。公司已經能夠獲得所有基礎產業的戰略所有權。


– BIG BANKS 跨國銀行 –

光明會的核心是大型銀行機構。六大銀行的總資產相當於GDP60%,而這6家銀行又拿走了全部公司利潤的40%。在金融危機之後,沒有任何一位華爾街高管被判犯有任何不當行為,這表明了他們權力的範圍和深度,以及他們的觸角伸得有多廣。那些破產的銀行是如何從大到小走向逐步消亡的?通過合併和更多的合併循環。在過去20年裡,頂級銀行中有4家是通過蠶食37家規模較小銀行而創建的。

一些大銀行最近的重磅炸彈是國家商業信貸、儲蓄和貸款醜聞、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醜聞、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操縱油價以及外匯交易。光明會對私有的美聯儲的控制是操縱貨幣價值的另一個重要工具。


– BIG OIL 石油集團 –

石油是地球上交易量最大的商品。埃克森美孚是世界上最大的煉油商,石油價格的穩定讓它受益匪淺。為此,中國一直在積極地維護大型石油公司在全球的主導地位(唯一能與美國抗衡的國家)。如果一個石油生產國決定違背大石油公司的意願,超出分配給它的配額,僱傭軍會去處理這個問題。你也知道任何軍事行動都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讓納稅人買單。

石油公司從一開始就團結一致地採取行動,人為地控制石油價格。這種情況至今仍在繼續。


– MEDIA 媒體控制 –

媒體的作用是向公眾提供信息。他們是光明會的看門人。他們不斷地向觀眾展示「怎麼樣?」卻很少問「為什麼?」——它從不探究重大事件背後的真正動機。統治階級的陰謀詭計很少在大眾傳媒上被討論。這促使激進的黑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發起了OPNSA行動。「匿名者」利用公共信息向公眾傳播事件背後的原因,並回答「是誰從某些政策中受益」的問題。OPNSA提供了本應由媒體提供的東西。

新聞發布之前,必須經過提供資金的所有者的過濾才能與公眾見面。媒體的所有者們當然有權力這樣做:《紐約時報》的阿瑟·蘇茲伯格(Arthur Sulzberger)在辦公桌上放了一台電腦,他可以調出第二天的版本,修改或刪除任何報道。媒體大亨魯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曾在一次採訪中被問到:「人們認為你在政治上很保守。你對編輯們有多大的影響?」他坦率回答道:「我的編輯們意見很多,但最終決定權在我。」美國的媒體所有權由6家公司控制:


– FOOD 餐飲 –

食品生產的各個方面都是由大公司集中控制的。

種子來自四大公司(孟山都、杜邦、先正達、利馬金集團);牛肉來自4個主要包裝批發商,占有率超過80%(泰森、嘉吉、斯威夫特、全國牛肉屠宰公司);豬肉來自4個主要包裝批發商(史密斯菲爾德,泰森,斯威夫特公司和嘉吉);雞肉主要由雀巢、卡夫、聯合利華和通用磨坊加工;普通食品和飲料則來自雀巢、百事可樂、卡夫、可口可樂和聯合利華。

麥當勞是美國牛肉和土豆的最大買家。因此,它能夠規定牛肉應如何準備以符合其標準。這些公司也參與了世界各地的各種水資源私有化計劃。柏克德的南美計劃導致了玻利維亞的內戰。美國大力補貼大豆和玉米的種植,這造成了市場的巨大扭曲,也解釋了為什麼薯條和可口可樂比胡蘿蔔西蘭花更便宜。大豆和玉米的人為增產刺激了食品加工業生產越來越多的基於玉米和大豆衍生物的食品。像高果糖玉米糖漿這樣的轉基因食品已經成為人們餐桌上的主要食品,對國民健康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

超級市場的貨架空間主要由下圖中10家大型公司的產品占據,你很難逃出他們的安排。


– FOUNDATIONS 基金會 –

基金會不僅僅是避稅場所,也不僅僅是用來重塑企業形象的慈善機構。它們已經發展成為社會工程的重要引擎。光明會的精英們能夠利用這些免稅的基金會,把錢投給他們最喜歡的政策制定團體,這些團體不斷地出版文獻來推動他們的議程。洛克菲勒創立了芝加哥大學,並資助了米爾頓·弗里德曼(著名經濟學家)的鬧劇。

著名的精英基金會包括洛克菲勒基金會、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福特基金會和卡內基基金會。他們都有相似的意識形態。


智囊團和政策制定小組 THINK TANKS AND POLICY-MAKING GROUPS

這些團體都是由全球精英創立和資助的,目的是動員世界各地跨越國界的區域精英玩家。它們為規劃戰略及促成金融精英、軍方和高級政府官員之間形成共識提供了場所。
它們也是重要的社會工程引擎,對於彰顯上層階級的統治至關重要。


對外關係委員會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外交關係委員會(CFR)是在圓桌會議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於1921年正式成立。它是一個極有影響力的決策集團,是國際聯盟和聯合國成立的背後的力量。它在規劃二戰後的經濟與政治秩序時,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該委員會既包括傀儡,也包括傀儡表演者。他們從金融、學術界、媒體、情報、政府、軍方和其他著名智庫中挑選了約4700名成員。

英國也有一個與CFR相似的委員會——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又名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它在英國發揮著類似的作用。


TRILATERAL COMMISSION三邊委員會

1972年由美國大通銀行曼哈頓分行主席、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全球精英的核心人物大衛·洛克菲勒創立。

坐在一起開會的國家包括日本和中國。洛克菲勒家族在努力加速全球化速度,並動員他在其他國家的盟友共同促進這一目標。三邊委員會的目標是在北美、歐洲和亞洲的高級政府官員和商界領袖之間建立更緊密的聯繫。三邊聯盟的主要資助者是洛克菲勒基金會(基金會是免稅的)。


BILDERBERG GROUP彼爾德伯格集團

彼爾德伯格集團每年都會在世界各地舉行閉門會議。與會者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由大約65位常任和50位新晉成員組成。該集團努力在間諜頭目、媒體集團領導人、政府高級官員、商界領袖和其他北大西洋精英之間「達成相互理解」。彼爾德伯格集團也參與聯合控制全球能源供應,並在統一歐洲貨幣、歐洲共同市場和歐盟的規劃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以上。光明會的陰謀都具有共同的核心信念。全球有很多專門的光明會研究人員在試圖揭露光明會的陰謀,但他們之間存在很多分歧,未能達成共識。光明會目前的使用的手法包括破壞環境、策劃戰爭、饑荒等,而且很多這些事關人類生死的事情都不過是他們的即興創作。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