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譚之術士之懲

天下奇譚之術士之懲

文:蟲離先生

鄰家翁

唐朝浪蕩子弟,多好走馬鬥雞。鄂州軍中有個小頭目,名叫陳士明,也酷愛此道,閒來無事,常約了同袍去跟市肆上那些紈絝少年鬥雞賭賽取樂。時間一長,他慢慢成了鬥雞圈子裡一號人物,家裡不光養了十幾頭鬥雞,而且還練就一樣本事:在這些雞還是雛鳥的時候,就能看出它們將來的潛力,與取與捨,著重培養;有時只要聽一聲雞鳴,這雞的毛色、戰力如何,就能判斷個八九不離十,圈子裡沒有不佩服的。陳士明平時恭維聽多了,不免把眼睛長在了頭頂上。

陳家左鄰,住著個姓朱的老翁,老翁平素足不出戶,唯在家築室穿池,栽松植桂,種了滿院子的果樹花葯,異香馥郁。一日,老翁靜極思動,想出門逛逛,正遇到陳士明也出門,二人一道望市中而去。陳士明平日嫌老翁種那些奇花異草,影響了自己養雞,一向又被恭維慣了,頗瞧不起這老頭,出言諸多無狀。老翁道:「郎君又是要去鬥雞?」陳士明道:「今日不去。」老翁道:「聽說郎君鬥雞手段頗為不賴,今日乘便,何不帶老朽去瞧瞧?」陳士明不屑道:「你能瞧得出什麼門道,白費功夫。」老翁嘿嘿一笑,摘下腰懸的一口葫蘆晃晃,拔開塞子,酒香撲鼻。陳士明「咦」的一聲,吞著口水道:「朱老頭,你這什麼酒,如此香法?」老翁道:「郎君若答應帶老朽瞧瞧鬥雞,我便做東請你喝酒。」陳士明道:「這有何難,你在此稍待。」自回家取雞。

其時二人方行,去家只兩三百步,然而陳士明從辰時走到酉時,走了五個時辰、不下五十里的路程,竟不能到。回頭一看,老翁就在百步之外,向前看時,家門亦在百步之外,他心中不勝駭異,不敢再望前走,急奔到老翁身前,拜倒在地,老翁笑道:「郎君拜我作甚?」陳士明汗透衣衫,滿身塵土,低伏於地道:「小子有眼不識高人,慢待老丈,今日在途中奔疲欲死,已然知錯,求老丈饒恕。」老翁眯著眼睛看看夕陽,道:「今日看來瞧不成鬥雞了,時候不早,郎君回家去罷。」拄杖起身。陳士明忙跟在後面,斯須之間,便至家門。

自此陳士明如兒孫般敬事老翁,得老翁指點,壽至九十。

《廣德神異記》

 

天師的對手

鎮江府從前有個道士,人稱「潘爛頭」。據說他年輕時學得法術,但行事頗不檢點,有一次在茅房拉屎,閒極無聊,用符咒拘來一位陰司鬼吏。那鬼吏一看所處之地是在茅廁,而施術之人正在如廁,愕然問他何事相召,潘爛頭道:「貧道忘帶草紙了,你速速取些來。」鬼吏大怒,朱筆疾伸,在潘爛頭額間一點,潘爛頭神昏目眩,跌入屎坑之中,被鬼筆所點之處潰爛成瘡,終身不愈,人遂稱他為「爛頭」。但潘爛頭因禍得福,他那瘡中所滲出的膿血,治療癰疽具有奇效,在患處塗抹少許,無不立即痊可,遠近慕名前來求醫的,每天不知凡幾。

潘爛頭所居道觀在鎮江城外,門前跨有一座石橋,楊柳依依,流水環繞,遊人喜其幽靜,往往歇足其上。有一年,江西龍虎山張真人來訪,鎮江全城轟動,有那好事之人便撩撥潘爛頭道:「潘道長,你成天誇口自己如何如何神通廣大,現下張天師要來了,你敢不敢同他較量較量?」潘爛頭道:「天師算個屁?我若不許,他休想渡江。」眾人盡皆訕笑,一人道:「你就吹吧,你有什麼本事能阻天師渡江?」潘爛頭道:「沒見過世面的匹夫,今日教你們開開眼界。」命人取來一口水盆,倒進半盆子水,用竹篾編了一隻手掌長的小舟,系以細線,丟入盆中,牽著來來回回,往復不已。

卻說張天師此時業已掛帆而來,行至中途,忽遇強風,不能前進,船家只得泊岸下錨。風息後再行,未幾又遇大風,如此走走停停十幾次,每次開船不久,即為逆風所搏,打回原處,船家直呼古怪。

鎮江這面,有司在碼頭迎候多日,遲遲不見天師法駕,一眾官吏疑神疑鬼,不知出了什麼岔子。派人到處打聽,聽說有個爛頭爛腦的姓潘道士在賭氣搗鬼,作法不讓天師過江,慌忙報給知府,知府大驚,親自登門拜訪,勸潘爛頭收了神通。潘爛頭賺足面子,這才欣然收篷,到處跟人家吹噓,說張天師能夠渡江,全靠他高抬貴手。

這件事在鎮江鬧得沸沸揚揚,張天師抵達不久便聽說了,於是命駕過訪。恰好潘爛頭不在,潘的徒弟出觀相迎,張天師道:「尊師既不在,貧道就不攪擾了。」轉身環視觀前,指著石橋道:「此橋大礙風水,尊師高人,豈可不察,何以留存至此?」徒弟道:「這是官府所建,敝師不便拆毀。」張天師道:「無妨,貧道可以代勞,官府有事,可使尋我。」舉手一揮,石橋轟然斷裂,裂縫之中飛出一頭白鶴,毛羽稀疏,模樣丑怪,見了圍觀之人,引頸長鳴,沖天飛去,才飛起丈許,陡然墜落水岸而死。眾人驚疑,全都看向張天師,天師不語,乘輿而去。潘爛頭回觀之後,看著斷橋斃鶴,面若死灰,接著一病不起,半月乃卒。

清.和邦額《夜譚隨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