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裡的怪物

水裡的怪物

文:蟲離先生

是如同幻影般潛藏於海洋深處的魔法巨怪,其面目撲朔迷離,幾千年來,世人始終無法確切描述它的模樣。有人信誓旦旦地聲稱見過蜃的本體,那像是一種巨大的蚌類;有人卻說蜃看起來像蛟,頭生雙角,腰下逆鱗,脊背上的長鬣赤若火焰,又指出佛家四大天王之一的西方廣目天王手中所持似蛇非蛇、似龍非龍的東西就是蜃。

大多數人則無心分辨蜃的本體模樣,他們已經被蜃施展的大型幻術迷住了。傳說大雨之前,蜃會噴吐光氣,在茫茫海面上結成城郭、森林、山巒之象,縹緲有若仙境,這就是「海市」,也叫「蜃樓」。對於迷航的海客,海市蜃樓無疑是最為致命的誘惑,誘惑著失去理智的水手,瘋狂駛向蜃以幻術營建的煙嶼樓榭,駛向活人永遠無法抵達的詭幻彼岸。

東漢.鄭玄《禮記注》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

明.楊升庵《藝林伐山》

泥魃

泥魃只有二尺來高,不穿衣服,遍體通紅,遠望好似孩童。舊傳在直隸寧河七里海那泥濘的灘涂中常有此物出沒,發現有人靠近,泥魃便興奮地將濕漉漉的泥塊擲向行人,似乎以此為有趣的惡作劇,人被擊中,必然生病。後來有人發現泥魃畏懼金屬,於是每每路經泥灘,總要奮力敲打銅盆鐵板,泥魃不堪忍受銳利的金屬聲音,只好狂奔遠遁。

當地人還在夜間見過一種只有幾寸長的小羊,逡巡水邊覓食,相傳是長年浸泡在水裡的羊骨頭感天地之精氣化生的精靈,此物膽小怕人,沒有什麼危害。

清.李慶辰《醉茶志怪》

楠木大王

漢江、洞庭湖、鄱陽湖,都流傳有楠木大王的傳說。楠木大王是沉浮於水中的巨木,風急雨驟,天地暝晦的水面上,時可見一支巨木乘風鼓浪,遠望宛如烏龍,往來巡遊,長年如斯,若被撞上,船隻立時粉碎。由於這根巨木撞擊威力絕大,而且平時不見,神出鬼沒,船戶皆以巨木有靈,尊稱之「木龍」、「南君」或「楠木大王」。

當時的木船,尤其小型帆檣,船體堅固程度有限,常發生被漂流物撞擊損毀的事故,船戶認為,這些漂流物都與楠木大王有關,因而路過楠木大王出沒的河湖地段之前,必先虔誠祭祀求禱,求楠木大王約束水中的浮木,不要侵殘船隻。曾有外省的運糧船途徑鄱陽湖時,不肯入鄉隨俗,見了那盛大的祭祀儀式,反而訕笑當地的同行無知,強行揚帆開船,才至中流,遭大批巨木猛撞,十幾艘船盡數沉沒。

老人們說,楠木大王的真身,原本是一根普通的木頭。很久以前,有個小木材商雇了艘竹排運送原木,遇到暴風失事,後來找人打撈回了大部分木材,唯獨有一根巨木漂流無蹤,未能找到。這根巨木久浸歲月,終於化為精怪,由於向它祝禱祈福十分靈驗,行船者甘願奉它為神靈,為它建立祠廟。在人的意志裡,畏懼有時可以化為信仰,但為的實則是希望。

清.董含《三岡識略》

明.錢希言《獪園》

猾是極其罕見的無骨海獸,全身沒有任何骨骼。據《本草綱目》記載,這種異樣的動物雖然無骨卻有髓,它的髓也十分神奇,能在水下點燃,光焰灼灼,水淹不熄,世間只有酒能澆滅猾髓點燃的火。

猾的體型不大,看似孱弱笨拙,其實它們是恐怖的頂級獵食者。猾會用自己作為誘餌,誘使虎豹之類猛獸吞食。由於猾沒有骨骼,身體極其柔軟,可以隨意變化形態,加上它的皮膚既韌且滑,老虎即使將其吞入口中,也無法咀嚼,而猾則會迅速鑽進虎腹,自內而外,蠶食虎的臟腑血肉。

狀若無害,實則心機深沉陰刻,所以世人形容詭詐多謀者「狡猾」、「奸猾」。《尚書》有「蠻夷猾夏」之說——蠻夷滲透,以致華夏內憂外患,其中「猾」字的意思,據說亦取自這種有如暗影般悄然殺戮的無骨異獸。

明.張自烈《正字通》

明.張岱《夜航船》

倉兕

上古時代,有一種似牛而獨角的野獸,叫作「兕」,《山海經·海內南經》說:「兕在舜葬東,湘水南,其狀如牛,蒼黑,一角。」

倉兕的形貌更為古怪,傳說它「一身九頭」,是潛藏於黃河之底,長有九個頭的兕。倉兕性極凶暴,若被船隻驚擾,動輒出水撞碎船隻,深為世人懼怖。當年姜子牙東征伐紂,兵臨黃河孟津,誓師祭旗,即以「倉兕」命名麾下雄軍,誓要像這水中巨獸般,咆哮而下,一舉掀翻商紂的統治。

後世神魔小說的「牛魔王」也被稱為「九首牛魔羅王」,同樣是水獸成魔、牛體巨怪,同樣長著九顆頭顱,牛魔王的真身,或許亦與倉兕存在著某種聯繫。

東漢.王充《論衡·是應》

元雜劇《二郎神醉射鎖魔鏡》

鱨魚

鱨魚也叫黃顙魚,是常見的淡水魚類,本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唐末《錄異記》記錄的一種豫章郡獨有的鱨魚卻顛覆了世人的印象。

據稱豫章郡境內,許多污濁泥濘的陂塘中有鱨魚遊蕩,最大的不過一尺多長,背上生有血紅的斑紋,數量極多,卻沒有人膽敢捕捉。因為這種鱨魚能夠施放致人於死的可怕幻術,令心懷不軌者的臉孔扭向背後,手足反轉,必須趕緊告罪求饒,才有可能在關節擰碎之前撿回性命。

歷來因不敬和無知被鱨魚所殺者不計其數,死者們詭異扭曲的身體,是最觸目驚心的警告,告誡妄圖漁利於自然之人保持敬畏,遵循規則。另一方面,倘若不去冒犯鱨魚,而是向其通誠祝禱,鱨魚也會准允人類墾耕池沼附近的土地,甚至汲引它們所處的池水灌溉,這些田地的收成往往極其豐碩。

鱨魚有時趁夜間上岸行走,所經之處,泥漿淋漓成跡,發出一片密集短促的鳴叫,夜行人聽見了,自當遠遠避開。沒有人願意同鱨魚狹路相逢,鱨魚棲身的水域,也是舟楫絕不敢行的禁地。除非是精通道術的高人,以「破泉魅符」書於磚石之上,投入水中,召喚風雨雷霆,暫時禁錮鱨魚的幻術,才勉強可以通行。

五代.杜光庭《錄異記》

橫公魚

極北大荒絕域,有一片巨大的冰湖,名為石湖。石湖方圓千里,深不可測,近岸水湄最淺之處,亦深達五丈有餘。北荒苦寒,亘古以來,此湖終年冰封,唯有夏至前後五十天左右,日懸較久,局部才得稍稍解凍。

石湖中有種「橫公魚」,體型頗大,能長到一人多長,其狀似鯉魚,兩目赤若硃砂,平常深潛水底,夏季冰消時節,成群游到岸邊,一俟日落,便幻化成人形,登上岸來。冷月森森,殘星寥落,無數橫公魚幻化而成的古怪人形,目射紅光,在冰寒幽暗的湖畔遊蕩,情狀詭異可怖。

曾經有人捕到過較小的橫公魚,發現此魚身體硬如玄冰,水火不侵,刀砍不入,丟到沸水裡煮上一天,照樣遨遊如故,簡直殺之不死。後來無意間把兩粒烏梅掉進了鍋裡,隔了片刻再去看時,那條橫公魚已經被煮得稀爛。此後凡有人捕得此魚,加入烏梅燉煮,立等可熟,其肉鮮美異常,據說食之可以強身益氣,祛病御邪。

《神異經》

猰貐

神話中的崑崙山,乃是「帝之下都」,天帝神宮所在。上古時代,那裡是塵世碌碌凡人最嚮往的神仙境界。

然而縹緲的崑崙,註定只能是個遙不可及的神話。無數朝聖者跋涉萬里,來到崑崙山下,橫亘在他們眼前的,是環繞崑崙山的三千里弱水,此水密度極低,散渙無力,草芥、羽毛落在水上都不能漂浮,故名弱水。而三千里之闊,其中無可落足,除了神仙,飛鳥亦難飛渡,俗世所造的舟楫,更絕無可能通行。即使有法力高強的術士學會了涉水不沉的奇術,行至中流,也必然會被守伺水中,虎身龍首的食人巨怪「猰貐」(yà yǔ)吞噬。

《山海經》記載:

「猰貐,居弱水中,其狀如貙,龍首,是食人。」

直到帝堯時代,人類英雄箭神羿橫空出世,向侵擾人界已久的天神、妖怪發起全面清掃戰爭,向上射落九日,在下轉戰八荒,誅殺鑿齒、九嬰、大風、封豨、修蛇等盤踞一方的絕世巨妖,繼而來到弱水之濱,血戰連日,才終於將猰貐一族徹底斬除。

東晉.葛洪《抱朴子·袪惑》

西漢.劉安《淮南子·本經訓》

丹魚

丹水源出秦嶺南麓,奔湍八百里,東南流經陝西、河南、湖北,最終在丹江口匯入漢江。丹水為何以「丹」字為名,古來眾說紛紜,一說當年長平之戰,秦武安君白起坑殺趙卒四十萬,流血丹川,故稱此為丹水;另一種說法認為,丹水之名得自棲息於河中的奇異生物「丹魚」。丹魚通體煥發著強烈的紅光,有如火炭,游弋於粼粼碧水,瑰麗無方。此魚不易捉取,唯有每年夏至之前,空氣濁悶,丹魚會趁夜色,成群地游向淺水,浮出水面換氣。當是時,紅光攢聚如火,直衝霄漢,守在附近的人只消準備充分,身手迅捷,一網撒下去,必有收穫。捕捉丹魚不是為了食用或觀賞,傳說丹魚的血妙用無窮,塗在腳底,可以踏水行走而不沉,如履平地。

魏晉《上黨記》

《竹書紀年》

三足鱉

《山海經》記載有一種三足鱉,生於松竹葳蕤的「從山」腳下,那裡山清水秀,尾巴分叉、模樣古怪的三足鱉與世無爭,人畜無害,反而常常被人捉去燉成肉臛,據說吃了可以防治蠱疾。

後來民間傳說又提到一種三足鱉,則是奇毒無比的變異之物。相傳明朝的時候,江蘇太倉有戶普通人家,丈夫不知從哪裡得來一隻三足鱉,拿給妻子燉湯。那隻鱉太小,作為一家之長的丈夫一個人吃都不太夠,家裡的其他人自然連染指的機會都沒有。

丈夫吃完,照例要睡個晌午覺,睡著睡著,竟然化成了一攤血水,全家駭極喧嚷,驚動了四鄰。當時人命大案,四鄰都要作為證人過堂見官,一個搞不好,輕則「訟累」——被官司拖累農桑,賠損盤纏;重則自己都有牢獄之災,因此鄰居們一見死了人,趕緊把那位妻子送到了衙門。

太倉知縣名叫黃廷宣,他是讀書人出身,心思縝密,頭腦清楚。雖然從來不曾見過這等活人溶化的詭異案例,卻仍按部就班的耐心審問勘察,把案發之前死者行止作息的點點滴滴一一問到。問及飲食,死者之妻如實回稟,黃廷宣沉吟半晌,命差役找一部醫書來。

原來黃廷宣博聞強記,平時涉獵藥典,記得見到過關於三足鱉的載錄。未幾差役捧書而來,黃知縣翻開藥王孫思邈的《備急千金方》,果然見其中載有「鱉三足,食之害人」一則,於是復命人尋一頭三足鱉,令死者之妻如前法烹製,燉了一鍋鱉湯,餵狗吃下,那狗起先毫無異狀,過得半個時辰,吐血而死,須臾全身盡化,這樁命案,終於真相大白。

《山海經·中山經》

明.陸粲《庚巳集》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