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土耳其鬼鎮,我看清了歷史的真面目

土耳其鬼鎮

文:沐沐

土耳其的西南部,距離海邊小城費特希耶不遠的地方,有一座著名的「鬼鎮」,叫卡亞寇伊(Kayakoy)。

一百多年前,小鎮裡居住著希臘人,他們遷移走之後,卡亞寇伊逐漸荒蕪成一座廢墟,再也沒有人居住,成了遠近聞名的「鬼鎮」,如今是一處供人參觀的景點。

這個曾經繁榮了千百年的希臘人小鎮,為甚麼會淪為「鬼鎮」?這裡到底發生過甚麼故事?

土耳其-卡亞寇伊所在

海對面就是希臘

圖二:google map

鬼鎮-卡亞寇伊

卡亞寇伊的售票處在公路邊上,有點像個崗亭。我在售票處買好票,卻轉來轉去找不到檢票口。旁邊有幾個賣紀念品的當地婦女,我走過去,比劃著問她們檢票口在哪裡,其中一個指了指她身後的一個路口。我走過去,可是沒看到檢票員,我只得再返回來。

她看見我,有點生氣,又再次指著那個路口,提高嗓門嘰哩哇啦說了一通,我能明白她的意思,肯定這就是入口了。

我從那個路口進去之後其實就走進景區了,然而直到我游覽結束,也沒有看到一個檢票員,也沒有任何一個工作人員,而且「鬼鎮」裡有好幾個路口都與外面相通,游人完全可以自由出入。

進入「鬼鎮」以後,沿著一條小路往山上走,處處雜草叢生,坍塌的房子大都沒了房頂,有的只剩下一面牆。雖然是斷壁殘垣,但依然可以看出,整個小鎮依山而建,房屋布局錯落有致。

在「鬼鎮」裡行走,很難碰到別的游人,越往上走,石頭路面破壞得越嚴重,房屋坍塌得也更厲害,有些倒塌的房子下面,還留有希臘人用過的一些石頭物品,如石灶、石凳等,都丟棄在那裡。

斷裂的牆壁上長著很多仙人掌,蓬勃茂盛,有的有一人多高,巨大的圓圓的葉片非常可愛。

這座「鬼鎮」原來叫萊維西(Levissi),據說早期有一群拜占庭人來到這裡,定居下來,並世代繁衍生息,逐漸形成了這個小鎮。

他們是信仰東正教的基督教徒,後來奧斯曼帝國統治這裡,也允許他們保留自己的宗教信仰。

土耳其西海岸有大量的希臘人

受希臘文化和東正教影嚮巨大

在奧斯曼時代也可以獲得一定自治權

此後,萊維西小鎮的東正教居民,和當地信仰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人友好相處,兩個族群雖然文化不同,信仰不同,但相處非常融洽,孩子們經常一起在路邊玩耍,男人們也在當地的咖啡館中一起吸水煙,聊著政治和新聞。

然而,忽然有一天,這祥和美好的生活被政府的一紙協議打破了。

希土之間的恩怨往事

這件事情的起因,還要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說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奧斯曼帝國成了戰敗國,被迫與協約國簽訂《色佛爾條約》。這項條約瓜分了土耳其的許多領土,其中關於希臘的部分,規定除伊斯坦布爾以外的東色雷斯地區,以及伊姆羅茲島等地,歸希臘所有。

希臘打算割走奧斯曼相當富庶的兩大地區

卡亞寇伊所在的半島南部則是意大利想要的地盤

可是,由於《色佛爾條約》對土耳其過於殘酷,激起了土耳其民眾的反抗情緒,民族領袖凱末爾建立新政府,拒絕承認《色佛爾條約》,第二次希土戰爭爆發。最終,凱末爾的軍隊取得勝利,協約國被迫放棄了《色佛爾條約》,重新簽訂了《洛桑條約》。

《洛桑條約》中有一項《人口交換協議》,根據協議規定,希土兩國之間需要交換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口。也就是說,生活在土耳其的希臘裔東正教居民,必須「返回」希臘;同時,生活在希臘的土耳其裔穆斯林,也必須「返回」土耳其。於是,希土歷史上著名的人口大交換開始了。

圖:維基百科

悲慘的人口交換

在萊維西,信仰東正教的希臘裔居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上千年,他們和當地土耳其穆斯林和睦相處,其間早已無數次通婚,血濃於水,就因為信仰東正教,他們就必須離開世代生活的故土,被遣返回「自己的國家」——希臘。

著名影片《香料共和國》,就是根據導演塔索斯·布爾梅提斯(Tassos Boulmetis)的親身經歷改編,電影的大背景,就是希臘與土耳其這段人口交換歷史。

電影《香料共和國》劇照

主角凡尼斯在童年時期,與家人一起生活在伊斯坦布爾,那時候,凡尼斯經常在外公的香料店玩耍,他還有個可愛的玩伴——鄰家女孩莎米,凡尼斯的童年很快樂。忽然有一天,人口大交換開始了,凡尼斯的父親因為信仰東正教,所以必須離開土耳其,於是凡尼斯跟隨父母一起遷往希臘,而身為穆斯林的外公則留在了土耳其,還有他的童年玩伴莎米。

電影《香料共和國》劇照

時光飛逝,凡尼斯長大成人,成為了一名天文學教授,但他再也沒有回過土耳其,而外公也沒有來過希臘。直到幾十年後,年邁的外公去世,他回到伊斯坦布爾參加葬禮。在葬禮上,他又見到了那個美好的女孩,不過,故鄉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童年玩伴也早已嫁作人婦。凡尼斯說,他之所以再也沒有回過伊斯坦布爾,是因為害怕再次面對離別……

在電影中,有這樣一個鏡頭,當凡尼斯的父親被驅逐的時候,移民官在他耳邊悄悄說,如果他能放棄東正教,改信伊斯蘭教,就能留下來,可是他猶豫了五秒鐘,之後,一切都晚了。

希土兩國的這次人口交換,大約有200萬人的命運從此被改寫。約有50萬穆斯林離開希臘,遷往土耳其;同時,約150萬東正教徒離開土耳其,遷往希臘。

希臘突然人口暴增,這些從土耳其返回的「同胞們」缺少居所,還被本土希臘人污衊為「酸奶洗禮過」的「東方人」,雙方一度互相排斥。

同樣,從希臘遷回土耳其的穆斯林,日子也不好過,他們同樣受到了排斥,被本地土耳其穆斯林稱為「異教徒」。

東正教徒們走了之後,萊維西小鎮改名為卡亞寇伊,意思是「石頭邨」。後來,一場大地震摧毀了這座小鎮,房屋倒塌,卡亞寇伊漸漸荒草叢生,成了一座無人問津的「鬼鎮」。

由於人口交換的不平衡,在土耳其,遷走的人口遠遠高於遷回的人口,因此,許多東正教居民生活過的地方,就成了空城,「鬼鎮」卡亞寇伊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在卡亞寇伊的廢墟中,還有兩座東正教教堂比較完好。

其中一座位於半山坡上,有著高大的拱形屋頂,教堂內部的牆壁上,還有褪色壁畫的痕跡。另一座位於山頂,十分小巧,牆壁斑駁。如今,這兩座教堂孤立在這座荒涼的「鬼鎮」中,記錄著過去那段悲傷的往事。

甜美小鎮-希林捷

不過,也不是所有希臘人離去後的小鎮,都淪落成了鬼鎮。在土耳其著名遺跡以弗所附近,有個小鎮叫希林捷(Sirince)。Sirince有「甜美」、「可愛」的意思,所以這個小鎮又被稱為「甜美小鎮」。

在去希林捷之前,我並不知道這個小鎮也和人口交換有關,只是納悶這個小鎮在深山中藏得如此之深,車子在山裡盤旋了很久,才驀然看到半山腰閃現出一大片紅頂白牆的房子,這些古樸的希臘式民居,掩映在滿山的果樹中,遠遠望去,如同一幅風景畫。

據說在公元6世紀左右,隨著以弗所的衰落,很多基督教徒們來到山裡,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並且逐步建成了這個小鎮。

後來,奧斯曼帝國統治了小亞細亞,他們信仰伊斯蘭教,這讓基督教徒們感到不安,他們就給這座小鎮起了個名字:Cirkince,這個詞的發音和「骯髒」發音很相似,就是希望外人遠離這個小鎮。

人口大交換開始後,「骯髒」小鎮的居民被迫離開,而從希臘「返回故土」的穆斯林,來到了這裡,住進了他們留下來的房屋中,成了這個小鎮的新主人。

他們將希臘式房屋進行改建,又融入了奧斯曼風格,形成了如今的糢樣。這裡的建築一般為兩層,樓上的一層往外突出,白色牆壁上鑲嵌著精致的木窗。這些希臘風格與奧斯曼風格混搭的建築,也是人口交換歷史的見證者。

不過,隨著時光的流逝,這段悲傷的往事似乎漸漸被人們淡忘,畢竟生活總要向前看,於是,人們將原先「骯髒」的名字改為「甜美」的Sirince,於是這個小鎮就成了「甜美」小鎮。

希土兩國的人口交換,已經是近一百年前的事了,今天的希林捷小鎮,不同於荒草叢生的卡亞寇伊,這裡遍山果樹,人們生活得很安逸,婦女們一邊曬太陽,一邊向游客售賣當地的橄欖香皂,過著悠閑自在的日子,百年前祖輩們悲歡離合的故事,似乎早已隨風淡去。

來源:環行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