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9)

古寧頭

「歷史猶如層迷霧,遮掩中現暖味弔詭。多少人假正義之名,借人民之手,編織彌天的謊言……」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苦難1】「他們撕字畫,砸古玩,還一面撕一面唾罵是『封建主義的玩意兒』。最後一聲號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親在清朝三代為官購置的書籍和字畫,還有我自己保存的,統統堆到院裡付之一炬……紅衛兵自搬自燒,還圍著火堆呼口號。…」——梁漱溟回憶文革紅衛兵抄家時的情景如是說

【苦難2】「….紅衛兵自搬自燒,還圍著火堆呼口號。當紅衛兵抱出兩本大部頭洋裝書《詞源》和《辭海》時,我出來阻止了。我說,這是兩部誰都用得著的工具書,…紅衛兵不理我,還是把這兩部書扔進了火海。還一邊說『我們是革命的紅衛兵小將,有《新華字典》就夠了。』」——梁漱溟

【苦難3】1966年6月,他被正式打倒。由於他不作偽證,不誣陷別人,被批頑固不化、無藥可救。在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下,他終於自殺。屍骨未寒,妻子和兩個女兒以蘇修特務罪被投入秦城監獄。他的「死亡登記表」上,寫著「服毒者李明」,1980年平反昭雪,在黨旗掩蓋的骨灰盒裡,只有一副眼鏡。他是李立三。

【苦難4】1951年10月,京劇大師馬連良滯香港三年多後,謝絕了台灣的約請,秘密北返。受到周恩來的盛情接見和讚揚。離港前,馬曾請著名星相家袁樹珊卜卦。袁卜算結果:「馬還有15年大運。」1966年,馬連良被抄家時,紅衛兵將他價值連城的翡翠青蛙摔得粉碎。遭此致命一擊後不久,馬因意外摔倒不治身亡。

【苦難5】她是文革時紅衛兵「五大領袖」,1966年11月9日,她率紅衛兵200多人殺到山東曲阜造「孔家店」的反,召開了徹底搗毀孔家店的萬人大會。在29天裡,共毀壞文物6618件,燒燬古書2700餘冊,搗毀孔廟,破壞孔府、孔林、書國故址,刨平孔墳。挖開第76代「衍聖公」孔令貽的墳,曝屍批判。她是譚厚蘭。

【苦難6】文革「破四舊」席捲神州大地,中央文史館副館長、書法家沈尹默擔心「反動書法」累及家人,老淚縱橫地將畢生積累的自己的作品,以及明、清大書法家的真跡一一撕成碎片,在洗腳盆裡泡成紙漿,再捏成紙團,放進菜籃,讓兒子在夜深入靜時拿出家門,倒進蘇州河。

【苦難7】李季谷,清史學家,曾任國民政府浙江教育廳長。1949年國民政府退台時,他偷偷留在上海。1955年定為反革命分子,文革時關入牛棚。1968年7月25日的審訊,他被強迫跪了一整天,後背和脖頸也被香煙燙傷,深夜時投河自殺。當局說他是「畏罪自殺」,畫了一張他的漫畫像,召開了對他的「批鬥會」。

【苦難8】1966年7月12日,一群紅衛兵來到法門寺,把佛殿內的銅像以及「七音碑」統統搗毀,後又來到真身寶塔,開始瘋狂挖掘國民黨秘密電台。71歲的良卿法師見狀喝阻,被打得頭破血流。隨後,法師披上五色木棉袈裟,澆滿煤油,在真身寶塔前慘烈自焚。紅衛兵作鳥獸散,寶塔下的地宮及佛指舍利得以保全。

【苦難9】北大俄語系遭遇最慘的是田寶琪教授,他當過民國政府駐阿富汗使館參贊,1949年拒絕去台灣,回到了大陸。文革他被隔離了,一天早晨他被專案組叫醒:他的愛人、弟弟、弟媳都死了。愛人上吊,弟弟割喉,弟媳投水…田先生呆在那裏囁嚅著:「他們自殺是……自絕於黨和人民……我……和……他們劃清界限……」

【苦難10】他有魄力,大躍進放出畝產2.4萬斤的中國第一衛星;1960年他宣佈在四川取消糧票,把老百姓的4800萬斤糧食化為烏有;他心繫北京,在四川糧食儲備不夠的情況下,力保中央,雪中送炭,三年外調糧食157億斤,導致四川非正常死亡1000多萬人。他說:「中國這麼大,哪朝哪代沒有人餓死!」他是李井泉。

【苦難11】武訓(1838年-1896年)終身行乞辦義學,堅持一生不娶妻室。他被收入《世界教育辭典》,被尊為千古義丐。59歲去世時,未留分文,萬人送葬。1951年,毛澤東發起對電影《武訓傳》的大規模批判。文革中,山東冠縣中學紅衛兵在老師帶領下,砸開武訓墓,掘出其遺骨遊街,當眾批判後焚燒成灰。

【苦難12】他是著名的歷史學家,敦煌研究第一人。1935至1937年他遊歷歐洲,在備受歧視的情況下,於各大圖書館博物館手抄了數百萬字的珍貴資料帶回國內。1966年6月,66歲的他被造反派而剃成光頭,在曬得滾燙的房簷瓦上「坐飛機」,一跪就是幾小時。幾天後,發病死,北大革命師生無人為其呼救。他是向達。

古寧頭

古寧頭1】1949年10月17日,中共三野第十兵團攻佔廈門,打出「堅決打金門,渡海攻台灣」的口號。兵團司令員葉飛在泉州召開的兵團會議上誇下海口說:「此役必勝!」隨後,葉飛在老虎洞宴請廈門地方領導。席間,葉用筷子指菜盤道: 「金門就是這盤中的一塊肉,想甚麼時候夾就甚麼時候夾,跑不了。」遂大笑。

【古寧頭2】「金門島離匪軍大陸陣地,不過一衣帶水,國軍退守此地之後,父親以其對軍事和政治,均具極大意義,必須防守。因於午間急電駐守該陣地作戰之湯恩伯將軍,告以「金門不能再失,必須就地督戰,負責盡職,不能請辭易將。」此所謂 「置之死地而後生也。」 ——蔣經國1949年10月22日日記

【古寧頭3:解放軍軍史記錄】1949年10月24日,新中國成立的第24天,人民解放軍28軍下屬三個團共九千餘人渡海進攻金門,發起金門戰役,在島上苦戰3晝夜,因後援不繼,全軍覆滅,是解放軍成軍以來唯一一次徹底的敗仗。我軍歷史上雖有湘江之戰、西路軍血戰河西走廊、皖南事變等慘重損失,但均非全軍覆滅。

【古寧頭4】1949年10月25日凌晨,9000解放軍渡海登陸金門古寧頭,卻在三天激戰後慘烈收場,「金門戰役」從此被台灣當局譽為「中華民國轉危為安」的轉折點。據台灣《聯合報》報導,在台灣看來,這場戰役的「功臣」之一,是當年日軍中將根本博,為報答蔣介石的「以德報怨之恩」,偷渡赴台助戰。

【古寧頭5:國軍戰史】1949年10月25日清晨3時,9000餘共軍大舉渡海進攻金門,突破後沙、壟口、古寧頭一帶防線。國軍實施反擊,由18軍軍長高魁元負責指揮。27日清晨1時,戰事結束。據比較準確的統計,共軍將近4000人 戰死,被俘5000多人。國軍陣亡1267人,傷1982人,國軍第14師中校團長李光前勇戰犧牲。

【古寧頭6】「古寧頭的沙灘被照得有如白晝」,經過數小時的激烈炮火後,共軍跳下船 強行登陸,與我守軍肉搏相接血戰。直到天亮後,我預備軍在戰車掩護下進行反撲,壓縮包圍共軍。…「很多第一波搶灘的共軍,都是在徐蚌會戰時被俘虜的我軍官兵」,程川康(時任國軍上士班長)邊殺邊哭,久久無法自己。

【古寧頭7】1949年10月26日,金門古寧頭村。國軍第十二兵團司令、金門防衛 司令胡璉到了激戰最烈的前線視察。被圍攻的解放軍竟然派一政治幹部向他喊話:「胡璉,投降吧!國民黨就要完蛋啦!」胡璉笑著對眾人道:「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黃埔子弟,豈有朝秦暮楚者耶?」

【古寧頭8】「…戰後璉查詢42團團長李光前上校陣亡之原因,其團一班長告璉曰,予等之武器,乃收繳於福建廣東叛變之保安團隊中,腐舊不堪用。予營只五挺輕機槍,兩挺打不響,三挺不連放,團長見火力不能壓倒敵人,遂決計白刃沖 鋒,但兵又新集伏地不應,團長率先衝上,因而陣亡!」——胡璉

【古寧頭9】「金門戰役我軍被俘四千餘人,其中三千人於1952年被台灣用漁船分批遣返大陸。這三千人一律被開除黨籍軍籍,遣返老家種地。一部份人被定為叛徒,判刑。文化大革命中,三千人統統受到批判,縱是農民也不能倖免。用他們自己 的話說就是:”苦戰三天,受苦三十年。」——劉亞洲《金門戰役檢討》

【古寧頭10】古寧頭大捷放在20世紀軍閥割據、對日抗戰、國共內戰等死傷數千萬人 的歷史大舞台上,往往被輕忽,但從今天21世紀的眼光來看,這場戰役改寫了現代中國歷史關鍵的一頁…讓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識形態與政經制度,在全球冷戰 的大環境及台海對峙的小環境中,各自進行劃時代的大實驗。——馬英九

(待續)

更多閱讀: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