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香港
1997年之後,中共主要通過以下幾種方式對香港進行全面的滲透和控制。

一. 收買香港政客 控制香港政界

控制香港政界,是1997年之後中共控制香港的首要目標。包括香港特首在內的一些關鍵位置的港府高官被中共收買,造成這些高官在一些政策上跟隨中共的意願行事,出賣港人利益。

董建華等曾收中共大筆資金

中共收買港府高官,由來已久。當年董建華家族生意陷入危機,被24家銀行追債,便是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代其向中共中央求救,由中共中央撥款予時任中共政協副主席的霍英東,出手救董建華,而董建華也因此一向對許家屯很尊重。董建華沉寂9年後再度高調出山,並率領富豪團訪京,為中共效力。

前香港律師會會長、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羅德丞亦傳曾收到中共大筆資金。在《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中披露,當時為港澳辦主任的魯平,曾經問羅有沒有興趣搞媒體工作,最後羅才興起搞雜誌的念頭。1992年,北京透過中國銀行向羅德丞貸款800萬美元作為經費,讓他籌辦一份雜誌,為中共爭奪話語權,但花費巨款後卻一事無成。

同樣被爆出貪腐案的前廉政專員湯顯明,和中聯辦關係密切,被爆出涉嫌以公款送禮物給大陸高官,在大陸則被內地官員熱情款待;而湯顯明退休後獲委任中共政協身分,亦被指全因雙方之利益輸送。

中共欽點特首司長人選

2005年初,傳時任特首董建華會提早落台。當時從商的香港前政務司長許仕仁稱收到曾蔭權電話,指中共中央會委任他成為特首,並希望提名許接任政務司司長,叫他考慮一下,並要保密。

至2007年曾蔭權決定競逐連任,並考慮下一屆班底。許指當時曾蔭權不止一次向他說,想他繼續留任政務司司長。他引述曾蔭權當時稱,北京想要原班底留任,其後更爆出北京送錢一事。評論稱,由此可見,香港特首人選,甚至班底都由中共安排,在中共體制下,所謂選舉是一場空話。

曾蔭權涉貪獲刑

2017年2月22日,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判決,香港前特首曾蔭權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立,判處曾蔭權入獄20個月。

2016年10月11日,大陸媒體財新網發表《香港前特首涉貪案被加控罪名》,披露不少內幕。

導致曾蔭權被判刑的黃楚標,是原籍潮汕的香港隱形富豪、全國政協委員,被香港媒體界稱之為「深圳李嘉誠」、「深圳王」,在上世紀90年代就在深圳中心區圈了大量優質地塊的土地儲備。作為「數碼廣播」的大股東,在2010年申請和批准DBC數碼廣播時,黃楚標曾與曾蔭權討論東海花園一住宅單位的租約問題,並接受了曾蔭權支付的80萬元相關款項。

而這個黃楚標與中聯辦的關係顯然也不簡單。2012年,黃楚標親口承認,中聯辦下令電台不可鬧中港政府。2013年,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授意下,黃楚標收購DBC所有股份。2015年因效益問題,大幅裁員、停辦,其背後的真實原因是缺乏了中共的資金支持。

地下黨員梁振英

香港政圈一直盛傳香港特首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一些香港政圈重量級人物先後在報章撰文或公開指證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以及前港府高管練乙錚等。

政圈一直流傳當年梁振英能夠代替中共地下黨員毛鈞年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祕書長,並能以極年輕的年齡擔任行會非官守召集人,全因他是共產黨員。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亦披露,前《文匯報》總編金蕘如以及《新晚報》前總編輯羅孚的兒子羅海星,都向她親口證實,他們都曾經從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口中得知,梁振英就是共產黨員,「現在因為這兩個人都去世了,所以我就把這個事說一下,至少羅海星跟金蕘如講話不是講給我知道,而是講給很多人知道,所以說不是死無對證的。」

曾是香港中共地下黨員、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嫻,曾專程從加拿大來港宣傳新書《我與香港地下黨》,書中透露梁振英是地下黨員。另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一名英國官員指根據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文件,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

梁振英當選後,《人民日報》的「人民網」曾推出「梁振英同志簡歷」,將其稱為「同志」,這是以前對香港官員的稱呼中從未見過的。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整理的「中共政治精英資料庫」內,也清楚表明梁振英所屬政黨為「中國共產黨」。

廖暉祕密資助前香港高官千萬港元

廖暉,中共元老廖承志之子,長期負責中共的僑務及港澳事務。廖暉曾在1984~1997年擔任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1997年香港回歸後,廖被江澤民一手提拔,是曾慶紅的心腹。1997~2010年任港澳辦公室主任長達13年,並且在2003~2013年擔任中共政協副主席。

2014年9月24日,正在接受腐敗案庭審的香港前政務司長許仕在法庭上透露,曾收到疑似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暉安排的來自北京的過千萬港幣不明巨款。許仕仁稱律師團已邀請廖暉作證,但未獲回應。

控方稱,2007年11和12月,許仕仁曾通過前港交所高層關雄生收到1100多萬港元的款項。

在法院審理的涉貪案中,許仕仁作供時披露,2007年3月,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暉到訪香港,與他在酒店會面,廖暉表示希望他留任香港特區政府的政務司長,但他回答說,自己的財政狀況不容許。

許仕仁稱,當時廖暉叫他不要「大駛(粵語:太揮霍了)」,又說會想想怎樣幫他。不過,許仕仁在2007年7月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中,並沒有繼續擔任政務司長,但是轉任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

半年後,前香港證券交易所高級副總裁關雄生通知許仕仁稱,有人在大陸有一筆錢給他,有關款項已交給關雄生轉交許仕仁。許仕仁稱,當時曾問關雄生錢從何來,但關雄生不肯說明,最後許仕仁收下了這筆款項。

二. 滲透和控制媒體 打壓媒體人

滲透媒體和控制媒體

中共在海外通常通過當地知名人士幫助中共收購媒體,這樣既可隱瞞中共的身分又可將中共的輿論宣傳和控制延續到海外。

《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中提到,中共先後兩次透過中國銀行批出款項八百萬及六百萬美元給羅德丞辦英文「Window」週刊(《香港之窗》)。中共大多通過海外知名人士幫助中共出面收購和興辦媒體……

對於中共在香港直資辦媒體,據資深媒體人的保守估計,《文匯報》、《大公報》及《商報》每年虧損約三億;還有一些叫「尾巴報」如《星島日報》,中共會透過廣告或其它形式資助,每年可能有五千萬;電視台方面有鳳凰台,一年可能要用上二億。

雜誌方面,《紫荊》由於是網站,一年可能是五百萬港幣的開支,而《中國評論》加上其它的雜誌如《鏡報》、《廣角鏡》最少也要約七百萬。

上述是基本上公開曝光的中共在香港媒體方面的活動,還有相當部分的中共在香港媒體業更加詭祕的滲透和收購鮮為人知。

中共直接辦的媒體對社會的影響不大,有資深媒體人估計中共辦的媒體包括以上提到的雜誌及三家報紙。《文匯報》、《大公報》及《商報》加在一起的影響力約有三成,反而是以滲透方式影響主流媒體所起的作用更大,而中共透過收買和滲透成本要比直接辦媒體便宜。

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在一個訪問中曾披露,當時手上有掌握過億特費,用於搞統戰等,包括給老報人陸鏗10萬元港幣,他收了,不過又退回了。許被問到還給哪些人錢時,更說到:「這些事,我不能講,一講,就天下大亂了!有些事,我到死都不能講。」

香港新聞自由的腥風血雨

林保華在《香港新聞自由的腥風血雨》一文中寫道,2014年初爆發的《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撤換事件,接替他的是一名並不熟悉香港事務,並與中方關係良好的馬來西亞華人鍾天祥,這讓《明報》員工與香港市民充滿疑慮,並且激起強大的反彈聲浪。老闆、馬來西亞商人張曉卿遂行緩兵之計,由劉進圖前任的張健波暫代總編輯。2月10日《明報》宣布鍾氏出任為他而設的「首席執行總編輯」職務,以便隨時可以接任總編輯。

兩天後的2月12日傍晚,言論犀利、並在《明報》事件中相當活躍的商台知名主持人李慧玲被電話通知「炒魷」,並且不許她回商台收拾細軟。林保華稱,10年前商台也沒有任何理由地封殺著名主持人鄭經翰與黃毓民,以便為該年立法會選舉的建制派護航,8年後特首競逐時競逐人之一的唐英年揭露梁振英(當時是行政會議召集人)建議施壓,因此這次的事件當然也與新聞自由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於是,2月23日,香港新聞界舉行「企硬反滅聲」大遊行,有6000人參加,超過預期。但3天後的2月26日,劉進圖在街上被斬6刀,兩刀背部,四刀腿部,經動手術搶救後才脫險。外界普遍認為,砍殺事件是為了恐嚇香港的新聞自由,以便起到寒蟬效應的結果。

除了劉進圖之外,2013年香港連續發生多起針對傳媒的暴力事件,主要有:「六四」前夕的6月3日,《陽光時務週刊》老闆陳平晚上下班步出雜誌社後,遭兩名蒙面男子用棍襲擊頭、手、胸部而倒地。不久後,在「七一」遊行之前的6月19日,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位於何文田嘉道理道的大宅,凌晨遭凶徒撞閘刑毀,並留下開山刀及斧頭恐嚇。7月30日,中原地產老闆及《am730》創辦人施永青,駕私家車上班時,遭兩名歹徒駕私家車截停及持鐵鎚狂敲車窗玻璃,施永青倒車逃走,沒有受傷。「730」,正是施永青創辦的免費報紙名稱。

然而這些案件,一件都沒有被偵破,這對於辦案高效的香港警方來說很是蹊蹺。

鄭名嘴「禍從口出」

2004年,鄭經翰、黃毓文、李鵬飛三位香港知名電台主持人相繼「封咪」(辭職),在香港乃至國際上都引起震動。這三位主持人素來作風大膽、言辭辛辣,針砭時弊,猛烈抨擊特區政府及中共的各項政策,並擁有大量聽眾遠及珠江三角洲。這三人先後於發表不同意全國人大就香港普選問題釋法的意見後「封咪」。

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譚志強披露,獲悉中央某層領導不滿意香港一報章的內容,也不滿意部分電台節目主持人「瘋狂叫罵」,引發一系列封殺行動。黑道奉令抓住主持人的弱點,例如人身安全、債務等,透過其朋友和家人施加壓力,逼其退出。

鄭名嘴早在數年前就因主持節目時「禍從口出」而在凌晨上班途中遭人伏擊,幾條大漢亂刀齊下,鄭的胳膊幾被砍斷至重傷入院,一年多後才能復職。但凶手誰屬至今仍是懸案。這次辭職之前,鄭經翰的公司遭人淋紅油。而黃名嘴也是在辭職前一次下班途中無端被數名精壯男子以中國功夫圍毆追打。此前港民主派劉慧卿議員的辦事處亦被縱火威脅,著名異議人士司徒華也遭人喊打喝罵。

2005的4月22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資深記者程翔,在廣州被捕,1年4個月後,06年8月31日程翔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間諜罪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沒收財產30萬元,06年11月24日上訴被駁回。同年12月18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陸建華,被指將4份涉及「絕密級」情報的文章,交給程翔,以洩漏國家機密罪被判監20年。

程翔最早是在《海峽時報》披露江賣國的消息,後來又以筆名「鐘國仁」於2004年9月30日在香港《明報》上發表《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一文。賣國的指控是江的最怕之一,當曾把此文呈上時,據悉,江澤民看後震怒,親自下令抓程翔。

三:派遣大量特務滲透香港社會

中共滲透香港早已是公開的祕密,有雜誌披露說,在香港中共的地下黨員高達二十萬人,著名評論人練乙錚也曾估算香港有三十五萬中共黨員。

中共利用地下黨員暗地裡活動、干預香港事務的事件被越來越多地揭露出來。曾活躍港台的前地下黨員程俞(化名)透露,中共地下黨員由北京統戰部負責培訓,自香港主權移交前,地下黨就由上而下採用一人聯絡的「單線聯繫」,就連黨的最高層也不可能知道所有單線聯繫黨員的名單。

李儲文讓基督徒都震驚了

曾任香港新華社副社長的李儲文,到香港前已經是被曝光的中共專職特務,只是香港人並不知情。

在大學抗戰時期,李儲文加入了中共,大學畢業後,他任職於基督教青年會。1941年他受周恩來的直接指派從上海來到昆明,以基督教為幌子,吸引西南聯合大學的華羅庚、吳晗、聞一多、潘光旦等著名學者在政治上向中共靠攏,同時向美、英等國外交官、新聞官以及美國志願航空隊(陳納德的飛虎隊)成員積極宣傳共產黨,盡力批評國民黨如何腐敗無能,促成愛德爾曼、貝爾、海曼等美國士兵到重慶與毛澤東見面,此外,他還利用基督教到滇軍中進行反內戰宣傳。

1949年中共派他到美國攻讀神學,一年後竟然獲得神學博士。1950年李回國後不久擔任上海國際禮拜堂副牧師,很快中共將牧師、美南長老會傳教士畢范宇驅逐出境,另外兩位副牧師一位自殺身亡,一位死在獄中。於是李儲文掌管上海國際禮拜堂,並擔任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的祕書長。與中共黨員、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一樣,李儲文一直在宗教界配合中共對信仰的摧殘。

直到1966年8月文革爆發,李儲文被紅衛兵打得受不了了,才宣稱自己是忠實的共產黨員。隨後李儲文被調回上海市黨委,1983年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並被中共評價為「為香港回歸做出貢獻的知名外交家」,不過在香港人眼裡,他只是個中共高級特務而已。

還有位廣州軍區的知情人告訴新紀元,他認識一位軍區幹部梁先生,他在1980年曾到香港探親,原本計畫待三個月,但一個月後他就回來了,他很討厭香港燈紅酒綠的生活,不過幾年後,他又移民到了香港。這位知情人說,梁先生是廣州情報部分專門派到香港搞地下活動的,他在香港的身分是商人,但他在廣州軍區的工資每個月照發,他還每半年回來做一次身體檢查,退休後,廣州軍區還給他分了一套房子。不過在外人眼裡,他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香港商人。

原香港新華社就是特務機構

九七之前,英國政府不允許中共有任何政治機構在香港,但允諾中共在港設立官方的通訊機構新華社,因此,中共就把辦公室一起掛到新華社,所以當時的新華社內部是有兩個部分,一個是黨委,與新聞部無關,另一個就是通訊社。

九七後中共設立了中聯辦,新華社繼續做其通訊的工作。有資深媒體人說,新華社本身就是特務機構,香港、紐約新華社肯定有國安部的人。基本上《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新華社》派駐海外的記者起碼有超過一半都有類似的身分,不是真正的記者:「間碟較常混在兩種身分中,一個是外交部、大使館,做參贊,第二個身分就是新聞記者,因為這些身分比較容易掩護。」

中共港澳工委祕密活動

據香港傳媒披露,中共九七前就在香港設立港澳工委,根本就是中共在港的地下黨委,曾有內地人士透露,香港政界、商界、學界、文化界、傳媒界內也有地下黨員,人數隨時以萬計,中共所謂港人治港,實際上是黨人治港,關鍵只在於是公然黨人治港,還是暗地在幕後操控。

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曾經在《九十年代》九七年五月號中談到,曾經考慮過九七後將共產黨公開化。他的理由是,共產黨和港澳工委「從香港法律來講是非法組織。為什麼能存在?因為背後有強大祖國在那兒。港英沒有辦法。收回主權後,由於共產黨在大陸不僅是公開的,而且是執政黨,那麼共產黨在中國主權之下的香港,若還是地下的、非法的,這怎麼說得過去?當時我考慮的辦法,不外是撤銷,或者變形,或者公開。」 但最終港澳工委沒有撤銷,並從隱身於新華社轉而隱身於中聯辦。

前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公開身分

曾是香港中共地下黨的活躍份子,香港左派學校--官津補私學校的三大系統中的頭面人物,目前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嫻女士在經歷了一系列的反思後,決定公開身分,並發表了一系列文章「這十年我與香港地下黨」、「港共神祕人物︰蔡培遠」、「小心地下黨潛入港府」、「從反英暴動到紅頂商人」,披露中共地下黨在香港的活動情形。

她在文中寫道:「我之所以決心寫下這些地下黨文章是緣於自己的覺醒。一九九五年李志綏先生的回憶錄使我徹底地承認自己上當受騙,受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的欺騙。當時我感到全身毛骨悚然,猶如被髒水浸淫過一般。一股激憤的力量促使我把那些僅存的對毛的什麼功過三七開;他是理想主義者;好人辦壞事等企圖為毛開脫的說辭都通通扔進了垃圾堆,從而萌生與中國共產黨來一個思想上的了斷的想法。

她發現九七後,中共並未打算停止地下黨在香港的運作,也沒有讓它公開的準備。她開始質疑中共的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又是另一場大騙局。

她決定為良心而寫出事實:「我要告訴香港市民:香港有個地下黨,它不只存在於中資機構、工會、紅校,而是藉著反英抗暴大量地發展到大專院校及其他各種機構,我要告訴香港人,由於地下黨的繼續存在,香港沒有真正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那是一場大騙局,我們不再受騙了。香港的政治遊戲不能按常規進行要有新思維,新策略。我也呼籲中共必須讓地下黨公開,讓地下工委書記公開站出來,光明磊落地參與治港,不要瞞騙全世界,還香港市民一個公道。」

曾慶紅黑幫治港

2003年前後,中共在香港強推「23條」立法,意欲引入顛覆政府等罪名,以立法形式讓法輪功在香港消失,但是遭到香港民眾的普遍反對。當年「七‧一」遊行人數達50萬,震驚中共高層。8月下旬,香港事務被調整,由曾慶紅以政治局常委、中共國家副主席身分負責主導、協調港澳事務,唐家璇、廖暉等都直接對曾慶紅匯報。

2003年8月下旬,曾慶紅以政治局常委、中共國家副主席身分負責主導、協調港澳事務。港人三教九流成批成批的上京「晉見」新主曾慶紅,被港人形容為黑道上的「拜碼頭」,在訪京團中,據說也不乏黑社會高層人物。

香港藝人陳小春參加了「訪京團」,曾與曾慶紅合照。他在被記者追問之下,順口叫曾慶紅「阿公」。「阿公」是黑社會中的術語,比黑社會中的老大地位還要高。「茂利」是黑社會中小人物的叫法。

香港藝人陳小春以演黑社會人物而成名,其對黑社會的了解應非一般人所及。以江湖小人物「茂利」的眼光,雖然與曾慶紅僅僅只是合照的短暫接觸,但他的直覺告訴他,曾慶紅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黑社會「阿公」。

在香港回歸前,前公安部長陶駟駒就公開說,香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而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政治團體,拒絕在香港的民政部門登記,甘於黑戶,大搞其擅長的「地下工作」。左派人士公開場合也大都拒絕承認中共黨員的身分,此種行為方式,在香港形成了特有的紅、黑兩道大融合的新型政治黑社會道場。而中共國安總頭目曾慶紅的登臺,則更是把這個機制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港澳事務決策方面,廖暉、前中共組織部長安子文之子安民,以及其弟弟曾慶淮,這三人構成了曾慶紅控制香港的三大渠道。其中,廖暉繼續出任港澳小組下屬的實權機構港澳辦主任直到2010年。安民則出任商務部副部長,2005年去任。

曾慶紅當年最重要的一步,是安排1995年就進駐香港的其弟曾慶淮,名正言順地成為當年在港澳事務上的特務總頭子,為其收集港澳的情報、法輪功的動向、對香港娛樂圈搞統戰等。曾慶紅並向香港派出大量的所謂經貿、文化參贊、武官等,其實都是搞情報的特務。

華潤集團為老牌紅企 中共在港特務老大

總部設在灣仔的華潤集團,是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管理委員直接管理的國有重點企業,和中銀、招商局和中旅,列為在港四大中資機構,肩負統戰和特務功能,可以說是中共在香港的紅企老大。旗下控股10間上市公司,年收入超過500億美元(約3850億港元)。旗下零售品牌如華潤萬家超市、VanGo便利店、五豐行、Pacific Coffee等,都深入港人生活。

1938年,華潤由周恩來、陳雲下達指示成立,是共產黨在海外的首個對外貿易機構。直至1948年,在中共元老陳雲的同意下更名「華潤公司」,「潤」字便取自毛澤東的字「潤之」。

華潤歷任負責人都是中共地下黨組織中共香港工委的必然成員,享有副部級待遇,並參與中共內部很多有關香港問題決策的討論。97年香港回歸以後,華潤仍舊執行在香港發展地下黨的政治任務,由特務頭子曾慶紅掌控的中共安全部直接管理。

宋林助梁振英上臺 獲選入經發會

2014年4月17日,香港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宋林1985年加入華潤集團,2004年出任總經理,2008年接任董事長。2012年當選為中共18大代表,兼任香港中國企業協會會長、吉利汽車控股有限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東亞銀行(中國)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

據知情人士透露,宋林是梁振英忠實粉絲,在江澤民集團大管家、中共特務頭子曾慶紅的授意下,助梁振英上臺,調配親共勢力支持立下汗馬功勞。梁振英2009年表態有意競選前,亦專門到華潤新春酒會為自己競選鋪路。

宋林為江派統戰香港扮演企業特務的功能,和青關會頭腦洪偉成關係密切,共同發展地下黨員,以及密謀打壓法輪功。

香港華潤集團另外一個功能是協助中聯辦控制香港。由於歷史原因,華潤內部設有中共特工情報部門,華潤的最高層也同時受命於中共安全部,華潤集團一直是中共分管港澳事務的前政治局常委、特務頭子曾慶紅的勢力範圍。

梁振英密友肖建華 影響香港20張選委票

2017年大年三十,中紀委專案組對逃往香港的大陸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實施了抓捕行動。

消息稱,肖建華目前正被北京調查,目的是牽出更多江派要員, 包括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曾慶紅以及現任政治局常委張德江等。

另外,肖還和香港特首梁振英關係密切。肖出事後,很多和他有交集的中共江派權貴以及中港紅色富豪人心惶惶。

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 肖建華是中共江派高層最重要的錢袋子「管家」, 屬金融界最大老虎之一, 北京評估其經手的資產多達2萬億人民幣(近3000億美元), 幾乎掏空中國國庫。鑑於肖與多名江派「大老虎」的關係千絲萬縷, 故當局已經內定為當前中南海頭號大案,非常重視。其本人亦涉多宗金融詐騙和刑事犯罪,長期匿藏香港。

肖建華在2015年加入「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任副會長,也是公開資料顯示他唯一擔任董事的香港公司。該會成立於2014年,由特首梁振英擔任榮譽贊助人,董事包括香港多名重量級富豪,如新世界發展主席鄭家純、信置主席黃志祥、英皇主席楊受成、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及內地女明星趙薇等。

據香港立法會議員張華峰透露,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夕,透過朋友介紹,曾經在港見過肖建華。他指肖操普通話為主,亦夾雜幾句廣東話。名下除擁有多家上市公司外,還涉及多個有選舉投票權的金融界選委。「他的影響力很大,可以影響到十幾個、二十幾個有投票權利的人。」

有消息指,肖建華是中共江派第二號人物、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在港核心特工,除幫江派洗錢外,亦要執行政治任務,在港統戰紅色力量,為江家服務。其角色類似前摩根大通亞洲董事總經理方方。

中南海消息人士還稱,肖建華和梁振英、張曉明關係密切,在港勢力極大,「隨時進出禮賓府」。今次肖建華被帶走,是因為江派勢力式微,包括曾慶紅扶植的特首梁振英不能連任,習當局才能動到江派這「金融大鱷」。

中共在香港的維穩費用

中共為滲透香港無所不用其極、無孔不入,並且早已開始收買港府高官,操縱香港局勢,不少香港富商為打通與北京的關係,扮演出錢的角色;一些活躍於香港的親共組織,如青關會、愛字頭組織、各式聯誼會、同鄉會等,中共則透過各類政協、富商輸血給錢,在關鍵時候為中共站臺。

一位和中聯辦、北京官員關係密切的親共社團領袖林生(化名)向《大紀元》透露,僅今年4月23日,中共為滋擾香港法輪功紀念425遊行,就付出高達1000萬港元的「維穩費」。

該名親共社團領袖林生,和中聯辦、北京官員關係密切。4月23日在北角目睹青關會等中共外圍特務組織,派出大量人力百般滋擾法輪功遊行,從北角到中聯辦沿途布點,高聲呼叫污衊口號,極度擾民;他因對中共極左行徑感到不齒,故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中共背後組織操控的內幕。

為何參與的主要是廣東幫和福建幫勢力?林生說,廣東和福建兩省都是江派盤踞的重要基地,亦是江派下重金培養的「根據地」。

他們運作特點,一是招募本地老先生、老太太、新移民等,以小恩小惠籠絡他們;其次是絕大部分均屬中共傳統鐵票,在各次選舉中,由中共組織投票給親共候選人;另外,從最靠近香港的廣東省運人過來,直接參與滋擾法輪功的活動。

青關會是梁振英當選後紛紛冒起的「愛字頭」中共外圍特務組織之一,有中共政法委「610系統」背景。

結語

在中共對香港的全面滲透下,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0年的時間,也是香港一步步失去自由法治、人權和普世價值的過程。在共產主義紅潮的侵襲下,香港從一個傲立世界的自由港,已經淪陷為一個與中共制下紅色城市。民怨沸騰和社會撕裂的香港現狀表明,中共所謂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香港殘酷的現實還說明,只要中共政權存在,其對香港的滲透和控制就不會停止,對香港自由、人權和法治的破壞打壓也不會停止。

2017年6月發表于大紀元網站,署名方林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