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這十幾年來,中共在全國各地每年都要進行所謂「掃黃」,媒體報導,近日又有41個傳播色情低俗內容的網站受到查處,被依法關閉。這也是中國掃黃行動的一部份。

掃黃

我所在的城市的每個季節都有警方的嚴打和掃黃行動,我的幾位朋友都有過被我「贖身」的經歷。一般都是午夜過後,電話響起,傳來朋友急迫的聲音:「我在某某拘留所,立刻拿一萬塊過來!」我一般立刻帶上錢打車趕到拘留所,交錢收人,詢問朋友經過,不外是在歌舞廳、洗浴中心或是美發廳之類的娛樂休閒場所被警察抓獲,嫖沒嫖一概不論,只要抓到和小姐單獨在一起,先送到拘留所關起來,交錢放人,如果沒錢,超過期限,會被勞教一年。十年前的贖金是一萬塊,現在不知道漲到甚麼價了。如果不認的話,警察會立刻打電話通知其家人,不管嫖沒嫖晚上和小姐一起被抓了總不是光彩的事,有家室的對妻子更是很難交待說清楚,所以大多數人都是趕快找朋友幫忙交錢了事。我的這幾位朋友都不例外。

在我近二十年的印象中,在新聞報導中,各省市政府幾乎每年都有展示掃黃戰績成果的報導,每個月都有當地警方突擊檢查娛樂場所抓獲賣淫嫖娼人員若干名的新聞,但是,全國山河一片黃,不掃不黃,愈掃愈黃,全國上下淫風之盛,古未有之。

中國有娼妓的歷史,雖然上千年的歷史,但娼妓的影響和表現更多的體現在文化層次面上,中國幾千年的娼妓史同時也是中國的一部文化史,才藝俱佳的娼妓往往是中國傳統歌、舞、詩詞、曲等藝術形式的傳承者和發展者之一,中國的娼妓歷史有著其深厚的歷史和文化的背景與內涵。

中國歷史上記載了不少才藝雙全的名妓。如薛濤、蘇小小、關盼盼、李師師、陳圓圓、李香君、柳如是、董小宛等。有不少名妓還是賣藝不賣身,被一些名士贖身從良為妾後都有令人稱道的表現,其中李香君和柳如是在國破家亡之際都表現出了超過鬚眉的民族氣節而為後人稱道。宋史《列女傳》中也有對一些妓女「忠孝節義」事跡的記載。

反觀現代的中國社會,1949年北京市政府封閉北京的妓院時,登記在冊的妓女人數是1316名。但現在,北京隨便一條主要街道上的歌舞廳、賓館之類的場所從事賣淫的人數恐怕都不會少於這個數字。

中國社會現在用「繁榮娼盛」來形容是一點都不為過的,失去了信仰和傳統倫理道德的社會,娼妓行業也完全失去了其歷史中曾有過的文化內容,已經成為了單純的「性」交易。現在所謂的高級妓女的報導其實就是那些不斷被媒體報導的政府高官的公共情婦,最近的一例就有,香港東方日報11月12日出了一個消息,說公安部「頭號警花」的王菲,因涉及公安部前部長助理鄭少東腐敗案被審查,王菲曾是四十多名高官的公共情婦,收到這些高官給她的「嫖資」四千多萬元。

中國現在的賣淫業已經完全國有化、產業化和專業化、合法化,對於地方政府來講,賣淫業已經成為招商引資、發展經濟的有效手段。更為嚴重和可怕的是,笑貧不笑娼的觀念已經逐漸被社會和大多數人們認同接受,這一點和中國古代主要作為文化概念的娼妓歷史有了本質的不同。

那麼,經常出現在全國各個地區城市的掃黃行動,也就不過是政府為宣傳裝點門面的做秀做戲和某些執法部門的撈錢手段而已。

政府聲稱,「新中國」建立後,政府解放了「舊中國」的妓女,給了她們那一代妓女「新生活」。歷史發展到今天,政府又創造出了一個幾乎是無人不嫖,到處是妓女的「新社會」。

這樣的話,這樣的「黃」,政府不掃也罷!

2009年11月15日首发于大纪元网站夏小強专栏

相關文章:

夏小強:羞辱裸女的警察為何如此「神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