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29)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國家主席

1959年毛提出不再擔任國家主席,只擔任黨的主席,雖然全黨都知道非欽定接班人劉少奇莫屬,但因毛始終未推薦提名,在中共八屆七中全會討論提名國家主席候選人時,會場無人答應,場面頗為尷尬,還是鄧小平站起來說:「都不提,我提,劉少奇!」於是劉被提名為國家主席,1964年劉連任國家主席,1966年劉作為黨內頭號走資派被毛打倒,69年慘死開封。1970年廬山會議,毛提議討論是否重設國家主席,林彪表示贊成設國家主席,由毛來擔任,卻被毛指責為「自己想當國家主席」,隨後毛、林矛盾越演越烈,71年林彪折戟沉沙,慘死蒙古。毛的兩任接班人皆死於國家主席的虛名。1975年四屆人大重新修訂憲法,國家主席一職被取消。

遇羅克之死

1970年3月5日,《出身論》作者遇羅克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被公審宣判死刑後處決。官方一直把遇羅克之死說成是「被林彪、『四人幫』迫害而死」。1999年,當年發表《出身論》的《中學文革報》的創辦人牟志京在回憶文章中稱:「有內部消息講,羅克的死刑是經高層人物親自指示,重要人士受托辦理的。」究竟是何等人物讓牟在文革結束二十多年後還如此避諱呢?著名作家胡平在其《評「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披露:遇羅克是誰下令殺害的?據我一位北京的詩人朋友告訴我,他認識吳德的兒子,吳德兒子對他說,是周恩來說要殺的。周說:「這樣的人不殺,殺誰?原來指示處死遇羅克的高層人物是周,而受托辦理的重要人士是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吳德!

革命因果

江隆基,解放前任延安大學副校長,1952年起任北京大學黨委書記兼副校長。1957年反右,北大在江的主持決定下,據所謂「反黨言論」罪行,將數百名師生打成右派。但是江卻還被上級認為不夠嚴厲凶狠,改任第二書記,第一書記由鐵道部副部長陸平接任。陸隨後在北大劃出了更多的右派,反右期間,北大共有1500人蒙冤遭難,全部送監獄、勞改農場等處勞教,很多人在勞教期間非正常死亡、自殺或遭處決。1966年6月,北大書記陸平被打成全國聞名的「黑幫分子」,在北京工人體育場遭萬人批鬥。而已改任蘭州大學書記的江隆基則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份子」,學生將其拖到操場,頭套十多斤重鐵籠子,跪在累疊的桌椅上接受批鬥,江最終自殺身亡。

劉少奇曾稱年輕人搞憲法浪費

劉少奇問了蔣碧昆(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首屆畢業生,參與了1954年憲法的制定。劉親戚。)的工作,蔣回答是搞憲法。「他不置可否,只是說,你年紀輕輕搞憲法有點浪費了。」蔣碧昆笑著說,「我覺得他本人在當時並不看好這個職業。」1967年8月5日,在中南海院內經受了又一次被打得鼻青臉腫「坐噴氣式飛機」的殘酷批鬥之後,劉少奇手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抗議。

軍隊是國家的

1956年11月,彭德懷到解放軍某部視察,看到牆上《軍人誓詞》第1條是「我們要在毛主席領導下……」,他說:「這個寫法有毛病,現在的軍隊是國家的,不能只說在哪一個人領導之下。我們是唯物主義者,毛主席死了誰領導?今後要修改。」

周恩來多疑

「九一三事件」之後,周恩來於10月乘專機出行。他一反常態,在起飛前反覆問:「飛機檢查了嗎?試飛過嗎?你們都是黨員嗎?」飛越長江時問:「我怎麼沒看見長江呢?」找到後,左看右看不放心:「這是長江嗎?我看不像呀!」拿著地圖又對了半天。機長張瑞靄說,頭一次見到總理這麼謹小慎微,這麼多疑。

李達之死

中共創始人之一李達,與毛澤東同鄉,交誼不錯。文革初期被斗的奄奄一息,他想方設法給毛澤東發出求救信:「主席,請救我一命」。8月10日輾轉到了毛手中,此時李尚存一息之氣。毛只提筆冷批「陶鑄閱後轉任重同志酌處」幾個字了事。24日李達被加劇折磨後含冤死去。 他曾任武漢大學校長、湖南大學校長。

中條山戰役

1941年中條山戰役,國民黨要求中共予以配合。毛澤東一面致電周恩來:「對配合作戰,可滿口答應,請其速發餉彈等」;一面電告前線將領:「仍按我軍現在 姿態,鞏固各根據地,耐心發展敵偽奸三種工作」。彭德懷以小部兵力配合作戰,毛澤東叮囑他:「決不可打得太凶」。此役,國軍十餘萬人遭日軍聚殲。

傅雷家書

1957年3月,翻譯家傅雷去北京參加全國宣傳工作會議,毛澤東的講話令其折服。傅雷在一封家書中讚歎:「他的馬克思主義是到了化境的,隨手拈來,都成妙諦,出之以極自然的態度,無形中滲透聽眾的心。講話的邏輯都是隱而不露,真是藝術高手手。」「他的胸襟寬大,思想自由,和我們舊知識份子沒有分別」。 1958年「反右補課」,傅雷被劃為右派份子。1966年9月2日夜,傅雷夫婦在遺書中寫道:像我們這種來自舊社會的渣滓早應該自動退出歷史舞台了!

華羅庚

五零年,毅然放棄優異待遇回國時,發表熱情洋溢的愛國宣言:「梁園雖好,卻非久居之地」,影響了一代海外學人。十年後,他黯然對夫人說: 「我想自殺。」消息傳出,又影響了一代海外學人。

文革北大沈元

1956年赫魯曉夫作了《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報告,公開披露斯大林的屠戮行為,在全世界引起軒然大波。北大歷史系學生沈元因摘譯該報告供同學們傳閱被劃為極右份子,開除學籍,發配至郊區勞教。「文革」中他鋌而走險,用鞋油塗黑麵孔,化裝成黑人,欲混入外國大使館。被以叛國罪處極刑,時年32歲。

潛伏:阿壟

生於杭州,黃埔第10期步兵科,曾參加淞滬會戰。後由胡風引薦,加入中共地下黨,從此開始了他的紅色間諜生涯。中共見證後,以「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分子」和「反動軍官」罪名被逮捕,秘密關押。關押10年後,首次受審,因為拒不認罪,判刑12年。他說:我可以被壓碎,但絕不可以被壓服。死於獄中。

傅作恭

49年,傅作義投誠。50 年代初,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傅作恭被兄長勸回,效力新中國。57年,傅作恭被打成「右派」,送甘肅勞教,因飢餓向傅作義索要食物。傅不信農場會讓「右派」餓肚子,沒有寄。60年冬,傅作恭掙扎到豬欄邊想摳點豬食吃,因體弱死在豬欄邊。屍體被雪覆蓋,至春天雪化才被發現。

高崗

1954年3月,高崗進入反省檢查階段,他承認「反劉」,卻堅決否認「反周」。他說只議論過一次誰當總理。「有一次毛主席問我,如果恩來不當總理,你來組閣怎麼樣?我說我不行。」「這種只有兩個人說的私房話,怎麼會傳出去,並且加以顛倒歪曲……」周恩來聽完匯報,愣了一分鐘才說:「這是毛主席說的」。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