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沒有人比這個德國人更懂真實的香港

文:評嬸團

如果你有看到關於香港的攝影作品

我相信你絕對不會錯過以下的內容。

「Architecture of Density #39 Hong Kong,」 2005 圖片版權:Michael Wolf, via Blue Lotus Gallery

“Night #19,” 2005 圖片版權:Michael Wolf, via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New York

這些「密集」的香港攝影,來自一位在香港生活了25年的德國人。

他1994年抵達香港,從真實到令人頭皮發麻的角度記錄下香港。沒有人在看完他的作品後不會感嘆,「這,就是香港!」

這個德國人叫邁克爾.沃夫,於4月在香港去世,享年65歲。

雖然出生於德國,但邁克爾從小在美國長大,畢業於英國,隨後又常年旅居亞洲。

其中日本和中國,是他主要的攝影對象,而香港,則是最被人津津樂道的一座城市。

香港,被光鮮亮麗包裹的繁華都市,在高聳入雲的建築群下,是都市人無處安放的焦慮與壓抑。

2005年邁克爾的作品「建築密度」問世,在這一系列作品中,香港的高層建築就如同超市的條形碼,強烈的壓迫感撲面而來,粉色、黃色、藍色、綠色,組成了這個城市的人口密度——香港,人口現已超過七百萬。

沒有天空或天際線,不允許呼吸的餘地,沒有感情,沒有溫度,令人窒息。

「他把一棟非常立體的建築壓縮成了一個表面,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來,迷失在了這樣的密度裡。」——香港建築師、美術攝影師鄭振揚(Tugo Cheng)。

邁克爾只將這些建築群的建築立面作為攝影對象,裁去所有可能的餘地,但仔細看照片,香港人生活的痕跡也有被完美保留,衣服、陽台、風車都被留存,在壓迫之餘也給予了想像的空間。

「這座建築只有那麼大,但它也可能有它自己的 10 倍那麼大,因為你不知道它的盡頭在哪裡。」

將身體陷入到香港的方形公寓內,「100X100」系列聚焦到香港人的日常生活狀態。

還有生活中的各種細節。

「外國攝影師來到香港,通常會捕捉到他們認為是典型香港的東西,比如紅燈籠之類的。但他會去後面的小巷,拍一些連香港人都不會注意到的東西。」

不僅是香港,對於大陸,邁克爾也有著獨特、犀利、令人過目不忘的攝影作品——《中國肖像》。

他對中國、中國大地、中國人的興趣捕捉地十分精確,身為中國人的觀眾們看到這一張張照片,都會不禁感嘆,邁克爾鏡頭下展現出的透徹與解析,這當然也會引發一部分被攝者的不愉快,也有許多人覺得邁克爾的作品是在「醜化」中國。

這也正是邁克爾的毒辣之處,他鏡頭下的中國,是沒有「面子」的。

《中國肖像》的直白,一如被剝去包裝紙的罐頭,剛硬卻又回味無窮,你可能不會百分之百認同這些人物的面目,但你無法否認他們的真切,甚至看起來還有些時髦感。

《中國玩具工廠》的創作靈感來自於世界75%的玩具都是「中國製造」,邁克爾潛入到香港的玩具工廠,將玩具世界的源頭搬上歷史舞台,但這些畫面並不太令人感到可愛,相反,有些背脊的涼意。

玩具被「肢解」為一個個零件,每一個程序只負責單一的部分。

邁克爾將這些稱為「真正的玩具總動員」,製造這些玩具的不是工廠,而是人。

2010年,邁克爾對準日本每天擠地鐵的都市人,在每天忙碌通勤時分,人們主動或被動得被塞進

地鐵車廂,他們的臉龐與肢體貼在玻璃窗上,這些乘客的表情甚至會有些扭曲,這正是都市人每天都有的模樣。

「這種做法有點咄咄逼人,因為這些人沒有辦法保護自己。」

邁克爾也憑藉這組《東京壓縮》獲得了荷賽日常生活類一等獎。

在邁克爾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裡,每天早上會花兩個小時拍攝被他稱為「長洲日出」的照片——這也是他創作的最後一個香港作品系列。

「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都在我腦中閃現,我在許多地方停留過,但沒有一個地方能讓我產生共鳴。最後,我在香港停了下來,我的整個身心都對我說:『就是這兒了。』」

R.I.P

Michael Wolf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