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約之美,方顯中國畫精髓!

中國畫

 

  《道德經》中說:

「萬物之始,大道至簡,衍化至繁。」

  極簡主義也是這樣,

  以簡單到極致為追求,

  感官上簡約整潔,品味和思想上更為優雅。

  中國人信仰的極簡中國風,

  就是如此。

雖簡約,卻不簡單!

在漫長的中國藝術史中,對於極簡有追求的畫家不少。

【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的極簡畫可謂是國畫的最高境界。由於是亡國後裔,又不願與新王朝往來,所以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徵手法抒寫心意,如畫魚、鴨、鳥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滿倔強之氣。

  《孤禽圖》

一隻小小鳥,價值6272萬!這是一隻不平凡的鳥!

  瓶花

  侘寂之美是殘缺之美,包括不完善的、不圓滿的、不恆久的美;侘寂之美也是樸素、寂靜、謙遜、自然的美。

  玉蘭

  當畫面滿足「極簡、質樸、安靜、素雅、淡然、沉浸、信任」時,就是侘寂之美。

  鱖魚

  【題識】左右此何水,名之曰曲河。更求淵注處,料得晚霞多。八大山人畫並題

  貓

  【題識】林公不二門,出入王與許。如公《法華》疏,像喻者籠虎。八大山人題

  小魚

  【題識】到此偏憐憔悴人,緣何花下兩三旬。定昆明在魚兒放,木芍藥開金馬春。八大山人畫並題

  水仙

  芙蓉

  花

  葡萄

  荷花小鳥

  畫家朱新建曾在《打回原形》的文集中,對明末清初畫家八大山人的極簡畫風有著這樣的描述:

  八大山人 鳥石

  「中國花鳥畫遠不止是畫了一朵花、兩隻鳥這種東西,它只是拿這個題材來做一個藉口,其實表達的完全是一個宇宙觀,就是一個人對世界、對宇宙的一種理解。所以佛教裡面有一句話叫做「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一朵花就是一個世界,一片葉子就是一尊如來,在青藤和八大身上非常充分地體現出來了。像八大後來畫的一些鳥,真的就是一個世界。從八大的鳥你能看出來,八大有那種憤怒、清高、孤傲,因為八大也是皇室後人,跟石濤、趙孟頫一樣,所以他有對江山失去的那種憤怒。」

  牧溪 鳥

  文中,朱新建還提到了南宋畫家牧溪:「而牧溪身上沒有這種東西,牧溪無所謂的,他有的是那種高遠,那種高妙。八大就是憤怒,開玩笑說,一個很有文化的人,水平很高的人憤怒起來肯定是有水平的嘛,表現內心的孤憤,表現得很強烈,筆墨裡面有一股怒氣。這個怒氣也不低檔,而是很高級的一種表達,就是筆墨畫得很有個性,很渾然,就像喝一口烈性酒那樣。而你看牧溪的作品不只是像在喝烈酒,牧溪的作品就像是在深山裡面,突然聽到高山流水的那種聲音,靈魂為之一振,非常高妙,是天籟之音。」

【牧溪】

  牧溪作品 鳥荷

  牧溪,南宋畫家,一個謎一樣的人物,擅長畫山水、蔬果、和大寫意破墨僧道人物。牧溪的畫被歸為禪畫的範疇,禪畫不同於文人畫,不拘泥於筆墨或氣韻,將「生命的解脫」視為最高存在意涵。一切存在現象都是生命最純真的現實界的烙印……

  《六柿圖》

  從這張《六柿圖》中,我們可以體會到六個柿子隨機的擺設,用在每個柿子上不同的筆墨、虛實、陰陽、粗細間的靈活運用,作品呈現出靜物作品的「隨處皆真」的境界。

  《煙寺晚鐘》

  《漁村夕照》

  《遠浦歸帆》

  《平沙落雁》

  四幅作品均表現了日暮時分夕陽西沉時最後一瞬間的光明,以及湖邊濕潤彌朦的空氣。另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大量的余白,點睛之筆均偏於畫面一角,整幅畫卷留下一種空濛清寂的韻味。

  蝦

  枇杷

  石榴

  南瓜

  除了以上兩位,中國畫歷史上還有幾位有著極簡主義畫風的畫家。

【倪瓚】

  倪瓚的畫寒煙清靜,很少有人,他寧願偏執地畫上一堆點。

  若是許多畫作放在一起,倪瓚的畫絕不會是最搶眼的那一幅。但如果你細細品味其筆簡意遠,你一定會記住倪瓚,那疏林坡岸,沒有一絲雲翳,也不見一痕鳥影的倪瓚,那筆墨都素淨得幾乎透明的倪瓚。

  他簡約、疏淡的山水畫風是明清大師們追逐的對象,董其昌、石濤等巨匠均引其為鼻祖。

  倪瓚 《容膝齋圖》

  有人問倪雲林為何山中亭中不畫人?

  雲林說:「世上安得有人也!」

  《漁莊秋霽圖》 上海博物館藏

  《六君子圖》 上海博物館藏

  《幽澗寒松》北京故宮博物院

  《紫芝山房圖》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秋亭嘉樹圖》

  《墨竹》

【齊白石】

  齊白石對於國畫藝術有一句著名的畫語:「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

  齊白石冊頁小品

  「似與不似之間」的造型妙趣,和齊白石「平正見齊」的觀點一樣,是這位既能極工,又能極簡,分別地在兩個極端上有所創造,而最終又不肯拘泥於任何一個極端的藝術家所選擇的造型尺度和審美的中界點。

  齊白石冊頁小品

  晚年的齊白石日趨簡化的畫風,是日益強化了「不似之似」的造型,也日益強化了「神」的主導地位,臻於「筆愈簡而神愈全」的境界。

  以下精選幾幅齊白石冊頁小品之作,也許只是一片樹葉,一個瓜果,一隻蜻蜓,一枚紅柿,一條絲瓜,都在老人的筆下,洋溢著濃厚的生活情趣……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齊白石冊頁小品

【潘天壽】

  潘天壽先生是一位極重形式美的畫家,他對於花鳥畫的形式結構的布置,有著獨到的創造和成就。

  他認為,虛實疏密是布置中最重要的問題,「畫事之布置,極重疏、密、虛、實四字,能疏密,能虛實,即能得空靈變化於景外矣。」所以,畫事布置重在布虛,即著眼於空白。於迫塞之中求空靈,空靈之中求氣韻。

  這是一組潘天壽筆下散發著濃濃田園風味的花鳥小品,雖然只是簡單的幾筆勾勒渲染,但讀來卻趣味橫生,韻味無窮。

  潘天壽《夕雨紅榴柝》

  潘天壽《數日雨晴秋草長,絲瓜沿上瓦牆生》

  潘天壽《農家清品》

  潘天壽《葫蘆菊花》

  潘天壽《塘西名種》

  潘天壽《草蟲》

  潘天壽《荔枝》

  潘天壽《鳥》

  潘天壽《一籬草色長雞雛》

 來源: 中外繪畫藝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