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年輕人上癮的古代美食,有多牛?

古代美食

「現在的年輕人,對吃的熱情已經攔不住了。」

為甚麼這麼說?從他們字字句句不離吃這件事上就看得出來。

就在最近,一個熱門問題吸引無數年輕人討論:如果有機會穿到古代,有甚麼事是你一定要做的?

評論區驚現一個清新脫俗的回答:我想去問問甄嬛,棗泥山藥糕到底咋做的?

圖片好奇的人不要太多

得承認,讓人眼花繚亂的美食榜單、吃播已經拴不住吃貨們的胃了。

一波新風潮,正在年輕人的社交圈流傳開來:複刻古代美食,才是這些吃貨的終極追求。

圖片

放大鏡成精的年輕人,
癡迷複刻古代美食?

甚麼是「複刻古代美食」?

簡單說,就是參考古書、古籍中關於美食的做法,把書中的菜搬上餐桌,讓夢想照進現實。

而要說這股「複刻古代美食」的熱情,還得從傳播最為廣泛的影視劇講起。

曾幾何時,年輕人們熱衷於玩梗,喜歡二次創作,拿《甄嬛傳》來說,十一年過去了,拿放大鏡看劇的熱情不但沒有半點磨滅,反而還升級進化。

「皇後滴血認親到底用的甚麼水」這類問題,早已無法滿足他們的好奇心。

圖片

起初,還只是「直覺得甚麼都和吃有關」。

看《甄嬛傳》,眼看劇情推進到甄嬛端上「藕粉桂花糖糕」,試圖用這道「以前眉莊宮裡」的這份招牌糕點,對安陵容進行打壓。

傳到吃貨耳中,卻自動產生「馬冬梅」效應:「甚麼桂花糖糕?藕粉甚麼糖糕?」

圖片

看《知否》,別人關心家宅內鬥、升級打怪, 看在吃貨眼裡只有:

「冰酥酪宴、櫻桃煎、軟酪看著就好吃,曲水流觴宴席好像也不錯。」

圖片

看其他的就更了不得了。

《紅樓夢》裡賈母招待客人的松瓤鵝油卷、桂花藕粉糖糕很是饞人;《水滸傳》的醬牛肉聽著就香;《西游記》裡二師兄吃的竹筒飯都讓人垂涎欲滴……

圖片

只用眼睛看已經滿足不了將「吃貨」二字刻進DNA的他們:

與其對著屏幕喊餓,不如自己動手研究做,古書、古籍、古菜譜,直接安排起來。

拿《知否》中眾人都愛的櫻桃煎來說,就真是可以找到出處的。在《東京夢華錄》卷二裡曾提及:「又有托小盤賣幹果子,乃旋炒銀杏、栗子……櫻桃煎、西京雪梨……」

楊萬裡也曾寫詩贊美櫻桃煎滋味絕佳:「北果非不多,此味良獨美。」

圖片

UP主們翻閱古籍,從南宋林洪《山家清供》中找出「正宗」的制作流程:

「要之其法,不過煮以梅水,去核,搗印為餅,而加以白糖耳。」

翻譯下就是:用楊梅水煮櫻桃,再去掉櫻桃核,搗爛做成餅,最後撒上白糖。

這個被古代文人輪番帶火的櫻桃煎,一躍成為了如今社交平臺上的超級網紅。

隨手一搜相關話題,光是這小小的櫻桃煎,複刻的教學已經從材料卷到了造型。

圖片
瀏覽量20w+/圖源:b站

將視線投向更遠的地方,吃貨們的古代美食版圖也在開疆擴土當中。

這邊《甄嬛傳》、《知否》、《長安十二時辰》、《尚食》等熱門影視劇同款美食已整裝待發。各大熱門影視劇被薅了個遍,萬能的網友扒透了複刻菜單的流程。

那邊諸如《紅樓夢》《隨園食單》《山家清供》等名作都沒放過……甚至連《山海經》也被納入了參考資料當中。

圖片

當然,現實裡總有些嘴饞吃貨進退兩難:眼睛看會了,可這雙手它不聽使喚。

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會有商機。

商家們瞄準時機,近年來,仿古菜也在年輕人們的打卡清單中占據了一席之地。在各種新中式餐廳裡,仿古菜,正在逐漸搶占「招牌」的寶座。

像《風味人間》裡的蟹釀橙,這道南宋時盛行於臨安的官府菜,就吸引了不少年輕人打卡。

圖片新酒、菊花、香橙、螃蟹

西安的「仿唐菜」,濟南曲阜的「孔府菜」,杭州開封的「仿宋菜」,北京揚州上海等地的「紅樓菜」,南京的「隨園菜」……

圖片

那些令人眼饞的美食,搖身一變,成為了觸手可及的「仿古菜」,在全國範圍內遍地開花。

相關話題也吸引了不少老師、學生參與。

在重慶大學,就有一門名為《中國古代食物史》的課,人氣超高,常常是搶課系統開放一分鐘內,名額就被搶光了。

圖片

從影視劇到研究自制,從書籍到下餐館,古代美食的複刻風潮,席卷了年輕人的社交圈,帶動了飲食產業的新風潮。

複刻、了解古代美食,為何成為了一種趨勢?

圖片
由外到裡,
仿古菜為何令人著迷?

在追捧仿古菜的潮流裡,表象的味蕾滿足和內裡的文化底蘊,也一起被重新發掘。

從隔書、隔屏相望到動手實踐,年輕人恍然悟到:中餐不只有煎炸烹炒,理解其背後的文化內涵也至關重要。

圖片微信讀書網友對《隨園食單》的感悟

首先,便是對於食物的態度。

《論語》有雲:「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意思是:糧食舂得越精越好,肉切得越細越好,食物應該要精制細做。

對這份沉靜態度的感受,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變得愈發強烈。

華妃在小廚房為禦膳盯到後半夜算甚麼?為一道國宴名菜「開水白菜」,年輕人們也同樣願意花上一整天的功夫。

圖片圖源:美食作家王剛R

能夠在美食上寄托這樣的耐心,不僅是一次吃貨的自我救贖。更是在慢下來的煙火氣之間,對美食的一種近距離的美感體驗。

以「食花」為例,在南宋林洪所著的《山家清供》裡,曾記載過春日以花入饌的菜譜。

春夏有梔子花做成的簷卜煎;秋天順應時節,有桂花入食的廣寒糕;冬日裡,則是梅花所制的不寒齏。

圖片對於時節的把控和順應,同樣吸引年輕人/圖源:李子柒

更別說享用「美食」的過程中,還有「美名」時刻相陪。

你可能想不到,在古代,吃貨們將「涮火鍋」命名為「撥霞供」。

《山家清供》有記:「薄批,酒、醬、椒料沃之,以風爐安座上,用水少半銚,候湯嚮,一杯後各分以箸,令自筴入湯,擺熟啖之,乃隨宜各以汁供。」

意思是碼好料,架上鍋,等水開後夾起(兔)肉燙熟,就可以食用了。

食材在湯裡翻滾,像風吹晚霞,雲浪翻湧——「浪湧晴江雪,風翻晚照霞」,便是「撥霞供」的由來。

圖片圖源:《舌尖上的中國》

類似的菜名數不勝數。

風雅的有如「銀絲供」:以古琴調音作真味,心中滿足,胃口也覺得滿足;

詩意的有如「玉井飯」,取自韓愈《古意》中「太華鋒頭玉井蓮,開花十丈藕如船」的意頭。

這樣的美學觀念傳承至今,吸引無數年輕人沉醉其中。

圖片老祖宗們的文學功底不服不行

繁複細致、順應自然、美食美名,飲食有了文化,才有真正的味道。

在這個過程中,不時還會收獲幾分驚喜。

古菜與文物服飾不同,書籍中的記載往往簡略,食材品種選擇也古今有別,所以難免形成一種印象:古代美食也就是看著熱鬧。

只能說,古代吃貨們有多先進,你想象不到。

圖片

我們以為的古代社會:宵禁,漆黑,入夜後街上無半個人影。

但早在宋朝時期,就已經有了如今已成無數網紅博主「流量密碼」的夜市。

「夜市直至三更盡,才五更又複開張,如耍鬧去處,通曉不絕。」

至於夜市有甚麼?《東京夢華錄》所記美食就有300多種,看文字就覺得是「直接炫我嘴裡」的程度。

圖片

當時的美食行業配置亦十分發達——

在《清明上河圖》中有個非常有趣的細節:這位端著碗「賣獃兒」的夥計,其實就是當時的「外賣員」。

圖片

不僅如此,諸如冰鎮水果、冷飲、烤箱、冰箱等美食、美食周邊,當時就已經十分流行了。

圖片烤箱還能手動控溫哦

這份創造力,放到國際上也是被認可的。

1998年,美國《生活雜志》曾評選「一千年來對人類生活產生影嚮的100件大事」,排在第56位的就是:中國宋代的開封飯館和小吃。

吃貨們為甚麼對古代美食情有獨鐘?

大抵,是在潮流背後,我們深深地被美食、美食背後的文化意味所吸引,所以願意去了解、嘗試和研究。

圖片

是美食,更是文化

如今人們追求的古代美食,或許已經超出美食本身的意義。

風潮之下,許多人不惜花大力氣,去複原那些曾對历代人們生活產生深遠影嚮的美食。

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位北京知名餐廳的廚師長曾表示:自己一直致力於複原傳統美食,但尋訪中卻發現,許多做法已經傳,甚至有的傳人都不做了。

好在,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開始加入其中,當然,背後原因不只是好奇。

一位來自江西的博主,花了將近兩年時間複刻出60多道《紅樓夢》中的美食。每一道菜,她都花費大量時間去尋找出處與來源,一道雞蛋羹,她都花費了快一年的時間去查閱資料。

圖片

 對此有人感到疑惑:值嗎?至於嗎?

她的答案:「如果有人被書中出現的食物所吸引,再去翻開書籍仔細閱讀,那對我來說也是一件樂事。」

複刻美食形並不難,難的是在考據和推敲之間,刻畫沉澱其中的意蘊。

吃,或許是一種本能,但吃的延伸,於現代的年輕吃貨們而言,是一種穿越時空,與前幾百年前的吃貨們進行的靈魂共振。

在各大社交網站,年輕人關於美食的討論不斷延申,古代吃貨們自然沒被放過。

圖片

不寫點談吃的詩文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文人

吃貨始祖孔子、全能吃貨蘇軾、清朝頭號美食網紅袁枚、帶貨主播白居易等話題討論度不斷攀升。

而只有真切了解背後的故事,我們才意識到:美食,從來不僅果腹之用而已。

其背後,有「凡物各有先天,如人各有資稟」的生活態度;也有「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人生哲理。

對於那些數不清的历史人物而言,食物帶來的愉悅,讓他們在人生與事業遭受挫折時找到了一處避難所:那些被放逐的、流亡在外的失意之人,能從吃食中找到慰藉;生活是苦的,食物卻能帶來一絲暫時的甜。

對於生活在千百年後的我們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

圖片

就像《舌尖上的中國》中,那段引起無數觀眾共鳴的話所講:

「人類活動促成了食物的相聚,食物的離合,也在調動人類的聚散,西方人稱作『命運』,中國人叫它『緣分』。」

不論是現代還是古代,不論我們對美食的追求如何轉變,始終不變的,是那上下五千年刻畫在骨子裡的對於美食的執著。

那是屬於中國人獨有的浪漫。

來源:槽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