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詞中的十大人生境界!讀完實在佩服…

古詩詞

不管是讀來齒頰生香的唐詩宋詞,還是精闢犀利或含情脈脈的元曲,其中蘊含的境界和韻味總令人回味無窮。有人說古詩詞中有人生十大境界,分別是脫俗、蒼茫、超脫、宇宙、滄桑、超我、無常、深邃、曠達和通達,讓我們共同來品味古詩詞中的十大人生境界吧!

一、脫俗境界:心遠地自偏

飲酒·結廬在人境

東晉·陶淵明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說到陶淵明的生活狀態,許多人會聯想到寫《瓦爾登湖》的美國人亨利·梭羅。陶淵明比梭羅早一千四百多年,而且陶淵明生活在農耕時代,梭羅卻生活在後工業時代,但兩人的生活態度確有相似之處,他們都抵拒物質享受的引誘,並回歸自然去過簡樸的生活。

但是陶淵明的境界更高一層。梭羅獨自跑到瓦爾登湖邊去隱居,那兒寂寥無人,只有草木蟲魚為鄰,《瓦爾登湖》中的一章就題為《寂寞》。陶淵明追求的卻是「 心遠 」。在陶淵明看來,要想遠離喧囂的紅塵世俗,不必躲進深山老林,只要保持清靜、安寧的心態就可以了。

不妨說,梭羅是在空間距離的意義上追求遠離紅塵,陶淵明卻是在心理距離的意義上作同樣的追求。所以梭羅的行為事實上是無法仿效的,如今的地球如此擁擠,我們能到哪裡去尋找一個瓦爾登湖呢?

陶淵明的行為則具有典範的意義,因為只要你超脫外在的誘惑,「 心遠 」是隨時隨地都能付諸實施的。哪怕你身居熙熙攘攘的現代都市,哪怕你把家安在水泥森林中的一間公寓,你同樣可以實現心境的寧靜。

二、蒼茫境界:獨立天地間

登幽州台歌

唐·陳子昂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這是一首弔古傷今的生命悲歌,其中是一種孤獨遺世、獨立蒼茫的落寞情懷。陳子昂踽踽登上高高的幽州台,環顧空曠的四野,原本豪俠的他,竟悲愴地哭了。

歷史上那些轟轟烈烈的英雄豪傑到哪裡去了?那些各領風騷的歷代帝王們到哪裡去了?在這舉目無親的夜,陳子昂就這樣幽幽地坐著,讓生命的利齒,一點一點咬嚙自己孤寂的身軀。

「 念天地之悠悠 」,是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如此巨大、無限的時間與空間裡的茫然性。而茫然絕對不是悲哀,其中既有狂喜又有悲哀。狂喜與悲哀同樣大,征服的狂喜之後是茫然,因為不知道下面還要往哪裡去,面對著一個大空白。

如勾的殘月,顫顫巍巍向西滑落。獨坐秋夜,陳子昂無拘地放肆著自己對人生的思考。面對這無始無終的時間,環顧這無邊無際的空間,在這靜寂的秋夜,他聆聽著生命之壺倒計時的嘀嘀嗒嗒。茫茫的宇宙中,匆匆幾十年的生命算得了什麼?

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是啊,宇宙是萬物的旅館,光陰是百代的過客。人生真的如草,如蓬。渺小的自我,又哪裡能主宰自己的命運?於是,千百年來,多少志得意滿的墨客騷人,在陳子昂的面前,在他永恆的悲愴面前,詩囊空空,一貧如洗……

三、超脫境界:坐看雲起

終南別業

唐·王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的詩極富禪機禪意,他被稱為「 詩佛 」。

「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人生境界也是如此。在生命的過程中,不論是經營愛情、事業、學問等等,你勇往直前,到後來竟然發現那是一條絕路,沒法走下去了,山窮水盡悲哀失落的心境難免出現。

此時不妨往旁邊或回頭看看,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即使根本沒有路可走了,往天空看吧!雖然身體在絕境中,但是心靈還可以暢游太空,還可以很自在、很愉快地欣賞天與地,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再也不會覺得自己窮途末路。

四、宇宙境界:站在天問的高度

春江花月夜

唐·張若虛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裡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
誰家今夜扁舟子?何處相思明月樓。
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台。
玉戶簾中卷不去,擣衣砧上拂還來。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
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
昨夜閒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
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霧,碣石瀟湘無限路。
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

張若虛是一個詩作非常少的人,所以很多人對他的作品不熟。可是清朝人編《全唐詩》,提到《春江花月夜》這首詩,說這篇是「 以孤篇壓倒全唐之作 」。聞一多更是說:「 這是詩中的詩,頂峰上的頂峰。 」

《春江花月夜》為什麼影響這麼大?因為這是初唐詩中最具典範性地將個人意識提高到宇宙意識的一個例子。

當張若虛問到宇宙的問題,我們一定能夠感覺到他這個時候有很大的孤獨感,這一刻他面對自己,面對著宇宙。如果當時旁邊一大堆人,他寫不出這首詩。 「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透露出的洪荒裡的孤獨感,是因為詩人真的在孤獨當中,他對孤獨沒有恐懼,甚至有一點自負。

通常我們很少看到這種重的句子,因為這完全是哲學上的追問,他忽然把人從現像中拉開、抽離,去面對蒼茫的宇宙。我們大概只有在爬高山時,才會有這種感覺:到達巔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巨大的孤獨感,視覺上無盡蒼茫的一剎那,會覺得是獨與天地精神往來。這種句子在春秋戰國也出現過,那就是屈原的《天問》,此後極少再出現。

五、滄桑境界:塵歸塵、土歸土

憶秦娥

唐·李白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
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
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 太白純以氣象勝。’西風殘照,漢家陵闕’,寥寥八字,獨有千古。 」這首《憶秦娥》,懷古詞古今第一,再不做第二人想。

音塵已絕,早即知之,非獨一日一時也,而年年柳色,夜夜月光,總來織夢;今日登原,再證此「 絕 」。行將離去,所獲者何?立一向之西風,沐滿川之落照,而入其目者,獨有漢家陵墓闕,蒼蒼莽莽,巍然而在。

當此之際,乃覺時空於一點,混悲歡於百端,由秦娥一人一時之感,驟然昇華而為吾國千秋萬古之心。蓋自秦漢以逮隋唐,山河締造,此地之崇陵,已非複帝王之個人葬所,乃民族全體之碑記也。良人不歸,漢陵長在,詞筆至此,簫也,夢也,月也,柳也,遂退居於次位,吾人所感,乃極闊大,極崇偉,極悲壯!四十六字小令之所以獨冠詞史、成為千古絕唱者,在此。

「 西風殘照,漢家陵闋 」八字,只寫境界,容量極大,興哀之感盡寓其中。它把悲與歡、聚與散、古與今、盛與衰,統統放到歷史的長河中去觀照,油然生出沉重的歷史消亡感。

六、超我境界:人生百年一倉皇

登高

唐·杜甫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行一步,嘆一聲,滿目都是世間的苦樂,杜甫的雙眼見證了唐王朝由興而衰的巨大轉變,用自己的筆墨鑄就了一部「 詩史 」。

杜甫的人生是個悲劇,同時也是那個時代的悲劇。他將自己的人生與整個唐王朝緊密相連,在叛軍攻下洛陽後,抱著匡扶社稷振興王朝的願望北上,但終於願違,這便是中年壯志難酬的杜甫。

「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則是杜甫晚年生活最真實的寫照,「 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更是將杜甫晚年的流離失所寫盡了。一個被稱為「 詩聖 」的大詩人,晚年竟是這般的淒苦悲慘,但卻仍寫下了「 安的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在這樣窘迫的環境下,杜甫仍然在為自己的國家和百姓而憂患著。

「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而杜甫無論是窮達與否,都在懷著兼濟天下之心。 「 戰血流依舊,軍聲動至今 」,這是詩人杜甫在他客死湘江的小舟上,所發出的對祖國和人民最後的哀聲。

七、無常境界:歲月催人老

代悲白頭翁

唐·劉希夷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
洛陽女兒惜顏色,坐見落花長嘆息。
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
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
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紅顏子,應憐半死白頭翁。
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
公子王孫芳樹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祿池台文錦繡,將軍樓閣畫神仙。
一朝臥病無相識,三春行樂在誰邊。
宛轉蛾眉能幾時?須臾鶴髮亂如絲。
但看古來歌舞地,唯有黃昏鳥雀悲。

「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乍一看,會以為這首詩又是一個「 人面桃花 」的故事。其實,劉希夷所發出的,是對歲月催人老的感嘆。

詩的前半寫洛陽女子感傷落花,紅顏易老;後半寫白頭老翁遭遇淪落,世事無常。 「 寄言全盛紅顏子,應憐半死白頭翁 」,這不是最出名的句子,但卻是最殘酷的——紅顏女子的未來,不免是白頭老翁的今日;而白頭老翁的往昔實,即是紅顏女子的今時。

這種悲情從《白頭翁》一直到《葬花吟》。人只要活著,幾時才能擺脫這種悲情?無解。

八、深邃境界:歲月中皆過客

行宮

唐·元稹

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
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

洪邁在《容齋隨筆》裡說,「 《行宮》一絕,語少意足,有無窮之味。 」

行宮古舊,新發的花木照樣媚人眼目,詩人想必驚訝於那濯濯的穠艷,宮花開得熱鬧,這份無聲的熱鬧於是百倍的寂寞起來。紅花映著白頭,詩人沒有寫,卻讓人能感覺到陽光——有了陽光,那花如火如荼地開著,而那花畔宮女的白髮,也愈發的刺眼了……

《行宮》展現的是「 別人的世界 」——那些白髮宮女們的世界。元稹的世界與白髮宮女們的世界在這樣一首絕句里相遇。我願意這樣理解,它表達的是一種因為時間造成的哀感。這種哀感,比憂傷要輕緩,卻是一種更為深邃的生命體驗。

千年之後的今天,以現實生活的變化作為參照指標,我們的時間比元稹的時間,更快地流淌著,故而我們更容易遇到「 別人的世界 」。我們也更容易變成「 白頭宮女 」,毫不自知地講著某些人某些事。但能有人說說話,總是好的,那感覺像握著一杯青花蓋碗裡的花茶,摩挲著溫潤的瓷釉,手指已經知道,那曾經馥郁滾燙的茶湯,正在漸漸冷去……

九、曠達境界:也無風雨也無晴

定風波

宋·蘇軾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
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一句話寫盡了人生的歷程和結果。

回頭看一看自己過去所來的地方,穿林打葉,雨打風吹,那不是很蕭瑟很淒涼嗎?這實際上是指平生所經受的那些打擊和苦難。蘇軾說,我現在悠然自在地走我自己的路,走向我自己所追求的那個目的地,在我的心中,既沒有風雨,也沒有晴天。也就是,已經超脫於那風雨陰晴之上了。

有的人把打擊和不幸看開了,對溫暖和幸福卻不能看開,那也不對。 「 也無風雨也無晴 」的意思是,無論打擊和不幸也好,無論是溫暖和幸福也好,對我的心都沒有乾擾,都不能轉移和改變我。風雨是外來的,我還是我;晴朗也是外來的,我也還是我。現在,他已經不只是通觀,而且有了一種超然的曠觀。

惟其如此,蘇東坡在晚年才能夠達到一種很高的修養,寫出「 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 」這樣的句子來。 《定風波》雖然只是一首小詞,但是寫出了極為豐富的對人生的體會。

十、通達境界:古今一付笑談中

臨江仙

明·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這是一首詠史詞。全詞基調慷慨悲壯,意味無窮,令人讀來蕩氣迴腸,不由得在心頭平添萬千感慨。在蒼涼悲壯的同時,這首詞又營造出一種淡泊寧靜的氣氛,並且折射出高遠的意境和深邃的人生哲理。

大江裹挾著浪花奔騰而去,英雄人物如流逝的江水消失得不見踪影。古往今來,世事變遷,即使是那些名垂千古的豐功偉績也算不了什麼,只不過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歷史固然是一面鏡子,但倘若沒有豐富的甚至是痛苦的殘酷的人生體驗,那面鏡子只是形同虛設,最多也只是熱鬧好看而已。正因為楊慎的人生感受太多太深,他才能看穿世事,把這番人生哲理娓娓道來,令無數讀者產生心有戚戚的感覺。

青山不老,看盡炎涼世態;佐酒笑語,釋去心頭重負。任憑江水淘盡世間事,化作滔滔一片潮流,但總會在奔騰中沉澱下些許的永恆。與人生短暫虛幻相對的是超然世外的曠達和自然宇宙的永恆存在。宇宙永恆,人生有限;江水不息,青山常在。

來源      新讀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