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期間和妓女亂來,爾等好瀟灑

唐伯虎

文:唐俑 

提到大明才子唐伯虎,人們腦海里首先冒出來的,是他「 閃光 」的​​「 頭銜 」:明朝著名畫家書法家、詩人,繪畫上與沈周、文徵明、仇英並稱「 吳門四家 」,又稱「 明四家 」,詩文上與祝允明、文徵明、徐禎卿並稱「 吳中四才子 」。

大明才子唐伯虎

他甚至還會作曲,作的曲子很有民歌味道。

「 唐伯虎點秋香 」的傳說,更是膾炙人口,他與丫鬟秋香的愛情故事,令多少才子佳人羨慕嫉妒恨。

然而,他光鮮外衣的背後,卻是科場落榜,官場失意,長期賣畫為生,窮困潦倒的苦逼人生。

大明才子唐伯虎

據《明史》《江南通志》《吳中故實》《遺命記》等史料,唐伯虎為人張狂,高調,而毀掉他,導致他潦倒一生的,正是這個。

他的這種個性,也許是天生的,儘管他爹唐廣德只是一個開小酒館的,從他的出身來看,他怎麼也沒有張狂高調的資本。

但他卻有不少拿得出手的祖先,比如前涼陵江將軍唐輝(始祖),這也是他書畫題名常用「 晉昌唐寅 」的原因(唐輝系前涼晉昌郡人)。

與唐輝相比,其先祖唐儉似乎更能令他臉上有光,這位隨李淵起兵,拜過禮部尚書,受封過「 莒國公 」,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的唐朝著名大臣,可是獲得過唐太宗特賜免死罪一次的牛人。

而唐儉的父親,系隋朝戎州刺史唐鑑,唐儉的爺爺,系北齊尚書左僕射唐邕。

唐儉的後代唐介,則在宋朝皇祐年間當過侍御史,唐介的後代唐泰,則死於「 土木堡之變 」,當時的職務是兵部車駕主事。

唐泰的後代,散居於蘇州吳縣,所以唐伯虎算是蘇州人。

唐伯虎為人張狂、高調,更與其天生有才不無關係,這個詩書畫都有幾把刷子的小子,早在成化二十一年(公元1485年)就中了蘇州府試第一名,成為蘇州府府學附生,「 四海驚稱之 」(祝允明語)。

從那時開始,他張狂、高調,放浪形骸的個性就藏不住了,發展到後來,居然於弘治十年參加錄科考試期間,與好友張靈宿妓喝酒。

考試期間和妓女亂來,爾等好瀟灑哦!

有人報告了提學御史方志,方先生可是個正人君子,對這種行徑深惡痛絕的他,大筆一揮,把唐伯虎刷了下去。

唐大才子竟名落孫山,這不科學啊。

他的落榜,令不少人深感意外,其中就有蘇州知府曹鳳。

愛才惜才的曹鳳認為,一個大才子,喝點花酒,睡個把妓女,不過是無傷大雅的小節,希望他不要成為這些「 小節 」的犧牲品,不然就太可惜了。

被唐伯虎落榜事件驚動的,還有蘇州名士文徵明之父文林,以及沈周、吳寬等人,他們紛紛替他求情。

文徵明畫像
文徵明畫像

方志架不住強大的壓力,不得不同意唐伯虎第二年「 補考 」。

還好,第二年鄉試的主考官叫梁儲,剛好是唐伯虎的粉絲。

這一次,唐伯虎又考了個第一。

早在上一次拿了第一後,朋友們便紛紛勸唐伯虎「 改邪歸正 」,因為中舉後,他更加「 離不開 」風月場所。

好友祝允明實在看不下去,不希望這個好朋友就此完蛋,苦口婆心地勸他說,人生的路還很長,一時得意,不要太張狂,一匹馬是不是千里馬,不是看它的表面,關鍵要看它的本質。

祝允明希望他收斂一點,低調一點。

祝允明又給他寫信說,我爹曾對我說過,唐寅(唐伯虎)這小子雖然很有才情,但為人輕浮,最終恐怕一事無成,我兒不要跟他學哦。

這是更加明確地提醒他:若不洗心革面,再這樣下去,你就完了!

唐伯虎卻把好友的好心規勸,當成了射向他的子彈,馬上回敬了更加有力的一顆:我天生就這副德行,你特麼看不順眼,就不要和我做朋友!

態度之囂張,言辭之尖刻,即使是再好的朋友,也受不了。

一個這樣的傢伙就如此令人頭痛,兩個這樣的傢伙走到一起呢?

另外一個叫徐經,徐霞客的高祖,比唐伯虎小三歲,也是個才子。

早在1495年,徐經就中了舉人,雖然他中舉時間比唐伯虎早三年,但他們兩人,卻是於同一年(1499年,這年是大比之年),相約同船赴京參加會試的。

唐伯虎是蘇州人,江陰人徐經喜歡結交名士,成為前者好友。

與唐伯虎這個「 窮逼 」相比,徐經簡直是土豪,僅家庭圖書館的藏書,就數不勝數,是名副其實的「 萬卷樓 」。

受祖父、父親影響,徐經從小就酷愛讀書,整天除了把自己關在「 萬卷樓 」讀書,其他什麼也不干。

此次赴京趕考,同樣張狂、高調的徐經,僅優童(「 優童 」有兩個意思,一個是指漂亮的童子,一個是指賣藝的童子,也就是年幼的優伶)就帶了數人。

作為一個土豪,徐經自然帶了不少錢,不好好在京城瀟灑一番,上對不起天,下對不起地,更對不起自己。

於是,兩人一到京城,便整天鮮衣怒馬,招搖過市,什麼好吃吃什麼,什麼好玩玩什麼。

早在這之前,唐伯虎就「 文譽籍甚 」,也譽滿京城,京城的達官​​貴人聽說他來了,頓時如蒼蠅逐臭,絡繹不絕到他們的住處來拜訪他,請他們去做客,今天你請,明天他請。

如此張狂,高調,不引起其他人議論、嫉妒,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其他趕考的士子,心理非常不平衡——咱們都是讀書人,你特麼憑什麼比我們紅?

那一年的主考官,是有神童之稱的程敏政。

程敏政畫像
程敏政畫像

據《明史》,程敏政系南京兵部尚書程信之子,十歲就隨父親宦遊四川,巡撫羅綺以神童薦給皇上,明英宗召試,果然很「 神 」,大喜,叫他到翰林院讀書,生活費國家包了。

學士李賢、彭時咸特別喜歡他,李賢還把女兒嫁給他為妻。

成化二年,程敏政進士及第,授編修,歷左諭德,成為太子的老師。

當時有個「 權威說法 」,說的是翰林當中,學問該博稱程敏政,文章古雅稱李東陽,性行真純稱陳音,三人各為一時之冠。

大凡學問好的人,都想表現一哈他的好學問,這簡直是這類人的通病,程敏政這樣的也不例外。

李東陽也是飽學之士,兩人一商量,便出了個非常冷僻的考題。

大多數考生都答得很糟糕,只有兩份考卷例外,不但答得貼切,文辭還很優雅。

那兩份考卷,把程敏政高興慘了——他也是愛才之人啊。

這個愛才之人,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對李東陽說,老李,我跟你賭一毛錢,這兩份考卷,肯定是唐伯虎和徐經的!

當時在場的,可不止他們兩人,還有其他人,那些人本來就對唐伯虎、徐經兩人不滿,於是他們,把程敏政脫口而出的話,傳了出去。

這下不得了,瞬間傳遍了京城,傳著傳著就走調了,成了「 江陰富人徐經花巨資,從程考官那裡買到了試題 」。

唐徐兩人是好盆友,於是人們相信,徐經花錢買的試題,肯定有唐伯虎的份,不然,答得好的試卷,為毛偏偏只有兩份呢!

據《廿二史劄記》,這次考試,唐伯虎再一次把他的張狂、高調,發揮得淋漓盡致,一出考場便疏狂自炫——這麼偏的題目,我都做出來了,你們說我牛不牛?

他這一自炫,更加「 坐實 」了人們的懷疑。

傳言帶出一個立功心切的傢伙,那人叫華昶,時為戶科給事中,他也不調查調查,就急忙彈劾主考官程敏政賣考題。

當時的大老闆是明孝宗,他立即下令程敏政回家休息、李東陽和其他考官對程敏政所錄之捲進行複審。

結果很有意思,徐經和唐伯虎兩人,都沒有被錄取。

這說明,根本不存在主考官賣考題之事。

但社會輿論就是這麼怪,越是子虛烏有,人們越相信真有其事。

那就讓第三方來證明吧,朝廷令錦衣衛嚴查。

嚴審之後,錦衣衛的結論是查無實據。

罪名洗脫,大家都是清白的,這下沒事了吧?

錯!

社會輿論怪,朝廷更怪,於是,這些清白之人,統統做了平息社會輿論的犧牲品。

首先是程敏政被抓進大獄,急火攻心背上長癰,出獄後悲憤交加,發癰而死。

《國朝獻徵錄》說,當時有人想取代程敏政,唆使給事中華昶彈劾他,「 遂成大獄,以致憤恨而死,有知者至今多冤惜之 」。

《明史》說得更明白,欲奪其位的是禮部尚書傅瀚。

有意思的是,有關史籍對傅瀚的評價極其正面:品德高尚,善於寫詩作文,生活樸素,關心民情,死後朝廷還念其德操,贈以太子太保,諡號文穆。

唐伯虎和徐經兩人,則均遭削除仕籍,發縣衙為小吏。

之後,徐經閉門讀書,明孝宗死後,他希望新老闆能發個赦令,給他平反昭雪,然後再通過科舉走上仕途。

第二年,對科舉之路尚未死心的徐經,北上京師打探消息,卻因受此打擊身體越來越差,一到京城便生了病,沒多久便客死永福禪寺,年僅三十五歲。

唐伯虎雖然沒有徐經那麼慘,但讓他去當一個小吏,覺得是對他的侮辱,於是「 恥不就吏 」。

當他憤然踏上歸鄉之旅,意味著他同時也踏上了人生苦旅。

當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裡,他看到的,是妻子冷漠的目光。

與妻子離異後,他只能靠詩文、書畫謀生。

為了活著,他甚至畫了不少春宮畫。

三十七至四十五歲,唐伯虎更是淪落到無家可歸,只好在桃花庵棲身。

那段時間,他創作了大量詩文,名氣更加響亮,獲遠在江西的寧王朱宸濠重金聘請。

雖然入不了仕途,給人當幕僚,也還不錯,至少,剩餘的日子裡,再也用不著為柴米油鹽發愁了。

萬萬沒想到,野心勃勃的寧王卻想造反,唐伯虎察覺後,裝了瘋才得以逃走。

受此打擊,他進一步看透了世事,也更加消極頹廢,更加放縱…

公元1524年1月7日,唐伯虎在貧困交加中淒涼去世,走完了他張狂、高調的一生。

歷史真的很無奈。

突然想起那句:歷史遠比演義精彩,也比演義悲哀。

 

來源     歷史教師王漢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