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畫家等11人被非法起訴 律師譴責中共

許那

(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易如採訪報導)十幾年前,她在冰冷的監獄與丈夫陰陽相隔。十幾年後,失去母親的她再次身陷囹圄,家中僅剩下80多歲的老父親。

她就是許那,現年53歲,北京一位小有名氣的畫家,北京著名民謠歌手于宙的妻子。

2020年7月19日前後,中共將舉辦冬奧會的前一年,許那與另外10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抓捕。今年4月,許那等1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起訴。截至目前,他們已被非法關押近一年。

許那再陷囹圄 賴建平:中共令其家破人亡

2008年1月底、北京奧運會舉辦前夕,許那和于宙因車上有一本法輪功書籍,雙雙遭關押。該年除夕夜(2月6日)、萬家燈火之時,被非法關押僅11天的于宙被中共迫害致死,年僅42歲。許那則不被允許見于宙最後一面。同年,許那遭非法判刑3年。

北京畫家許那(右)和丈夫于宙。于宙2008年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網)

據悉,許那被非法關押多次,2001年,許那因收留外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年。在這5年間,許那遭殘酷迫害,包括不讓她睡覺、體罰、高強度負荷勞動、在雪地裡凍、關小號遭毆打、不讓洗漱達一個多月、洗腦、逼迫放棄信仰等等。

中共對許那的持續迫害令原北京律師、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感到氣憤。

賴建平4月30日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這般慘無人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折磨這一家人,令其家破人亡,「這是連黑社會都很難做得到的,但凡有一點人性,按道理沒有人會那麼狠心、那麼惡毒、那麼殘忍去對待這一家人」。

賴建平還表示,中共是一個專制政權,其本性決定了它對內鎮壓自己的人民,對老百姓殘酷壓迫、奴役;對外營造偉光正的形象,舉辦各種粉飾太平的賽事,包括國際賽事,是抓住各種機會、場合宣揚它的合法性。

公民有基本自由人權 許那等11人無罪

與許那一同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中不乏社會精英,他們分別是孟慶霞、劉強,其餘均是90後——李宗澤、李立新、鄧靜、焦夢嬌、李佳軒、鄭豔美、鄭玉潔、張任飛。

現年53歲的北京畫家許那因拍攝北京疫情期間照片,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起訴。圖為許那。(大紀元)
現年53歲的北京畫家許那因拍攝北京疫情期間照片,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起訴。圖為許那。(大紀元)

許那等11人在被抓後,中共對他們進行了抄家。目前,他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許那曾絕食抗議這種迫害。海外明慧網2021年1月14日報導稱,該11人案中,很多所謂證據僅是因個人興趣、特長及生活需要所拍攝的照片。

許那的代理律師梁小軍4月25日上午告訴大紀元,這11位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已被起訴到法院,當局起訴的主要原因「說是往網上發疫情期間的照片和文章」。

梁小軍在推特上說,李宗澤等十位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將遭遇判刑,僅僅因為他們拍攝了幾張疫情期間北京街頭最常見的真實照片。「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

他還寫道:「今天,我被擺在這個位置,我不能為了個人利益而不發聲,我不能辜負了我這些年所受的教育。一個正常的人,對於即使離他/她很遠的不公義事件,都應該做出自己的道德評判,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責任。如果我還去認同這樣的政府,我不是正常的人。」

圖為2020年6月17日,北京市民排隊等候接受核酸檢測。(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則表示,無論是信仰,還是發文、發照片,都是公民基本的自由人權,他們無罪;聯合國人權保護公約、國際人權憲章及中共頒布的憲法都指,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

賴建平認為,中共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繼續打壓法輪功,給其它信仰團體看,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另一方面是對在網絡上發言的言論自由進行打壓,不但讓所有宗教信仰團體感到壓力,還讓一般民眾在網上發帖、發言時,不敢說共產黨不愛聽的內容。

「中共這種行為是絕對的非法行為,因為它沒有任何法律依據。」賴建平說。

許那等11人所做是正義之舉

據悉,中共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爆發以後,中共一直掩蓋真相,導致疫情從武漢蔓延至全世界、持續至今未停。揭露中共掩蓋真相的大陸公民方斌、陳秋實、張展(女)以及李澤華等人先後都被抓捕。張展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陳秋實、李澤華分別在老家青島、江西,而方斌至今下落不明。

對於許那等11名法輪功學員因揭露北京疫情真相遭迫害,許那多年好友小玉4月30日對大紀元表示,許那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他們此舉是非常正義的一個行為。

小玉說,中共在對待疫情方面一直掩蓋,導致很多老百姓都不知疫情真相,這是要致老百姓於死地;許那他們去拍攝這些疫情真相,是讓老百姓知道真相、讓全世界知道真相,是正義之舉,不應該被起訴。

小玉認為,「中共用這樣的名義來起訴他們,是非常非常可恥的行為。」

小玉強調,法輪功學員遭受這麼多年迫害,那麼多的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不只是為了他們自己,同時也想到中國其他老百姓,人們都有了解真相的權利。

圖為北京西城區去年臨時搭建的中共病毒測試點。(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許那另一位多年好友楊小姐4月30日告訴大紀元記者,作為朋友,非常了解許那的為人,「許那做的這些事情是沒有問題和錯誤的,只是反映最真實的情況,並沒有對任何人造成傷害」;只是很擔心她在裡面被迫害。

外界的呼籲是對許那等11人最大的支持

許那等11人行正義之舉,現面臨中共的非法起訴;他們中很多人都未能聘請律師。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及許那的朋友們都希望外界能關注此案,並對他們施以援手。

賴建平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政權性質決定其暴行、暴政,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仍然需要去儘可能地多發聲、多曝光,將中共惡行彰顯天下,至少讓世人更加清楚的看到共產黨每天都在作惡、在殘害自己的人民,「時間長了,就在為它自己掘墓,它這個倒台也就是不遠了。」

賴建平希望大家通過各種渠道、途徑,包括媒體等各種方式關注此事,向社會以及國外的,特別是西方國家的政府、人權組織、國際組織介紹此事,並對此事進行呼籲。

許那多年好友小玉告訴大紀元記者,她也非常希望國際社會、更多的人權組織及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都能夠關注到這件事情,要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共在做什麼,它為什麼要迫害這麼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圖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許那(右)。(明慧網)
圖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許那(右)。(明慧網)

小玉說,2008年,許那的丈夫于宙已被迫害死了,到現在為止,于宙的媽媽都不知于宙已經沒了;許那這麼多年一個人生活,母親也去世了,剩下80多歲的父親,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還要起訴她、迫害她,「真的是天地良心,這真的是不應該發生的」。

「希望更多的善良的人伸出援手,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再繼續下去了。」小玉說。

許那多年好友楊小姐表示,許那家庭目前境遇更需要許那是平安無事的,呼籲國際社會能關注此事,「只有我們去關注她,她才可以安全」,「我們的關注就是對她的最大支持」;希望大家廣傳這樣的真相,邪惡最怕的就是人們去關注。

楊小姐:請把槍口抬高一寸

楊小姐還勸誡中國大陸那些體制內的人,那些參與迫害許那等11名法輪功學員的人,在了解真相的情況下,也為自己考慮一下,是否應該把槍口抬高一寸。

「國保也好、警察也好,或者是參與起訴她(們)的人也好,他們知道真相」,因為他們是有能力翻牆了解真相,這種情況下,「是不是應該在對好人,對善良的普通民眾做一些保護,也是在保護你自己」。「如果還再助紂為虐的話,會不會太傻了」;「暗中幫助這些好人,你才有將來,才有希望」。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