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蘇軾的蘇軾展有什麼可看的?

沒有蘇軾的蘇軾展有什麼可看的?

文:coco

故宮蘇軾特展到 10 月 30 日就要結束了,趕在結束前進去轉了轉,除了人從眾,幾乎啥都沒看到,有點小失望。

就算能看見全部展品,抱著看蘇東坡的人,也會失望,畢竟,公認的蘇軾真跡黃州寒食帖》《前赤壁賦卷》《答謝民師論文帖卷》《李白仙詩卷》《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因為各種原因沒來,就連北京中國美術館的《瀟湘竹石圖》也沒有,因此連故宮博物院的人,也多少覺得「蘇軾展沒蘇軾」。

還好,有楊凝式的《神仙起居法》,王詵的《漁村小雪圖》,林逋的《自書詩帖》這三件傳說中禁止出國展覽的一級甲等文物,再加上圍繞蘇軾這個大 CP 的歷代文物展,帶著八卦的心去看也很有意思。

看得出來,雖然因為台北故宮等機構不配合,展品幾乎可以說的「東拼西湊」來的,但策劃展覽的人還是很用心了。

最重要的證據,就是放了楊凝式和林逋的書法,不但是一級文物,而且蘇軾是這兩位的小迷弟。

楊凝式有多重要?用蘇軾自己的話就是——「自顏、柳沒,筆法衰絕。加以唐末喪亂,人物凋落,文採風流掃地盡矣。獨楊公凝式筆跡雄傑,有二王、顏、柳之餘,此真可謂書之豪傑,不為時世所汩沒者。」

翻譯成現代的話,就是自從柳公權死後到宋朝,這 95 年的時間裡,唐末加上五代十國,一輪輪的殺貴族,皇帝像小雞一樣被太監隨意宰殺,軍閥在白馬驛殺光了貴族,文化事業就徹底完了,好在書法上有且只有一個楊凝式,以一己之力承唐啟宋。

楊凝式生活的五代,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亂世,他父親楊涉,身邊的同事死了一批又一批,才當上宰相級的高官,但稍不注意仍有送命的危險。

到了楊凝式這一輩,開始佯狂避世,因為裝瘋賣傻,被稱為「楊瘋子」,但就因為瘋了,此公唐末中了進士之後,居然帶著職稱一路做官,伺候了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週五代皇帝,官至少師太保,直到八十多歲善終。

據說楊凝式出門,最看不慣的就是白牆。當時洛陽的寺廟為了求楊凝式的書法,特意把所有的牆都刷白,結果當然是,誰知洛陽楊瘋子,筆走龍蛇飛滿牆。

蘇軾在壯年的時候曾經學過顏真卿和楊凝式的書法。此次展覽中展出了一件蘇軾早年的書法《治平帖》。內容是北漂的蘇軾委託鄉中僧人幫忙照看墳塋之事,你可以對照《神仙起居帖》看。

 狂傲如蘇東坡,你要說他像楊凝式,他都美得屁顛屁顛的。在他的名作《寒食詩帖》後面,黃庭堅有個題跋,特意誇他有楊少師(即楊凝式)筆意。

楊凝式更有名的是《韭花帖》,據說是吃了韭菜花後覺得很好,就寫了一篇,真是對韭當歌。

林逋《自書詩》也是一個重頭戲,因發表 「笑傲太平雲外客,安閒清世夢中身。」的不當言論而受到范仲淹的喜愛。

宋真宗趙恆,幾次邀請做官不成,趙恆便「賜粟帛,詔長吏歲時勞問」,不僅賞給林逋許多財物,還叮囑地方官員多加照顧,定期問恤。

因此雖然他不當官不工作不娶媳婦兒,也可以養鶴、種梅、賞梅、喝茶、飲酒、彈琴、採藥、看書、春遊、乘船訪僧、登山眺望、漫步竹林、爬上樹摘柿子、釣魚給貓吃、看樹上的松鼠跳來跳去。

林逋在孤山馴養了兩隻鶴,平日關在籠中。他喜歡駕一葉扁舟,游西湖,訪寺廟。如果有人登門,童僕先請客人進屋入坐,然後開籠放鶴。林逋見鶴,便知有客來訪,於是划船歸來。

林逋還在孤山上種梅。史書上記載,他種梅三百多株,既是用來觀賞,也通過實售提供日常開銷,配圖的時候順便顯擺自己種的梅花、養的仙鶴,號稱「以梅為妻,以鶴為子」,所以江湖上稱他為「梅妻鶴子」。

林逋一生未婚,後世的盜墓者卻在他墓冢中發現一隻端硯、一支玉簪,這女子用的玉簪,到底是誰的呢?

幾十年後,公元 1071 年的 11 月,杭州新任二把手上任,這是一個長著大鬍子的四川人,因為反對新法被發配。

某天,杭州天氣很好,湖上水光瀲灩,蘇軾他對同事說,看陽光下的西湖多美。 

可西湖上的天氣變的很快,眨眼的功夫,下起了小雨,遠處的孤山霧霧蒙蒙,蘇軾又對同事說,看雨中的西湖多俊。 

同事說,翻來覆去都是你有道理。蘇軾哈哈大笑,揮筆寫下了兩首《飲湖上初晴後雨》,其中的一首非常有名: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在杭州,蘇軾讀過林逋詩作後,夢見他的炯炯目光:「先生可是絕俗人,神清骨冷無由俗。我不識君曾夢見,瞳子瞭然光可燭。」

蘇軾在林逋的《自書詩》後親手和詩一首,這一次,沒有了之前的狂放,幾乎是恭恭敬敬,一筆一划。

注意看右側,後世有個人,大臉翩翩的在林逋和蘇軾之間加了打油詩,還蓋上了自己的大印。

他叫愛新覺羅·弘曆。

逛蘇軾展最不能忍的,就是在《漁村小雪圖》前照相的人們,照相沒毛病,照這麼細,以至於別人都湊不到跟前,就太過分了。

好多人一開始看的時候,不知道這畫的作者王詵是誰,就單是覺得畫的好。

等到再往裡面看,有心的人已經覺得不對勁了,怎麼這裡面王詵的元素這麼多啊。

蘇軾展中的《西園雅集》所描繪的「西園」,就是王詵家,丁觀鵬的《西園雅集圖軸》雖然被稱為沒什麼看頭的清代畫作,但 C 位的就是蘇軾和王詵。

展廳中只展出的六件蘇軾真跡,其中有《題王詵詩詞帖》。

而另外一個真跡《龍眠三馬圖贊》,也是因為北宋畫家李公麟是王詵的好朋友,才畫了《三馬圖》送給蘇軾,蘇軾一直攜帶在身邊,一直到被發配惠州的時候,還要寫一篇大加讚賞,這個時候蘇軾已經六十二歲了,這段書法寫法幾年後東坡就去世了。

這個本來應該是龍眠的三馬圖的題跋,但是三馬圖被溥儀盜到小白樓後,偽滿倒台,被偽軍哄搶撕毀,僅存宋元題跋一些 後來被人出售給榮寶齋到故宮。

之所以王詵這麼有名,就是因為他的妻子蜀國公主是宋英宗第二女,母親是宣仁聖烈高皇后,與宋神宗趙項是同父同母的兄妹,他也因為這門親事,被封為駙馬都尉。

別以為王詵這個駙馬有多舒服,宋朝嚴防外戚,對外戚的政治生涯有嚴格限制和打壓,甚至連駙馬的私人生活都不能得到保證,和朋友往來也要受到監視,甚至要經常報告。

有這樣的背景,王詵怎麼可能對公主有愛情,偏偏公主又愛上了王詵這個藝術家,全身心的投入。

王詵是寡居的母親盧氏養大的,公主做了媳婦之後,把盧氏當親媽侍侯。盧氏生病,公主搬到婆婆的隔壁居住,每天安排老人家膳食,而且親自配藥嘗藥,服侍老人喝藥。

收藏書畫需要耗費大量資財,公主少不了從自己的生活費裡倒貼,駙馬要多少就拿多少。公主並不是沒文化的嬌縱女孩兒,她愛讀書,寫得一手好詩詞好文章。而且,公主比王詵小十餘歲。

就連公主病得要死了,最後的願望依舊是給她這個夫君官復原職。

要知道,駙馬做了什麼呢?

王詵跟蘇軾、米芾、黃庭堅、秦觀等人都是好友,這些朋友都自視才高行為不羈,喝酒賞月寫詞作畫是他們的共同愛好,狎妓更是他們的共同愛好。

狎妓成癮其實跟吸毒成癮一樣,是一種惡習,是一種心理疾病。王詵家裡經常高朋滿座,開夜宴,喝花酒。

歌姬妓女來來往往,家裡跟酒吧夜總會差不多。不少歌姬妓女日子混久了,就成了王詵的小妾。

他娶了八個小妾,又欺負公主肯寬諒,跟小妾親熱時從來不避諱公主在場。後來甚至發展到跟公主同床時,中途把小妾叫來,當著公主的面……

北宋元豐年間,蘇軾因烏台詩案被流放到黃州,惠州,海南島等地。王詵是蘇軾的好友,與其交往密切,被牽連進這案件中。

本來看在蜀國公主的面上,宋神宗不想怎麼樣,但公主的乳娘實在氣不過,直接向皇帝告發了王詵的這些醜事,神宗可是炸裂了。

要知道,公主彌留之時,皇帝去看望,可是親自給公主診脈,還親自端著一碗粥,一勺一勺地餵妹妹吃下去,妹妹呢,看見哥哥這樣,雖然已經難受的不能進食,還是堅持的喝完了粥。

公主死的時候,只有 29 歲,宋神宗大怒道:「王詵內則朋淫縱慾而失行,外則狎邪罔上而不忠,由是公主憤愧成疾,終至彌篤。」於是把王詵也流放到均州,到元豐七年又流放到潁州。

宋神宗年僅 37 去世後,王安石新法被廢。蘇軾王詵等人被召回京城,京城還是那個燈紅酒綠的京城。

王詵還想著那些散給了旁人的小妾呢!其中有一位嗓子特別婉轉甜美,藝名叫「囀春鶯」,改嫁給了一位姓馬的軍人。王詵去找過她,她還是那麼美,但是她已經不能,也不願意再回去,而此時,王詵的母親、公主妻子和兒子,都已經故去。

所以你看王詵的話,總是那麼淒涼,而收藏他畫的人,也都大起大落。

《漁村小雪圖》後面有大量的題跋,第一個留下印記的是宋徽宗,漁村小雪這四個字就是他寫的,然後是被雍正捧上天又踩到地上的,年妃的哥哥,年羹堯。

最後一任私人主人是張伯駒,民國時期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張鎮芳之子,和王詵的脾氣性格幾乎一樣。

為了娶名妓潘素,他可以買通國民黨中將臧卓的傭人,把潘妃從臧家偷走,又把兩筆巨款分給已婚的兩房太太,為娶美妓遣原配。

為了避免書畫流失海外,賣房、賣地,賣潘素的珠寶,散盡家財買字畫,就連被黑社會綁票,也寧可被殺絕不賣畫。

他捐出的幾乎每一件文物,都是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即便是貴為故宮,也是如此。

這還不是王詵為後世埋下的唯一伏筆。

蘇軾有個小書童兼小男寵,平時幫東坡居士磨墨抄書,字寫得還不錯,「筆札頗工」。

後來,蘇軾調任中山府,就把這個小男寵送給了王詵。

再後來王詵遣這個小祕書去給端王送一把精美的篦子,就是一種極細密的梳子。碰巧端王在看踢足球,碰巧這個書童的球技還十分了得。就在端王面前秀了一把。端王也立馬喜歡上了這個球踢得棒棒的小可愛!

 端王給王詵稍信說「你的篦子和送篦子的人我都留下了」。

這個端王就是後來的宋徽宗,這個小書童就是高俅。

還有小朋友們也能堅持看的《元人堅白子草蟲卷》,堅白子這個人基本上在所有資料上都是查無此人,傳世的作品也僅此一幅。這張畫是元代現存繪畫作品中唯一的一件草蟲題材的畫。

堅白子一共畫了七種昆蟲:天水牛、蟬、蜣螂、蝎虎、促織、蝦蟆、蝸牛,每一種小動物都活靈活現。

這畫的淵源,還得說到1084 年,司馬光完成了傳世巨著「資治通鑑」,生產大蔥的章丘出生了李清照,因「烏台詩案」被貶的蘇軾在金陵見到了之前的政敵王安石,在跟王安石見面之後,蘇軾在盱眙見了一位姓雍的秀才朋友,雍秀才善畫草蟲,東坡先生為他畫的八種草蟲題詩「題雍秀才畫草蟲八物」。

這八首詩可不簡單,每一首都對應諷刺當時宋朝的一個人,堪稱不當言論大合集。

比如寫蝸牛的「升高不知回,竟作粘壁枯」,就是嘲笑王安石的,寫的《蝦蟆》:「睅目知誰瞋,皤腹空自脹,慎勿困蜈蚣,飢蛇不汝放。」一張嘴就是北宋老陰陽人了。

當然對於某些觀眾來說,那隻大蛤蟆特別有意思,此時此刻看到,不禁莞爾。

用一句話形容蘇東坡,那就是「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吾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

我的朋友看過展出後,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這封信。

蘇軾寫給小兒子蘇過的一封信,海南生蚝真好吃啊,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恐北方君子聞之爭」。

關於吃,還有一則軼事。忘記了是他在哪裡當官的時候,因為愛吃河豚,所以有人做了河豚放在桌上,自己躲起來暗中觀察。蘇軾進來看到有河豚吃,二話不說開動,那人正納悶蘇軾怎麼一句評語都沒有啊,而且也不怕中毒嗎。結果蘇軾一直吃到最後,滿足地冒出一句:死也值啦。

蘇軾還愛自己生火烤羊脊骨吃,咂摸起味道來,有螃蟹的滋味。其實還不是自己買不起肉吃,苦中作樂。

當然,他還留下了著名的東坡肉:

淨洗鍋,少著水,柴頭罨煙焰不起。待它自熟莫催它,火候足時它自美。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貴人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早晨起來打兩碗,飽得自家君莫管。——《豬肉頌》

林語堂著的《蘇東坡傳》來讀,在前言中他就形容「蘇東坡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樂天派、一個偉大的人道主義者、一個百姓的朋友、一個大文豪、大書法家、創新的畫家、造酒試驗家、一個工程師、一個憎恨清教徒主義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個皇帝的祕書、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專唱反調的人。一個月夜徘徊者、一個詩人、一個小丑。」

卻好像又忘了,蘇軾是一個用「十年生死兩茫茫」就把第一任妻子王弗寫進文學史的男人,是為第二任妻子寫下「唯有同穴,尚蹈此言」的男人。

最後的最後,蘇軾還是為侍妾王朝雲,或者說自己的一生留下了這樣的文字: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電。

來源:姐是女司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