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文人為什麼喜歡在牆壁上題詩?

宋朝文人

文:何仁勇

在《水滸傳》裡有這樣一段情節:

宋江被發配到江州後,一日在「 潯陽樓」酒樓喝悶酒後,乘著酒興,在酒樓的白粉壁上揮毫寫了一首《西江月》詞和4句詩歌。不料,黃文炳從4句詩歌裡嗅出了「 反詩」的味道,告發到江州知府,差點害宋江人頭掉地。

無獨有偶,南宋初期,一個叫俞國寶的江西詩人,在西湖邊一家酒家喝酒時,詩興大發,於是在屏風上寫了一首《風入松》詞。

後來,宋高宗趙構微服私訪時,看到了這首詞,贊不絕口之餘,還將其中的一句「 明日再攜殘醉」改為「 明日重扶殘醉」。小酒家的老闆頗有文物保護意識,立即將宋高宗御筆改過的的屏風用碧紗罩住。

再後來,《射雕英雄傳》裡的郭靖、黃蓉來到這家酒家時,出於對「 重用秦檜、害死岳爺爺」的宋高宗的不滿,飛起一腳將屏風踢得粉碎,將圍觀的一名書生送到酒缸裡去淹得半死,還奮起神威將一座酒家化為斷木殘垣。

喜歡在牆壁上題詩的文人,自然不僅僅是宋江、俞國寶。

1048年,41歲的歐陽修奉命出任揚州知州。歐陽修經常到揚州西北郊區的大明寺遊玩,喜歡這裡的清淨優雅,便在大明寺內修建了一座平山堂。歐陽修在平山堂與文朋詩友聚會,詩興大發之際,直接揮毫在牆壁上題詩作詞,不亦說乎。

1079年,蘇軾從徐州知州任上調任湖州知州,途徑揚州平山堂時,看到牆壁上歐陽修的題壁墨跡依然存在,一幅龍飛鳳舞的樣子,不禁懷念起當年平山堂高朋滿座的盛況,寫下平山堂調寄「 西江月」一詞,來紀念恩師歐陽修:「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既然文人喜歡在牆壁上題詩,有些酒家、旅店、寺廟等熱門場合,會設置一塊專門用於題詩的板子,叫做「 詩牌」。 「 詩牌」預先刷一層白色的粉,寫滿了詩詞後,可以洗掉,再刷上一層白色的粉,重新利用。 「 詩牌」的出現,不但能讓更多文人有題詩的機會,還避免了在牆壁上雜亂無章題詩影響觀瞻。

文人出門在外,隨身不可能帶上紙筆墨硯。為了方便文人隨時題詩,不少酒家、旅店、寺廟都準備了紙筆墨硯。宋江在「 潯陽樓」酒樓想寫詞時,便是「 喚酒保索借筆硯來」。那時候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借,便是將自己的腦袋借了出去。

由於文人愛在牆壁上題詩,許多好事者會跑去抄下來,流傳開去。於是,酒家、旅店、寺廟的牆壁,就相當於互聯網時代的公共論壇。文人們就是一個個活躍的大V。

宋朝文人之所以熱衷於在牆壁上題詩,除了外出不會隨時攜帶紙筆墨硯外,主要是因為那時候紙張較為昂貴,印刷出版的成本又太高,一般文人根本就承擔不起出書的費用。

1176,舒州公使庫曾經印刷出版了一部《大易粹言》。在書籍的末尾,有雕造所的一段告白:「 ……今具《大易粹言》一部,共20冊。合用紙數、印造工、墨錢下項:紙副耗共1300張;裝背饒青紙30張;背青白紙30張;棕、墨、糊藥、印背匠工食等錢共1貫500文足;賃板錢1貫200文足……」綜合而言,《大易粹言》每部成本約3.3貫錢,售價為8貫錢。

如果以黃金基準來計算,南宋1貫銅錢約相當於460元。 3.3貫就相當於今天的1518元。 8貫錢相當於今天的3680元。

如果以米價基準來計算,南宋1貫銅錢約相當於148元。 3.3貫就相當於今天的488元。 8貫錢相當於今天的1184元。

就算以米價基準來計算,動輒一本幾百元的印刷成本,也是足以讓許多人望而卻步。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在宋朝的時候,一個文人家裡要是沒有萬貫家財,是斷然不敢出書,也不敢隨意買書的。宋真宗說「 書中自有黃金屋」,看來還真沒說錯呢。這樣一來,在牆壁上寫詩,成了經濟成本最低的一種文學創作方式。

明朝、清朝以後,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和經濟社會的發展,印刷出版的成本降低了不少。 《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等大部頭的長篇小說便有機會問世。否則的話,按照宋朝的出書成本,光是出一部80多萬字的《西遊記》,就得讓吳承恩老先生破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