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有籌碼的時候不好好用,沒籌碼的時候愣往上沖

武大郎

文:齙牙趙

在小說《水滸傳》裡,清河縣的武大郎是一個特別悲劇的人物。

他有一手做炊餅的好手藝,如果沒有遇上戰亂,沒有被人欺負,養家餬口是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是他偏偏身材矮小面目醜陋,天生就是一副被人欺負的造型。

他有一個身材高大戰鬥力爆表的弟弟武松,在他受到欺負的時候可以為他出頭,但是這個弟弟又不是一個省油的燈,經常給他惹麻煩,甚至讓他去吃官司。

他因為機緣巧合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潘金蓮,但是潘金蓮又覺得武大郎不會風流,於是愛上了偷漢子,這些野漢子甚至還敢跑上門來指桑罵槐地叫陣。

武大郎

武大郎命運的轉折點發生在他搬家到陽穀縣以後。在這個全新的環境裡,他憑藉炊餅手藝解決了經濟問題,他老婆潘金蓮也洗白了以前偷人的劣跡,更重要的是,他迎來了一個熟悉的靠山——親弟弟武松。

而且,這時候的武松已經不是清河縣的武鬆了,除了戰鬥力爆表,他還有打虎博來的名氣,以及都頭這樣一個官府身分,在陽穀縣上上下下都吃得開,連知縣都對他高看兩眼。

如果我們站在上帝視角來看這個問題的話,這段時間應該是武大郎一生中最高光的時刻,是他人生的巔峰。

但是武大郎始終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那就是潘金蓮。她雖然換了一個全新的環境,但是這個新的環境對她來說並不是終點,而是一個起點,她只是因為初來乍到沒有尋找到這個機會而已。

他有過這個解決問題的機會嗎?

其實是有的。武松剛剛搬到家裡來住的時候,潘金蓮就主動上手勾引武松,然後被武松果斷拒絕。隨後,三個人爆發了第一次正面衝突。

這一次衝突,是潘金蓮先發難,到武大郎這裡倒打一耙,說武松調戲她。在這個時候,武大郎的態度是極其重要的,因為武松現在是處於嫌疑人的不利地位。如果武大郎願意聽聽真相,首先他有武松的強有力的支持,其次他有潘金蓮的道德硬傷,完全可以把這個契機當成是扭轉局面的最好時機。

但是他放棄了。

一方面,他對潘金蓮持之以恆地害怕,雖然知道潘金蓮所言有詐,但是依然不敢做聲,小聲爭辯了幾句之後就以「吃鄰居家笑話」為由搪塞了過去;另一方面,他對武松隻字不提這件事,見到武松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你不曾吃點心,我和你吃些個」。這哪裡是解決問題的態度,這完全是迴避問題的態度。

經過這一次交鋒之後,武松對哥哥的態度失去了信心,潘金蓮對老公的態度反而有了絕對的信心。

但是武松不服氣,他又找了一次機會想要敲打敲打潘金蓮。

在武松出發去開封幫知縣送錢之前,他專程回家請哥哥嫂嫂吃了一頓飯,表面上是叮囑武大郎,其實是敲打潘金蓮。這是武松最後的努力,但是武大郎依然放棄了這個機會,他選擇認慫,當著潘金蓮的面什麼話也不敢說,即便是他在清河縣知道潘金蓮的作風、即便是潘金蓮當場痛罵了武松一頓,他依然一句話也不敢說。

長兄為父,長嫂為母,武松已經盡了自己的努力,但是毫無辦法,只能叮囑武大郎,保護好自己,儘量不要給潘金蓮留獨處的時間和機會,甚至承諾負擔武大郎的生活費用,尤其強調的一句是:「如若有人欺負你,不要和他爭執,待我回來,自和他理論。

武大郎同意了,但是儘管武松預計到了一切,武大郎還是做出了非常神奇的決定。

他先是帶著一個盟友鄆哥去抓姦。西門慶雖然長期沉迷於酒色,但是在拳腳功夫上還是有兩把刷子,至少能夠一腳踢飛武鬆手裡的刀。而武大郎和鄆哥,一個身體殘疾,另一個未成年,就這麼大張旗鼓地打上門去跟西門慶發生正面衝突,全然忘記了武松臨走前的叮囑——待我回來。

有靠山的時候不出手,沒靠山的時候往前沖,武大郎被一腳踹中心窩子,臥床不起。

按理說,這時候他應該明白自己的劣勢了,倘若好生將息,說不定能夠把傷養好了,等武松回來收拾殘局。但是他不服氣,他還想利用一下遠在500多裡以外的武松來威脅潘金蓮:「待他歸來,卻和你們說話!」

正是這句話,逼得潘金蓮找西門慶和王婆擬定了毒死武大郎的計劃。

非常可悲的是,就在潘金蓮給武大郎灌砒霜之前的那個傍晚,武大郎終於學會了求饒:「你救得我活,無事了,一筆都勾並不記懷,武二家來亦不提起,快去贖藥來救我則個。」

可惜,這時候求饒已經晚了,潘金蓮正是利用買藥的機會餵他喝下了砒霜。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武大郎在清河縣的時候能夠忍下這口氣,到了陽穀縣之後就忍不下來了呢?

後來我漸漸地明白了:一個人,只要嘗到過有靠山的滋味以後,就再也回不去當初的思維方式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