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大戰爆發,嚴重缺水,你如何解決用水問題丨硬核生存指南

污染

文:南洋富商

1
戰爭年代,一切都會不一樣。你習以為常的每日打開水龍頭洗臉、洗澡、刷牙、洗衣服之類的事情,都可能變成奢望
以美國軍隊的慣例做法,會用石墨炸彈撒出大片的碳纖維,短路高壓線,讓整個城市陷入無電癱瘓。海灣戰爭美國毀掉伊拉克70%的電力,科索沃戰爭美國毀掉科索沃85%的電力。在未來的戰爭中,或許會讓對手更大面積停電,比如95%的電力都癱瘓。有石墨炸彈的不僅有美國,還有中國和其他一些國家。這種武器雖然不直接殺人,但是毀掉電力讓城市癱瘓的後果,甚至比一些殺人武器更嚴重

沒電之後,自來水廠無法泵水,也無法進行水處理。所有的自來水都會停掉。
人若缺水,通常七天之內會死。但是大多數人缺水三天已經出現器官衰竭,即便僥幸活下來,也會留下後遺癥。一旦缺水,再強健的身體也沒法活下來。當年曾經有個馬拉松運動員,對自己的體能極其自信,在美國大峽穀徒步時低估了缺水的危害,沒帶夠水,結果死在大峽穀。

缺水的時候,水首先要保證飲用,而不是用於洗臉、洗澡、洗衣服。

人類是一種被現代生活寵壞的動物。你看到野生動物隨便喝大自然的水安然無恙,不等於人類也可以喝。它們是世世代代自然淘汰出來的,凡是不能抵抗大自然細菌的都早早絕種了。

但是人類社會的衞生習慣讓人類放棄了這種自然選擇。以至於現在大多數人都不適合喝自然界的生水。

戰爭有時候帶來的破壞比你想象的更可怕。比如大轟炸炸毀任何一個化工廠或化工倉庫,就會污染整條河流。所以河裡的水不僅會有細菌,還會有很多有毒化學品。

死於戰爭的屍體也會腐爛在水裡。史書裡經常有血水染紅河流,或者河流被屍體堵塞到水都流不過去的記載。

城市若是被轟炸,廢墟裡的任何東西都可以隨著雨水沖到河裡。當年的柏林、莫斯科、列寧格勒、斯大林格勒、東京,都是炸成瓦礫廢墟。你沒有化驗設備,很難知道這河流裡到底有些甚麼。

了解历史的人或許還記得美軍在越南戰場使用一種叫橙劑的除草劑對付藏身在叢林裡的越南游擊隊。只要噴灑除草劑,可以讓樹和草二天內死去,沒有了樹葉遮擋,越軍就無法藏身。

1971年牧場助手行動結束時,至少已噴灑了9,092萬升的除草劑,估計當時有210萬~480萬名村民暴露其中。橙劑污染環境和水源,導致大量越南畸形嬰兒,也讓無數越戰美軍染病。

曾經在越南服役過的美國退伍軍人,患癌癥、神經、消化、皮膚和呼吸系統疾病的比率增加。在越南的退伍軍人有咽喉癌、急/慢性白血病、何傑金氏淋巴瘤和非何傑金氏淋巴瘤、前列腺癌、肺癌、結腸癌、軟組織肉瘤和肝癌的比率較高。除了肝癌,這些都是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已確定可能與暴露於橙劑相關聯,這些條件符合賠償和治療標準。其中以飛機和直升機的人員、陸軍防化部隊的成員、美國陸軍特種部隊落葉遙控營地成員、清除基地周邊美國海軍河流作戰人員可能遭受到最嚴重的污染。

在某些極端情況下,為了更快清除叢林,甚至可能比橙劑更危險的超級除草劑,比如說劇毒的百草枯之類。戰爭年代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

那時候,野外河裡的水,你敢直接喝嗎?

2

你對非常時期所做的準備,取決於你對時局的判斷。
如果你認為戰爭只是維持一個月,或許只需要裝幾大桶水,再加上幾大箱礦泉水或礦泉水,解決一個月的飲水就足夠。但是很遺憾,戰爭一旦開始,極少可以按計劃結束。比如當初「72小時占領基輔」的「非戰爭軍事行動」,到現在變成遙遙無期的泥沼戰。如果你預計戰爭時期可能維持半年甚至一年,就得徹底改變生活方式。並且為自己進行水處理做準備。

農村人不必擔心水源,畢竟農村不容易遭受大轟炸(但是或許還會有某些軍隊跟1971年的美軍那樣使用除草劑)。

你若是大城市的人,那時候你的主要水源,或許是小區附近的河道,因為現在的城市,基本上沒有水井了。

平原的河道和山區的溪流不一樣,是死水。不會流動的水非常容易繁殖細菌。農田和道路上的各種贓物,都會沖入河道。即使這樣的水,也是珍貴的。

你家附近不一定就有河,你去河邊的路也未必就是安全的。所以好好珍惜身邊任何一條河,尤其是小區裡的河。

如果你只能喝這樣的水,如何淨化處理?

水處理主要需要去除幾樣東西:病菌,寄生蟲,毒害化學成分,渾濁泥沙。

第一件事是判斷河水是否有毒。仔細觀察河水裡的生物。有沒有小魚,有沒有小蝦,有沒有水裡游動的昆蟲,以及螃蟹、甲魚之類的動物。

如果你看到河裡有魚有蝦有昆蟲,就可以認為這河裡沒有毒害嚴重的化學品。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上海蘇州河,是一條墨黑的臭水溝,基本上沒有生物。後來治理污染,直到九十年代末,有一天有人在蘇州河發現一只烏龜。這事記載在博物館。因為活烏龜的出現,意味著蘇州河河水已經不再有嚴重毒害污染。

在有魚蝦的地方打水,河水略做處理,基本上就適合人類飲用。若是沒有魚蝦和任何昆蟲,或許你需要接點雨水,或者用洛陽鏟挖個深坑當水井。

3

確定沒有毒的水比較容易處理。處理可以分為四步:
第一步是用布過濾一下,去除裡面的枯枝腐葉和小蟲子之類的東西。稍微細密一點的透水布,都可以過濾。有些戶外教學會教你用一塊布上面放粗砂,再放細沙,中間夾木炭,過濾了就可以喝。我還看過一個視頻,用可樂瓶子自制過濾器,水流得很快。

這種做法大多數情況下是不靠譜的,因為沙太粗,根本無法過濾細菌和寄生蟲。木炭全是縫隙,達不到有效吸附。

合適的做法不是用這種溪流裡的粗沙子過濾,而是用泥巴過濾。泥巴是更細的沙子,慢慢滲透,過濾效果才好。泥漿攪拌,沉澱在布上,這層泥漿,才是更好的濾層。水通過泥巴層慢慢滴下來,才有好的過濾效果。工業上的壓濾機,就是這種用濾渣過濾的例子。

但是若有明礬和消毒劑,並不需要這樣慢慢過濾,而是可以迅速處理大水缸的水。

第二步是在水缸裡粗沉澱,去掉可以自然沉澱的泥沙。

第三步是用明礬淨化。倒出上面已經粗沉澱的水。放在水桶或水缸裡,放一點明礬進去,攪拌。

到底放多少明礬?你若去百度,千萬小心。俗話說得好:信百度,死得快。百度到的內容,你必須非常謹慎去識別,多方驗證。

我今天試了一下百度,搜尋到一個數據,說明礬淨化水的合適濃度是0.5%。

——如果你真用這個濃度,即使能忍受明礬的澀口,也距離老年癡獃癥不遠了。因為明礬裡含有鋁。

正常的用量,是一噸水裡加30克明礬,一百公斤裡面加3克,一公斤水只需要加0.03克。明礬會產生氫氧化鋁膠體,吸附水中的懸浮泥沙、細菌、寄生蟲卵,沉澱下來。

攪拌均勻,靜置,過幾個小時,水裡的絮狀物就沉澱下來。把上面的幹淨的水舀出來,底部的沉澱部分去掉。

如果水很髒,第一次沉澱後還不夠澄清,就可以再加入少量明礬,做第二次的沉澱。

習慣的經驗用法,是拿一塊明礬在水缸裡攪拌幾下,也就是讓外層的明礬有很少一部分溶解進去。如果過幾個小時還不夠澄清,再用明礬攪拌幾下。這辦法簡單易用,但是不容易控制劑量,容易過量。

第四步:消毒。

經過明礬淨化後的水,可以用含氯消毒劑消毒。最常見而廉價的,是二氧化氯和次氯酸鈉。

通常一噸水加20克就足夠,一百公斤水只需要2克。如果你不放心,也可以加大劑量,比如一百公斤水加10克。這就足以殺死絕大多數的病原體——病菌、病毒、衣原體、支原體、大多數寄生蟲。

這樣處理後的水,大體上就可以喝。尤其是沒有燃料的時候,你只能喝沒有煮過的水,這種處理方式就非常實用。若是有足夠燃料,明礬沉澱後直接燒開就能消毒。

水處理之所以採用明礬和二氧化氯、次氯酸鈉,是因為它們是最便宜的水處理劑。明礬是幾塊錢一公斤的東西,幾塊錢夠你用幾年。

此外,氯化鋁、硫酸鋁、氯化鐵,也都可以代替明礬做淨水處理。它們也都是自來水廠和污水處理廠常用的水處理劑。

你沒有必要買昂貴的水處理設備,尤其是驢友那種高品位的幾千元的微型過濾器,那是小資玩具,雖然很酷,但是不適合大批量處理水,而殺菌殺病毒效果還是化學消毒優於過濾。

但是,這樣處理以後的水裡面可能還有很多重金屬離子之類的毒害,也可能有一些殘留的有機溶劑污染。尤其是你只能得到極度污染的水源——比如1987年的上海蘇州河的水。在非常時期,通常不會考慮這麼多,畢竟重金屬離子危害是需要長期積累的。

如果你真不放心,而且還有足夠燃料,可以自己做蒸餾水,就可以把有害離子去掉。

4

介紹一種非常時期做蒸餾水的辦法。
你若有一套現成的做蒸餾水的設備,那是最好。若是借到燒白酒的那種蒸餾設備,就可以大量生產蒸餾水。還可以自制簡單的設備。我曾試過高壓鍋蒸餾。搞二個高壓鍋。把高壓鍋的帽去掉,接上一條幾米長的細金屬管,銅管、鋁管、不鏽鋼管都可以。其中一個鍋加水,加熱。另一個高壓鍋裡凝結下來的就是蒸餾水。

若是沒有合適的金屬管,聚四氟乙烯管也很好,聚四氟乙烯耐高溫,化學性質極其穩定,符合食品和藥品衞生規範。尼龍管和聚氨酯氣管也可以湊合。但是這些管子的冷卻性能不如金屬管。

經過蒸餾後的水,去除了大部分的雜質,純度很高,即使是很髒的水,蒸餾後也變幹淨了。

為了去除一些溶解在水裡的液體溶劑或有害氣體,可以在蒸餾的時候,先煮到沸騰,大部分沸點低於一百度的有害氣體和溶劑會跑出來。

接下來火不要燒得太猛,慢慢蒸餾。蒸發太快,沸騰狀態下容易帶出一些高沸點的液體蒸汽,蒸餾水冷凝的速度也跟不上。

最後剩下了的水不要蒸餾完。因為裡面有些沸點更高的有機溶劑會在殘留的水裡。

如果只有一個高壓鍋也沒關系,出來的氣管可以接到一個大瓶子裡。只要蒸餾速度不是很快,讓蒸餾水溫度不太高,就可以。必要時也可以把瓶子泡水裡冷卻。

如果你只能得到極髒的工業污染水,臭水溝裡的水,有腐爛動物屍體的路邊水坑水,混合了大小便的水,或許蒸餾一次是不夠的。

有生存狂做過實際實驗,把自己的尿蒸餾了喝,味道並不好,還有很多尿騷味,還有苦味。

這種極端情況下,可以蒸餾二次。記住,先燒開一會兒,去掉低沸點的液體和氣體,控制火力慢慢蒸餾,最後部分殘留的要去掉。

這個自制高壓鍋蒸餾器的辦法,我最初是用來蒸餾酒的。在新加坡生活的時候,白酒很貴,但是加了鹽的烹飪用酒很便宜。於是用這個辦法自制不含鹽的白酒。

不建議自己蒸餾白酒。基本上味道極差,酷似分析純酒精。不要相信甚麼純天然傳統工藝,那些茅臺、老窖,自稱傳統工藝的,統統是勾兌的,沒有一個不是騙人的。各種香精之類不知道加了多少,才有好口味。傳統的蒸餾酒都是低端酒,味道很差。

更極端的情況下,你可以讓蒸餾和活性炭過濾的吸附性能相結合,去掉一些很難被蒸餾分離的成分。非常時期搞到活性炭是很難的,你通常只能找到普通木炭,不能用大塊木炭,而是要搗碎成粉末,再壓實,這就能湊合著用。

5

若是在農村,搞到淨水並不難,挖個小水井,或者找個幹淨的河流,稍微處理一下,你就得到幹淨的水源。但是在城市,一旦失去自來水,水源就很緊張。在南方,老城有很多河道,情況稍好一些。即便如此,若是動亂年代,又遇幹旱,外出打水也很危險。

一個例子是1967年夏天,武鬥中的溫州城,由於大旱沒有自來水,居民到蟬河打水,蟬河已經幹涸,人們走在在河道找水,在河底的凹坑處,還能找到一些滲出的泉水。即便是作為運輸幹道的溫瑞塘河,也已經見底幹涸,水坑裡的水大體上也都是於河底腐殖質豐富的淤泥混在一起,並不幹淨。這種河底泥,因為富含腐殖質,可以作為肥料增加稻田的養分。但是這種泥漿混合的水,對於飲用就很不合適。這就是1967年大旱的真實情況。

為了得到更多的水,有人用鐵鍬、鋤頭在河底有水滲出的地方挖深,就可以滲出更多的水。但是,更正規的辦法或許是用洛陽鏟挖井。

洛陽鏟是古代中原地區盜墓賊常用的一種工具,鏟口弧度超過半圓,這樣插下去就能帶上很多泥土。對於盜墓賊而言,是判斷地下土層,看土質變化就可以判斷下面是否古墓。

對於戰爭年代旱災求生而言,它是靜悄悄挖小水井的得力工具。一個直徑十厘米左右的洛陽鏟,可以挖到十幾米深。尤其是在沒有石頭阻擋的沖積平原的運河,地下全是黏土,非常適合洛陽鏟挖井。
缺水時代,你就得非常節約用水。洗澡能省就省,頭髮更不需要天天洗。如果真要洗澡,可以參考當年天津市民推廣的「一瓶礦泉水洗澡法」,那時雖然也是太平盛世,天津卻不知道為啥經常沒水,於是人民就發明了用一大瓶礦泉水全身洗澡的辦法,還在電視臺推廣。更省水的洗澡辦法,是用紗布打濕,一點點擦拭身體。或者打濕後,用牛角做的刮痧板刮去皮膚上的髒污,這樣即便只有一碗水,也可以洗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